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d5h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超神寵獸店 線上看-第六百十四章 羈絆……迴歸(8700字中章)展示-mw3vq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
“该死!”
苏平看见眼前的世界在扭曲,与此同时,刺骨的疼痛从他身体各处传来,低头一看,他身上赫然冒出许多黑色虫子,在啃咬他的全身。
幻术?
苏平能感觉到,这是精神攻击,并非真实,但他却不知该如何破解。
嗡!
就在这时,忽然间一道梵音般的金光冒出,苏平感觉整个脑海一震,下一刻,浑身的疼痛犹如邪魔般,被驱散开来,那真实的痛感,恍惚如错觉。
而在苏平眼前扭曲的世界,也转眼恢复正常。
但在恢复的刹那,他就看到血眼青年瞬杀到黑暗龙犬面前,它的手掌蓦然巨大化,五指扭曲,掌心出现一张极骇人的怪嘴,要将黑暗龙犬吞下!
“滚!!”
苏平怒吼一声,剑光纵横而出,浑身凝聚的神魔力量倾注这一剑中。
空间被斩断,剑光暴斩在血眼青年的掌心怪嘴上。
血眼青年瞳孔一缩,惊骇道:“不可能!”
他猝不及防,掌心怪嘴无法躲避,直接朝苏平的剑刃凶悍咬来。
咔嚓!
怪嘴的利齿被斩断,嘴巴划出一道极长的深口,从伤口边缘有空间裂痕出现,要将它卷入,但这裂痕刚出现,就被血眼青年聚拢。
嗖!
血眼青年转瞬退出数百米,脸色阴沉地看着苏平。
在苏平的胸膛处,浮现出一尊金色的小杯子。
这杯子像古人用的金樽,滴溜溜旋转,一道道金光从上面流露出来。
苏平感觉到暖暖的力量涌入身体,低头一看,立刻认出这金樽是星空老龙传承给他的秘宝之一。
是诸多秘宝里,最为有用的几件。
没想到这是一件精神类的秘宝,能够驱散精神攻击。
“不枉费得到你的传承了,老龙王。”
苏平心中暗道。
若非这金樽,他现在只怕是凶多吉少。
“醒来!”
苏平低喝一声,一掌拍在黑暗龙犬的背上。
黑暗龙犬身体一颤,眼中的呆滞转瞬清醒,它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赤红的双眸越发愤怒,它冲出来,是为了保护苏平,刚刚却险些出大事。
它低啸一声,浑身利爪暴涨,散发出一股极强烈的龙兽气息。
咔嚓!
周围的空气在迅速降温,逐渐凝结。
黑暗龙犬浑身弥漫出可怕的寒气,这是大衍真龙一族的传承技,深渊零度!
大衍真龙能掌控自然能量,各系元素都能兼容,巧妙运用,这也是为什么黑暗龙犬继承大衍真龙血脉不久,就能迅速领悟出上百道各系的王级防御技能的原因。
虽然它原本也能掌握各系技能,但都是封号级,是凭借苏平一次次锻炼,在生死边缘压榨出来的。
而王级技能的复杂程度就高多了。
它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领悟出这么多,就是因为大衍真龙一族血脉的包容性。
而大衍真龙一族最主要的,是水和火,划分两种血脉资质,黑暗龙犬所继承的老龙王,便是天生属性偏近水源,是大衍真龙水源族。
“嗯?”
血眼青年看到周围迅速冻结的空气,它的眼珠能锁定到极微小的尘埃,连分子都能看到,此刻它便看见空气中的水分,在迅速分岔滋长,在冻结成冰!
除了水分外,它发现连更深层,更微小的空间流质,都受到这寒冰的影响,竟有冻结的迹象!
“想冻结空间?”
血眼青年脸色阴沉,这头战宠的资质超乎它的想象,明明只是瀚海境,对空间奥义也理解浅薄,结果却能凭借技能,硬生生干扰到空间,这技能绝对是极其可怕的顶尖技能!
