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6zq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二百四十八章 帝國敗類(2)鑒賞-feu2a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乔骑在小白背上,絮絮叨叨的和司耿斯先生讨论着在司法大学附近租借,或者干脆购买一套豪宅的问题。
司法大学门口,那个青年放声大叫的时候,乔一下子愣住了。
‘帝国败类’?
这得道德败坏、品性恶劣到了何等境界,才能在‘败类’之前冠以‘帝国’的前缀?
然后,乔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恼怒的回头看了过去,就看到两个头戴毡帽,身穿击剑服的青年手持刺剑,一溜烟小跑的朝着自己这边奔了过来。
距离乔还有二十几尺远,两个青年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口袋里掏出了白手套,用力的砸向了乔。
其中一个青年力量没用好,白手套飞出了七八尺远,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而另外一个青年的手法很不错,白手套急速的打着旋儿,犹如一只灵巧的鸟儿,带着一丝破空声笔直的砸向了乔的脸庞。
乔一巴掌拍在了那白手套上,白色的手套就好像折翼的鸟儿,重重的坠落地面。
丢出手套的青年猛地拔出了刺剑,手腕一振,灵巧的抖了几个花俏的剑花。
乔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是宫廷剑技……
不愧是帝都,一个穿着不怎么样的青年,居然都能施展宫廷剑技。不过,和乔之前见过的,洛蒙德手中那种华丽却杀伤力巨大的宫廷剑技相比,眼前的这青年手中的刺剑,花俏有余,而杀伤力么……呵呵!
“懦夫!”青年手持刺剑,猛地向前逼近了两步,他朝着乔大声怒吼:“帝国败类乔·容·威图……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捡起我的手套,和我决斗吧!”
四周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大量手持刺剑,或者带着各色金属拳套,甚或拎着长弓、背着箭囊的青年不断的从天平街的两头冒了出来,迅速的朝着乔这边围了上来。
起码有一两百号青年面带悲愤,或者一脸狂热的撒腿狂奔,领先了后面的同伴老远一段距离。
他们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乔身边,然后百多支材质各异的白色手套就犹如雨点一样,不断向乔砸了过来。
“帝国败类乔·容·威图,和我决斗吧……”
“决斗,决斗,我才是你的决斗人,捡起我的手套……”
“用你的血,洗刷你给予我们的耻辱……”
“为马修复仇……该死的刽子手!”
青年们七嘴八舌的咆哮着,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异样的狂热,眸子里闪烁着扭曲的冲动。
是非对错,他们已经不关心了。
反正,面前的乔,是帝国败类。
第四大学的某些高年级学长已经隐隐漏风,如果他们能够‘狠狠的惩罚某位败类’,那么表现最出色的那些‘帝国精英’,又或者说表现得最出色的那些‘道德楷模’,他们将得到珍贵无比的‘留校任教’,或者‘进修高级研究生’的名额。
‘帝国败类’只有一个……但是闻风而动的竞争者数以千计!
数百支白色的手套落在了地上,将乔身边的街面变得白花花一片,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盯着乔,期盼着他能捡起某个幸运儿的手套,接受某个幸运儿的挑战。
密集的脚步声中,更多舞枪弄棒的青年围了上来。
他们都是第四大学各个院系的学生……他们当中好多人和马修素无交情,甚至他们当中很多人,平日里对堪称‘第四大学风云人物’的马修颇有腹诽之词,甚至他们还是对手,还是敌人。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借用马修的名义,给自己换取好处!
尤其是……除了‘留校任教’或者‘进修高级研究生’的珍贵名额,更有小道消息流出——第四大学的某位女神也许诺,如果谁能狠狠的教训一下‘帝国败类’,那么她愿意以身相许!
“我崇拜英雄……尤其崇拜那些敢于主持正义,为帝国铲除蠹虫、败类的英雄!”
据说,这是那位女神在某个私密场合,对自己闺蜜、密友们说的原话。
而那位女神,据说家族底蕴雄厚,有百万身家。
呵呵,名利兼收,人财两得,爱情事业双腾飞……
好些绷不住面皮,忍不住笑容,很是古怪的龇牙咧嘴强行忍笑的青年同时抽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白手套,将一支支白手套重重的丢向了乔。
于是,近千支白手套乱杂杂的飞起,又乱杂杂的落下,好些手套全都落在了众多热血青年的头顶、肩膀上。
“决斗,决斗!”
众多青年异口同声的呐喊着,他们纷纷挥动着手上的兵器。
乔茫然的看着四面八方目露狂热之色,面孔扭曲、面容可憎的青年们……这些家伙身上穿着的统一制式的黑色正装,胸口全都绣了帝都第四大学的校徽。
按照爱因斯坦的说法,这些人,可都是‘帝国精英’啊!
