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032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造化大仙 愛下-第97章.崑崙相助閲讀-6lez2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他便大喇喇地坐在主位蒲团上,道:“我这《辰漏经》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你们手中的,另一部分,就是我那功法,那东西,不外乎综合《太玄经》、《混元经》和我得到的一些其它功法传承,最后总结出一点感悟而已,对尔等昆仑修士而言,不过平常而已。”
“哈哈,陈道友客气了,如果道友不介意,让我们看看道友的造化之道也是可以的嘛。”
“可以啊,我还有《五雷经》、《神霄天雷玉书》等其他典籍,只要掌教舍得,我们可以互换,甚至只要能让我一观《玉清金章》,我那《辰漏经》算什么。”
“唉,我倒是想啊,可是我怕那些成仙了的祖师一雷劈下来,将我这不肖弟子劈死,他们,啧啧,个个都是小气鬼啊。”一番话说得昆仑门人哄堂大笑。
陈天不再闲扯,说起了关键,他道:“我这《辰漏经》记载的一些东西,乃是另外一个体系的知识,之所以诸位很难理解,不过是用凡人之眼观察世界,总结出的世界运行的一些规律而已。”
“比如其中的数学,便是我以凡人之躯,观察世界而得出的结论,之所以有别于《九章算术》、《周髀算经》等书,就是因为其中抽出了关于天文、周易等内容,完全以数学的眼光看、总结这个世界。”
“既然如此,有什么用呢?能促进神通吗?”有人举手发问了。
“问得好,不能,我得到这些知识的地方,根本就没有道法神通,那已经成为传说了,凡人以他们的眼光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甚至成为了世界的主人,能短暂走出那个世界,到天外虚空之中。”
陈天这话一出,全场顿时轰动,没想到他竟然说出了这事。虽然许多人怀疑陈天是大能转世,但没想到,他自己竟然如此大方地承认了。
顿时,场中更加踊跃,无数修士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争先提问。
静虚看到此情景,压了压手,平静了场中的纷扰,直接道:“陈道友,既然道友说开了,那就给我们解解惑,让我等也见识一下其他的世界。”
“当然,那我就说说那个世界。那里是没有神通道法的,只有一些模糊的传说,自然也没有神、仙、妖、佛、魔、鬼之类的存在……”
陈天将他前世的见识娓娓道来,既说了好处,也说了坏处,大略将这个世界呈现在众人眼前。
待他说完,有昆仑弟子提问了:“陈真君,那个世界在哪里?你还能找到吗?”
“或许便在这亿万星辰的某一处,不过,我们之间的距离,动辄以亿兆里记,不可胜数,要再次找到,不知道仙人能不能做到。”陈天叹了一口气。
其他人顿觉得庄子的“天地如蜉蝣,而人身不过一微尘”那样的感叹才是正确的。
沉默了片刻,又有修士问道:“那真君神州世界推行这一套,是不是也意味着将神州改造成那样?”
“当然不是!”陈天断然否认道。
“那个世界有好更有坏,我始终认为,来到这个世界,修行、超脱是上苍赐予我的最好的馈赠,比任何东西都珍贵,我又怎么会将神州改造成那样呢?”
“我想做的,是想让两个世界取长补短,让人人都有修行的机会,而不是困在尘世的牢笼中,更是为了让神州摆脱元气枯竭,不能修行的命运。”
“当一个世界都是修行者,当元神真君数以千计之时,我们还不能登上那遥远的星辰吗?我们还不能自由的探索这个世界吗?”
此话一出,众昆仑弟子人人目露钦佩之色,几乎嚷着要跟着陈天去干了。
见势不妙,静虚停止了这次讲法,将所有弟子都摒退,开始与陈天单独商议。
“陈真君,另外那个世界太遥远了,我们还是谈一谈神州的局势吧。”
“掌教请说。”
“真君一统中原已成定局,是否还会进军关外草原。”
“当然,没有域外,王朝便只会如宋廷一般,屡次遭胡人入侵,战场不在塞外就在神州,掌教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那真君对妖族、鬼修、神灵怎么看?”
