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5wm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愛下-第784章 發現閲讀-5mq1i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赵明就站在旁边,隐约听到了一些,“彬哥,怎么了?”
韩彬想了想,“去把宋博辉的笔录拿过来。”
赵明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还是麻溜的跑去将桌子上的笔录文件拿给韩彬。
李辉做笔录的时候,韩彬一直在旁听,对笔录的内容并不陌生,他也不是为了看笔录的内容,而是将目光望向了笔录下方的指纹,“宋博辉为什么没有摁指纹印,而是摁的掌纹。”
讯问笔录通常需要用右手食指,在没有的情况下会采集掌纹。
李辉走了过来,“这个我知道,他右手食指受伤了,就采集的掌纹。”
韩彬反问,“你确定他的手指受伤了?”
李辉回忆了一下,“我是没看见,不过缠着绷带呢。彬子,怎么了?”
韩彬没有说话,掐着额头,回想刚才的情景。
宋博辉刚进来的时候,他也没看出对方有什么异常,但是等宋博辉离开的时候,韩彬目送他走出办公室,却发现他的走路的姿势、步伐跟上次明显不同。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走路的姿势和步伐也一样。
韩彬见过宋博辉两次,但这两次走路的姿势完全像是两个人。
“你们有没有觉得宋博辉的声音跟上次有些不同?”
李辉下意识的答道,“宋博辉感冒了,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声音肯定会有些变化。你到底发现什么了?”
韩彬道,“我怀疑刚才那个人不是宋博辉!”
李辉没想到韩彬会这般说,“这怎么可能?”
韩彬下这个结论,并非张口就来,而是认真思考过的。
宋博辉的走路姿势和步伐引起了他的怀疑,当然万事没有绝对,韩彬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他’不是宋博辉,跟走路姿势比起来,指纹显然更有说服力。
所以韩彬才会查看宋博辉在审讯资料上的指纹,更巧的事宋博辉的手指居然受伤了,这一次留下的是掌纹,也就没办法进行比对了。
综合来看宋博辉很可疑。
韩彬将自己对宋博辉走路姿势的分析告诉了李辉等人。
李辉摸着下巴想了想,“宋博辉一直在京城照顾生病的母亲,会不会是因为这段时间比较累,身体的状况不太好,所以跟以前的走路姿势不大一样。”
韩彬点点头,“人的身体状态不同,步伐或许会略有变化,比如人的身体比较疲惫,走路的姿势也会比较慵懒,但是,变化不会像这般大。”
“而且宋博辉不光是走路姿态的问题,他的声音也有些异常。”
田丽道,“会不会还是因为感冒?”
韩彬反问,“你不觉得他的感冒和手指受伤凑在一起有些巧?”
李辉露出赞同的神色,“还真是太巧了,声音和指纹都是能判定一个人的标准。现在他的指纹受伤了,只留下了掌纹,让咱们无从辨别。”
“而宋博辉的声音有些异常,不熟悉的人也很难听出来,就算熟人听出来了,他也可以说是感冒闹嗓子。韩队的怀疑有一定的道理。”
赵明提出了质疑,“可是咱们都见过宋博辉,明明就是一个人呀,没看出有什么不同。”
包星靠在桌子上,猜测,“会不会是长得比较像?”
“那长得也太像了一点吧。”赵明摇了摇头,还是觉得有些不大可能。
韩彬接过话茬,“要说长得像的人不是没有,每个几十年,都会有容貌很像的人。但既要长得像,年龄也相近,那可就不多见了。除非……他们是双胞胎。”
田丽语气笃定,“不可能,宋博晨一家的情况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宋景山只有宋博辉、宋博霞、宋博晨三个孩子,没听说有其他孩子。”
包星问道,“宋博辉是不是领养的?”
田丽耸了耸肩膀,“不是。领养肯定会有记录的。”
赵明道,“要我说,咱们直接把宋博辉叫回来,重新询问一下不就得了,何必在这瞎猜。”
李辉望向一旁的韩彬,“韩队,你怎么看?”
韩彬指了指桌子上的笔录,“宋博辉已经有意识的掩盖自己的身份识别信息了,如果他右手食指指纹真的被破坏了,短时间内咱们也很难证明,他是否是宋博辉。”
“给宋景山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李辉下意识的说,“对呀,儿子是不是亲生的,当爹的肯定知道。”
赵明小声嘀咕,“这也不一定。”
李辉瞪了他一眼,“那怎么办?宋景山的老婆在京城住院,我还大老远的把人家接回来问?”
“我就是这么一说,我去打电话联系宋景山。”赵明讪笑了一声,麻溜的跑到了一边。
韩彬道,“李辉。”
“咋了?”
“宋博辉应该没走太远,你带两个人跟上去,24小时盯死了,别让他再溜了。”
想到潜逃的张莉,李辉用力的点了点头,“明白了。”
李辉离开后,韩彬陷入了思索。
如果宋博辉是假的,这个假冒宋博辉的人又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真正的宋博辉在哪?
宋博辉是有杀害宋博晨的嫌疑的,之前警方排除他的嫌疑,是因为他有不在场证明。
但如果真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宋博辉的不在场证明就要打个问号。
……
一个小时后,宋景山匆忙赶到了玉华分局,气喘吁吁的打开办公室的门,“警察同志,是不是抓到凶手了?”
韩彬请对方坐下,“宋先生,您先别急,我慢慢给您说,田丽,给宋先生倒杯水。”
宋景山喘了口气,“韩队长,我大儿子回来了,他应该来做过笔录了吧。”
“是的,宋博辉早上来做过笔录。”韩彬应了一声,接着问道,“您一共有几个孩子?”
“三个。”
“宋博辉、宋博霞、宋博晨?”
“是,怎么了?”
“您确定没有其他子女?”
“这我能骗你嘛。”
“宋博辉这次从京城回来后,您有没有见过他?”
“见过,昨晚他去看过我,这孩子瘦了不少,这些天为了照顾他妈,把自己累得不轻。我看了也心疼。让他休息两天,他不听。说还有公司的一摊事要忙,让我在家里休息。”宋景山谈起大儿子,难得露出了一抹欣慰。
韩彬不想直接打击对方,换了一种方式试探,“我今天见到一个人,他和宋博辉长得很像,差点以为他们两个是亲兄弟,您真没有其他孩子了?”
宋景山脸色微变,支支吾吾道,“韩……韩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呀?”
“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像我刚才说的那样,遇到了一个跟宋博辉长相、年龄都很相似的人,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
宋景山沉默了片刻,“这和博晨的案子有关系吗?”
“当然,如果没有关系,我也不会过问您的私事,在这方面我希望您能如实回答,否则,可能会影响到警方的调查。”
“哎……”宋景山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头,“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真的不想再提了。博辉……并不是我和我爱人亲生的,是抱养的。”
田丽插嘴道,“既然是抱养的,为什么会有合法的出生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