他们,可都是帝国花费大量财力、物力、人力,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精英人才!
啧,他们凭什么对自己喊打喊杀?
将一支落在小白脖颈上的手套轻轻一拂,让手套落在了地上,乔轻轻抚摸着手腕上微凉的护腕,沉声道:“我们什么怨,什么仇?你们所谓的决斗,准备做到什么程度?”
一名身材高大,手持一柄像模像样的帝国传统条顿双手斩马剑,看上去颇有几分威势的青年大踏步上前,一直逼近到了距离乔不到十尺的地方。
手中巴掌宽的斩马剑重重的往街面一刺,‘叮’的一声响,剑尖处溅起几点火星,长剑刺进了铺路的石板大概有一寸深。
四周目睹这一切的青年们,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又是惊骇又是恼怒的喧哗声。
“混蛋,马林,你出手了,可就没我们的机会了!”
“马林,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你不回去继承家业,为什么要和我们争?”
“该死的,你就不该来第四大学学习美术,你应该去帝都军事大学,和那些粗鲁的家伙去竞争!”
有人认识这个叫做马林的家伙,他们纷纷叫嚷起来。
马林带着几分矜持之色,低头看了看陷入石板一寸深的斩马剑,然后抬起头,傲然向乔勾了勾手指:“你谋杀了马修,还给他扣上了污名……这是对我们帝都第四大学的挑衅……来吧,决斗吧,只有鲜血才能洗刷你加于我们的耻辱!”
“你和我,必须有一个倒下!”马林傲然道:“我是马林·冯·史特劳……以史特劳家族之名,我向你提出正式的决斗申请!”
乔沉默不语。
牙、司耿斯先生、马科斯、兰木槿四人,也都沉默不语,同时用怜悯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马林。
斩马剑陷入石板一寸深,相对普通人来说,这是非常不得了的实力。
但是对于拥有怪物般实力和底蕴的乔来说……这简直就好像一头调皮的小奶狗,跑到了一头太古巨兽的面前撒尿挑衅!
“多年不见,帝都的年轻人,还是这么蠢啊!”马科斯低声嘟囔着,轻轻摇了摇头。
下一瞬间,马科斯猛地抬起头来,向着天平街东侧狠狠的看了一眼。
兰木槿也向那边望了过去,他双手缓缓揣在袖子里,然后眯了眯眼。
马林看到乔沉默不语,他的笑容越发炽烈,他松开双手,任凭斩马剑就这么笔挺的插在石板上,然后上前了一步,提高了声音,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乔·容·威图,你拥有‘容’的中名,你……难道要让你的家族蒙羞么?”
“拒绝决斗?你还是一个帝国贵族么?”
“不过,我能理解……你毕竟来自一个乡下小地方,呵呵,因为幸运,你的家族暴发了一笔,然后用某些卑劣的手段,你的家族得到了帝国的封爵!”
“让我想想,你的家族得到封爵的原因是什么?”
“嗯,或许,你的母亲和某位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马林笑得很卑劣,他的话很恶毒,他直接将攻击目标从乔,转移到了莉雅身上。
乔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唰’的一下腾空而起,犹如一只肥胖的跳蚤,用在场的绝大多数人根本看不清的速度,一下就跳到了离地数百尺的高空。
‘唰’,乔笔直的跳上高空,然后他手上的护腕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精妙绝伦的甲片犹如流水一样喷出,迅速包裹了他的两条手臂,同时将他的两只衣袖变成了碎布。
乔的眸子里绯红色的幽光闪烁,泰坦之拳的‘体感重量’,即刻达到了乔如今的力量极限——六百八十万磅!
这就等同于一座六百八十万磅重的小山,从离地数百尺的高空笔直坠落。
一声巨响,地面重重的颤抖了一下。
司法大学门前的大街,被乔硬生生砸出了一个直径二十几尺,深达七八尺的大坑。
无数放射状的裂痕从大坑的边缘向四周扩散,最远的裂痕已经扩散出了近百尺。大街上,大片石板被巨大的震动震得崩裂、错乱……
大片的哀嚎声响起,距离乔最近的数十名青年正踏在崩裂的街面上。
石板崩碎传来的巨大力道,将这些青年的脚踝骨和小腿腿骨,甚至是大腿骨、盆骨全都震碎。
他们嘶声惨嚎着,身不由己的摔倒在地,然后歇斯底里的哭喊起来。
马林同样倒在了地上,他距离乔最近,他下半身所有的骨头都被震得寸寸碎裂……
他哭喊着,同时一股浓浓的尿骚味从他身上不断的飘了出来。
“哈,帝国败类?”乔双臂一震,泰坦之拳重新化为两枚护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