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mk精品都市言情 天行緣記 txt-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聖子密藏 七 前輩相伴-s8njz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琼花榭中易天无意间找到了一座道观遗迹,深入探索过后发现竟然和罗天仙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那道观正殿残缺的遗迹之中易天发现了一块刻有金篆文的石碑。
通读过上面的文字后才发现原来当年的罗天仙宫内留存的空间神通绝对是比现如今太清阁的空间秘术神通‘咫尺天涯’强上多矣。
原本想将此石碑收入储物戒中待到出去后找时间再好好的细细查验一番,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出手将石碑托起后竟然被无端吸入到内中开辟的空间内。
在这里易天见到了数道虚影可惜自己却都没一个认识的,想到先行脱困则施展出咫尺天涯的神通功法,可打开的空间豁口太小而且很快就合上了。如果自己无法找到正确的办法脱困那岂不是要一辈子被困于此直至寿元耗尽。
至此易天也是脸上现出些续不自然的神色来,尝试了几次‘咫尺天涯’神通法印后却发现效果一次比一次差。
几次后易天也是先行收手停下后转过身来再次打量起面前的数道虚影来。数了数一共是七位,其人都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且身上的装束和灵界修士有着较大的区别。易天脑海过后飞快的运转起来,十息后从储物戒中找出一份玉简来摊在手上仔细的查询了起来。
手上拿着的是灵界编年史和从妖界九仙山书库之中拓刻下来的‘罗天仙宫异闻录’。从这份玉简之中倒是可以查询到相应的描述,原来罗天仙宫的修士所着服饰和面前的虚影差不多。不用多说这面前的诸位人物应该就是罗天仙宫内的诸位前辈了。
若是单论渊源,罗天仙宫算得上是自己道统的源头,灵界三派都是脱胎于此的。
想罢易天则是整了整衣衫走上前去一次从第一个虚影开始行起了参拜大礼。在每座虚影前易天都是三跪九叩,以后辈弟子之礼参拜,同时嘴里还念叨:“弟子罗天仙宫下分支太清阁弟子易天见过历代宗门先辈,今日被困于此还请宗门先辈指点破出之法,待到出去之后弟子必定会设法寻找到罗天仙宫留下的遗址,进一步重建仙宫往日之威严。”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到底能不能办成还是两说,但话先说出口把自己的心迹表明了再说。
待到拜完之后易天起身后嘴里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突然在漆黑一片的空间内传来深沉的声音道:“原来你是罗天仙宫的弟子,怎么身上会出现魔族的特征?”
“不知是何方前辈?”易天急忙站起身来不卑不亢的回道:“在下施展的是神魔一体功法,此时是以魔身现世,但本尊却是灵修之身。”
说完易天伸出双手在胸前结起印法嘴里道了声:“换,”瞬间身上魔煞气都悉数收回转而代之的是一身精纯的灵力。恢复了自身本尊之后易天双眼之中闪过丝异色打量了下四周空间,却无法发现那声音的出处。
稍后只听那道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果然是修炼了仙宫绝学的后辈弟子,你的修为平平比起前次进来的那人还要差了一筹。”
“前次,难道是戒定大师又或者是魔圣太子裘煜,”易天嘴里念道:“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我叫‘兽君’,原本就是自上界的罗天仙宫一同跌落至灵界来的,”那声音回道。
“兽君前辈有礼了,”易天心中暗道:“看来自己是遇到贵人了,看来这位前辈精通罗天仙宫的须弥空间神通,比之自己那是强了不少。而且是来自上仙界,那自然是知之甚多,如果能够的他指点进阶大乘期那是指日可待了。”
“轮寿元我是可以做你的前辈了,我看你分数同宗又对待诸位祖师行过三跪九叩大礼的份上便放你里去吧,”说完面前空间之上突然开启了道七尺高三尺宽的豁口。
很明显这是要赶人走了,易天心下一愣知道此时如果不再表明心迹只怕就要和此机缘失之交臂了。但出口就在面前如果自己不识好歹执意留下说不定会永远的被困于此了。
想罢一咬牙朝着身旁虚空之中拜了一礼道:“敢请兽君前辈现身,晚辈也好一睹前辈之真容。”
“你出来后便可以看到了,”那深沉的话语声再次响起道。
话说到这份上也容不得易天再停留了,随后一转身从那道空间缝隙之中跃出。来到外界后发现在还是回到了原先石碑所在的位置。四周的场景却是没有任何改变,易天向前迈了一步打量了下才开口问道:“兽君前辈不知你还在么?”
“小子你踩在我身上了,”兽君的声音再次传来道。
易天脑子一蒙,急忙退后一步,低头看看自己之前好像是踩在了那块石碑上面。伸手将石碑扶起后易天急忙两声说道:“前辈你在那里?”
“石碑中段有个暗格你且将其打开,我的本体就在其中,”兽君说道。
易天顺着石碑的纹路看去果然在石碑正中发现有一块巴掌大小的区域与四周的石料略有不同。
伸出手来注入灵力后轻轻往里一按,只听‘咔嚓’一声那处的石料朝外弹出,现出了一个半尺大小的石质抽屉。
内中一道金色的灵光飞出后在空中欢快的盘旋了起来,稍后缓缓落下在面前空中稳住了。易天定睛一看竟然是只拳头大小的石质老虎雕像,额头之上用金篆文写着兽君二字。想来这便是那声音的本体了,那声音便是从中传出的。
下一刻这石质老虎雕像身上灵光再次闪耀起来身形顷刻间变幻成正常修士那般。待光晕褪去后有个三旬容貌的修士缓缓落至地上,转头打量了下自己道:“我就是兽君本尊,你这小辈无端闯入罗天仙宫祖师殿本该要重罚,但现如今仙宫早已分崩离析了,门下弟子早就不知所踪我也不再追究了,你且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