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urb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215章 生意火爆分享-x51ro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今日是长安食堂开张的日子。
贾平安去了百骑,开了四巨头会议后,就说要去巡街。
特娘的!
唐旭嘴角抽搐,知晓小贾是在找借口。
他看了一脸等待自己出手拨乱反正的程达,说道:“小贾最近事多,早些回来。”
程达眼巴巴的看着他,没想到竟然蹦出了这番话,差点想吐血。
邵鹏赞道:“老唐这话深得我心。小贾只管去,回头有事使人回来说一声。”
这是鼓励贾平安旷工。
贾平安拱手闪人。
他一路到了平康坊,李敬业已经在等着了。
“兄长,好些人。”
一溜马车进了平康坊,还有些骑马的贵人。
酒楼前,人越来越多。
高阳戴着羃䍦出现了。
巴陵娇笑道:“高阳,何时开门?”
另一人问道:“可请了高人来看日子时辰?”
高阳摇头。
几个女人捂嘴偷笑,看着娇媚。
“高阳,我这里认识几个高人,你若是寻不到,只管来和我说就是了,为何硬着头皮……”
巴陵捂嘴叹息。
高阳有些恼怒,她微微眯眼,“生意好,什么高人不高人的。”
小贾还没来,她没法……
另一个贵妇人哟了一声,“难道就这么开门了?公主何必如此,我这里马上就能寻了人来,那人还说是太史令的弟子呢,在长安城可是赫赫有名。”
高阳恼怒,若非今日是自家的酒楼开门,真想一鞭子把那个贱人抽的满地爬。
那些来客都在微笑,但带着些许讥诮之意。
高阳性情急躁,可最近却有些修身养性的意思,昨日得了消息,大伙儿一方面是来道贺,一方面也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变成啥样了。
脸色微红,眼神恼怒……
依旧是那个高阳啊!
众人不禁微笑。
“开门吧。”有人催促着,大概是想混一顿饭就赶紧回家。
高阳见贾平安没来,就深吸一口气,准备叫人开门。
“这里可是长安食堂?”
前方有人问路。
“你寻谁……咦,太史令?”
外面闪开一条道。
李大爷穿着道袍,腰间一把桃木剑,仙风道骨的来了。
贾平安就在边上,一边走一边埋怨,“好歹弄只公鸡杀了呀!”
李淳风一脸懵逼,“还有杀公鸡这一说?”
呃!
竟然没有吗?
贾平安愕然,随即正色道:“太史令,公鸡乃是至阳之物!公鸡之血更是能驱散一切邪祟……”
他只是忽悠。
前世那些做法事的都喜欢宰杀公鸡,他也没问是何道理,但总觉得不杀鸡就不够严肃。
李大爷沉吟了片刻,“是啊!天色微明,雄鸡便开始叫唤了,随即紫气东来,阳气东来。果然是至阳之物,小贾……”
他欢喜的道:“你竟然这般有悟性!可见是与道有缘,小贾,随老夫修道吧,老夫代师收你为师弟,以后咱们携手修大道,何其美哉?”
咳咳!
这只是后世简单的一个常识罢了!
贾平安赶紧忽悠道:“家母去之前有交代,某此生定然要生三个孩子……”
“小事!”
李大爷欢喜的道:“某给你寻貌美的道侣,生几个只是寻常罢了。”
你妹!
贾平安干笑一声,一抬头,就看到了众人愕然的目光。
“太史令?”
有人惊呼,“太史令!”
巴陵捂嘴,“太史令这是来办事?”
老李抬头,马上就恢复了高人风范,淡淡的道:“公主且让开。”
高阳就站在门前,挡住了老李装比的路径。
高阳看了贾师傅一眼,眼中多了水汽。
小贾说让那所谓的高人金成虎走人,她照办,毫不犹豫。
今日因此被人讥讽,她能忍,她能低头,心中觉得小贾不是那等人。
这个观念根深蒂固,但在看到李淳风过来时,她依旧不敢相信。
“太史令……所为何来?”钱二有些不敢相信。
李淳风不耐烦的道:“且让开,老夫为酒楼看个时辰……太史局事情还多,老夫马上就得走。”
钱二看了贾平安一眼,哆嗦了一下。
贾郎君……真特娘的厉害啊!
