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d4z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魔邪之主 起點-第八百二十四章 任務閲讀-vjono

魔邪之主
小說推薦魔邪之主
咕噜!
伊梅尔曼吞咽了一口口水,身体僵硬,一滴冷汗顺着他卷青的头发流下。
晨星巫师!这家伙竟然是晨星巫师!
他心中带着一丝惶恐咆哮着,他本以为自己应该隐藏得很好,即使是这些自大骄傲的三级巫师也被他玩弄于鼓掌中,但他没想到奥古都斯竟然是晨星巫师。
自己这点小伎俩能不能隐瞒过晨星巫师,他根本不用考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月生活动了一下脖子,目光轻轻瞥了一下伊梅尔曼,让本来身体僵硬的他心头更是一冷。
“奥古都斯大人,我……”
不过伊梅尔曼不愧是逃亡多年的老黑巫,他强作镇静,心里抱有一丝侥幸看着月生开口就要解释,但被月生抬手打断。
“好了,伊梅尔曼,奥古都斯大爷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不过没想到你竟然还抱有这样的小心思,现在,我允许你先跑十秒。”
“1……”
听到月生开始数数,伊梅尔曼瞳孔猛缩,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和多解释,直接施展飞行术和急行术嗖的一声向着远方窜去。
“十!”
嘭!
月生身体消失在原地,在地面留下一个大坑,然后瞬间出现在伊梅尔曼头顶,右腿高抬,狠狠踩下。
轰!
伊梅尔曼的几根骨头以更快的速度砸向地面,至于血肉和内脏,已经爆成一团血雾。
月生落在地上,随意用周边的草地擦了擦脚上的血迹。
就算月生的脑子并不精于算计,但当伊梅尔曼带着黑巫联盟的人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伊梅尔曼的打算。
伊梅尔曼准备摆脱他的控制,想要通过黑巫联盟对他施压,之后获得和他平等合作甚至是以自己为主导的关系。
“但是你要知道,这种关系最重要的是要有平等的实力。”
月生来的黑巫联盟那个三级巫师的尸体旁边,“可惜了,一个三级巫师连我一拳都挡不住,本来还想留着活口搜魂了解了解黑巫联盟的。”
月生建起两人的空间袋,有些遗憾。
……
黑巫联盟。
“怎么回事?塔奥的气息突然熄灭了?”
一个正在向一个烧杯加着一根触须的枯瘦黑袍老巫师身体突然一顿,然后他手上的烧杯陡然膨胀变大,一股能量波动,然后瞬间爆炸。
枯瘦老巫师眉头轻轻一皱,然后右手轻轻一翻,一只灰黑的大手将他右手包裹,握住烧杯。
嘭!
烧杯在他右手中爆炸,让整个实验室为之一震。
“老师,怎么了?”
在枯瘦老巫师身旁当助手的二级巫师抬头看着枯瘦老巫师,狂冒冷汗,要知道刚才的爆炸可是相当于一个三级巫术,还是破坏性的那种,如果不是枯瘦老巫师反应及时,他肯定已经变成灰烬了。
“塔奥死了!”枯瘦老巫师眼中散发出一股凶光。
“塔奥大人死了?怎么会?他可是三级巫师巅峰,除非是是晨星出手……”
这个二级巫师顿时顿住,眼睛渐渐放大,“老师,难道真的……”
“能够让塔奥连半点消息都传不出来,肯定是有晨星出手了,我记得他之前给我报备,说要去乌蛇会见个来自北洋海岸那边的成员,难道是乌蛇会那群家伙发现了什么?”
枯瘦老巫师眯起眼睛,对于塔奥的死他并不太放在心上,他真正担心的是乌蛇会发现了黑巫联盟的计划,正确的来说是担心乌蛇会后面的阴影王座察觉到。
要是这样,他身为这片地区的负责人,一旦没有处理好这件事,后续肯定会到惩罚。
“应该不会,之前提供给秘术协会血脉逆转大阵的时候我并没有暴露身份,七个祭坛也被设置在隐秘的地方,有着五级辉月巫师设置隐匿阵法,仅仅凭乌蛇会和秘术协会的巫师肯定察觉不到。”
枯瘦老巫师脑袋计算飞快,想尽一些最大的可能。
“还是先等一等,忍耐一些,这片地区的七个祭坛灵魂差不多快要足够了,只要等待秘术协会和乌蛇会再爆发几场战斗,死一些巫师就行了,说不定杀死塔奥的人就是要引我出现,哼哼,这点小伎俩,想要骗到我还嫩了点。”
枯瘦老巫师默默想到,他能够成为黑巫联盟在这片区域的负责人就是出于他的谨慎。
对黑巫联盟来说,要完成召唤妖精世界的计划实力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谨慎,要收集道足够多的灵魂,打开妖精世界进入这个世界的大门。
……
“阿秋!”
月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是谁在念叨我?”
他扭了扭脖子,有些疑惑,以他的体魄当然不会怀疑自己是感冒了。
可惜月生并不精于推演,在巫师世界也没有学习关于预言类的巫师。
“算了,果然,主世界已经靠近巫师世界里,我能够感受到深藏在体内的葬送之力已经开始活跃了起来,只要主世界彻底降临我就应该可以恢复实力了。”
月生感受了一下体内隐隐散发暗红光芒的葬字,暗自嘀咕道,他已经感受到自己本来的身体在距离自己不远处了,就在巫师世界的外面。
“奥古都斯,我们得到消息,秘术协会在榆木森林也设置有一处血脉逆转大阵节点,现在你和我一起捣毁它。”
乌蛇会中,文德尔皱着眉头看着有些发呆的月生,对于眼前这个新加入乌蛇会第三院的三级巅峰巫师,他心里极为不舒服,总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经过他的调查,他可是知道月生的年龄竟然比他还小,这怎么可能?
“就靠这次机会除掉他吧!不然等秘术协会的事情平定了,院长说不定就会将一部分资源倾斜给他了。”
文德尔心中暗暗下想到,对于术士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纯化血脉的资源,这种资源别说在第三院,就算是整个乌蛇会也是极为有限的,一般只供给给晨星种子,让其有更大的几率冲击晨星。
一旦第三院的资源被分割出去一部分,他冲击晨星的概率可就要小一分了。
月生点了点头,对于文德尔刚才说了什么他完全没听。
没有晋升晨星之前,文德尔或许对他还有那么一点威胁,但现在对他来说,一只蚂蚁是怎么想的,他并没有心思去了解。
他现在只想知道该怎么样将自家主世界放进来。
“文德尔,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现在可是战争时期,要是你敢对自己人动心思,就算你是晨星种子,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拉德带着警告的口吻道。
“哼!拉德,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再来关系别人吧!这次认为是院长亲自吩咐下来的,可不是我的意愿。”文德尔冷讥热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