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pwt人氣言情小說 斬月 線上看-第八百八十九章 油盡燈枯展示-obhye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弩石炮就位!”
“准备发射!”
“铁步营进入防御位置!”
“抵挡第一轮火焰刺魔攻击!”
……
流火军团阵地上,一群手持重盾的铁步营甲士已经冲了出去,前方就是多不胜数的火焰刺魔滚滚而来,而众人身后的弩石炮并不足以完全覆盖阵地上的火焰刺魔,于是,在几秒钟后“蓬蓬蓬”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转眼间就已经至少有上百名铁步营甲士殉国了。
“……”
老将柴鹭看得青筋暴起,握着战刀的手掌猛烈颤抖,恨不得与火焰刺魔同归于尽的是自己。
张灵越则单膝跪在第一阵地上,拔箭、搭弦、拉弓、瞄准、射杀的一套动作瞬间完成,说不出的行云流水,无比娴熟,连续三道流星般的箭矢射出,紧接着再次拔箭,保持着十分高速的射箭频率,一个人就宛若阵地上架着的一轮机关炮一样,大大的为流火军团减少了来自火焰刺魔的威胁。
不过,阵地散开太广,以至于火焰刺魔的漏网之鱼还是随处可见。
“是我们贡献的时候了。”
我提着双刃,骑乘着乌獬豸,看了林夕等一鹿的众人一眼,道:“重装系玩家,一会一起冲上去,量力而行,撞爆掉一只火焰刺魔之后马上撤退,轮番上阵进攻,用我的气血损失来减少流火军团士兵的折损,都听明白了吗?”
清灯、昊天、天涯墨客等人齐齐颔首:“明白,不多说,上了!”
下一刻,一鹿至少四五千人的铁骑朝着前方大约数十米内猛冲,紧接着一个个撞击在了穿过弩石炮火力网的火焰刺魔上,顿时剧烈爆炸此起彼伏,整个阵地前方都开始开花了,而承受自爆攻击之后,绝不部分的玩家都连连后退,保持自身的安全。
“蓬!”
乌獬豸上,一缕暗影流光气流爆发,就这么直接撞击在了一只火焰刺魔身上,而就在撞击完成的瞬间,火焰刺魔车轮中心腹部的位置“嗡嗡嗡”的作响,火焰力量谷爆,就在自爆爆发的瞬间,我也擎起了一道白龙壁,“嗵”一声闷响,硬生生的将火焰刺魔的爆炸破坏力给抵挡在外了。
乌獬豸飞掠向前的瞬间,左手擎着的白龙壁直接猛击,“蓬蓬”两声,就这么锤爆了两个火焰刺魔,白龙壁也跟着一起消失了,而就在消失完成的瞬间,我“啪啪啪”的身后扔出了三道嗜血幡效果,紧接着策马突进,就在撞击在一只火焰刺魔身上的瞬间,发动对身后嗜血幡的暗影折跃。
“唰~~~”
暗影折跃离开原地的时间恰到好处,我甚至都已经能感受到自爆发动的炽烈温度了,但真正的自爆却在我折跃离开之后才爆发,完美的0损伤规避了这次伤害,果然,就让我料想中的一样,火焰刺魔的自爆触发至少有0.5-1秒钟的空档时间,而以我的操作反应速度足以在这段时间里发动暗影折跃规避伤害了,完全可以白-嫖火焰刺魔的自爆啊!
一瞬间,心头满是欢喜,直接在身后洒落一整片的嗜血幡,暗影折跃跳跃嗜血幡的机制很特殊,直接让6秒钟的冷却时间缩短了一半,所以我3秒钟就能发动一次暗影折跃了,于是提着双刃再次向前冲出,匕首一扬,打爆一只火焰刺魔的瞬间再次向后折跃,又白嫖了一只!
“靠……”
正在一鹿阵地内接受光明祭祀治疗的清灯看着我的方向,脸上写满了震惊:“陆离这货……他是在白嫖吗?啊靠……”
林夕美目如水,笑道:“火焰刺魔的自爆机制有漏洞,看来已经被陆离给利用上了,这样挺好的,流火军团和一鹿承受的压力都会减少许多。”
“嗯!”
我重重一点头,再次向前飞奔,去触发火焰刺魔的自爆,一次次的来回奔走,就这么不厌其烦的疯狂操作走位着,此时的我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在火焰刺魔攻击最密集的区域来回奔走,不断白嫖,根本就不可能疲惫于这种重复操作,毕竟,我的每一次走位操作都能换回一个铁步营甲士的生命,而五万流火军团说句难听的,我早就当成心头肉了,哪怕损失一个都会觉得无比心疼。
“大人……”
柴鹭提着战刀,身躯微微颤抖,看着我来回引动自爆的身影,道:“他好强啊,居然以凡人之躯可以对抗火焰刺魔这种邪灵……”
“是啊!”
