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8i8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愛下-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相伴-w3lzd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听到黛玉来了,旁人只道必是哭着进门的,连宝玉都酸溜溜的道了句:“这回可要哭狠了!”
他心中实在苦楚,因为林妹妹的眼泪,不再只为他流……
然而等黛玉带着紫鹃和香菱进来时,众人看到的竟是一张明媚含笑的脸。
便是屋内有宝钗、探春、湘云等俏美的姑娘在,可上面穿着一件月白色绸缎绣枝梅纹锦衣,下面则是桃红色缂丝浅彩百蝶梅纹对襟长裙的黛玉进来时,仍令整间屋子都为之明亮几许。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下,是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眉眼间的闲静,如姣花照水。
步履迈动处,又似弱柳扶风。
举手投足间,蕴着大家闺秀方有的大气从容。
旁人看了都赞叹不已,只道黛玉成了宰相家的千金,愈发不同了。
今日这衣装,已是盛装了……
独宝玉怅然若失。
这哪里还是林妹妹?
眼前的林妹妹美则美矣,却不合他的心意。
他心中的林妹妹,合该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眸中泪光点点,行动处便气喘微微,常受西子捧心之痛。
可眼前的黛玉,让他陌生的不敢相认,也不愿相认……
旁人自不知他心里那么多戏,湘云看着黛玉取笑道:“这样快就来了?方才大嫂子还在说你必是要来了,谁想话音刚落,你就来了!”
黛玉奇道:“大嫂子是怎么猜到我要来的?今儿是怎么了,难得见你们都聚在一起。莫非,你们也知道今儿是甚么日子了?”
今儿是甚么日子?
宝钗笑道:“莫非今儿还是甚么难得的好日子?”
探春则追问道:“林姐姐,你不知道今儿出了甚么事?”
宝玉讨嫌,叹息一声道:“今儿蔷哥儿在宫里挨了廷杖,被打狠了,这会儿都起不得床……”
此言一出,黛玉俏脸登时霜白,眼圈亦是红了,眼中噙泪,急急望向人群分开后的床榻。
她是真不知道……
却见贾蔷双手捧在脸边,看着黛玉笑眯眯道:“好啊,昨儿问你来不来,你只道不来,原来是为了给我惊喜?”说着又抱怨道:“你莫听宝玉那个臭娘们儿长舌妇,你只瞧瞧我的脸色,就知道我怎样了,没事!真没事!今儿在宫里和恪和郡王打了架,结果被皇后娘娘让人按着,一起被打了顿板子。恪和郡王比我还不如,这会儿还在哭着喊娘呢。”
黛玉旁若无人的上前,仔细瞧着贾蔷的面色,发现果然没甚么虚弱之色,方放下心来,随即嗔怪道:“哪有这样的道理?你怎在宫里和人打斗?再说,那王爷怎还哭着喊娘?必是你又胡说了。”
贾蔷哈哈乐道:“原是不会哭的,可皇后娘娘知道我喜欢他那匹玉兰白龙驹!便说此马非玉树临风、芝兰玉树的品格不能骑,非让恪和王爷送给我,说是朋友有成人之美。恪和郡王忍痛相送,岂能不哭?那可是先前他开府时,皇上和皇后送给他的重礼,如今是我的了,哈哈哈!”
黛玉闻言,面色隐隐复杂起来,轻声问道:“蔷哥儿,你可知道,皇后娘娘为何要让那王爷送你这样贵重的礼?”
贾蔷闻言一怔,看了看黛玉,道:“不知道……你知道?”
甚么名堂?
黛玉眼中的柔情差点没把贾蔷给化了,其他姊妹们也纷纷看了过来,就听黛玉温柔如水道:“因为,今儿是你的生儿啊。”
“我的生日?今儿?!”
贾蔷皱起眉头仔细回想着前身留下愈发不清晰的记忆,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前身的生日到底是甚么时候。
他头疼的抓了抓脑袋,道:“果真是明天?我怎记不得了,从前,好像没过过……”
说着,他忽地想起今日尹后的那句话,她也问他可知道他的生日是何时……
尹后也知道?!
不理周围已经鼓噪起的声浪,贾蔷不解的问黛玉道:“林妹妹,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都记不得了……过去,东府连敬太爷过生儿都不回府,所以往下的都不怎么过生儿。”
黛玉轻声笑道:“是舅舅专门去了布政坊寻爹爹说了,他知道单与你说,你必是不同意操办的,所以就去寻爹爹了。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在门口候着了,若不是身上有兵马司的腰牌,险些被坊丁拿了去。后来是门子听到了动静,到里面报与爹爹知道,爹爹亲自出门迎了进去。舅舅说,原没有先生给弟子过生儿的道理,只是你这二年太不容易了些,且儿的生日,母的难日。他想让你过个生儿,也好同你爹娘言语一声,说你现在,过的很好呢。”
话虽温柔,眼泪却落了下来。
不止她,便是其他姊妹们,也无不红了眼圈落泪。
她们真不知道,今日竟会是贾蔷的生日。
更没想到,贾蔷居然会不知道,今日是他自己的生日。
贾蔷看了黛玉片刻,笑了笑温声道:“其实不必如此,我又不是真的过的有多惨,如今有先生庇佑着,有你们在,我觉得每一天快乐似神仙,每一天都和过生日一样高兴。这不算甚么的,别哭了。”
黛玉却仍是自责,她低垂下眼帘道:“可是,先前我竟没问过你,你的生儿……”
贾蔷忙道:“怎么没问过?你忘了,上回送你回布政坊,在马车上,你就问了。是我自己没想起来,所以就岔开了话题。”
黛玉闻言,抬起眼帘问道:“果真问过?”