高阳默然闪开。
她看了巴陵一眼。
愕然。
巴陵家里的生意更多,开张时也寻高人来看日子时辰,可从未想过能请动李大爷。
高阳和李大爷可没交情,但李大爷今日就来了。
再看看贾平安,一切了然。
这个少年出手为高阳请来了太史令,让人羡慕嫉妒恨。
高阳的脾气……很是大气。
她看着那位先前出言讥讽的贵妇人问道:“你说认识太史令的弟子,是哪位?”
那贵妇人脸颊颤抖,强笑道:“那人……那人……”
李大爷比较较真,听到这话就皱眉道:“老夫并未收徒。”
啪!
众人仿佛都听到了巴掌声,那个贵妇人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随即以袖遮脸,低声道:“我身体不适,先回去了。”
高阳不屑的撇嘴,钱二却狗仗人势的说道:“今日准备了好酒菜,吃了再走也不迟。”
那贵妇人只是不听,掩面而去。
“哈哈哈哈!”
钱二先前憋屈太过,此刻忍不住就笑了起来,随即觉得失礼了,公主不会生气吧?
他偷瞥了一眼高阳,就见高阳嘴角噙笑,然后……
“哈哈哈哈!”
这个娘们,就不能矜持些?
贾平安皱眉,李大爷吩咐道:“弄一只公鸡来。”
啧啧!
这是现学现用啊!
钱二问道:“太史令,晚些有宴席,此刻莫要杀鸡。”
众人一阵哄笑。
李淳风淡淡的道:“公鸡乃至阳之物,可驱邪祟。”
擦!
钱二震惊,“是。”
那些权贵们面面相觑,有人嘀咕道:“难怪我家的生意不好,原来是开门时没杀公鸡吗?”
晚些公鸡到了,李淳风却有些坐蜡……
他回身道:“小贾,这要如何弄?”
众人一惊,心想这扫把星竟然也会这个?而且还能指点李半仙。
贾平安也不大会,就让人弄了一个菜刀,把公鸡的脑袋反折在后颈,然后拔扯它咽喉的毛,寻了一下地方,一刀……
鲜血出来,贾平安用鲜血绕着大门前撒了一转,随后把公鸡丢在地上。
咯咯咯……
公鸡站在那里,突然开始狂奔。这等属于杀鸡没杀对地方,若是不管,这只鸡弄不好能折腾大半天都不死。
有人追了去,其余人觉得这等仪式看似无稽,可仔细一琢磨,竟然生出了些肃然来。
巴陵看着贾平安在和李淳风说话,眼中不禁迸发出了些怨恨。
此人乃是高阳的智囊,若非是他在,蛊惑高阳之事轻而易举。
李大爷掐指一算,说道:“时辰到,开门。”
大门打开,伙计们涌了进去。
高阳站在下面,有人弄了根绳子给她拉着。
绳子一拉,罩住牌匾的绸布落下,露出了几个大字。
“长安食堂?”
一个权贵笑道:“有趣。”
“是啊!吃多了什么楼,什么轩,什么阁的饭菜,这个看着有趣。”
随后就是宴席。
饭菜都是做好了的,伙计们进去后,没多久就开始上菜。
先是一道汤。
“鲜美。”说是太史局事多的李淳风坐在上首,只是喝了一口,就觉得没白来。
高阳喝了一口,不禁想把府里的厨子都赶出去。
那些权贵哪里喝过这等鲜美的汤,一时间都仔细品味着。
接着是凉菜拼盘。
卤菜虽然少了些香料点缀,但依旧味道浓郁。
“吃了这东西,却不能少酒!”
