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y5t0都市小說 蓋世雙諧 起點-第四十一章 巧登劉公島(上)熱推-bbjet

蓋世雙諧
小說推薦蓋世雙諧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刘公岛上,风云际会。
这三日的时间,转眼就过。
七雄会当日,午时刚到,那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豪杰们便已陆陆续续乘着漕帮提供的船登岛了。
按说呢,这威海卫一带,包括刘公岛,那都是朝廷的海防重地,常年有驻军把守和管理,是不允许有人随意渡船往来的,不过今天……他们还是网开了一面。
为什么呢?
那自然是因为漕帮这地头蛇“搞得定”了。
这登州府怎么说都是漕帮的大本营,他们跟当地的官府、驻军……那关系能不好吗?
简而言之吧,今日,靠近刘公岛这片儿的沿海都被漕帮的人给占了,所有上岛的人无一例外都得乘他们提供的船。
你要想是自己弄艘船从别的地方绕道接近呢,可就得琢磨一下了,岛上的驻军也不是瞎子,那都是常年和倭寇打交道的老兵,这光天化日的你在海面上隔着几公里人家都能看见的;当然了……你要是能从几公里外的船上跳下海,一路潜水混到岛上,那算你狠。
“青州盐帮曹帮主到——”
午时,日正当空,海岸边忽然乍起的一声吆喝,将许多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毫无疑问,这四门三帮中的盐帮,还是很有牌面的。
谁都知道,如今这“六雄”之中,要论综合实力,肯定是漕帮最强,但若只论“挣钱”的能耐,那还得是盐帮挣得多啊。
那盐帮的帮主曹逢朝,今年五十有三,长了张弥勒佛似的憨笑胖脸,人也是膀大腰圆,看着和蔼可亲,跟谁都客气。
平日里,这曹帮主是又会说话,又会做人,脑子也灵,尤其擅长数学……也就是算账;按现在的说法,什么财物、统筹、公关、HR……还有那最后拍板的工作,他全都能包了,可谓是天生的生意人。
但同时,他又不仅仅是个“生意人”。
想当年,盐帮的前任帮主一共有仨儿子:老大武艺高强,勇武豪爽,性格最像父亲;老二的武功虽比大哥弱一线,但心机颇深,也很会拍父亲的马屁;只有他老三曹逢朝,个性谦和,甚至有些软弱,整天沉迷读书识数,也不爱练武,跟他老爹丝毫不像,加上他还是庶出,所以很不受他爹待见,他那俩兄弟也没把他当回事,谁都没想过要来“团结”他。
结果,过了些年,老帮主暴病而亡,传位给了老二,那老大肯定不服啊,于是两兄弟在盐帮内部来了场“夺嫡之争”,最后老大眼看要败,急了,他一咬牙一跺脚,跟自己二弟来了个同归于尽。
您说这好歹是对亲兄弟,多大仇啊?
可这世上的很多家庭就是这样,有些父母和子女到死都是冤家,有些兄弟从懂事起就是仇人,有些亲戚让你恨不得自己当年在医院里是被抱错了。
反正……那俩货死就死了吧,帮内不可一日无主啊,这个时候,很多前帮主身边的“老臣”,那些“有功之人”就一个个跳出来了。
盐帮那么大的基业,谁不眼馋?那年曹逢朝才二十出头,看着就是一谁都能欺负的小胖子,谁都觉得能从他手里把帮主之位抢过来。
因此,曹逢朝才刚继位,那帮老家伙们就出来到处给他使绊儿,无论他提出什么都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
他们本来是计划着:如此捣乱一段时间,帮内事务定然大乱,到时候他们就以这为理由,聚起来指责曹逢朝无德无能,不配继承帮主之位,应当“另选贤明”。
他们哪儿能想到,那小胖子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对他们打的什么算盘一清二楚,而且关键时刻,也是心狠手辣……
曹逢朝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表象,让那帮老家伙对他完全没有警惕,这就导致了——曹逢朝仅仅花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让那帮“老臣”集体提前退休了。
细节咱就不说了,《教父》结尾前那段儿都看过吧,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那之后,曹逢朝便坐稳了盐帮帮主之位,至今……已有三十余载。
在他带领下的盐帮,相较于一个“江湖帮派”,反倒是越来越像一个纯粹的商业集团,跟那“高铁帮”已颇为类似。
曹逢朝的父亲当年跟朝廷的关系虽也不错,但其实一直是被当成“可以利用的莽夫”,而曹逢朝不同,经过他多年的努力,他现在跟朝廷某些势力的关系已不仅仅是“不错”而已了。
这胖子用的手段也不算多复杂……就是这些年里,他一有时间就“造人”,在他四十岁之前,不算那些夭折的,他总共跟十个妻妾生了十三个儿女,而这其中的九个女儿,无一例外都嫁给了朝中的官员或是官宦人家的公子。
那您说他这生意还会难做吗?