“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只要他们不伤天害理,不过都是修行之人,我手下红星、孔雀、黄山、熊川,就是妖族出身,我也有朋友如敖水秀是龙族,鲛月是鲛人,甚至我还在西域扶植过神灵、见识过魔法师、血族等形形色色的异族。”
“不论在哪里,不论修行什么功法,只要不伤天害理,我都一视同仁,不但我如此,明廷将来亦是如此。”
“那辰漏观准备化观为国吗?”
“自然不会,辰漏观只是明廷的缔造者,但不会是拥有者,一统天下之后,我将彻底归隐,探索地仙之道,至于我的两位弟子,一者是明廷之主,一者继承辰漏观道统,不会再延续二者不分的局面。”
“我也希望更多的门派能派人加入明廷,共同缔造一个盛世。”
“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交流,我始终认为,闭门造车只会越造越遭,只有交流,我们才有更进一步的机会。况且,我们还能承诺,让天下英才供昆仑选择,所有受过基础教育的学生,都可以让昆仑挑选。”
“让我们挑选,不是明廷培养的人才吗?”
“未来,我希望孩子们公学毕业基本上是先天修为,然后可以选择进入武陵大学或者各种门派开设的大学,或者直接拜入各派。”
“我们教育他们,一方面确实是为明廷挑选人才,另一方面,也是给所有人一个修行的机会,我身为散修,自然知道修行的不易,我要让所有人至少不为功法的问题而无路可走。”
“真君真是大气魄,不过我听说真君传承自真武法统,玄天上帝更是数次降临,助真君度过劫难,你引入我等,不怕玄天上帝降罪吗?”
“上帝降妖伏魔,功大于世,岂会外乎这区区小事。再说,我们已经在明廷中有了先手,如果还害怕别人进入,岂不是又小气又无能。”
“那真君有什么条件呢?只要我们表态支持明廷就行了吗?”
“当然不止,我需要贵教的一缕气运。”
“万万不可能,俗世王朝如与我等气运相连,日后,他倾覆之时,我等恐怕也有覆灭之威。”
“道友误会了,我不是拿那缕气运与明廷气运相连,而是准备种入昆仑,布置星辰大阵,彻底推演完成诸天星辰阵,让整个神州,甚至是这个世界不再有元气消退之威。”
“这”,听他如此说,其余人都踌躇了,这确实是一件大事,将自己的气运拿出来,日后无论如何都有隐患。
“道友这也太自私了,拿我等气运去成就自身之道。”
“我绝不会以此成就地仙之道,况且,也不是交与我,而是到时我将阵图交与昆仑,希望昆仑布置好阵法,然后与外界相连,只是纯粹的吸纳星辰之力,转化元气,方圆千里的控制权都在昆仑。”
“道友不以此成道?”
“不错,我可以立誓,不在此界以此成道,玄天上帝亲鉴。”
“那道友图什么?”