有人举杯,众人轰然笑了。
女眷单独在几个房间内,开始大家吃的矜持,可等菜越上越多时……
夹一片变种咕咾肉,等那酸甜的味道在嘴里爆开,顿时就不舍咽下,看来看去,唯有喝一杯酒,方能不辜负这等美食。
吃了一半时,所有人都放缓了速度。不是不爱吃,而是一肚子的疑惑。
高阳坐在上首,吃了一圈后,她已经震惊了。
今日的菜单,包括厨子的手艺,都来自于贾平安。这么规模化的上菜,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堪称是……完美!
巴陵放下筷子,微笑道:“高阳,你这菜是谁弄的?”
众人都看着高阳,她却想了想,“就是这般弄的。”
巴陵咬牙,心想这个妹妹如今愈发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难道她发现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她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几次出手的经历,但想来想去,都没发现漏洞。
可高阳就是不上当,随便她怎么挑拨,就是不搭理,最后甚至和房遗爱分道扬镳了。
“这菜……这是炒菜吧。”巴陵吃过天然居的炒菜,所以很笃定的道:“你莫不是挖了天然居的厨子?”
高阳喝了一口酒,昂首不屑的道:“天然居……呵呵!”
这般倨傲和不屑,定然是手中有底牌。
一个贵妇人赞道:“这炒菜比天然居的厉害多了,若说天然居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那么这便是昂首阔步的壮汉,不可比。”
有人吃吃笑道:“昂首阔步的壮汉,你想说谁呢?”
“哈哈哈哈!”
一群贵妇人大笑了起来。
可她们却在看着高阳。
“今日吃了长安食堂的饭菜,回家去怕是茶饭不思了。”
这话引发了共鸣,高阳心中欢喜,不禁想起了贾师傅。
贾师傅正在喝酒。
李大爷越发的觉得他有修道的天赋了,恨不能把他带回太史局里,随后每日研究学识之余,也研究一下道法。
几杯酒下肚,李淳风就开始了拉拢。
贾平安被他说的头痛,尿遁而去。
酒楼前,韩进在咆哮,“这是我家的炒菜,为何这里学了去?”
伙计淡淡的道:“你家的,你可喊的应?”
韩进嗅嗅,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不禁心如刀绞,“这便是天然居独家的炒菜,就算是公主也不能剽窃了去!”
这话难听。
但也说明了韩进的绝望。
人一绝望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周围的路人商家都在看热闹,有人低声道:“高阳公主剽窃别人家的炒菜,苦主是天然居的掌柜韩进,传出去。”
二楼的窗户打开,那些来赴宴的权贵趴在窗户上往下看热闹。
巴陵笑道:“高阳你这个……不该啊!咱们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剽窃,丢人。”
高阳只是冷笑,然后蹦出一句话,“没见过世面的井中之蛙。”
巴陵面色一变,怒道:“你说什么?”
高阳淡淡的道:“说你乃是井中之蛙。”
韩进在那里哭诉,正引得众人同情时,贾平安出来了。
“你说……炒菜是你家的?”贾平安问道。
韩进的脸瞬间变了,从涨红再变到惨白,然后躬身,转身就走。
“哎哎哎!你这怎么走了?”
众人不解,有人说道:“难道是怕贾参军的威胁?”
贾平安笑了笑,听到楼上有动静,就出来往上看。
“你看看那人在哭诉……”
巴陵的脑袋从窗户探出来,然后……
“人呢?”
她只看了笑吟吟的贾师傅,韩进人影全无。
晚些,贾平安上楼。
正好房门打开,已经恢复雍容华贵模样的巴陵走了出来,含笑道:“今日的菜极好,高阳你费心了,只是宫中的皇帝却吃不着这等美味,奈何……”
高阳想骂一句贱人,但却忍住了,“你还没吃好?”
“吃好了。”巴陵笑眯眯的看着贾平安。
“好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巴陵怒,回身想呵斥,可当看到高阳右手垂下时,竟然忍了。
再哔哔,高阳的小皮鞭就来了。
“这不是贾参军吗?”巴陵也不戴羃䍦,看着徐娘半老,颇有韵味。
“见过公主。”贾平安拱手,准备过去寻李大爷。
“小贾!”
