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1em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ptt-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推薦-qbx27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其实长孙无忌和房玄龄还算是来得迟的。
清早的时候,李世民就兴致勃勃地召集了众臣来此。
当然,他故意没有叫来长孙无忌和房玄龄,这也是他体谅了这两位。
这二人毕竟是重臣,很受人关注,李世民怎会不晓得他们的儿子去应试了?
何况长孙冲还是他的外甥呢!
只是……这两个小子的德性,李世民是再清楚不过了。
怎么可能考的中?
说难听一些,李世民觉得这两个为祸长安的小子能去考试,就已算是很有勇气了。
其他的,就不必在意了。
他故意没有叫来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哪里晓得这二人竟是主动前来拜见。
其实外头放了榜,礼部就立即抄录了榜单,而后由礼部尚书豆卢宽亲自送入宫来。
可这位尚书大人毕竟年纪大了,不可能嗖的一下跑进来,反而他消息传递的速度,远不如那些腿脚便利的小吏。
当然,李世民虽然急于知道结果,却并不介意自己多等一时的。
晚一些知道还好,让天下人知道,即便是天子,看榜的速度也未必有寻常人快,这反而显得这榜文绝不会受宫中的影响。
大臣们窃窃私语中彼此落座,低声议论着今岁有谁家子弟应试,谁家的子弟最有把握。
陛下如此看重,而此次科举又闹得这样大,眼看着年关将至了,此次科举,说是震动朝野也不为过,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哪怕是朝中的重臣们也不能免俗。
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二人入殿,先行了礼。
对于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主动跑来,李世民是有点诧异的。
不过李世民还是打起了精神,微笑道:“两位卿家来的好啊,来,赐座。”
二人称谢,各自落座。
他们都是一副谦逊的样子。
其他人见了他们,也都绷起了脸了。
程咬金其实也来了,他儿子也在读书呢,只是那程处默是在理科班,虽也很用功的样子,不过程咬金很后悔,这傻儿子自己非要去学理科,大抵是因为理科的先生们做了几个化学实验,很是酷炫,而后傻头傻脑的要去学理科了。
本来程咬金也无所谓的,学着就好,哪里晓得……竟然科举了。
眼看着未来的风向要变,某些人后知后觉的,尚还不知。可程咬金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别看他显得很粗犷,其实心里都是门清。
世道要变了,程家若是不能及时变化,本就只是凭借着军功而耀眼的家世,过了一两代,就可能陨落了,若是落得那般下场,想到都心肝痛。
因而,程咬金现在但凡是见了人,都好像别人欠了他钱一般,满带着幽怨,对别人如此,对李世民也是如此。
你能理解那种兴冲冲的从扬州回到京师,然后发现自家的府库被人烧了的感受吗?
烧了他家府库的人就在这里啊。
陛下你要科举,要州试,为何不提早和我说?你知道我突然得知消息,然后发现自己的儿子学的是那什么物理,什么化学的感受吗?
李世民假装没事人一般,态度让人恼火,倒好像是,只要他假装自己没有烧过程家,程家的府库就没着过火一般。
李二郎脸皮很厚啊。
此时,李世民继续微笑道:“这雍州州试的榜文刚刚送来,两位卿家就到了,哈哈,也算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他虽面带笑容,甚至想以此缓和自己的那点不自在,却显得还是有些尴尬。
不过显然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
李世民倒是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他振奋精神:“取榜文来,朕先看看。”
礼部尚书豆卢宽不知怎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而张千则取了豆卢宽带进宫里来的榜文,送至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显得兴致盎然,打开了榜,低头去看。
赫然,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名字……邓健。
邓健……
这个名字,有些眼熟啊。
呃……众卿家里,可有一个叫邓健的吗?
似乎没有印象啊。
这就怪了。
莫非此人并非是大族子弟?
毕竟,朝中姓邓的人屈指可数。
李世民心里不禁震撼。
难道此人竟是寒门?
