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0f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影視世界當神探 冰原三雅-番外:奇幻之旅11讀書-plkwh

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Duang!
路克一脸嫌弃地将乡村鸡的汉堡扔进垃圾桶。
他知道美国人不擅长弄好吃的,而且大型连锁快餐店的水平都马马虎虎。
但乡村鸡这个全国老二也就炸鸡翅还凑合,其余食物基本都可以归为赛局长的口头禅——猪食。
烂成这样,居然还不倒闭,这里的人都是猪吗?他在心中默默吐槽。
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
耽搁这么久,是因为露易丝这个身份进鉴证大楼比较麻烦。
因此专门与路克沟通过后,她会等到鉴证的初步结果出来,再下楼与他见面。
路克倒也不赶这一点时间。
他来是想盯着露易丝-莱恩,确保她的人身安全。
毕竟这可是睡了超人的猛女,说出来不知多少女人要嫉妒得发狂。
趁着这空闲,路克还将两架原型机派去了堪萨斯的斯莫威尔小镇,克拉克的养母玛莎-肯特就住在那里。
因为随着这几个小时的调查,路克发现莱克斯与最近美国针对美国的舆论有关。
之前没发现,那是因为有关的人太多。
现在确定“莱克斯有问题”这个结论,再从之前的情报里寻找与莱克斯集团的联系,这就是另一码事了。
就像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克拉克记者是超人,但如果提前认定他是,再去调查,那克拉克也很难隐藏身份。
做这些事时,路克脑子里还飘过上一世“老妈与女朋友”的诸多梗。
比如——玛莎和路易斯同时掉进河里,克拉克会救谁?
答案应该是“全都救”,只有小孩子才会被人忽悠着做二选一。
心中想着这些不着调的事,路克还顺便打发走超过一打“意外脚滑”、“迷路”、“手机没电”的中少年女性。
他倒没什么不耐烦。
天狗这种事,与天者的性别无关,只与被天者的颜值或钱有关。
巅峰贝尔的颜值,不被天才不正常,当做等待空隙里的娱乐活动也挺有趣。
特别是自身内涵足够的女性,他不介意与对方多聊几句——只是聊聊,对方又不会怀孕。
当然,这种女性凤毛麟角。
几个小时时间,总共也就两人。
其中之一是经常进出白房子的实习生凯特-麦肯尼。
这位年轻金发妹子的内涵当然不在那如同芭比娃娃的发型妆容,而是其工作地点内的一些“趣事”。
另一个则是一位年近五十的老阿姨梅丽尔-亚当斯。
她的这个“亚当斯”,就是存在于美国历史中的那个“亚当斯”。
梅丽尔也想给路克提供一份工作,具体是否有“阿姨不想看你独自努力”这层意思,路克是懒得去琢磨的。
两人谈论了今天国会爆炸事件的一些相关反应,并相互留下联系方式。
初级费洛蒙操控,就是如此不讲道理。
路克不喜欢用它召之即来,但却很喜欢其挥之即去的效果。
突然手机响起,他接通后说了两句,迈步向对面鉴证大楼的门口走去。
虽然约好的地点是乡村鸡,但这里的食物实在太烂。
路克觉得还是快点接到露易丝,换个口味不那么“猪食”的咖啡厅比较好。
另一边,路易斯从鉴证实验室下来,进入地下停车场。
走向自己车的同时,她的手已经在包里摸着钥匙。
以最快速度进入汽车,千万不要到车前再找钥匙。这是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宝贵经验,否则哪天屁股后就会被人顶上一根枪管。
她没注意到,有个强壮的男人从她出电梯,就隔着一段跟在身后。
然后前面有一个穿着黄条背心的工作人员,拿着手电照射着墙壁,似乎在检查管线。
一前一后两个人逐渐把她“夹”在了中间。
露易丝扫了这个黄条背心一眼,总觉得这人露出的一点侧脸莫名眼熟。
记者的职业习惯让她不禁多走了两步,想看清楚一点。
结果黄条背心刚好转了半个身子,留了个后脑勺给她。
露易丝皱了皱眉头,还是转身,走向自己停车的位置。
后面跟来的男人却加快脚步,堵在她面前。
她心中一紧:“抱歉,你有什么事吗?”问话的同时,手中钥匙串上的防狼喷雾就被她握进掌心。
男人:“莱恩女士,我有点绝密消息想和你谈谈……”
露易丝一愣:“你是布鲁斯?”
男人也愣了下,但立刻点头:“是的,我们能出去再……”
这时,一只大手从背后伸来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则将她的双臂牢牢箍在身体两侧。
露易丝呜呜呜着,求救的目光投向眼前的“布鲁斯”。
结果这男人扑上来,与从背后抱住她的黄条背心”一起,将她挟持向十多米外的一辆维修公司的面包车。
面包车的侧车门已经打开,里面还有一个大汉接应。
露易丝瞬间明白,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绑架。
就在她被两人用力塞进面包车时,一个略显冷漠的男声在几人旁边响起:“你们在玩什么?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挟持她的黄条背心反应迅速,伸手就在腰间掏出一把枪,指向副驾驶车门外的地方——男声就是从这里传出的。
噗噗噗!滋滋滋!
连续三下铁钉入肉声,挟持露易丝的两人和车里接应的大汉应声而倒,浑身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被粗暴扔进车厢的露易丝还撅着个腚,基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就多了个抽搐倒下的大汉,口中白沫子已经出来了。
她下意识地向后靠。
说不定是中毒或者什么传染病呢!她在全世界跑过不少地方,这种小概率事件也亲眼见过。
露易丝这反应很快,但力道却用得太大,整个人仰面就从车门里倒了出来,背后空荡荡的感觉让她心里发慌,顿时尖叫出声。
这时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摆”立回了地上:“抱歉,莱恩女士,我来晚了那么一点点。”
露易丝扭头,见到路克:“你是谁?”
路克:“刚与你通过电话的布鲁斯-贝尔。”
露易丝警惕地向后退去,她才被另一个“布鲁斯”扔进面包车,差点就被绑架了呢。
路克知道她在想什么:“莱恩女士,这几位可不是我的人,而是莱克斯-卢瑟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