“星空级的血脉,果然不同凡响!”
它深吸了口气,眼中露出残忍之色,浑身的毛孔中涌出暗黑色流质,像黏稠的水液般,覆盖它的身体,形成一块块黑色斑点。
它先前异化的手臂,也恢复如原,但掌心却有一道极深的剑痕,血流不止。
它舔舐了一下掌心的鲜血,额头上的四颗眼珠在胡乱转动,像是变得极度兴奋起来。
嘭!嘭!
如豆子暴跳般的声音响起,在它的脸颊,颈脖等处,肌肤裂开,从里面睁开一颗颗血红的眼瞳。
转眼间,它身上有数十颗眼珠,浑身的气势也比先前强烈数倍!
“小心!”
苏平脸色微变,迅速抬手,给黑暗龙犬释放出几道战宠师的增幅技能,与此同时,他让小骷髅汲取周围虚空中的亡灵能量,转化给他,同时他再将自己体内的能量,倾注到黑暗龙犬身上。
论防御的话,黑暗龙犬绝对是最强。
小骷髅虽然近乎不死,但主要是因为自身的特质,而这种特质无法转移到他这位主人身上。
但黑暗龙犬的众多防御技能,却可以施加。
“牵制住他,我找出路!”
苏平传念给黑暗龙犬。
他目光四处扫动,先前他的逃跑路线,并非是仓惶逃窜,毫无规划,而是沿着出口跑。
这出口却不是冰狱世界的出口,那里距离他们太远了,要赶路的话,至少得半天时间!
他是朝距离最近的一个出口跑,这出口外面是什么世界,他也不清楚。
但此刻距离那出口,至少五分钟的路程!
这五分钟,还是算他用尽全力,不停瞬闪才能办到。
但想要牵制住这千目罗刹兽,五分钟却是极度漫长和可怕的一件事。
黑暗龙犬听到苏平的话,眼神越发凶狠尖锐,除了释放深渊零度之外,一道道防御技能也被它释放而出。
风神的簇拥!
冰霜女神的拥抱!
烈焰女神的裙摆!
一道道防御技能将苏平包围,这些技能的范围极大,但此刻都被压缩到苏平一人身上,在苏平背后有青色的风神虚影,身上燃烧出烈焰裙摆,全身皮肤上覆盖着寒冰,此外还有暗黑色的甲胄,这是恶魔系的防御技能。
十几道防御技能,将苏平打造得犹如铁通,就算是面对数百上千的导弹轰炸,都能毫发无伤!
“吼!”
黑暗龙犬咆哮一声,先前快速蔓延的寒冰,骤然炸裂,将整个回廊封锁!
空间冻结,岩壁和四处结冰,冰如剑刃。
血眼青年被冻得一动不动。
“跑!”
苏平看到这空隙,急忙道。
嗖!
他直接转身瞬闪而去。
但就在他第一个瞬闪结束时,陡然间,碎裂声响起。
与此同时,一道血影如光,横移到他面前,苏平匆忙抬手,嗡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撞在修罗神剑上,携带的巨力,将苏平狠狠撞回到地上。
地面巨震,苏平从土坑中站起,浑身却毫发无伤,连震伤都没有。
但他身体表面的防御技能,破裂了三道!
这三道,都是被震碎的!
“我说了,你们跑不掉。”
半空中,血眼青年俯视着苏平,此刻的他,浑身冒着血色的火焰,他嘲弄地望着地上的苏平和黑暗龙犬,“要是你们成为跟我相同的境界,也许我还会忌惮几分,哦不,也许你们能成为虚洞境,就足够让我觉得棘手了。”
“但可惜,修为是你们的致命伤,境界的压制,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可以让你们无视的!”
苏平脸色难看。
他知道这妖兽说的没错。
虽然他最近修为急速飙升,但终究只是封号级,对战最弱的天命境,也许有一战之力,但这千目罗刹兽绝非寻常天命境,甚至有可能接近顶尖和极限。
吼!