这就太了不起了,寒门出生,竟能高中雍州州试第一。
李世民心里小小的震撼之后,继续看下去。
里头的名字,大多都叫不上名字。
只看姓氏,其实大抵可窥一二。
而后……
长孙冲……
李世民一愣。
他一脸狐疑之色,甚至不由自主地张大了眼睛。
李世民有那么一刻以为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长孙这个姓氏本就稀罕,这个家族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而叫长孙冲的人,全天下就只有一个。
他的外甥啊。!
李世民眼里,顿时露出了丛丛疑窦。
怎么可能!
那个平日里狗儿一般的家伙,朕看他的样子都觉得生嫌,若不是亲外甥,又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长孙无忌的嫡亲儿子,只怕早恨不得上去抽几个耳光了。
这样的人……也可以……
而继续再往后……
他又看到了一个奇特的名字,房遗爱……
房遗爱,此时不过九岁吧。
九岁的年纪……据闻也是声名狼藉,就这……
再往下看。
程处默……
程处默排名很靠后,是在一百六十多名。
李世民匪夷所思的抬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了程咬金看了一眼。
哪里想到,此刻程咬金也同样睁着他铜铃一般的大眼,幽怨地看着他。
李世民就像给火烧了一下似的,连忙将目光错开,继续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只是……李世民连续看到这三个名字,脸却是拉了下来。
州试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天下人都通过考试来得到功名。
可李世民哪里能想到,自己耳熟能详的一些优秀子弟,非但没有中试,而中试者,却大多根本是一群不能上榜的人。
就说程处默吧,这小子和他爹一般,就是一个匹夫,傻头傻脑的样子,这样的人也能中?
这令李世民认为,或许……是有人上下其手,将这州试的公平彻底破坏了。
一个是中书令的儿子,一个吏部尚书的儿子,还有一个乃是监门卫大将军的儿子。
李世民想到此处,脸色就阴沉了,抬头看了一眼豆卢宽:“此榜,无误吗?”
豆卢宽压力很大,他是先看过榜的,当时也觉得古怪,可他怎么想都找不到原因,此时只能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回陛下,无误。”
李世民终于问出了心里的大问号:“那么,何以长孙冲、房遗爱、程处默都在榜中?”
房玄龄:“……”
长孙无忌:“……”
他们原本都准备好了等答案揭晓之后,自己的一些发言呢,无非是说犬子侥幸,真的很不巧,可能是因为运气吧之类的话。
哪里晓得……陛下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有点伤人!
程咬金听闻程处默居然也中了试,也愣住了。
就那狗东西也行?
他第一个反应……糟了,难道……真的有舞弊?
群臣听罢,已是议论纷纷,许多人心里骇然,也有人精神一震。
舞弊,一定是舞弊,若是有了弊案,那么这一场精心准备好的州试,只怕要贻笑大方了。而陛下费尽苦心的科举改制,只怕也要沉沙折戟了吧。
“这……”豆卢宽额上大汗淋漓:“陛下,臣敢拿人头作保,绝无舞弊!每一个环节,臣都是亲自过问了的。从考试到阅卷,再到放榜,都是遵照了朝廷的规矩,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包括出题官……虞学士……也可以证明。”
众人听到此处,又狐疑了。
不错,豆卢宽堂堂礼部尚书,怎么敢在这事上舞弊?任何一点差错,都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啊。
豆卢宽又提到了虞学士,自是大名鼎鼎的道德完人、书画双绝、文章和学识冠绝天下的虞世南。
虞世南乃是帝师,为人刚正不阿,天下皆知。
于是此时,众人不禁看向了虞世南。
虞世南就站起来,绷着脸,斩钉截铁地道:“陛下,州试一事,臣与豆卢相公是全程参与的,并无舞弊的可能。”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踟蹰了,豆卢宽你可以不信,但是你能不相信虞世南?这位大学士,可是亲自站了出来做了保证的。
难道……
豆卢宽随即道:“臣还察觉到一个现象,即此榜之中,高中一百七十四人,而其中……中试的人之中,有一百二十七人,竟都源自于二皮沟大学堂。”
满殿哗然。
这么夸张?
这岂不是说,进了二皮沟大学堂,几乎有九成以上的中榜率?