高阳甩开了巴陵,过来低声道:“那么多菜,这生意怕是要不得了了。”
“那就多挣钱。”贾平安最近也有些囊中羞涩,加之养了几个仆役,两兄弟的月收入压根不敷使用,只能开源了。
“你怎地会这么多?”高阳抬头看着他,眼中多了崇拜之色。
我也不知道啊!难道我能说自己能弄两桌好菜?
贾平安淡淡的道:“会就会了,哪有那么多缘故。”
高阳捂嘴笑,“就算是不做官,你也依旧能成为富家翁,比那些靠着门荫的强多了。还有……我觉得着不妥。”
“为何不妥?”
贾平安看了巴陵一眼,觉得这个娘们怕是会引发表兄的兴趣。
大屁股,这是老贾家的终极追求。
高阳幽幽的道:“有这个炒菜的本事,你自家开酒楼就能挣大钱,为何要与我合伙?难道……”
这娘们的眼中又多了水汪汪,贾师傅心中一抖,开始硬化……
“想哪去了?某很懒,不想管这些事,如今丢给你,某每月收钱就是了,多惬意。”
贾平安看着她,认真的低声道:“挣钱,花钱,享受,就这样,只是莫要去掺和那些政事,明白吗?”
高阳不禁点头,“我知晓了。”
巴陵在后面,从未见过高阳这般小儿女态,心中不禁一震。
贾平安很是欣慰,觉得能拉了高阳走出死局,那种成就感莫名爆棚。
他伸手……
巴陵捂嘴,心想他竟然敢伸手去摸高阳,按照高阳的性子,怕不是要一鞭子抽去。
那只手在高阳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如此就好,某先回去了。”
贾平安心情轻松之极,进来房间之后,没看到高阳久久站在原地。
巴陵急匆匆的回到家中,寻了柴令武。
“我先前去了高阳的酒楼,发现一事。”她跪坐在那里,面色凝重。
柴令武哂然一笑,“能有何事?莫不是酒菜不好?”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瘦削的脸上全是谑笑。
“此事不容小觑!”巴陵微微皱眉,精致的脸上多了恼怒,“我发现高阳对那个扫把星言听计从……”
嗯?
柴令武坐直了身体,浓眉皱起,“果真如此?”
他在想那个少年。
巴陵点头,“我亲眼所见高阳就和小女娃似的,仰头看着那扫把星的眼中全是崇拜之色……郎君,我从未见过高阳用这等目光看过谁……”
以前在宫中时,先帝忙碌,父女之间见一面也是急匆匆的,唯一能得了宠爱的就是高阳。
可即便如此,叛逆的高阳依旧觉得没有谁能让自己低头。这样的性格导致了她出宫后处处碰壁,越发的焦躁了。
“如今的高阳看着多了沉稳,也多了女人味。”巴陵捂额道:“我如今才知晓,为何百般撺掇,高阳依旧无动于衷,就是因为那个扫把星!”
柴令武用手指头敲击着案几,那眉头皱的很紧,能看到眉心的两条深刻竖纹。
良久,他抬头道:“果然如此……那便能解释高阳最近的变化了。那个扫把星……”
他微微一笑,可却能看到煞气。
“他坏了某的好事!”
巴陵起身过去坐下,依靠着他,柔声道:“知道了就好,以后自然知晓如何对付高阳。”
但想到高阳今日看向贾平安的眼神,巴陵依旧觉得……有种莫名的酸意,“她都二十多了,依旧和孩子般的崇拜那个少年,我看了真想笑。”
柴令武起身,“某去寻人筹谋一番。”
身边一空,巴陵很不适应,那种空虚感直至柴令武出去,这才好了些。
她莫名的又想到了高阳的那种眼神。
那是她深信不疑的依靠,为此觉得心安。是了,只有心安才能让一个女人露出那种毫无防备的微笑。
那一刻的高阳,让我羡慕不已!
可我的依靠在哪?
……
为盟主‘北地风吹江南雪’加更,谢谢雨姐。
为盟主‘lybanana’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