黑暗龙犬从旁边冲了过来,龇牙咧嘴地看着血眼青年。
血眼青年瞥了它一眼,“堂堂星空级的后裔,却屈身在这爬虫身下,可悲可怜,先给我滚一边去,等会儿再慢慢来解决你!”
对没有掌握空间瞬移的黑暗龙犬,它并不急着杀。
相反,苏平更棘手,一不留神就容易溜掉。
等解决苏平,就凭这黑暗龙犬连瞬移都没掌握,它要杀它,就像闲庭信步的大人虐杀一个新生的婴儿,轻松无比。
防御技能再多又如何?
再硬的龟壳,终究只能挨打!
没有攻击能力,就永远没有反击的希望!
在劣势的情况下,防御的确能保命,但想要脱身和取胜,只有靠攻击来找出那一线破绽,一击必杀,一味的防御,就彻底毫无希望了。
似乎听懂了血眼青年的话,黑暗龙犬发出怒吼,像在辩驳。
血眼青年嗤笑一声,目光直接跳过它,看向苏平。
“来!”
血眼青年一字念出。
嗖!
苏平视线一转,陡然发现,血眼青年竟出现在他面前。
嘭!
他反应极快,瞬间出手攻击而去,心中却不免惊骇,因为他发现,不是对方瞬闪到他面前的,而是他自己跑到了对方面前。
空间转移!
对方直接将他站着的空间,连带他一同转移了!
“这把兵器不错,可惜,你不配用。”血眼青年闪电般出手,抓住了苏平的手腕,想要抢夺这柄神剑。
他早就看出这神剑不凡,虽然上面蕴含的能量浅薄,但锋利无比,而且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那是他追求的星空级所伴随的法则味道。
但这神剑显然是残次品,或是变残了,并没有法则的力量。
否则现在的局势就要转变过来了。
“滚!”
苏平怒吼一声,手臂猛然震荡。
力量增幅,神力全开!
轰地一声,他手臂上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将血眼青年的手爪直接震开,同时另一只手狠狠砸向他的脑袋。
血眼青年反应极快,抬手想捏住苏平另一只拳头,但刚捏住,就瞳孔一缩,因为苏平拳头上爆发出的力量,超出它的想象。
嘭地一声,它的手掌被苏平的拳头顶着,直接砸在了它的脸上。
血眼青年的身体倒退出数十米,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眼神变得狰狞凶戾起来。
难看!
堂堂天命境,居然被它眼中的爬虫给揍了!
而且还是它主动摄取对方过来揍了它!
“给我死!!”
血眼青年爆发怒吼,虚空中血莲绽放,一只只血瞳浮现,血瞳中照射出的光芒,锁定在苏平身上。
苏平胸口前的金樽不停旋转,散发出金光抵挡,但被血瞳上的光芒逐渐腐蚀。
嘭!
血眼青年撕裂空间,瞬杀到苏平面前,就在苏平抬手格挡的同时,它浑身血目怒睁!
苏平身体一僵,下一刻,利爪直接撕在他脸上,要将他脑袋拧下来。
但他脸上和颈脖处的白骨迅速覆盖,抵挡住了这道攻击,身上施加的诸多防御技能,也层层破裂。
地面上,黑暗龙犬爆发怒吼,再次释放出一道道防御技能覆盖苏平。
血眼青年如疯狂般,追着苏平不停攻击,空间震荡,异象浮现,每一次攻击都造成恐怖的伤害。
苏平每一次要格挡时,身体都会莫名停顿一下,他的思维陷入刹那的混乱。
“该死!”
苏平心中愤怒和焦虑。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挨揍,要不是小骷髅和黑暗龙犬的帮助,他已经死了几十次。
就这样挨打到撑不住为止?
苏平咬紧牙,忽然想到在培育世界的锻炼,以及他的剑道师傅,暝对他的一些教导。
剑。
永存于心。
心即是剑,剑即是人!