所以说,什么江湖纷争,什么四门三帮总门主……曹逢朝那是真不在乎,他每次都是来打酱油的而已。
四门三帮的其他掌门也都明白,曹老三这人志不在江湖,他就想踏踏实实干点儿买卖挣他的钱;他会让盐帮继续留在“七雄”之中,主要也是因为这是他父亲生前率帮加入的联盟,没什么特殊情况他也没必要特意退出,反正他也不跟别人争什么,也不会有人去主动跟盐帮叫板。
“呵呵……漕帮的小兄弟,有礼了。”曹逢朝这人即便是面对一个在岸边领人登船的普通漕帮弟子,也是笑呵呵、客客气气的。
“曹帮主客气了,小人惶恐。”那负责接待人的弟子,自也挺会说话,他也赶紧作揖应道,“狄帮主已在岛上设宴恭候,有劳曹帮主和列位盐帮的英雄再移尊步,上船登岛,岛上也会有专人相迎,请……”
“好好,呵呵呵……”曹逢朝听罢,摆了摆手,便一脸笑容地带着他身后的一大帮子人走上了码头。
他们盐帮的人来得多,自是得乘大一些的船,那大船靠岸太近是要搁浅的,所以他们得顺着码头到水深一点的地方才能登船。
而旁边水钱的地方呢,也有一些趟着水直接乘上小船去登岛的江湖客,那些基本就是小门派和散兵游勇了。
那么是不是只要是江湖中人,谁来都能登岛呢?
显然不是的。
这不,这儿就有一位就被拦了。
“诶!你挡着我干嘛呀?”这说话的,是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此人长了张申字脸,倒三角的眼儿,上悬两道柳叶儿宽眉,那眉毛是中段浓、两翼淡,矮鼻,厚唇,还带点儿小兔牙。
你看他这相貌,便不算多出众,再看他那衣着打扮呢,更是寒碜:一身粗布的衣服和鞋子,上面还有不少补丁,头上的发髻都没有捋齐,腰间还别了一柄光看剑鞘就知道很破旧的破剑,
就这位,他要是干脆把发髻给解了,把剑扔了换根棍子,说自己是丐帮的没准别人也信。
“小子……我还想问你呢……”在岸边负责把守的一名漕帮喽啰斜眼瞧着他,“你谁啊?你知道这船是去哪儿的吗?”
“嘿!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叫令狐翔,是去看那七雄会的啊。”令狐翔回道。
“我就是因为压根儿也没听过你这号人,所以才问你,你谁啊?”那漕帮喽啰接道,“你就是没个绰号啥的,好歹说下是哪门哪派的吧?”
“我……”令狐翔这下便面露难色了,他吞吞吐吐地回道,“……我无门无派。”
“哈!”那喽啰都笑了,不过他还没有把话说得太难听,“那抱歉了,咱这七雄会也有规矩,这无门无派又无名的人,咱们是不接待的。”
“诶?你们漕帮不是宣称天下武林英豪皆可来做见证的吗?”令狐翔不服道。
“哼……小子,你也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我跟你客气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那喽啰无疑是烦了,“你这无名之辈,也算天下英豪之一吗?那随便来个人,手里拿把破剑,都能说自己是大侠了?还有,你报不出自己的门派,又没人听过你的名字,那谁知道你是不是邪门外道派来的细作?真让你上了岛,出了事儿谁负责?”
