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15j火熱都市言情 人間苦-第1243章 得到與失去熱推-lr3ws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哪有没付出的回报?
得到与失去本来就是命运的双生子。
为了给子孙后代搏出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所要付出的代价是我们共工一族的所有家底。
于是,作为首领的我,不得不多想。
那不只是我自己的命,还有众多族人的命,怎么可以轻易下决断?
总不能,人家请你吃顿饭,给你画个大饼,接下来就要求你,为了美好的新世界,奉献生命,太扯了吧?
真的要把共工氏的未来,压在一个厨子身上吗?
我第一个清醒过来,开始含糊了,没有轻易答应。”
恩,这样说才算合理,现在的日子不好过,但总是可以过。
因为一个美好的未来,抛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确实需要勇气。
而且,还不确定,是不是能够成功。
总不能苦神忽悠一下就抛头颅洒热血。
他是苦神也不是刘皇叔。
蔡根不自觉的将心比心一下,自己该如何选择?
“惠哥,这确实有点难选啊。”
共康惠突然表现的很无力,好像还有点无助,完全表现出了当时的心态。
“事情实在太大,我真的犹豫了。
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就是想再等等看。
至于等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再等等。
可能就是在等一个说服自己的契机吧。
你前任好像时间比较紧,一直在描绘,那个没有痛苦的新世界。
鸟语花香,天下大同,无忧无虑,朝九晚五,茶水报纸…
同时,给了我很多承诺。
最大的一个承诺就是,我们如果为这个项目牺牲了,后路的事情他来办,肯定不会让我们白白奉献,绝对给我们补偿。
而且,我们只管放心去干,共工一脉的源远流长,他来负责,绝对会善待,也绝对会享受胜利果实。
现在看,萨满教一脉,虽然没有啥发展,但是在各种势力的夹缝中能够延续至今,他也算是兑现了承诺。
即使这样,我也没点头,可能当时对他的信任不足吧。
毕竟只是喝过两次酒,就把全族的身家性命交给他,有点草率。”
话说到这,蔡根觉得自己肯定无法被说服。
也没有勇气带着那么多族人,孤注一掷,责任太大,自己赌不起。
就像本来说好当酒肉朋友,结果来个生死之交,意外不?
“惠哥,那后来他是怎么把你说服的呢?”
共康惠突然有点激动,还有点赞叹。
“当天,我没答应,你前任把话说明白,也就没有再劝。
可能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吧。
虽然是大家最终受益,但是也不能要求别人为你的理想买单。
这话他说出口的时候,也是带着强大的心理压力,略微带着一点不好意思。
就这样拖着他,好几天,我也没给个明确的答复。
后来,他就走了,带着小蛇就走了,还是哭着走的。
看样工程上时间确实很紧,他总给我一种时间不多的感觉。
临走,把标段的细节又说了一遍,也没再上价值。
只是让我自己看着办。
对了,最后,他瞪着通红的眼睛,斩钉截铁的告诉我。
这事即使我们不干,他也会找到人干。
一定会整出个新世界来。
到时候,我们即使什么也不做,等现成的。
也能让后代有个美好的未来。”
这话哭着说,有啥说服力吗?
蔡根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啊,就是表了个决心而已。
难道就是为了在良心上,摧残一下共康惠吗?
“他真哭着说的啊?
心里太脆弱了,求而不得也不至于哭啊。
难道他玩的是欲擒故纵?”
“你懂个屁,从这点上看,你和你前任,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心里有屎,看啥都是屎。”
突然为苦神说话,共康惠有点小激动,也许是因为蔡根的误解,又或者因为当时自己的懦弱,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
“其实,当时他要是用武力逼迫我,或者再死气摆列的忽悠我,这事我肯定不干了。
打过打不过另说,我一身傲骨,也不是白长的。
可是他没有,他用了更狠的一招。
不是对别人狠,是对自己狠。
你前任一走,族人们都来找我了。
说这个活儿,必须得干。
不冲别的,就冲你前任这个人,这个活儿就得干。
我信不信他不重要,族人们信他。
最后,族人们更狠,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如果我不干的话,就重新选举。
把我选下去,找个能干的替代我,你说这谁受得了?”
就知道,苦神不会那么简单,肯定有什么后手,蔡根为自己的天真感到羞愧。
“他到底干啥了?”
“干啥了?
他带走了我族人心里的苦楚。
用他自己当容器,带走了我族人们这些年心里积压的痛苦。
如何做到的,我不知道。
反正他所有人都找了,偏偏没找我。
可能是对我有意见吧。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他哭着走的。
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他自己也控制不住。
那么刚强的人,心怀天地,内心得强大到啥样?
最终搞到情绪失控,我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恩,这个蔡根就很有发言权了。
无论是在大坑,还是在保利寺,自己给仁心的时候,都会有这个诉苦的环节,那种感同身受,换成谁的神经都得崩溃。
蔡根就亲身经历过很多次崩溃。
不是习惯不习惯的事情。
也不是你想麻木就能麻木的。
深入骨髓的共情,让你无所遁藏,没有道理可讲。
只是,苦神确实牛掰,即使不给仁心,也能做到带走痛苦,这个蔡根也不知道什么原理。
“然后你就屈服了,决定去干那个工程?”
把脑袋往上一扬,露出了无比的骄傲,共康惠鼻孔都开始朝天了。
“我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嘛?
重选族长能咋地?
不当头能咋地?
我没有那么虚荣,一切名望都是浮云,我能不懂吗?”
从刚才共九妹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个族长当的也不算很露脸,蔡根理智的没有揭穿,配合着捧臭脚。
“那是,我早就看出来了。
惠哥绝对是有风骨的人。
腰杆子必须硬,绝对不会屈服的。”
“小蔡,该咋是咋地,论眼光来说,你比你前任强多了。
我不是在乎族长不族长的名头,都是虚名,有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