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ijw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五章 竊運之印閲讀-sokb3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难怪你可以短短一日之间,便从清江郡赶到灵雾宗杀人,难怪你每次杀人之后,都会留下一个鬼官印记,也难怪,我着人打听,发现一开始的时候,鬼官于百姓之间,声名甚佳,甚至有人为你立祠祭拜,可是不久之后,便又传出了鬼官滥杀无辜,行凶为恶的传闻,自那时候起,鬼官的名声便彻底败坏了,而且相关的卷宗,越来越乱,也越来越不成样子……”
听得了小徐宗主的话,方寸心里更多的疑问也随之解开了。
对此听着十分无奈,但细想想,却又觉得颇为有趣了,当然,不能笑的。
“一开始也真吓了我一跳,还真以为鬼官要报复借他名头的人呢……”
方寸不由得自嘲了一声,缓解气氛。
小徐宗主看了他一眼,道:“一开始也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嗯?”
方寸警惕的转头,看了他一眼。
小徐宗主叹了一声,道:“可顶替我名头的人这么多,又哪里杀得完的,最初有人顶替我名头时,我也不是没下过辣手,可结果却是证明……你有没有割过荒田里的野草?”
方寸心里又不由得有些想笑了。
“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小徐宗主叹了一声,缓缓站起身来,向着方寸揖了一礼:“守山宗托付给你了!”
方寸:“?”
“我的身份既已败露,自然不能再留在清江!”
小徐宗主低声回答:“依着大夏律法,我便是上十回斩首台都不够,而便是依着世间因果,那么多因我而死的无辜之人,也该判我一个大罪,可是我还不想死,便只能离开,方二公子,你身上有些秘密连我也看不透,但实话实说,你修为差点,我们还是不要再……”
方寸打断了他,道:“谁说你身份败露了?”
小徐宗主:“?”
方寸笑了笑,好整以暇的端起茶盏饮了一口,笑道:“若说鬼官之名,咱们又不是名字里便有鬼官俩字,若说借过鬼官之名行事的,你干过,我也干过,七族也干过,放眼整个清江,都不知有多少鬼官干过这样的事,那凭什么把你身份说穿了,就算是败露了?”
小徐宗主微微一凝,看向了方寸:“你的意思是……”
方寸看向了他,神色显得有些认真,道:“你这次还有多少人没杀?”
“两个!”
小徐宗主看向了他,低声道:“南里家的小姐,还有那白家的公子!”
方寸点了点头。
鬼官要杀的,便是七族之中,主持与南边生意的七个人。
因为郡府治不得这些人,所以他出手杀这些人。
此前灵雾宗外一场血战,便有胡家二爷,为范家效力的万通号老掌柜、秦家的大公子三个被杀,其他人皆是陪葬,而薛五先生与莫家的赘婿被杀,便已是五个,所以事到如今,主持与南边的生意,且没有被斩掉的,便只剩了白家公子白怀玉,与南里家的小姐两个人。
“那你的鬼玺,还差多少可以炼成?”
方寸直接看向了小徐宗主,认真问了一句,声音有些沉凝。
“鬼玺的事你也能看明白?”
小徐宗主这次看着方寸的目光,多少有些意外。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不学无术的人么?”
方寸看了他一眼,幽幽道:“我虽未修魔身,但对神冥秘典的理解,或许不比你浅,而且能够知道这个秘密的,也并非只有我们两个,那九仙宗的陆霄,也已经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一定要将陆怀玉送回七族,为此不惜拿商先生钓你,只为让你斩不尽七族的气运!”
“这个人确实很难缠!”
小徐宗主沉默了一会,道:“不过白怀玉已经回来了!”
“那也是我让他回来的!”
方寸看了他一眼,轻轻叹道:“如今倒是只有那南里家的小姐有些麻烦……”
“并不麻烦……”
小徐宗主忽然看了方寸一眼,道:“三年之前,我就已经斩过南里家的一个直嫡血亲,所以,如今占了清江最大气运的七族之中,我也只有白家人,没有借鬼法斩过而已……”
看方寸的目光有些古怪:“我以为这一点你已经看出来了!”
方寸神色略显尴尬,无所谓道:“我又不是陆霄那样的卷宗狂人,有点遗漏也正常!”
小徐宗主沉默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方寸。
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道:“你真的不打算拿我?”
方寸想要开口说话,却忽然生出了一种预感,也就想到了一件事。
天道功德谱便在自己识海之中,而来到了清江之后,天道功德谱给了自己的三大任务,便是斩犬魔,抓鬼官,治灵井,如今鬼官的身份已经揭破,就在自己面前,自己若是抓了小徐宗主,自然于心不忍,但如果自己就这么凭白放过了他,天道功德谱又会怎样?
会有多大的罪孽反噬在自己身上?
