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lxp笔下生花的小說 萬族之劫 起點-第641章 我在等你!(求訂閱)相伴-25lrf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读书声还在传荡,苏宇心中想着事,尽管此刻没领悟神文,但是书灵的空灵声还是让他听的很安心。
当然,一个老头读书,其实还差了点味道,化身少女……蓝天!
下意识地想到了蓝天,苏宇一个激灵,算了,你当我没想。
现在看到女人,就想到了蓝天。
不寒而栗!
太可怕了!
苏宇严重怀疑,现在无敌那么多单身汉,是不是都被蓝天弄出了心理阴影。
见女的就怕!
这家伙,真的害人不浅,就灭蚕王那样子,这辈子,下辈子,他都未必会找道侣了。
万天圣也打光棍,也许也因为蓝天。
动不动化身绝世美女,撩拨你,偏偏……你还知道他之前是啥情况,你能不怕?
苏宇打了个冷颤,女人……算了,天下人姓苏,这任务我爹也许可以完成。
胡思乱想了一阵,苏宇喝着合道的茶,听着读书声,脑袋有些放空……渐渐地,居然睡着了。
苏宇其实很久没睡觉了。
也不需要!
从踏入诸天战场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也没睡过觉。
刚入学府的时候,还休息过几次。
至于以前的噩梦,他也不再做梦了。
而今日,他却是听着读书声,喝着茶水,渐渐地睡着了。
做梦,许久没做了!
今日,苏宇却是入梦了。
梦境!
当苏宇看到那熟悉的梦境,他知道自己做梦了,很古怪的感觉,但是他没破开这梦境,他想看看,自己许久没做梦,今日做梦,会看到什么。
谁来杀我?
以前,都是有人来杀我,现在也能杀我?
开玩笑!
我这么强大!
就以前那些梦境中的家伙,我一巴掌拍死一群!
以前,我一个普通人都能跑几步,苏宇判断了一下,杀自己的梦中妖兽,都是垃圾,撑死了日月……
他在等待,等待怪物到来。
然而,这一次没有。
灰蒙蒙的天地,没有怪兽。
苏宇意外,不杀我了?
是被我吓到了?
他猜测,自己之前的梦境,应该是时光册中,一些被杀的种族强者,有些残念外泄,时光册受损,所以才会造成梦境的出现。
之所以越到后期,出现的种族越弱,大概率是因为强者的残念,先渗透了出来,之后是弱者的残念渗透。
按照推算,现在做梦,就算出现,也该是弱者。
苏宇正想着,梦境空间忽然动荡了一下。
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浮现,虚无缥缈,隐约看出,可能是一个女人。
自己是不是受到什么影响了,怎么看谁都像是女人?
一个影子而已。
苏宇带着一些疑惑,影子好像背对着他,若隐若现,好像很疲惫,好像很难受。
“你……来了……”
苏宇皱眉。
“你……太弱了……”
“战斗下去!”
“一直战斗下去!”
影子好像在剧烈喘息。
苏宇心中微惊,谁?
“时光师?”
苏宇低声呢喃。
是时光师吗?
“我……撑不住了……”
“哥哥……也……快死了……”
“我们……在等你……”
“我……想回家了……”
“我……好累啊……”
“我好累……我想家了……对不起……我……真的撑不住了……”
“我想回去……骑一下肥球……它长大了么……”
声音断断续续,影子好像在抽噎,渐渐地,影子消散了,消散的无影无踪,那梦境空间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落了下来。
苏宇震动无比,忽然伸手接住那落下的东西。
握在手中!
一瞬间,强烈到极致的悲伤之感,被他感受到了,感知到了。
那好像是人在哭泣。
他隐约间有些恍惚,那是有人在哭泣,她说,她想家了!
……
“呼!”
苏宇猛然惊醒,睁眼,眼中泪光闪烁,他哭了。
不,他是受到了梦境影响,那强烈的情绪,干扰了他。
苏宇骇然无比!
他极其强大,而此刻,他居然被梦境干扰了!
他睁眼,好像一切都没任何变化。
然而,一旁正在打着小鼾的小白狗,也陡然惊醒,忽然看向苏宇,眼神充满了异色,渐渐地,有些光芒闪烁,带着一些意外,一些不确定,一些期待:“你……你看到什么了?你刚刚去哪了?”
“去哪了?”