“我认为,认清我的道路,比仅仅成就地仙要更重要,所以我愿意拿出一些东西修复中原地脉,甚至日后造就一个人人修行的仙朝,若真有那一日,光功德就足够我成就地仙了。”
“也罢,既然如此,道友有此大无畏之心,悲天悯人的情怀,我等还要推辞就显得小气,我可以承诺承认明廷,驱逐鬼修、布置诸天星辰阵,拿出一缕气运寄托在此阵法中。”
“多谢掌教,我相信昆仑日后的收获,肯定比现在付出的多千百倍。”陈天急忙回了一礼。
谈完这个,其他的一些枝枝节节就非常容易了,比如陈天希望交换一些灵物种子,甚至询问起昆仑是否有夔牛的踪迹,结果还真有,在东海之外的一处岛屿上,昆仑门人还真发现了一头夔牛,不过已经元神级了。
谈完这些,最后当他向昆仑询问如何处理蔡州的状况时,静虚想了下,道:“此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我昆仑收藏有一卷《太上洞渊神咒经》,其中记载了罗天大醮的科仪,可以超拔世界,救脱苦海,足以化解蔡州之地的不祥之兆。”
“不过,此科仪需要九名元神,三十六位金丹,108位筑基,还要高人主祭,人主祈福,上帝降福,不知道友可能做到。”
陈天暗暗盘算了下,元神修士除非将天竺的释道、南海的鲛月真君叫过来,否则,这里只有他、冰魄化身、万溪、陶翁、尺寒、红星、敖水秀,最起码还要将叶秋拐骗去帮忙。
与其如此,不如直接邀请静虚去就算了,于是,他直接开口道:“我辰漏观或许能邀朋唤友,凑起九位真君,但是大家大都不懂这方面的东西,还是请掌教好人做到底,一起随我去吧。”
“既然如此,那老道就厚颜去凑凑热闹。金丹修士可还需要?”
“多多益善。”
“哈哈,善,就这样,叶秋,你将刚才那些金丹集合起来,和我一起去蔡州给陈真君帮帮忙。”
既然商议完,双方稍作准备就出发了,出发前,静虚将那《太上洞渊神咒经》的玉简送给了他。
双方一路向前遁形,经过终南山的时候,忽然山下飞起一道紫气,在前方显形,却是陈天在白帝群山打过交道的那楼观道的尹楼道士。
只不过数百年前,他还是金丹修为,如今,他也已经元神成就,浑身气息凝而不漏,紫光闪烁。
只见他遥遥给静虚三人一施礼,道:“见过静虚掌教、陈真君、叶真君。陈真君,自我们在白帝群山一别,已有近三百年了吧?”
“见过尹道友,不错,已有三百余年。”
这时,静虚开口了:“你们这些楼观道的家伙,不观星算命,拦住我等干什么?”
“掌教何必明知故问,我等夜观星象,前日蔡州大战之后,紫薇星笃定,自南方入主天阙,已成定数,又看到西方昆仑气运去了明廷,如何不知道掌教的打算。”
“如今,我楼观道在明廷治下,如此大事,岂能不出一分力。”
“你们的鼻子既然这样灵,那好,我昆仑出了一缕气运汇入这天下,你楼观道要不要也将楼观道的一缕气运融入终南山。”
“掌教身为正道魁首,决定的事,我楼观道自然遵行,只要需要,我楼观道当场拿出来。”
“你一个新进元神能做到?”
“当然”,说着,尹楼拿出一个玉瓶,放开禁制,所有人都感觉到其中那缕气息,确实是一缕气运。
“好好好,你们楼观道的那些老不死,捡便宜都是一把好手。”
“掌教过誉了,只要能多活几天,我师叔师伯们肯定很乐意。”说着,他便自觉的飞到陈天身边,热情的招呼起来。
对楼观道的加入,陈天自然欢迎之至,而且就以往的接触看,这位尹楼也是正派之人,与其合作,自然愉快。
尹楼也带了三位金丹,一行人浩浩荡荡,飞往蔡州。
当到达蔡州上空的时候,所有人都被蔡州浓重的煞气、鬼气、阴气吓了一跳,这还是白天,如果是晚上,活脱脱就是一个鬼域,不亚于成型多年的北邙山。
好在蔡州城遗址中有一株郁郁葱葱的大桃树耸立在那里,百里范围内哪里阴气汇聚,就立刻有一道雷霆劈下去。
雷霆也劈不散的,就有一道虹光飞遁过去,喷出熊熊真火,直接将附近所有阴气鬼气烧为青烟。
看到陈天一行人回来,那虹光立马飞遁到这边,嚷嚷道:“陈天,这活太累人了,每天聚集的阴气,成型的厉鬼越来越多,我不干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说完,这家伙双翅一振,直接消失在天边,竟然直接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