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1qu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起點-一千三百四十三 我會帶你一起走鑒賞-31mhr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看到程昱痛哭流涕,郭鹏只是摇头。
程昱做了一个孤臣该做的事情,他作为皇帝,也要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
“你为我办事,承担的压力自然也大,只是我作为皇帝,要承担的压力更大,那么大的压力压在肩上,年轻的时候还好,年龄大了,就越来越顶不住了。
我甚至感觉我要是再顶下去,我就会忍不住的把权力分给某些重臣,让他们帮我分担责任,我自己就要去偷着享乐了,这不行,我不能这样做,我这样做,苦的是太子。”
郭鹏叹了口气:“自己做不动了,又不想遗祸后人,让太子为难,那么给我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退位,把皇位交给精力充沛的太子去做,我,退避三舍,去当太上皇。”
程昱跪在地上抹眼泪,不出声。
“当然了,你放心吧,你是一把利刃,我会把你留给太子用,我做太上皇帮你们背书,朝臣会以为一切都是我在背后遥控,而不是太子的意思,你可以继续帮太子办事。”
程昱一愣。
说老实话,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郭鹏把这个事情给说定了,不会为了给太子上位的威望而要借他头颅一用,他是真的感激了。
刚才郭鹏说他要退位,程昱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这走狗怕是要被做成狗肉火锅了。
历朝历代不都是如此吗?
酷吏存在的意义就是帮皇帝干脏活儿,顺便享受无上的权势和威望,但是这一切都是有时限的,时限一到,就要付出代价。
代价就是死亡,就是身死族灭,而时限就是新老皇帝交替之时。
他本以为他会被郭瑾杀掉,用以立威和讨好群臣,可没想到,他居然还能继续活着,还能继续作为皇权的爪牙继续欺负群臣。
“陛下……”
“你是利刃,是我的鹰犬,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死,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别活得比我还长,我就能让你与我一起死,你都七十多了,这件事情看得比较开了吧?”
郭鹏笑道:“你不会这司隶校尉做着做着就想着能善终了吧?做酷吏做孤臣到了你这个地步,仲德,你想善终那是不可能的,甚至要遗祸后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看到郭鹏如此坦然的聊起了生死之事,程昱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还挺荒唐的。
但是细细想来,这种荒唐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发生过。
郭鹏如此坦诚的聊他的生死问题,聊自己的生死问题,这恰恰说明他没把自己当外人。
最早的知心人可以一直都做知心人,这本身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吧?
这样想着,程昱也觉得自己看开了。
“陛下所言,的确如此,臣在外人眼里是为虎作伥杀人无数的恶鬼,陛下若是不在了,臣一定会被粉身碎骨,连带家人都会遭殃。
所以臣觉得臣还是在陛下大行之前先死了比较好,如此,尚能得以安葬,家人说不定也能得到保全。”
“你别安葬,甚至不要留坟墓。”
郭鹏连连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然我一死,你的坟墓搞不好都要被砸,还要被开棺戮尸你信不信?我死了,没人能护住你。
那些被你收拾过的人为了不让下一个你出现,必须要立威,必须要把事情做绝,让世人看到做酷吏和孤臣的下场,所以你的后人都要遭殃。”
郭鹏总是喜欢说大实话,这大实话就把程昱说的相当为难。
“那……”
“干脆火葬吧,你死以后,让你的家人把你的尸体烧了,骨灰撒入大河,顺着大河东流入海,衣冠冢都不要,只在家里祠堂留牌。
如此,或许能保你死后平安,但是光你平安也没用,我死之前,会暗中帮你把家人送到安全的地方,改名换姓,让他们从此过普通人的生活。”
郭鹏给了程昱一个中肯的建议,程昱觉得差不多可行,于是点头认可。
“陛下如此说,臣就知道该怎么办了,陛下对臣如此厚待,臣感激不尽!”
“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郭鹏点点头。
但是仔细想想,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仲德,你勤勤恳恳为我办事,我却连个坟墓都不能给你留,也不能让你后人荣华富贵,这样想想,还真觉得挺对不住你的。”
“陛下此言过了,臣与陛下早就是一体,若无陛下,哪里还有臣的今天,陛下能满足臣最后的愿望,让臣手握权力而死,这是臣梦寐以求的事情,臣又怎么会觉得陛下对不住臣呢?”
程昱好像真的完全看开了,对此已经不是很在意了。
“所以,你支持我退位的决定吗?”