苏平忽然闭上了眼。
他想到了在一处处险恶的环境中生死搏杀锻炼的事。
既然大脑的思考不管用了,那就交给身体吧!
“死!!”
血眼青年越攻击越疯狂,但就在这时,陡然间,苏平手里的神剑没有停顿,而是极其诡异地斩向了它的颈脖。
那一道剑光,让攻击得疯狂的血眼青年瞬间冷却下来,浑身毛孔都张开。
嘭!
它肩膀处猛然凸出一道肉壁,想要抵挡,但肉壁转瞬破碎,剑刃直接斩在了它的颈脖上,但斩在一半,却卡住了。
它急忙抓住剑刃,将其甩开。
鲜血飙射,它的颈脖被斩开一半,血流不止。
但很快,那伤口处血肉蠕动,将伤口缝合。
血眼青年惊怒地看着眼前闭眼的苏平,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能感觉到,苏平没有挣脱它的技能,但苏平的身体却自己动了!
不经大脑思考就行动了,而且攻击还是如此刁钻,一出手就是致命攻击!
此刻,苏平也睁开了眼,他望着被逼退的血眼青年,当看到它颈脖处愈合的伤口时,脸色略沉,看来还是差了一点。
不经思考?
他刚的确没有思考。
在培育世界无数次的战斗,他的身体已经学会了本能战斗。
“你真的激怒我了。”
血眼青年咬着牙,脸色狰狞得可怕。
它的攻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苏平瓦解,这让它难堪和愤怒到极点。
它浑身的黑色斑点,涌入到血瞳中。
刹那间,血红的眼瞳中出现黑色的圆点。
苏平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浓烈的修罗之气!
没错,是修罗!
亡灵生物中的贵族!
苏平脸色凝重,先前的机会没能把握住,将对方直接斩首,接下来更难了。
“结束了。”
血眼青年的声音都变得沙哑,刹那间,周围的世界变得漆黑,从漆黑的世界中蓦然有一道狰狞的巨爪伸出,拍向苏平。
这巨爪狰狞无比,是修罗族的手掌!
苏平迅速抬剑格挡,但抬剑的刹那,巨爪已经将苏平的身体拍到了地上。
太快了!
苏平还没来得及站起,巨爪狠狠拍下,将苏平压在了地上。
咔咔!
苏平体外的白骨出现裂痕,在破碎。
破碎的白骨裂痕,在缓慢愈合,但还没愈合多少,随着巨爪的加大力量,裂痕迅速扩张得更大了。
苏平咬紧牙,浑身力量都倾注到小骷髅身上。
白骨上的裂痕愈合速度在加快,勉强抵挡住了巨爪的攻击。
但就在这时,血眼青年的身影从天而降,通过巨爪的间隙,狠狠一脚踩在苏平的胸膛上。
骨骼破碎得更厉害了!
苏平感觉得到,小骷髅快要抵挡不住了。
真的,到此为止了么?
苏平想到了画卷里的苏凌玥,李元丰,还有在他空间里的炼狱烛龙兽,紫青牯蟒,以及外面的二狗子。
他不能倒下!
可是……
力量差距真的太大了!
“我把他们,都交给你了。”
苏平很快做出了决定,在这危急关头,时间容不得他多思考。
眼前这样的情况,苏平看不到任何希望。
既然必死,他至少要保住一些人。
苏平意念涌动,要将黑暗龙犬召唤到宠兽空间。
这样等他死后,宠兽空间会在他死去附近的任意角落打开,这“附近”的范围很广,有一个大洲的面积,有极大概率会随机到地表之上,那样也算让黑暗龙犬和紫青牯蟒它们脱身了。
至于小骷髅,它必须替他拿着画卷离开。
这千目罗刹兽虽强,但想要杀死小骷髅还是很难的。
收到苏平的意念,苏平身上的白骨依然在顽强的坚持,但随着施加的力量不断增大,破裂的痕迹也在不停扩大,早已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痕!
