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2xd精华都市言情 千秋不死人 txt-第三百五十五章 蝗災又起展示-hy8e4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他本身就与虞七有仇怨,若不能化解,日后清算起来,往哪里逃?
毕竟帝辛对虞七的态度,他可是亲眼所见啊!
眼见着满屋子人走的干干净净,唯有费仲坐在那里,磨磨蹭蹭的整理着衣袍,迟迟不肯起身,虞七反倒是诧异道:“上大夫如何不走?”
“你……你要多少粮食?往日里是老夫不对,老夫也是受人挑拨。那孙小果乃我的得意门生,我若不为他报仇,天下人如何看我?你想要多少粮食,尽管划出道来,我定会拼尽全力助你一臂之力,与你化干戈为玉帛!”费仲抬起头看向虞七:“你若愿意与我化干戈为玉帛,此事我便全力支持你。若不肯,大不了老夫日后见了你退避三舍,离你远远的。”
“咦,上大夫何故前倨后恭,这般态度?”虞七站起身来,诧异的看着费仲。
“你只管说,肯不肯与我化干戈为玉帛。你若与我交好,朝中有我替你通风报信,你日后办事必然顺风顺水。”费仲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好!上大夫既然想要与我化干戈为玉帛,我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只是我要看到大人的诚意!”虞七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对方。
“你会看到我的诚意,老夫为你让出一半的粮仓,可否?”费仲看向虞七。
“可!”虞七点头应了句。
费仲闻言面带笑容,脸上露出一抹轻松之色,然后站起身道:“有件事我要告知与你,武成王黄飞虎与铁兰山可是联起手来,他们两个体内皆有血脉之力,那铁兰山更是融合了蚩尤身躯,你可千万不要大意。”
说完话,费仲转身走出大堂,身形消失不见了踪迹。
“有点意思!”虞七嘴角翘起,看着费仲背影:“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过,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更何况他是当朝天子的宠臣。以前我若不知道自家那便宜大哥的身份,倒也罢了。现在既然知道,当及时收手。费仲既然已经低头,便没必要将人家彻底踩入泥土里。”
“不过杀子之仇……还需谨慎!费仲的话不可全信。”
“天下八百诸侯、权贵,终究是不将我这单打独斗的独行侠放在眼中。呵呵……有趣!有趣!”虞七背负双手站在大门前:“蝗神何在?”
“小神再此,见过大人”蝗神化作流光振翅而来,落在了虞七身前,化作一七八岁童子模样。
“南伯候领地,我允许你将其吃的寸草不生!”虞七看向蝗神:“南伯候可是天下间四大诸侯之一,地盘乃是八百诸侯中,除了西伯侯外最大的诸侯。你若能趁机劫掠一番,收集一番香火,完成一次蜕变应该不难。”
听了这话,蝗神顿时眼睛亮了:“遵命!”
虞七手掌伸出,蝗神见此化作巴掌大小,落在了虞七的手掌上。
然后虞七来到西山,瞧着山中那一座大山内密密麻麻的蚂蚱,大袖一挥袖里乾坤施展,所有蚂蚱尽数被其收入了袖子里。
虞七收走所有蚂蚱,然后化作青烟,飞到了南伯候领地,寻了一处深山老林显露遁光,站在一座山头,然后在施展袖里乾坤,将那铺天盖地的蚂蚱以及蝗神释放出来。
“开始吧!”虞七露出一抹期待。
南伯候经此一役,必然会遭受创伤,没有个三五年休想恢复元气,领地内百姓流离失所,必然会荒废下来。
“开始蜕变,今天夜里便动手!”蝗神振翅,一道紫色微波自其体内扩散而出,只见那微波过处,无数蚂蚱似乎得到了什么指令般,接着就见铺天盖地的蚂蚱纷纷振翅,体内基因锁被打开,进行疯狂的蜕变。
不过半日时间,所有的蚂蚱皆已经化作蝗虫,然后蝗虫开始以大山为中心,疯狂的啃食着天地间所有一切绿色,无数蝗虫又开始疯狂的生长出来。
天地间风云变色,蝗虫衍生的数量呈现几何般增长,而且还是不断呈现爆发式的增长。
及至半夜,亿万蝗虫已经形成了铺天盖地庞大的规模,大山方圆数百里吃的干干净净。
天空中明月高悬,所有蝗虫沐浴月光,在蝗神的操控下,汲取着一丝丝月华之力,以一种更加疯狂的速度扩张开来。
“动手吧,我要你吃光西伯侯领地的所有绿色,逼得西伯侯领地所有百姓尽数离散,我要叫此地化作死地!”虞七声音里满是冷酷。
“风!风!风!”
