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1aw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報警熱推-s3zs9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妇产科!
张菲菲躺在病床上,边上的放着一个婴儿,婴儿用襁褓包裹着,就放在她的边上,张菲菲一侧头,就能看到孩子的脸。
孩子刚出生没多久,脸上还有着褶皱,看上去很丑,不过张菲菲却觉得很好看,嘴角带着笑。
自己的孩子!
看着孩子,这一刻麻药刚过腹部的疼痛好像都减轻了不少。
前一刻,来医院之前,张菲菲甚至还有些茫然,都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她今年才十九岁,还是上大二的学生,也只是个孩子,可这一刻,她已经是个母亲了。
很奇妙的感觉。
看着孩子,张菲菲不由的笑了,血脉相连,边上的这个小生命就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当妈妈了。
孩子是护士包好的,因为暂时没有家人照顾,只能护士们帮忙,刚才护士们帮忙的时候还在笑着说,孩子很健康,也很乖,不怎么哭闹,也就刚出生的时候哭了一阵,这会儿一直不哭。
张菲菲看着孩子,孩子也看着张菲菲,好像在打量着她。
随着社会的进步,现在的人营养都跟得上,刚出生的婴儿也和前十来年的孩子不同了,前二十年的时候,刚出生的孩子都是闭着眼睛的,一些孩子甚至整个月子里都是闭着眼睛的,可现在,很多刚出生的婴儿就睁着眼睛。
孩子一边看着张菲菲,嘴角一边流淌出脏脏的汁液,那是羊水。
护士说了,刚出生的孩子要侧躺着,他们在母亲体内喝了不少羊水,要让一些羊水吐出来,避免呛着孩子。
张菲菲正看着孩子,有人走进了病房,来人穿着一身警服,带着警帽,是一位中年警官。
廖卓明走到病床边上,看了一眼张菲菲,又看着孩子,笑着道:“小家伙没睡觉?”
“睡了一会儿,刚睁开眼睛。”张菲菲回过头,看向廖卓明。
“很可爱!”廖卓明道。
“嗯,很可爱!”张菲菲点着头,是的,很可爱。
之前她还有遗弃孩子的想法,生下来自己找个机会偷偷离开。
这会儿无论是医院还是警察,其实都不知道张菲菲的身份,只知道一个名字,廖卓明问了半天,张菲菲什么都没说。
她原本是打算偷偷跑的,她还只是个大二的学生,是个孩子,又怎么养孩子?
十月怀胎,张菲菲并不是很显怀,最近几个月,她都穿着比较宽松的衣服,哪怕是学校的一些同学都不知道她已经怀孕的事情,这种事又怎么好让其他人知道,更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其实张菲菲最初确实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她的经期其实一直不算多么准确,因而当她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孕四个月了。
她曾经想找机会打掉孩子,可每次到了医院门口,或者是因为胆怯,或者是因为不舍,总是打退堂鼓,一来二去,耽误的月份越来越大了,打胎已经不容易了。
事实上超过三个月,打胎就有了风险了,月份越大,打胎的风险也就越大,到了六七个月,张菲菲就更加下不定决心了。
原本她打算撑着,然后偷偷生下孩子,扔掉,可是肚子疼的厉害,她受不了了,只能来医院。
看着孩子,她偷偷跑走的想法已经熄灭了,这一刻她只想把孩子带大,哪怕是自己一个人。
“能给我说说你的事情吗?”
廖卓明在病床边上的椅子上坐下,面带温和的笑意:“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要相信警察。”
因为张菲菲的情况有点特殊,所以病房是单间,并不是特需病房,只是找了一间暂时没有其他产妇的病房,病房三张病床,其他两张病床都是空着的,没有安排患者。
张菲菲再次咬住了红唇,不吭声。
“我查过你的信息。”
廖卓明道:“张菲菲,东海省海山市人,去年海山市的理科状元,江州医科大临床系大二的学生!”
