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uhr笔下生花的小說 寒門禍害笔趣-第1754章 六部第一侍郎鑒賞-60jfe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圣旨去礼部了!”
吏部衙门和户部衙门前早就安排了眼线,当李公公在礼部衙门前勒紧马绳的时候,守在门口的衙差当即便跑进里面汇报。
“一道圣旨还是两道?”
“是不是林晧然和高拱一起平调到吏部?”
“汝等不要再瞎猜了,咱们过去一瞧便知!”
……
一帮低级官员由于目前没有长官的约制,这个时候亦是结伴从衙门而出,却是想尽快知悉礼部那边的调任结果。
不过亦是有一些官员能够恪守自律的,像吏部的周幼清、户部的海瑞等官员对此似乎不关心一般,仍然是忙着手上的公务。
来到门口的一帮官员已然是蠢蠢欲动,有几个胆子大的官员第一时间便跑到了礼部衙门前,虽然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跑进礼部衙门,但亦是悄悄地蹲在墙角偷听。
礼部衙门的官吏似乎早有准备,待他们潜过来的时候,香案明显已经摆好,却是听到里面宣读圣旨的声音道:“……材优干济,博闻强记,甚得朕心,特调任吏部左侍郎,钦此!”
“真的是吏部左侍郎!”
蹲在墙脚偷听的几位官员脸上既是惊讶又是兴奋,有一个官员当即跑回自家衙门,兴奋地透露这个最新消息。
苦苦等候的任命终于有了结果,跟着先前的传闻一般,礼部左侍郎林晧然真的平调到吏部担任吏部左侍郎。
烈日已经高悬于空,院子正处于暴晒之下,众官吏正是跪在一张燃烧着香的香案前,一个太监正是宣读着一份明黄的圣旨。
“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圣旨宣读完毕,众官吏显得规规矩矩地再次跪拜道。
李公公将手里的圣旨交给面前这位身穿三品官服的官员,亦是微笑着进行祝贺道:“高侍郎,恭喜荣升了!”
此次接旨的却不是别人,正是礼部右侍郎高拱。
从礼部右侍郎一跌成为吏部左侍郎,这已然是一个极大的跃升,搁在普通人身上怕是不可能有如此的待遇。
高拱接过圣旨已然是满脸通红,那浓密的胡子亦是舒服开来,对着李公公爽朗地笑道:“呵呵……客气了,改天老夫请你喝酒!”
李公公看着高拱如此便打发自己,却是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显得闷闷不乐地转身离开。
“恭喜右宗伯荣升!”
祠祭司郎中屠义黄等礼部官员纷纷围了上来,对着高拱进行祝贺道。
高拱并没有理会涌上来道贺的官员,却是将圣旨摊开瞧了起来,看着上面清晰地写着任命他为吏部左侍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原以为此次是平调到吏部出任右侍郎,还得要位于林晧然之下,但没有想到直接跳到吏部左侍郎的位置上,成为身份最高的六部侍郎,现在比林晧然还要高出半个头。
在想到林晧然的时候,他不由得扭头望向那个显得冷冷清清的礼部左侍郎署,心里顿时生起一种扬眉吐气的舒畅感。
咦?
祠祭司郎中屠义英等官吏看着高拱拿着圣旨朝着左侍郎署走去,不由得是面面相觑,不知道高拱这是要唱哪一出。
“高拱出任吏部左侍郎?”
正是签押房处理公务的林晧然自然是知道圣旨前来的消息,只是听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脸上不由得微微一愣,心里悄然地往下沉。
在他所得到的最新情报中,虽然徐阶建言将他留在礼部左侍郎的位置上,但他岳父却抛出更有建议性的方案:他跟高拱一并平调到吏部。
只是如今看来,皇上还是比较偏重于徐阶的意见,已然是让高拱出任吏部左侍郎,而过于年轻的他则还是留在礼部左侍郎的位置上。
一念至此,看着这个跟预期不相符的结果,他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本以为遇上如此良机,他怎么都能向前迈一步,结果还是天意弄人。
主宾司郎中何宾和仪制司员外郎龙池中已经是处于林晧然的阵营,看到这个结果既是失落又是开心,其实他们倒不是十分希望林晧然离开礼部。
正是林晧然消沉之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来人却是不经通禀,高拱带着爽朗的笑声直接推门而进道:“哈哈……左宗伯,老夫此次要调任吏部了!”
何宾和龙池中看到高拱如此言行,却是不由得面面相觑。
林晧然面对趾高气扬地出面在自己签押房的高拱,心里无奈暗叹一声,却是主动站起来保持着礼数地拱手道:“恭贺高大人荣升!”
“左宗伯,你当下还年轻,留在礼部未尝不是好事呢!”高拱看着林晧然如此懂礼数,反倒又是安慰一句道。
林晧然听着这扎心之言,脸上保持着平静,主动走向茶桌道:“皇上如此安排,自有皇上的深意,本官能明白皇上的栽培之意!”
不管心里如何的不痛快,但他现在都不能抱怨,不然很容易被徐阶那边利用上,那么他这个礼部左侍郎的位置恐怕都会不保。
高拱原本是想过来炫耀的,只是看着林晧然如此平静应付,反倒觉得有些无趣,直接阻止准备上茶的林福。
林福显得进退两难,却是将目光望向了林晧然,林晧然则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既然调任已经下达,那老夫亦不能耽搁,今日便将最后的工作交待妥当,礼部今后便依仗左宗伯打理了!”高拱端着长辈般的姿态道。
林晧然倒是不计较,显得温和地回应道:“本部堂代理礼部尚书多日,礼部祠祭和精膳二司的事务并不多,高大人尽管前往吏部上任,本部堂能应付得了!”
高拱发现还真占不得什么便宜,点了点头便是站起来准备离开,却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般道:“呃,对了,那就劳烦左宗伯帮老夫安排今晚的荣升宴了!”
按着官场的传统,六部尚书和侍郎升职,都会在本部举行一场荣升宴。前阵子李春芳入阁,便是由林晧然操作了一场荣升宴。
这……太过分了吧?
龙池中和屠义英不由得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人家李春芳是正堂,自然是能够直接让林晧然代为操办荣升宴。但他在本部是礼部右侍郎,地位低于林晧然,却是有何资格吩咐林晧然替他做事?
林晧然的顿时脸色一正,却是没有接下这句话,眼睛则是直接平视着高拱。
他可以允许高拱在自己面前倚老卖老,对高拱的狂妄亦是能适度地忍让,但他从来都不怕过高拱,哪怕高拱现在已经是吏部左侍郎。
昔日他既然能够狠狠地阴了一把时任吏部尚书的郭朴,对待羽翼未丰的高拱并不是什么难事,高拱最大的依仗其实还是那位目前自顾不暇的裕王。既然高拱将自己的谦让视为软弱,甚至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那么他不介意跟高拱来一次硬碰硬。
高拱从接旨开始便处于亢奋中,这个时候面对着一言不发的林晧然,终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可不是普通的年轻人,而是靠着一个个实打实功绩在官场崭露头角的礼部左侍郎,一个一直压着他一头的恐怖存在。
气氛安静得可怕,二个人目光对视,高拱的额头已然是冒出了汗珠子。
龙池中和屠义英看着这一幕,却是大气都不敢粗喘,显得敬畏地望向了林晧然。
却是这时,一个身影匆匆跑进来,气喘吁吁地指着外面道:“圣……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