这裂痕多到让密集恐惧症的人头皮发麻,但在如此多的裂痕之下,这白骨竟奇迹般的,依然没有彻底碎裂!
是什么,让它坚持到最后?
苏平感觉脑海中,传递来一道微弱懵懂的意念。
那意念中带着眷恋和不舍。
下一刻,在苏平的背后,陡然间浮现出伟岸骷髅王的虚影。
这虚影巨大无比,端坐在白骨王座上,俯瞰王座下的皑皑白骨和整个天下!
吼!!
这骷髅王蓦然站起,向前爆发出一道疯狂无比的咆哮!
这咆哮惊天动地,竟将周围的暗黑完全驱散。
这黑暗像幕帘般,从苏平背后硬生生褪去!
随着黑暗退散,露出了外面的深渊回廊,黑暗龙犬看到苏平,急忙冲了过来。
但下一刻,苏平的身体却径直飞出,抛向了黑暗龙犬,跌落在它身侧的毛发上。
那尖锐的毛发刹那间柔软,将苏平轻轻接住。
但此刻的苏平,浑身是血,皮肤上都有裂痕,而他身体之外,却没有白骨了!
白骨……依然在那巨爪之下,在那血眼青年的脚底践踏之下!
苏平看到黑暗龙犬,但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以及身体之外那股力量的消失,他转头,望着血眼青年脚下的白骨。
那密布裂痕的白骨,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他被甩了出来!
显然,这是小骷髅做的。
嘭!
没了跟他合体的力量支撑,在苏平看过去的刹那,白骨破碎开来,被一脚践踏成骨渣!
苏平瞳孔紧缩。
黑暗龙犬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爆发出嘶吼。
它虽然经常跟小骷髅嬉闹,但感情极深。
跟随着苏平,小骷髅,还有那个傻大个,它眼里的炼狱烛龙兽,以及紫青牯蟒……它们一起在培育世界,四处闯荡,战斗。
在那样的日子中,它们彼此配合,都将后背交给对方。
一起被苏平蹂躏在恶劣环境中锻炼。
一起经历各种恐怖的妖兽。
那也是它的同伴!
“哼!”
血眼青年冷哼一声,转头看向苏平。
但就在这时,它脚下破碎的白骨,迅速凝结,在数米之外重组成小骷髅的模样,而后,它身体骤然瞬杀而出,胯骨间的骨刀在手,斩向血眼青年。
血眼青年反应极快,变化成爪的手,将骨刀接住,而后一脚踹出,将小骷髅的身体踢飞,撞在岩壁上,散落成骨架。
但散落的骨架又很快爬起,再次冲去。
与此同时,苏平的脑海中传来一个微弱的意念。
快走……
从那意念中传来的信息,是让苏平他们离开。
苏平浑身血液都似乎凝固,他不轻易落泪,但这一刻他眼眶红了。
在龙江守城时,炼狱烛龙兽挺身而出,以封号级迎战天命境,宁死也不愿倒在他面前,要当他的最后一道盾。
而这一刻,小骷髅也做了同样的事。
或许,这样的事在其他战宠师身上经常发生,战宠为主人拖延,给主人逃命。
宠兽不就是这么利用的么?
但……
想到小骷髅经常傻傻地看着他,乖巧又听话的模样,苏平又如何能将它当成战斗工具?
它虽然只是白骨,但在苏平的心中,它早已是有血有肉的伙伴啊!
最最重要的伙伴!!
“去帮它!”
苏平开口,喉咙已经嘶哑。
先前跟那血眼青年的战斗,他是借助合体的力量,而那种高强度的战斗,和一次次极致的瞬移,都在压榨他的身体,他此刻早已体内毫无能量,浑身连动弹都无法做到,身体达到了极限。
但在他身边,还有黑暗龙犬。
他知道,这个决定不理智。
但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小骷髅孤身作战,也无法就这样背弃它逃亡!