从产房出来,廖卓明询问过张菲菲情况,虽然孩子已经生了,危险也过去了,可一个刚生产的十九岁的女孩子总要人照顾的,哪怕张菲菲什么也不说,廖卓明也要查的,总要联系张菲菲的家人。
现代社会,查一个人的信息很容易,虽然张菲菲什么也不说,可她人就在这儿,自然是很好查的,廖卓明几乎没费什么功夫。
查到之后,廖卓明还找人去了江州医科大进行确认,确定信息准确无误,同时前去确认身份的民警还去了张菲菲的宿舍,并且找到了一个笔记本。
警察原本只是打算在房间找一些有用的信息,进一步确认张菲菲的身份,从而联系她的家人,没想到却找到了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中的信息才是廖卓明纠结的原因。
张菲菲看着廖卓明,牙齿把嘴唇咬的更深了。
“这个东西是从你的房间找到的。”廖卓明拿出了笔记本。
张菲菲瞳孔一缩,牙齿把嘴唇咬的更深了,下嘴唇已经出血了。
“你不要紧张!”
廖卓明安慰道:“你刚生完孩子,又大出血,身体还比较虚,不要激动。”
张菲菲依旧不吭声。
廖卓明道:“不要紧张,我没别的意思,当时只是为了确认你的身份,毕竟你这样子肯定是要通知家里人的,我们也只是为了确认你的身份,联系你的家人,无意中发现的这个。”
廖卓明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和蔼一些,脸上带着温和的表情:“里面的内容我看过了,我现在只是找你商量,如果你决定报警,我保证一定帮你讨回公道,如果你决定不追究,我也尊重你的决定。”
原本廖卓明还以为张菲菲是和自己的男朋友没注意什么的,哪怕是被男朋友抛弃了,这其实也只是道德方面的,并不属于警察管辖,只要是你情我愿,警察也管不到。
看了笔记本,廖卓明才知道另有隐情,这件事张菲菲没说,廖卓明也可以当做不知道,人家没报警,自己也没必要去查,毕竟男方的身份不一般。
这也是廖卓明之前纠结的原因。
作为警察,遇到这种事按说是应该管的,毕竟警察就是伸张正义的,职责所在。
可警察也是人,受害者没有主动报案,这件事又比较麻烦,廖卓明也可以当做自己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是真要当不知道,他的良心又过不去。
正如方寒所说,问心无愧。
廖卓明之前是卧底,当过卧底的警察,那是真的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现在当了所长,难道他就没有了以前的热血和正义了吗?
“我知道,你是女孩子,这事情要是曝光开来,对你并不好,或者你也怕我们不能帮你帮到底。”
廖卓明组织着语言:“所以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倘若选择报警,我保证一定把对方绳之以法,让对方受到应有的惩罚,如果你不愿意报警,或者说怕更多的人知道,我也理解,我也可以私下里帮你,帮你要一些生活费之类的,毕竟你还带着孩子。”
“或者你不让我管,你自己去协商,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不用怕。”
廖卓明并没有直接采取什么措施,而是和张菲菲商量。
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真要不经过人家女孩子同意,就帮人家伸张正义,那是愣头青,万一事情曝光,女孩子受不了,有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所以廖卓明给了张菲菲三个选择。
“要么直接报警,他负责调查,帮张菲菲讨回公道,要么他私下里帮张菲菲,要么张菲菲自己协商,他不露面,可以做张菲菲的后盾,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不一定能占到什么便宜。”
这是廖明卓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让张菲菲自己选,虽然这样其实已经有些违规了,可廖明卓还是觉得这样最稳妥。
一位十九岁的女大学生,又是刚生了孩子,这会儿肯定是最脆弱的时候,任何过激的行为都可能刺激到对方。
“我…….我真的能相信您吗?”张菲菲缓缓开口。
她其实不在乎事情被曝光,孩子已经有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纸是包不住火的,理科状元,并不是傻子,有了这个孩子,她其实就要面临很多东西了。
家里人的指责或者伤心,村里人的指责,这些其实并不比事情曝光好多少的。
她之所以不说,之所以隐瞒,其实是惧怕,惧怕警察并不能帮她,那个人是什么背景她很清楚,如果警察怕了,或者哪怕是眼前的这位警官也被人家怎么样了,她的后果可能会更凄惨。
“放心吧,十九-大召开之后,现在的警察队伍已经纯粹很多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指手画脚的,也没有人能够一手遮天。”廖卓明道。
“我要报警,我要让他受到惩罚,我要让那个畜生身败名裂。”
张菲菲缓缓出声,声音很虚弱,不过却是咬牙切齿才说出来的,那个畜生,她恨不得杀了他,他简直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