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t0g精华言情小說 漁村小農民 起點-第二千一百三十七章 被富婆看上閲讀-689wa

漁村小農民
小說推薦漁村小農民
本来楚天是不想和这女人打交道的,但是既然她叫到了自己,楚天还是挺直了脊梁走上前,规规矩矩的给出了回答。
“是的,双姐,我是新来的,以后的日子请多关照!”
“嗯,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好好关照你,那是肯定的!”
在说话的同时,双姐的视线开始在楚天的身上游离,最终停留在了两腿之间。
她觉得这年轻人看上去干干净净,格外帅气,只是那方面不知道怎么样。
眼见着双姐对楚天有了兴趣,屠季同对楚天的恨意更加多了几分。
所以说他当下开口:“这位新来的楚可是特别有人缘的,蒙安堂方总也曾说要关照他!”
“那臭娘们儿也看上了这个帅小伙?”一听到屠季同提起的这个人,双姐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
而屠季同继续开口:“对呀,之前张总还让出队长去包间里面交谈了很久呢,出来的时候张总面色红润,看上去特别开心。”
屠季同说这些话全都别有深意,楚天也在这个时候听懂了。
看双姐这反应他猜测,这那个叫做张总的人和双姐肯定是死对头,而这屠季同却在这里扭曲事实,分明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张总,他还能编出那么多的事情出来。
说什么去包间交谈,不就是暗示双姐自己和张总有一腿吗?
真是一个阴险小人!
这一边双姐听见了屠季同的讲述,脸色的确不怎么好,她沉默了很久。
所有人都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候着,等待着双姐的反应。
也就在两分钟之后,双姐睁开了眼睛,他看向楚天。
“小伙儿,你长得挺帅,姐很喜欢你,考不考虑以后就跟着姐?之前的事情,姐可以既往不咎。”
在外面双姐需要迎合各种各样的男人,但是在这里她可以凭着喜好去挑选这里的男人。
偏偏这里的人都是一些软骨头,很少有合她意的。
今天看到了楚天之后,让她有了一种将这小子给带走的冲动。
“谢谢双姐赏识,但是我来这里只是做保安的,其他事情……恕难从命!”
按照楚天的想法,他不过是来这里体验人生,钱不钱的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更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尊严,去给人家做小白脸。
“怎么着?你愿意跟着张总就不愿意跟着我?是觉得姐长得不漂亮?还是觉得姐身材不够好?”
在说话的同时,双姐将胸前的衣服朝着下面拉了,拉露出一片大好的风光。
那俩馒头饱满而又白皙,的确足够吸引人。
但是这样的美丽风景楚天可是见过不少,所以说他当下偏过了头。
“双姐,你特别漂亮,但是我真的只是来这里做保安的,其他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面对自己竟然偏过头去的,双姐对楚天的兴趣一下子变得更深了。
她很想征服这个男人,所以她在这一刻笑了。
“没关系,我等你,总有一天你会愿意跟着我的!”
楚天在这一刻心里面多少有些尴尬,他特别想知道这个叫做双姐的女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会跟着她。
眼下因为楚天没有答应双姐的要求,双姐自己开始去带着一群男人群嗨了。
对于楚天而言,双姐的确长得足够漂亮,但是那女人的身上透着一股骚气,他不大喜欢和这样的女人接近。
屠季同虽然很想跟着双姐一起进到双姐的高级包厢,但是到最后他竟然被关在了门外。
被关在门外的屠季同一脸不爽地看向楚天:“你这小子倒是挺会装正经的,能被双姐这样的人看上竟然还拒绝了人家,以后有你好果子吃了!”
对于楚天而言,屠季同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他根本就不屑搭理他,所以说楚天只是给了屠季同一个白眼,之后便昂首挺胸的离开。
楚天走出去没有多久,赖思梦突然之间出现:“你要小心一点,屠季同瑕疵必报,他肯定会报复你的!”
因为害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给楚天通风报信,赖思梦在同楚天说话的时候,有些不自在的四处张望。
楚天知道这小妮子是在关心自己,一瞬间觉得心里面暖暖的。
几乎是出自本能的伸手摸了摸赖思梦的脑袋:“放心好了,小丫头,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哥都能轻轻松松的摆平。”
因为楚天的触碰,赖思梦的心跳再次加速。
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毫无抵抗力,只要他一靠近自己,自己就忍不住心动。
难道是因为这男人长得实在是太帅了?她怎么可以这样花痴?
为了防止自己继续沉迷下去,赖思梦连忙朝着后面后退了几步:“我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你小心一些。”
随后她就快速跑开。
走廊里面这下子又只剩下楚天一个人了,空荡荡的走廊十分安静。
他靠在走廊的墙上,突然之间觉得自己选的这份工作似乎没有什么意思。
那么他究竟要不要换一份工作?
也就在他思索的同时,屠季同带着他的小弟来到楚天的面前。
“楚队长,这里面有人发生了矛盾,我没有办法处理好,既然你是队长,那么就由你去吧!”
屠季同来到了楚天的面前,幸灾乐祸的开口。
很显然这是屠季同给自己下了一个套,楚天见惯了风雨对于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所以说他随着屠季同去了他所说的包厢。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
只见地上正躺着几个小年轻,每个小年轻的头上都流着血,痛苦不已的蜷缩在一团。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一个穿着高档衣服的男人,正悠哉悠哉的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
见楚天来了,那人懒懒地抬了抬眼皮。
“你就是楚天?那个新来的保安队长?这躺在地上的杂碎坏了大爷的雅兴,你看今天这事儿怎么算吧?”
听见这个话,楚天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回答了,明明是这家伙把人家伤了,现在还说出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