黑暗龙犬赤红的双眼,倒映着小骷髅战斗的身影,它却没有行动,这是它真正归顺苏平之后,第一次违抗命令!
它感觉到契约的力量,在它的脑海中发出警告。
那种警告,让它嗅到死亡的危险。
但……
它低头用嘴刁起了苏平,转身就跑!
在它转身逃跑的那一刻,契约的力量发动了,它的身体出现契约之火,在灼烧和腐蚀!
苏平怔住,他呆住了。
“你,你在做什么?!”
苏平忍不住愤怒地道。
他早就知道黑暗龙犬怕死,无比的怕死。
所以它领悟的九成技能,都是防御技能!
但这一刻,居然还这么怕死,居然违抗命令都要逃?
“停下,快停下,再跑的话,你会被契约烧死的!”苏平忍不住道,想要取消命令。
黑暗龙犬双目直视着前方,锐利而坚定,丝毫不理会苏平的话,任凭身上的契约之火痛苦灼烧,眼中却没露出分毫痛苦的情绪。
它一路向前,笔直冲去。
苏平望着它不管不顾地逃跑,转头望去,小骷髅跟那千目罗刹兽战在一起,牵制住了它,身影快要看不清了。
“我知道,你想要保住我的命,但……我这样的主人,值得你们这么做么?”苏平咬着牙道,将指令取消了,但指令取消后,契约之火依然没能马上熄灭,在不停灼烧。
在逃出数十里后,黑暗龙犬全身都在沐浴着烈焰,它找出一处岩壁,将苏平放下,随后用爪子扒出苏平身上的画卷,然后便转过身。
看到黑暗龙犬掉头转身,苏平顿时怔住。
他隐隐猜到什么,连忙道:“你要干嘛去?”
黑暗龙犬回过头,血红的眼眸注视着苏平,眼中的锐利和狰狞,在这一刻变成了平静和眷恋。
一人一犬,在这深渊幽暗的通道中,就这么对视。
在看到黑暗龙犬目光的那一刻,苏平瞬间就读懂了它的想法。
它将他背到这里,是不愿他死!
它回去作战,是因为,小骷髅是它的伙伴!!
很快,黑暗龙犬收回了目光,随后看向前方的通道,眼神再次变得暴戾和狰狞起来。
带着决然赴死的决心,它撒开腿冲了出去。
等到黑暗龙犬冲出去,苏平才惊醒过来,他知道,黑暗龙犬是带着赴死的决心去的,想要帮助小骷髅。
但那样做的话,它会死的!
明明那么怕死,为什么还要冒着被契约烧死的危险,保护他?
明明已经脱身,为什么还要回去送死?!
“啊啊啊……”
苏平发出痛苦的嘶吼。
他体内刚刚恢复的最后一丝力量,被他挤了出来,打开了召唤空间。
嗖!
刚跑到数千米外的黑暗龙犬,身体顿时被一股力量吸附,而后直接卷入到它身边的召唤空间中。
苏平跟黑暗龙犬所签订的契约,是上古灵兽契约,只要战宠没遭到攻击,周围能量稳定的话,在他身边的一定范围内,都能随时召唤回去。
苏平不能眼睁睁看着黑暗龙犬回去送死!
看到黑暗龙犬挣扎着被召唤空间收入进去,苏平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光了,他有些颓然,感觉自己失败至极。
“等着我……”
苏平通过脑海中的契约,将意念传给小骷髅。
以小骷髅的顽强生命力,那千目罗刹兽一时半会儿很难杀死它,他继续留在这里,除了陪着一起送死外,毫无意义。
这是小骷髅用生命换来的机会。
苏平知道,自己此刻再赶回去,也只是拖后腿的累赘。
嗖!
苏平手掌拍在画卷上,将画卷打开。
画卷刚开,两道身影便急速冲出。
李元丰跟苏凌玥出现在苏平面前,等看到一身是血的苏平,二人都被吓得一跳,苏凌玥急忙道:“哥!”