蝗神面带兴奋,傲立于半空,猛然一阵高呼。
疾风呼啸,吹得飞沙走石,无数蝗虫趁机振翅而起,顺着狂风大势,向西伯侯领地扑了过去。
钦天监
铁兰山面色不安的坐在那里,看着身前夜明珠散发出的光亮,倒映着影子在墙壁上拉得老长。
“不对劲!不对劲!虞七凭什么有如此底气?我一定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究竟忘记了什么?按照以往虞七的行事风格,手段作风,可一点都不像虚张声势的样子!”铁兰山不安的在钦天监内来回走着。
“究竟遗忘了什么?”铁兰山痛苦的抓着脑袋。
南伯候领地
身躯高大的南伯候正坐在大殿内看着数十个舞女妙曼的舞姿,舞女身穿薄纱,身子诱人,肌肤细腻白皙,各各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酒池肉林算不上,但生活糜烂却是一等一的铺张。
大殿中上百颗夜明珠,闪烁着道道光辉,就像是夜空中的星斗。
在更远处,有一道道彩色光辉流淌,丝竹管弦之音划破黑夜。
“大哥,那虞七不知死活,竟然想要我南伯候世家拿出粮食,简直是可笑至极。真以为在上京城叫那群无能之辈吃瘪,便可以在我等这里耀武扬威了?”七爷坐在南伯候下首,与七爷比起来,南伯候似乎老了七八岁,此时看着那身姿婀娜的舞女,眼睛里毫无波动。
“确实不知死活,我南伯候可是天下四大诸侯之一,除了大商人王,又怕过谁来着?这次他敢惹到我南伯候的头上,定要搓一搓他的锐气,叫其知道我大商并非没有能人,岂可叫其一竖子逞威?”南伯候端起酒盏喝了一口。
“嗡~”
忽然一道奇异的震动隔着夜空,遥遥的传了过来,大殿中丝竹管弦之音,竟然被凭空压了下来。
“什么声音?”南伯候站起身,快步走出大殿,就见虚空中那震动的声响越来越大,叫人耳膜有些生疼。
“不对,天怎么黑了?”七爷抬起后,只见天空中的明月竟然被呼吸间遮拢,再也不见了半分踪迹。
“啪嗒~”
“啪嗒~”
有一个个东西划破黑夜,从半空中坠落,落在了南伯侯的身前。
借助夜明珠的光芒,南伯候凝神去看,随即瞳孔一缩:“蝗虫!”
“蝗虫?”七爷声音扭曲,顿时变了颜色。
听着半空中的动静,身躯都在哆嗦:“这该有多少蝗虫?”
“完了!全都完了!”南伯候的身躯踉跄,竟然有些站立不稳。
“来人,给我召集人手,召集领地的所有神灵,去给我捉蝗虫!去给我捉蝗虫!”七爷尖锐的叫声划破了黑夜。
“完了!没用的!蝗虫一起,铺天盖地,就算是合道大修士出手,也无可奈何。这是天灾!这是神罚!岂是人力可以抗拒?”南伯候声音里满是疲惫。
“钦天监的铁兰山不是说那蝗神已经被照妖镜给收取了吗?咱们这里距离黄飞虎的山西之西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会有蝗虫飞到这里?不应该啊!不应该是这样啊!”七爷在咆哮,声音里满是惶恐。
蝗虫一起,多少百姓会被饿死?
纵使是饿不死,那南伯候领地内的百姓又有多少会趁机逃离?南伯候领地内的百姓又能留下多少?
看看黄飞虎的领地就知道了,十室九空,数千万百姓拖家带口去了终南山,黄飞虎的领地化作了荒无人烟的死地。
纵使是有地盘又能如何?没有人去给你耕种,那与荒山野岭有什么区别?
“不要啊!”
“蝗神大老爷,求您了!给我们留一口粮食吧!”
“蝗神在上,我等知错了!求求您收了神通吧!”
哀嚎声不断在南伯候领地响起,凄厉的惨叫连绵起伏,方圆数百里大地一片绝望。
绝望之中,最为精纯的香火之气冲霄而起,叫蝗神又一次发生了蜕变。
伴随着蝗神的蜕变,那天空中的蝗虫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信号一般,体内基因锁打开,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迸射而出,蝗虫又一次开始了进化。
“你可曾想过,这蝗灾一卷起,会有多少百姓因此而丧命?又会有多少百姓,就此化作饿殍?你本身便是自饿殍中走出来的,于心何忍?”忽然天地间响起了一道淼淼之音,围绕着虞七不断回荡。
“阁下是何人?”虞七抬起头,看向了远方群山,山巅处立着一道人影。
“一个路过之人,不过是看着那满天蝗虫,凄惨的百姓,心生不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