贾蔷举手赌咒道:“我若是说谎,宝玉下辈子还托生成浪蹄子长舌妇!”
正要堵他的嘴,不让他在生日这天胡乱赌咒的黛玉,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
宝玉:“……”
眼见雨过天晴,贾家姊妹们又笑了起来,除了宝玉啐骂贾蔷外,其她人则纷纷取笑起宝玉来。
顽笑了会儿后,宝钗嗔怪黛玉道:“既然妹妹先前知道了,今儿一早就该打发人来言语一声,如今这样匆忙,却让我们失礼了呢。”
湘云、探春甚至迎春、惜春和李纨都是如此认为,若是从前的黛玉,必然是一阵群嘲后再犀利反击,如今的她却坦露歉意,说道:“只来得及打发人往尹家去说了声。”
此言一出,众人都隐隐有些愕然。
黛玉却笑道:“不往那边说一声,不合适。”
探春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上前两步迎在黛玉面前看着她,问道:“这还是我们的林姐姐么?怎瞧着像是换了一人?”
黛玉啐了口道:“少作怪!”
迎春则在一旁叹息一声,道:“可惜刚才闹了一场,不然今儿该好好热闹热闹。”
黛玉奇道:“刚又闹了甚么?”
宝钗忙笑道:“并没甚么……”又道:“林丫头是随我们一道去西府老太太那边,商议如何给蔷哥哥过生儿,还是留在这边?”
黛玉虽想留下,可到了这边没有不去见贾母的道理,便笑道:“我先去西府罢。”顿了顿又取笑道:“这蔷哥哥叫的可真好听!”
“你这该死的!”
宝钗闹了满脸涨红,追着要寻黛玉的不是。
黛玉忙求饶道:“你可省些心罢,若是晚会儿尹家郡主来了,你还得好事伺候着呢。”
宝钗闻言吃惊道:“郡主也要来?”
黛玉摇头轻笑了声,道:“不如此,又怎能偿还传道之情?”
众人一听便知道黛玉在拿贾蔷教尹子瑜西洋医理之事作法,探春忍俊不禁道:“瞧着,林姐姐到底还是那个林姐姐,没变呢!”
众人闻言哄笑,还是李纨到底是过来人,明白此刻女儿家的心意,对宝钗等人道:“咱们先过去,同老太太言语一声,林妹妹且在这和蔷哥儿说会儿话,过会儿再过那边去。”
宝钗等人笑道:“极是呢。”
若是从前,黛玉必受不得这种激,跟随大伙儿先过去了。
可今日不同,一来是贾蔷的生儿,二来还受了伤,这会儿实在不愿离开,便红着脸受下了。
等李纨引着诸姊妹坐车去了西府,黛玉才凝眸含嗔的看着贾蔷,道:“好端端的,怎就挨了廷杖?”
她才不信,以贾蔷的性子,会在宫廷内和一位王爷打架。
贾蔷自不会瞒着黛玉,将今日事简要的说了遍,最后道:“东城是我带着兵马司的数千上万人马大干了近一个月,才打下的根基。如今士气正盛,若是这个时候让出东市,那兵马司将会永远都扶不起来,永远只会是一群乌合之众,散兵游勇。所以,即便皇上的本意希望我让出,至少让出一部分油水地来,给他安抚忠勤伯杨华用,但我就是不能给!”
黛玉气恼道:“那忠勤伯,真不是好人!”
贾蔷感慨道:“他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他一定是最惨的那一批里面的……”
说着,又将杨家发生的事说了通,道:“好在杨家还有一位明事理的太夫人,不然,此獠真有狗急跳墙,报复社会的可能。”
黛玉闻言沉默了稍许,也不忍再责怪一个如此悲惨的人,她看着贾蔷轻声道:“伤得可是极重?”
贾蔷忙摇头道:“就是一些皮外伤罢了,没甚么大不了的。”
黛玉哪里肯信,道:“上回你肩膀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没有躺下不得动弹,眼下必是比上回更严重……”
贾蔷见她心疼难过的要落泪,无奈笑道:“伤势就在被子底下,不信你自己看看?”
黛玉闻言,一下明白过来,红着脸啐了口,不过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犹豫稍许后,还是缓缓伸出手,探向了贾蔷锦被边缘……
……
PS:为了保证每天更新,我每天晚上写到凌晨两点多,牧笛公公知道,他是群里的守夜人。说这些话呢,是想告诉大家,此时我正在岳家的酒席上陪酒,也不知怎么样了,希望大家有票票的能支持一波。若是没有也没关系,每天晚上八点开始,到十二点结束,打赏十五块钱就送一张月票,emmm……今晚回来后,番外走起,就叫《两双绣花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