苏宇愣住了,“我就在这,我睡着了。”
小白狗有些急躁,“不,你人在这,肉身在这,可你意志消失了,你去哪了?”
苏宇凝眉:“我做梦了,梦到了一个影子,可能是个女的,她说她想家了!她说她想骑着肥球,她说肥球长大了没有?她说她在战斗,她说哥哥快死了,她说她累了……”
“呜呜呜!”
这一刻,小白狗忽然大哭起来,伤心的难以自拔!
这一刻,整个天都黑了,这文王故居的天,彻底黑暗了!
“呜呜呜!”
“小主子她想我了……”
如同孩童,那呜咽声在整个天地间回荡。
“小主子想我了……我还没长大,我还不能骑……”
“呜呜呜……”
哭泣声如同啼血,小白狗伤心的让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
“主人,小主子都不见了……他们不见了……我在看家……他们走了……他们不回来了……他们遇到危险了……”
“呜呜呜!”
这一刻,苏宇情绪也被剧烈波动,他再次被干扰了。
他身边,刚刚醉醺醺的小毛球,此刻也被干扰到了,大滴大滴的泪水滑落。
“你们在哪啊?”
“在哪战斗啊?”
“我要去找你们……”
小白狗呜咽着,它看向苏宇,哽咽道:“小主子在哪啊?”
苏宇眼泪也是哗啦啦地流,他无法制止,这个天地都在哭泣!
身旁,书灵、茶树都被干扰了,也许本身也在悲伤,此刻,也是泪流满面。
苏宇迅速道:“我不知道,她说我太弱了,我……我好像捡到了一滴泪……”
苏宇怀疑梦境中的泪,是不是不存在。
他迅速查看自己,下一刻,脸色微变。
他保证,就在他刚刚清醒的瞬间,他手中什么都没有,然而,这一刻,他手心中,忽然浮现出一样的东西。
打开手心一看……那是一滴晶莹剔透的泪!
“呜呜呜……”
小白狗忽然哭的更伤心了,而苏宇,情绪也波动的厉害,浓烈的悲伤之情,再次感染而来。
手中的泪,充满了思念,悲伤,无助……
小白狗的情绪,也在感染着苏宇,让他眼泪哗啦啦地流。
我……我多少年没哭过了?
苏宇也是无奈。
这是怎么回事?
小白狗恸哭一阵,抽噎着,看着苏宇手中的那滴泪水,哽咽道:“是小主子,是时光册……是那本书,带回了小主子的泪……她想家了,她在战斗……她遇到危险了!”
“你在哪啊?”
小白狗抽着鼻子,闻着味道,可是,它只能追踪到苏宇身上,那是时光册带回来的。
这是15年前留下的一道残影,一滴泪!
那一年,时光师想回家了!
那一年,她说她累了,她坚持不住了!
苏宇骇然,时光师……没死吗?
文王没死吗?
15年前!
难道说,15年前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时光师和文王可能一直没死,他们遭遇了强敌,他们在一直战斗!
这时光册,到底是死亡的那一刻传送回来的,还是没死的时候,时光师主动传递回来的?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在预示着什么?
谁能对付时光师和文王?
这诸天万界,有那样的强者吗?
一个个念头,在苏宇心中升起!
这一次,自己若是不入眠,难道说,自己就一直看不到这一幕吗?
苏宇脸色凝重起来。
泪水还在下落,很快,他看向小白狗,“前辈,这个……”
他举着手,手中,那是一滴泪水。
时光师的!
小白狗哽咽着,盯着泪珠看,看了好一会,抽噎道:“你留着吧!这是小主子留下的……也许,你以后有用,也许可以找到小主子……”
它抽噎着,这一刻,忽然看向苏宇,“你……再睡一觉可以吗?”
苏宇尴尬,“我……我现在睡不着……”
“哦!”
小白狗点点头,尾巴摇摆了一下,砰地一声。
苏宇晕了!
……
当苏宇再次醒来的时候,小白狗一脸的期盼,又有些失落,不再哭泣了,而是可怜兮兮道:“不行,你意志还在,你刚刚没消失……你只是晕了。”
“……”
苏宇苦笑,是的,我晕了!
我又被你打晕了!
你打晕我两次了!
我要不是看你刚刚哭的伤心,就这仇,我绝对记下了!
你是第一个打晕我两次的人……狗!
小白狗空落落的,看向苏宇,趴在地上,有些失落,尾巴也不摇了,半晌才道:“小主子……没死,是不是?”