他这话,开头虽有点势利,但后半段也是占着些理的,令狐翔确也不好反驳,一时间无言以对。
“还站着干嘛呀?赶紧起开啊,别挡着后边儿的人!”那漕帮喽啰见令狐翔不说话也不动,越发不耐烦了,顺势就上前推了他一把,“真是的……哪里来的穷小子,就这样儿也想上岛,把咱七雄会当什么了……嘁……丢人现眼。”
他推开了对方,还在那儿啐了口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但两秒不到,面对走来的其他江湖大侠们,他又立刻换上了一张笑脸,好言招待。
令狐翔被这喽啰折辱,却也无能力为,站在那儿默不作声地发了会儿呆,想想还是只能扭头回去。
谁知,他一回头,差点儿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也是不知何时就站到了他的背后,还站得挺近,令狐翔心里有事儿,便没注意到。
“嘿!你看着点儿啊!站我后边儿干嘛呢?”令狐翔这时心里也有点火,说话就挺冲。
林元诚却是很静,静得像水,静静地看着令狐翔腰间的那把破剑:“好剑。”
令狐翔一听,眼珠子都瞪大了:“你骂谁呢?找茬儿是吧?”
“我是在说你腰上的那柄剑。”林元诚不急不缓地回道。
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令狐翔见对方那么淡定,而且好像确实是自己误会了,故也冷静了下来:“哦?我这把剑,你也能看出好来?”
“你这剑,虽已又破又旧,但无论是材料还是打剑师傅的手艺其实都不差;如今它会这么破,只因它已在剑客的手中历经了日晒雨淋、千锤百炼……骇驷摧輈,孳孳不息,輈岂有不损不旧之理?依我看,你这剑只要找好的匠人修补磨砺一番,便可枯木逢春,更胜初时。”这林元诚看剑,跟老色批看女人差不多,后者不需要女人脱光了就能知道很多信息,林元诚也不需要剑出鞘就能知道这些。
“真的假的?兄弟你不是忽悠我吧?”令狐翔其实也有点不确定,因为这剑是他跟剑谱一起捡来的,他捡来的时候就已经很破了,他练了这些年也没看出来这把剑在没用旧以前是多好的兵刃。
“只是……就算你修补了剑身,这剑上的‘气蕴’,凭你还是配不上的,想来这是你师父传给你的兵器吧?”林元诚说着,抬头看了看令狐翔,“嗯……以你目前的修为,要让这剑再显锋芒,怕是得再练些年。”
“喂!你哪位啊?”这话令狐翔可不爱听了,虽然他也隐隐能感到这就是实话,但这些话从一个和自己同龄的人嘴里用“教训”、“指点”般的语气说出来……不中听了,这年轻人都有个傲气不是,“我的剑我配不配用还得你同意不成?”
“呵……”林元诚被他这么一呛火,反倒笑了,“是啊,我好像是多管闲事了,抱歉,借过。”
说罢,他就绕过令狐翔往前走去。
其实林元诚会来这么一出,也是因为他现在也有心事。
前些日子,陪伴了林元诚多年的那把佩剑不是被寺岛康平给斩断了吗?那把虽不是宝兵刃,却也算是好剑一把,且是他从小就开始用的,那把剑断了之后,他到现在还没找到趁手的兵器呢,只能先随便去铁匠铺买了把剑先用着。
所以今天,当林元诚看到令狐翔的剑后,见剑上缠绕着前主人不凡的气蕴,便有些出神了,不禁就走到了人家身后去,又多嘴了几句。
“诶诶,你等等。”令狐翔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转身又追了上去。
“还有什么事吗?”林元诚本以为对方还想跟他吵,不料……
“那啥……兄弟,你也是去参加这七雄会的吧?”令狐翔却是挤出一个笑容,用有些微妙的口吻问道。
林元诚也不是聋子,刚才令狐翔和那漕帮喽啰的对话其实他离得很远就听见了,所以他这会儿立刻反应了过来:“你想让我带你上岛?”