李元丰也是脸色变了,“苏兄弟。”
苏平虚弱地道:“带我赶紧走,我的战宠在拖延那东西,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他知道,他们走得越快,给小骷髅的压力越小。
如果只是逃命的话,千目罗刹兽未必能杀死小骷髅。
但小骷髅如果为了给他们创造脱逃机会,而主动去牵制千目罗刹兽的话,反倒有可能耗死自己。
李元丰怔住,眼中露出几分震撼,没想到苏平的战宠,居然能牵制那么恐怖的东西。
他来不及思考,连忙扶起苏平,同时拍入一道星力注入苏平体内,然后对苏凌玥道:“我们赶紧离开。”
苏凌玥紧咬着嘴唇,搀扶着苏平另一边,通过手掌不停传递星力,想要治愈苏平。
她知道,这一刻说什么都是无用,是浪费时间。
后悔也无用,造成现在这糟糕情况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
嗖!
李元丰将苏平交给苏凌玥单独搀扶,自己则在前面开路。
苏凌玥腾飞而起,扶着苏平紧跟在李元丰身后。
苏平低着头,什么话都没说,在调动体内的混沌星力图,修复身体,聚拢星力。
此刻只有尽快恢复星力,才有希望逃出去。
尽管心中悲伤无比,但还是要坚强,这就是战士。
混沌星力图的修炼效果极其强大,在汲取星力方面非常强悍,随着苏平细胞内的一个个星璇旋转,没几分钟,苏平就感觉体内恢复了一点星力,再加上苏凌玥不停对他的治疗,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行动力。
吼!
前方有王兽冲出,发出咆哮。
李元丰脸色冰寒,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
瞬杀!
那千目罗刹**给苏平抵挡了,这种普通王兽货色,他绝不会再麻烦到苏平。
三人一路飞速前行,不时有王兽蹿出,都被李元丰斩杀。
“嗯?这里有个出口!”
十分钟不到,几人经过一处岔道口时,忽然间看到一处漩涡出口。
李元丰有些惊喜,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出口。
虽然这出口不是他们那道冰狱世界的出口,但不管出口外通往哪个世界,至少都算是安全了。
那千目罗刹兽虽强,是天命境,但在出口外的囚狱世界中,有特殊复杂镇压,天命境在里面战力大减,这也是千目罗刹兽不会擅闯囚狱世界的原因。
苏平也没想到运气这么好,这出口不是他们奔赴的那个,却在半道遇上了。
“进去吧。”李元丰飞到出口前。
苏凌玥扶着苏平飞到出口面前,在进入前,苏平停顿了一下,他感觉得到,脑海中的那道微弱意念没有熄灭,说明小骷髅还活着。
它的恐怖生命,苏平早有深刻见识。
即便被真正杀死了,当亡灵世界要接纳它的时候,它也能从亡灵世界里汲取到能量,从而再次复活过来!
单是这个能力,就让它几乎杀不死!
除非是用特殊办法,隔绝它汲取亡灵世界的力量,等它封印住。
“找机会逃跑吧,我会找到你的。”苏平将意念传给小骷髅,此刻距离较远,他也不知道小骷髅能不能准确收到,但契约的一定范围内,能够彼此定位,苏平只要离开这深渊较远,小骷髅就会知晓,他已经离开了。
那样的话,小骷髅也能不必再牵制对方,自己逃命。
“走吧。”
将意念反复传递了几遍,苏平才收回念头。
“我先出去。”李元丰说道,他担心出口外面有妖兽,万一苏平或苏凌玥先出去,以苏平现在的状态,可挡不住王兽。
随着李元丰的身影没入出口漩涡,苏平等了两秒,也踏入了进去。
苏凌玥紧随其后。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苏平再次睁眼看,却看到蔚蓝的天空,以及碧绿的芳草,在他们面前,竟是一处平原!
此刻,在这平原上竟有密密麻麻的妖兽盘踞。
苏平抬头,看到了天空中的太阳。
这里……是地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