郭鹏笑眯眯的看着程昱。
“陛下觉得可以,那就是可以,臣全听陛下的,绝无妄言。”
程昱到底还是站对了自己的位置,成就了与郭鹏的君臣佳话,对于这一点,郭鹏感到十分的欣喜。
所以,他忽然想和程昱说说心里话。
“累啊,真的累啊,有些时候看着那么多的奏本,甚至都想吐,也想干脆一走了之,丢下这些奏本不管,去吃喝玩乐,当一个肆意放纵的昏君暴君。
可是不行啊,我本来没有那么累的,真的,本来没有那么累,是我自己一点一点一点把权力夺到手里,把所有的权力拿回来,让所有的权力属于我。
现在所有权力属于我了,自然很多事情都要我来做,既然那么多事情都要我来做,我就不能回避,就不能放纵自己,否则这些权力还是要旁落,不是吗?”
听到郭鹏似乎是在对自己说心里话,程昱有点激动,有点想哭。
“陛下所言,老臣有所体会。”
因为那些权力中有那么一大部分是从程昱手里夺取的。
“对不住啊仲德,那些权力,很多都是从你手里夺来的。”
郭鹏站起身子,走到了程昱面前,握住了他的手:“你随我一路走来,我却为了权力,翻脸不认人,把权力全都夺了回来,现在想想,还真是觉得对不住你。”
“陛下……陛下没有错,是臣贪心不足,是臣没有做好陛下的臣子,才让陛下动怒……”
程昱抹了一把眼泪:“现在也很好,陛下又给了臣威压朝堂的权力,又让臣做了很多事情,臣感激陛下还来不及。
臣唯一希望的,就是可以为陛下做事做到死为止,就算为此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臣就是这样一个喜欢权力的人。”
“别感激我,我知道的,在朝臣眼里,我绝对不是一个好皇帝,我肯定是一个暴躁易怒的暴君,只是你们不敢说,因为我真的会杀人。”
郭鹏哈哈一笑,拍了拍程昱的肩膀:“现在满朝文武,唯有你和我站在一起,唯有你和我心意相通,只想着对付群臣,所以仲德,你是我心里最特殊的存在。
我不可能把你留在我身后,那样的话,你会遭到最残酷的清算,我一死,没人能保你,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带你一起走,这一点,我希望你理解,也不要怪我。”
“老臣明白,老臣不会怪陛下,陛下对臣的爱护从生到死,此生此世能跟随陛下一路走来,老臣觉得非常幸福。”
程昱抹了抹眼睛,笑了笑。
“好,那就好,我尽量活的长久一点,再帮你抗一抗压力,你再趁机帮太子多做几年事,继续威慑群臣,多杀一些贪官污吏,你干的越好,太子的压力就越小。”
“老臣遵旨!”
程昱跪下,向郭鹏下拜:“自古以来,君臣相知到如此境地,就老臣所知的,已经是没有了,老臣有幸遇到陛下,是老臣一生之幸,来生,愿继续跟随陛下建功立业。”
“哈哈哈哈,建功立业?”
郭鹏哈哈大笑:“来生也不知道你我是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你我究竟是什么身份,生活在什么世道,还建功立业?哈哈哈哈!”
“陛下是人杰,就算来生,也一定是人杰。”
“那可不一定啊。”
郭鹏深深叹了口气:“别说什么人杰了,下辈子要还是个人就好了,而且最好活在盛世,别继续活在乱世了,一统天下太累了,有一次就足够了,我不想再来一次了。”
“那老臣就和陛下一起生活在盛世,读书做官也好,经商出海也罢,总归,老臣生生世世都想随着陛下。”
不知为何,程昱的表态总让郭鹏觉得气氛有点gaygay的。
于是郭鹏大笑一阵,拍着程昱的肩膀把他扶起来,让他整顿好心情,继续去办事,继续去惩奸除恶,去做他该做的事情,不要辜负郭鹏为他抗住压力的付出。
今后数年,或者十数年,主要看郭鹏和程昱的寿命,只要他们都还活着,那么魏国的官儿,就绝对不会轻松。
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程昱,让程昱有个心理准备。
一个月之后,九月的时候,郭鹏又唤来了郭嘉、郭议、曹操、赵云、张昭、辛毗这六名最为重要的中央近臣,还有宫里最重要的长者,垂垂老矣不问世事的司徒蔡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