“不知兄弟能否行个方便?”令狐翔抱拳拱手道。
“不能。”林元诚回绝得也是神速,“我也是跟着同门来的,只是走得慢了些而已。”他顿了顿,抬手一指前边儿,“你看,远处的那艘大船,就是我门派乘的船,他们眼下还在等我呢……“他又看向令狐翔,“若要让你跟着我上船,我肯定得去征得我师父的同意才行,而他老人家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
“呃……”令狐翔一脸的失望,“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不叨扰兄弟了,请。”
他也是讲道理的人,或者说还要点脸,不至于胡搅蛮缠。
林元诚对这令狐翔倒也颇有些好感,一来是因为他俩年纪相仿,二来也都是剑客;林元诚看人或许不是很准,但他看到令狐翔的剑,还有令狐翔手上的茧子、身上的剑气,便知这也是一个对剑相诚之人,故而生出了几分相助之心。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师父碰碰运气之时,忽然,有两道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一刻,林元诚微微一笑,立马就叫住了令狐翔:“这位朋友,还请留步。”
“嗯?还有事吗?”令狐翔回头问道。
“我虽无力助你,不过我有两个朋友,我想他们一定可以想办法把你带上岛的。”林元诚道。
“哦?”令狐翔一听这话情绪又激动了起来,“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林元诚笑道,“以他俩能耐,莫说是带你一个上岛的……就是带十个八个不相干的人上岛也不是难事。”
“还有这等事?那你朋友现在在哪儿?”令狐翔赶紧问道。
“就在那儿呢。”林元诚说着,便指了指令狐翔的侧后方。
令狐翔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只见远处行来二人:一个身穿棕灰色长袍,鹤发童颜,长须飘飘,背上还背了个大包袱;另一个也是差不多造型,且披头散发,着一身道袍。
这俩货吧……但凡有点儿眼力劲儿的人都能看出他们脸上的胡子是假的,而从他们露出来的皮肤看,他们也根本不是上了年纪的人;再者,他俩走路的步态、频率,也全然是年轻人的样子,轻捷得很。
旁人或许一时也看不清楚他俩是谁,但林元诚还是认得出来的,毕竟他跟孙黄二人接触较多也都挺熟了,这么渣的乔装改扮他还是看得穿的。
而令狐翔一看见这两位,那是顿感一股谐气扑面而来啊,他不禁问那林元诚:“兄弟,你不是蒙我吧?我怎么觉得你这两个朋友自己也打算‘混’上岛呢?”
林元诚没回他这话,而是快步迎到了孙亦谐和黄东来的面前。
林元诚也不跟他俩客气,开口就问:“二位……今儿这又是哪出啊?”
“敢问这位少侠是何人呐,我们二老跟你好像是头回见面吧?”下一秒,孙亦谐便拿腔拿调地回道;且一边说着,还一边给林元诚猛使眼色。
“呵……行吧,那还望二位‘前辈’帮我个忙……”林元诚哭笑不得,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接话,随即又转身朝令狐翔看了眼道,“这位令狐少侠,乃是林某的朋友,只因他无门无派,在江湖上也无甚名望,故被漕帮的弟子阻拦,不让他上岛。林某恳请二位带他一起上岛去,就当林某再麻烦你们一回。”
孙亦谐闻言,和黄东来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没开口,就已完成交流,因此,下一秒黄东来就接道:“举手之劳,不算麻烦。”
“好!不愧是二位。”林元诚道,“那林某就先走一步,咱们岛上再会。”
说完他就拱了拱手,转身朝码头去了。
“诶,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令狐翔见他离开又喊了他一声。
“林元诚。”林元诚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句。
待他走远,令狐翔一扭头,发现孙亦谐和黄东来已经到自己面前了。
“二……二位……不知你们……”令狐翔被这俩奇葩的气势所慑,还真有点虚。
“你不用说了,你跟着我们一起过去,见机行事便是。”孙亦谐道。
…………
他们仨来到岸边时,之前那个赶走令狐翔的漕帮喽啰可是已经恭候多时了。
这喽啰也不是瞎子,他虽然没听见令狐翔跟林元诚以及双谐说了什么,但他大概也猜到了眼前这俩戴假胡子的货是准备带着这个无名的穷小子一块儿往岛上混啊,这他能放行?
“哎,你们站住。”那喽啰看他们靠近,当即朝身旁几个同帮的帮众招了招手,几名漕帮弟子一下子就站成一排拦了上去,阻住了三人登船的去路。
“小兄弟……有何指教啊?”孙亦谐望着对方,从容应道。
“指教?哼……不敢。”那喽啰冷笑道,“我就是想问问……”他眉头一皱,撇着大嘴,歪着眼儿道,“你们几位都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