ja40o火熱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三十二章.龍吉公主讀書-18zr7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一路追击,但那墨麒麟不愧是麒麟神兽,四蹄迈开,足下生云,一步便是咫尺天涯,陆植竟有些追之不及。
哪怕陆植运起了那天罡三十六法中的纵地金光之法,竟也同样无法追上,也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了,那些仙神们,为何多有坐骑。
坐骑的战力且先不提,这倒还是其次,最主要的便是这代步之用,就像是那墨麒麟一般,不仅能帮闻仲作战对敌,必要之时更是遁速无双,身上驮着一个人,都让陆植追不上。
不过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陆植便将那墨麒麟给追丢了,只见其驮着闻仲遁入了一座山林之中,便彻底消去了踪影痕迹,陆植放出神识也再找不到那一人一麒麟的踪影。
陆植不禁挑了挑眉,莫非此时还不到那闻仲彻底落败之时?还是说,当真就非得要在那命中注定的‘绝龙岭’之中,才能够让他应天命?
对此,陆植却是不信的,毕竟这世间就没有绝对之事,此次让闻仲脱困,完全是因为那墨麒麟以及陆植纵地金光还未修炼大成之故。
想了想后,陆植还是决定再试着找找看,于是便降下了遁光,落到了下方的山林之中,准备在山中找寻一下墨麒麟的痕迹。
毕竟它是落入此山中才消失的踪迹,而且他先前放出神识之时,也是隐隐感觉此山中似有什么玄妙,竟让他看之不透,这才彻底丢失了那墨麒麟的气息与踪迹。
陆植亲身走进山中后,才发现这山中果然有玄妙之处,只见山中树木清脆,灵气盎然,虽及不上他的武当山,但算得上是个难得的福地。
而且林中还有一条长着青苔的青石路径,山中隐有阵法笼罩,显然这山中是有人居住于此的。
他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想着,莫不是此处也是那闻仲在截教中某位好友的道场所在?那墨麒麟才特意带闻仲到此来投靠,所以才一入山中,就让自己丢失了目标?
念及此,陆植不禁提起了几分警惕,若是如此的话,那闻仲此刻大概已经被人给救下了,自己一会说不得还得要与那位闻仲的友人做过一场。
陆植将手中长枪一提,这才再次大步顺着那石阶走进了山中深处。
走进山中之后,陆植隐隐听闻到那山中深处传来了声声凤鸣之声,眼前的狭窄小道也渐渐变得开阔了起来,有溪流从山中穿过,一座白玉搭建的拱桥出现在了眼前。
而到了此处,此间主人的居所也已经显现在了陆植的眼前,只见那拱桥之后,便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庭院楼阁,庭院中有水池假山,养有青莲荷花,一只神骏的青鸾正在那莲池一旁卧趴休息。
再一看那庭院阁楼之上,上悬一匾额,书写着青鸾斗阙四字。
陆植眉头一挑,暗道,此地不正是那龙吉公主被贬下凡后,所居的凤凰山青鸾斗阙吗?
没想到他竟追到这来了?
就在陆植还在暗自疑惑之时,只见那阁楼之中,走出了一青衣女童,见到他也不惊奇,似乎早便已经知晓了他的到来了一般。
“佑圣真君,我家娘娘有请,还请真君随我一同进院来。”
陆植目光一闪,也未拒绝,只是点了点头道:“那便有劳仙童带路了。”
“佑圣真君,请。”
那女童领着陆植一路进了院中,然后将他带到了会客厅坐下,说道:“真君稍待,我这便去请娘娘前来相会。”
“有劳。”
女童点了点头就下去了,然后没过多久,便见一身着华贵霓裳仙袍的仙子从厅外走了进来,正是当年陆植曾在那瑶池蟠桃会见过的龙吉公主。
“龙吉公主。”陆植起身行礼道。
“佑圣真君多礼了。”龙吉公主也双手置于小腹之上,回了他一记福礼,然后才又笑道,“多年未见,真君倒是变化不大。”
“龙吉公主也是风采依旧。”
龙吉公主轻笑,一双如水般的眸光轻瞥着陆植:“真君倒是贯会说好话…我如今已是被贬之人,想要重回天宫,还不知要何时呢,落魄至此,又何来的风采依旧?”