李世民也吓了一跳,此时,他再没有办法疑心有他了。
舞弊是不可能的,毕竟有太多的措施,除非所有的大臣都串通在了一起,一起作弊。
若是如此,那么将牵涉到宰相、吏部、礼部、帝师、国子监、御史等等数百个大臣和数不清的书吏。
这么浩大的队伍是不可能产生的!
可是……李世民一时哭笑不得,这二皮沟大学堂,竟这样的神奇?
他内心不禁震撼,陈正泰这个家伙……
“原来如此。”李世民颔首。
其实对他而言,只要不是舞弊,那么一切就都好说了。
随之而来的,却是大喜:“陈正泰教授弟子,还是有功劳的。不错,不错。”
他红光满面,狠狠地夸赞了一通,简直是与有荣焉。
众臣不禁无语,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地道:“这都是陛下言传身教的结果啊。”
李世民听了,口里道:“哪里的话,朕没有教授他什么。”不过却是喜形于色,竟突然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没有朕教授陈正泰,那么…想来也不会有二皮沟大学堂吧!
虽然他心里清楚,这是两回事,朕也澄清了,这是没有的事,可是好像天下人一定会这样的认为。
李世民阖目:“不过为了以正视听,朕以为,还是应当让御史再查一查,州试乃是大事,一定要确保无失,若是果无舞弊之可能,便立即授予诸生们秀才功名,切切不可贻误。”
众人纷纷道:“喏。”
李世民心情不错,而后退了朝,便往长孙皇后的寝殿赶去。
长孙皇后正带着几个女官摆弄着织布机,一见李世民来了,几个女官识趣的起身告退。
李世民心情轻快,低头打量着这织机道:“观音婢……不做针线,也用此器械了?”
长孙皇后带着温雅的笑容道:“臣妾得知,现在外头的作坊都在尝试用织布机来制造布匹,产量不小呢,臣妾在宫中用的还是针线,细细思来,也该学一学这个了。”
李世民颔首道:“这倒是实情,若是外头都在用纺织机,宫里还用针线,这就显得有些刻意为之了,你是皇后,自当做此表率。来,给朕斟茶来。”
长孙皇后认真地看了李世民一眼,道:“臣妾看陛下心情不错,不知是什么缘故?”
“州试结果出来了。”李世民笑着道:“长孙冲这个小子不错,竟是中试,得了三十一名,已算是名列前茅,让人刮目相看了。”
长孙皇后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禁一愣,而后表情凝重地道:“陛下不可以格外地看重长孙家啊,岂可因为爱屋及乌,就……”
李世民自是明白长孙皇后是什么意思,摆摆手道:“朕何时看重过长孙家,朕也觉得稀罕呢,以为这个小子定要落榜的,朕从前看他,就觉得不像是正经人。可是……这都是他自己考的,朕思来想去,也绝无舞弊的可能。”
长孙皇后本是担心长孙冲高中,是因为故意放水的结果。
可听到陛下说长孙冲竟是凭着自己本事考取来的功名,一时竟是瞠目结舌。
可随即……又不禁狂喜。
长孙皇后是个深明大义的人。
可这并不代表,她没有偏好。
毕竟她和长孙无忌兄妹自小相依为命,是真正的兄妹至亲,这是无法改变的,而长孙冲,更是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之一,她担心长孙家受了太多的恩宠,不是因为她完全希望陛下一碗水端平,而是害怕长孙家因此恃宠而骄,将来不知天高地厚,最后落一个凄凉的下场。
可若这是长孙冲自己考取的功名,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就说明……冲儿性子改变了。
若真能如此,那么……
“这真是老天保佑啊。”长孙皇后欣喜若狂地道:“前几日,臣妾心里还在默想,指着冲儿能懂事一些呢,他毕竟长大了,怎么还能像孩子一般,若是继续恣意胡为,纵是家里有万贯家财,有臣妾和他的父亲回护,将来迟早也要吃大亏的,陛下,这州试这样的容易吗?他竟也能中?”
李世民不禁无语。
却不得不解释道:“哪里容易了,几千个童生,都是经过了县试的,能考中的,哪一个不是优中选优?若是有这样的容易,朕还如此大费周章做什么?”
………………
努力,奋斗。
求双倍月票,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再不投就作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