于是他沉默了一会,道:“鬼官我一定会拿下,但在此之前,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做!”
小徐宗主沉默的看着他,良久,低声道:“多谢,我也确实有些事未做完!”
过了许久,他才忽然抬头,看着方寸道:“为何这世间之事,总是不尽如人意?”
方寸看着他,没有说话。
……
……
“我为何会赶过来?”
而在此时,灵雾宗主殿之下,范老先生坐了首位,下方,七族、六宗、郡府一应掌令与神将,皆来拜见,看着那位一脸阴沉的老先生,谁也不敢随说话,他们皆知道,自从乌鸦山犬魔被斩,老先生便离开了清江,虽然未明说,他们也皆知道,老先生这是四处奔走,要将斩杀了犬魔的事情化解,如今他忽然回到了清江郡,是否说明那场麻烦已经解决了?
而望着下方神色绷紧的众人,范老先生也明显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了一声,才冷声道:“老夫这才离开清江多久,便已经翻了脸。先有人劫我大狱,又烧我卷宗,清江城外大肆杀戮,甚至还跑到你们宗门里来胡乱杀人,我再不回来,谁知道清江的天是不是都要翻过来?”
众炼气士闻言,皆一片沉默。
某种程度上来说,范老先生这个火,其实发的有道理。
纵观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整个清江郡,确实太乱了一点。
“老先生,我已看过了!”
殿外走进来了一个头戴斗笠,轻纱遮面的女子,手里捧着一个印着弯月形状的小鼎,鼎内白烟,轻柔飘飞,在她身后,还跟了两排人,一排男子,一排女子,皆赤足披发,脸上抹着些异香构成的油彩,袍服打扮,颇有异域气息,分明便不是鼋国当地的炼气士。
她们皆是这一次跟随了范老先生过来的人,初至这里,便已去那方偏殿勘探。
“如何?”
范老先生向她们略一拱手,沉着脸问道。
“确实与想象的一般!”
这女子来到近前,手中捧的小鼎里面,有烟气枭枭上浮,化作了一个印记。
那印记,像是直接烙印在虚空里面,写得乃是“其罪当诛”四个篆字,似真如幻。
众人皆认得,这是鬼官每次杀人之后,留在现场的印记。
范老先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异常阴沉,冷冷扫过众人:“你们看这是何物?”
场间炼气士,无人应声。
郡府薛掌令小声道:“这是那鬼官杀人之后的示威印记?”
“哼!”
范老先生不答,直接冷哼一声,向那捧着小鼎的女子道:“你告诉他们好了!”
“此乃魂印!”
那女子轻轻点头,道:“世间修法,无论妖魔人鬼,皆不脱《七经》范畴,只是各自参研,方向不同,而此印记,便是《魂经》之中的一道高深法门,代表着一种公正严明,天刑地法,鬼官杀人,代天行罚,审人罪过,旁人看他,只是胡乱杀伐,但他却并非只是杀人,而是依足了规矩,先审后杀,这一方印,便是他已经查过,审过,定罪之后,留下的印记!”
众炼气士听得此言,不由得啧啧称奇。
而范老先生,脸色则已无比的难看了,阴的要渗出水来。
那女子继续道:“此印可视为人心所向,亦可视作天心烙印,一郡之地,应当只有一道,那便是奉了大夏仙殿、鼋神宫之命,手持山河印,治理清江大郡的范老夫子,可如今,那鬼官行于鬼域,私审私斩,却等若是在窃取清江气蕴,暗夺权柄,如今这鬼玺可以留印虚空,久久不散,便说明他此宝已快要炼成,范老先生手里的山河印,已被他窃走不少气运!”
“什么?”
众修听得此言,皆已大惊失色,众人只道鬼官可恶,孰料还有这等隐情?
“便是此獠,包藏祸心,窃了我清江气运!”
而范老先生,在此时也是用力一拍案几,喝道:“近年来,我清江灵井,已水位愈降,灵气枯竭,百思难明其理,因此老夫才请来了巫部月族的圣女施无上魂法,帮我救治灵井,殊料灵井未救,倒是先发现了此獠祸心,哼,灵井,便是清江诸脉交汇之心,内中灵泉愈丰,我清江便会风调雨顺,安姓安居,便是尔等山中灵脉,也会灵气充沛,愈来愈强!”
“而本官手里的山河印,自然更是愈发强大,然如今,灵泉日渐枯竭,已惊动了鼋神宫,初时不解,如今方知,竟是被这妖人窃去了气运,此等鬼玺,可是当年祸乱神州的魔族修炼出来的魔胎窃天之法啊,便连那魔族,亦早已被我大夏仙帝击垮,此法竟会现于清江……”
愈说愈怒,猛得一击案几:“你们说,老夫如何能够饶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