张灵越口中说着,但手中的动作不断,不断射出一道道宛若流星的箭矢为流火军团减压,不过仅凭我和张灵越与一群神弓营高手的努力,依旧还是不够,一整片的阵地上,漏网之鱼到处出现,有的由一鹿的重装玩家去碰撞爆炸了,而有的则只能是铁步营的甲士去赴死,一整片的阵地都在熊熊燃烧,流火军团士兵的生命也在疯狂流逝着。
……
半小时后。
整个北方防线,超过50%的火焰刺魔军团主力都在攻击着流火军团阵地,而其中又有超过一半的火焰刺魔在密集狂攻着我所在的这片区域,火焰刺魔悍不畏死,人族的勇士们也一样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就这么相互燃烧生命的抗衡着。
“铿~~~”
一面已经烧熔大半的盾牌滚落在我的脚下,盾牌背面的流火军团徽记还在,而伴随着消失的则是一条铁步营甲士鲜活的生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年轻人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还是花儿一样的年华。
“大人!”
张灵越提着战弓站在我身后不远处,他的右手虎口、皮肤已经开裂,连续一个多小时的开弓已经让他双手重伤了,一缕缕鲜血顺着指尖滴滴答答的流淌落地,此时的张灵越已经无法再开弓了,他一脸的痛楚,道:“我们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短短半个小时,铁步营的兄弟已经阵亡七千多了……而且,就连弩石炮的石块也已经快要耗尽了……”
“再支撑一会!”
我猛然祭出白龙壁,再次连续撞炸了三只火焰刺魔,道:“现在根本就没人能帮的了我们,唯有自救才行!”
“嗯,是!”
就在这时,忽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天骑营统制秦战一袭戎甲,提着剑刃疾驰而来,低喝道:“大人,大事不妙了,大片的墨麟骑士从左侧林地里迂回突击,即将冲击我们的侧翼阵地了!”
“天骑营上!”
我皱了皱眉,道:“张灵越,你调遣一半的神弓营去助战,必须抵挡住墨麟骑士的冲击,不然的话我们的阵地就没了!”
“是,大人!”
我看向别处,提着大天使之剑的林夕立刻会意,道:“清灯、卡妹,你们两个带四个团去增援侧翼,一定不能让墨麟骑士长驱直入!”
“知道了,我们这就去!”
清灯、卡路里提着战刃就走了,紧接着也带走了近一万名一鹿主盟的精锐。
空中,一艘艘飞舟战舰在呼啸进攻,无数火炮瞄准北方的异魔军团狂轰滥炸,而异魔军团也像是疯了一样,正面火焰刺魔疯狂冲击流火军团的主阵地,侧翼则出动了大量的墨麟骑士发动了对流火军团侧面阵地的掩杀。
此时,区区五万不到的流火军团,就仿佛是轩辕帝国的中流砥柱一般,苦苦支撑着战场的最正面,至于右侧的圣殿骑士团、议会军等,仿佛都成了陪衬一样,他们虽然也在主战场上,但受到异魔领地的“照拂”却恐怕连流火军团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
上午近十点时,随着炎神军团、银屏军团的撤退,流火军团已经犹如中流砥柱般的在主阵地上血战了近三个小时之久,此时,整个流火军团就像是被关在通红的火炉里炽烈灼烧了三小时一样,无论是铁步营,还是神弓营或者是天骑营,都已经损失惨重。
侧翼,已经很久没有张灵越的消息了,天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而我根本就走不开,一次次的利用暗影折跃引爆火焰刺魔,以此来减少流火军团的损失,并且除我之外,林夕、昊天、天涯墨客、楠木可依等人也都豁出去了,为了保留住流火军团的一点血脉,我们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的防御着,一次次的与火焰刺魔撞击在一起,承受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剧烈爆鸣。
“大人!”
老将柴鹭提着战刃,满脸是血的看着我,道:“铁步营……铁步营的兄弟只剩下不到八千人了……刚刚接到侧翼战场的消息,天骑营也只剩下不到五千重骑了,许多兄弟都已经倒在了墨麟骑士的剑下,甚至为了抵挡墨麟骑士的冲击,神弓营的兄弟也已经损失近万了。”
“……”
我浑身一颤,没来由的感觉一阵无力,五万流火军团已经变成了过去,经过这一战,居然已经只剩下一半不到了。
……
猛然仰起头,看着空中御驾亲征的战舟,我低吼了一声:“看到了没有?你们真的想等到流火军团全军覆没之后才会有决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