陆植笑道:“左右不过是在这仙山中悠闲数十年罢了,龙吉公主又何必急切?”
龙吉公主笑而不语,只是抬手示意陆植尝一尝那女童刚送上来的清茶。
陆植抬起茶杯,喝了一口,顿觉一阵清宁舒畅,仿佛心灵都为之澄净了下来。
“好茶!”他开口赞道。
“呵呵,这乃是母后赐下的,听说还是那天地间第一株茶树之上采摘下来的茶叶,确实有些好滋味,若是真君喜欢的话,我便送真君一些,我却是不怎么饮这茶水。”
陆植暗自咂舌,不愧是玉帝王母之女,这身家当真丰厚,连喝的茶都是那第一株母茶树之上的枝叶。
“这便不必了,本君又怎好讨要公主之物。”
两人又闲聊了数句,随后龙吉公主才向陆植询问起了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之事。
“我观真君行色匆匆,战甲破损,一身杀伐之气还未消去,可是此前还在有人厮杀?”
“我听闻,真君如今下凡相助那西岐,讨伐无道殷商,可是追击那殷商敌将,才偶然到了我这凤凰山中?”
陆植点头:“实不相瞒,本君此前的确在追击那殷商太师闻仲,但他坐骑墨麒麟却是神骏,有护主之能,驮着闻仲避过了本君的追赶。”
“而先前,那墨麒麟便是落下了身形,匿进了这凤凰山中,就此不见了踪影,却是追之不及了。”
龙吉公主问道:“竟有此事?如此说来,那墨麒麟还是借了我这凤凰山的阵法,这才逃脱了佑圣真君的追赶。”
“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也有一份责任?害得真君放跑了那闻仲。”
陆植说道:“此事又怎能怪到公主身上,许是那闻仲还气运未绝吧,与公主却是无甚干系。”
“嗯,算算时间,本君也该告辞了,若是真找寻不到那闻仲与墨麒麟踪迹,本君也该要返回西岐去了,公主保重。”
陆植这才刚要告辞,龙吉公主便出声道:“真君且慢!”
陆植问道:“公主还有何事吗?”
龙吉公主看了陆植一眼,目光莫名,见陆植看来,下意识的便低下了头去,反应过来后才有抬起了头来,笑道。
“此事,我却是可以相助真君一番。”
“碧云。”龙吉公主唤了一声,然后便见那女童进了厅中,一手托着一个托盘,托盘中摆放着一副玄黑战甲,一五龙戟冠,一条兽首银腰带,以及一双黑色战靴,脚边还跟着一条神异的黑色细犬。
龙吉公主说道:“真君,我见你战甲破损,又无追寻那墨麒麟与闻仲之法,便与真君卖个好,赠你战甲神犬,希望能帮助真君,成就封神大业。”
陆植眉头一挑,看了一眼那宝甲与神犬,又看向龙吉公主,目光疑惑。
那战甲一看就非是凡品,说不准还是那先天之属的重宝,还有那条神犬…他在看到其的瞬间,脑中就浮现出了哮天犬三字。
可这哮天犬,不该是杨戬的护法神犬吗?怎会出现在此处,在龙吉公主的手中?
不过他认真一回想,先前倒是的确没有在杨戬身边看到过哮天犬的踪迹。
“公主。”陆植目光探究的看着她,“此等重宝,公主要赠与本君,却是何故?”
他自问与龙吉公主不算有多相熟,也未有太多交情,最多也就是曾在那瑶池蟠桃会见过一面,并且因看不过眼那符元仙翁的行为,出声仗义执言过几句罢了。
虽说他算是对这龙吉公主有点恩情,但也没到让她赠送如此重宝送与自己的程度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可不信这世上会有如此好运之事。
这龙吉公主,该不会是在暗中算计着他什么吧?
得小心谨慎一些这位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