苏宇不知道,但是此刻,他不好多说,点头:“肯定没有,那么强!还有文王呢!”
“嗯嗯!”
小白狗点着头,又期盼道:“小主子很快会回来,是不是?”
“嗯!”
苏宇点头。
这狗,现在绝对不能刺激。
能为时光师看家十多万年的狗,你要是破灭了它的希望,苏宇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天……还是黑的!
之前,这片天,可都是光明无比的。
天空,黑暗渐渐消散了一些。
小白狗看着苏宇,忽然道:“你就看到了一次吗?”
“嗯!”
“你以前为什么不睡觉啊?”
苏宇无奈,“我一直战斗,想睡也没机会,也睡不着啊。”
“哦!”
小白狗看了他一会,又道:“小主子哭了?”
“这个,大概是吧。”
“哦!”
此刻,苏宇觉得和这小白狗聊天,得小心翼翼了,感觉它有些要发狂的征兆。
小白狗趴在地上,尾巴也不摇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好久,忽然站了起来,接着一溜烟地朝屋内跑去。
片刻后,嘴上叼着一个东西走了出来。
“这是主人的天地砚,主人以前写书用的……”
小白狗将嘴中的那砚台放在了苏宇面前,狗脸上满是渴望和期盼,“这个,是主人打死了一个好厉害的家伙,然后剥了对方的甲炼制的!”
苏宇看着身边那砚台,凝眉道:“这个是神兵?”
“我不知道。”
小白狗眼巴巴道:“我只知道,主人有笔墨纸砚四大宝!这是天地砚,我看你那大道传承,好像笔,主人以前的笔可能就是这大道形成的!你身上有纸的气息,只是碎了,剩下的应该在运灵那里。墨……墨在哪……”
小白狗想着,很快道:“墨我不知道在哪,可能在星宇府邸,可能在死灵界,你去找找看。笔墨纸砚是主人的四大宝,你凑齐了笔墨纸砚,也许……也许可以掌握四条大道!”
它渴盼地看着苏宇,“你好好修炼好不好?”
苏宇尴尬,“我一直很努力的!”
“那你好好修炼,然后收集笔墨纸砚,主人可能留下了四份传承,你只是得到了其中之一!墨、纸应该都有传承,这天地砚……应该也有,可能也有一条大道,是主人杀的那个家伙的大道。”
“你自己用,或者给别人用都行……你要好好努力,可以吗?”
“……”
苏宇愈加尴尬,“前辈,这个……我真的很努力,对了,前辈,你自己怎么不用?”
小狗摇头:“大道,要适合才行!我不适合的,要不然,以前我就不开道了!主人既然传承了你,你应该可以的!”
“主人可能不止传承了你一人,你得到了笔的传承,运灵掌握了纸的传承,可他应该不是主人等待的人,要不然,他不该到现在还没成为规则之主……现在砚的传承我给你了,还有墨的传承……”
直到这一刻,小白狗才将它知道的一些东西,全部告诉了苏宇。
是的,之前小白狗没说,大概是觉得,苏宇掌一份传承就够了。
现在,却是都告诉他了!
四份!
并非一份!
这一刻,苏宇想到了一人,刘洪!
墨!
四大传承中,墨的传承没出现,那刘洪一直想往死灵界域跑……这家伙,不会是得到了墨的传承吧?
或者说知道了墨的传承在哪,所以他想去死灵界看看?
“四条大道!”
苏宇吸气,这文王,到底掌控了多少大道。
他这样的人,真的会死吗?
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强敌,十万年都没回归?
他看向地下的天地砚,这至宝,小白狗就这么给他了?
他犹豫了一下,拿起了那砚台,拿起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一头猛兽在咆哮,一口朝他吞来!
苏宇心中一惊,下一刻,再看,只是一个普通砚台了。
小白狗在他身边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让你继承这传承,你自己找找看,你应该能找到的!”
小白狗又道:“你也算是这砚台的继承者,其实,你进来了,就应该可以算是继承者了,我只是看你有了主人的笔,你也没怎么掌握,我就想着,也许可以有下一个人,也可以进来,可以带走这份传承……”
苏宇哭笑不得,“前辈……是说,进来了,其实就可以拿走这天地砚?”
“也不是。”
小白狗摇头,“主人没说,但是我觉得可以给人,我看你不是坏人,就可以给你,是的话,我就不给你!”
“……”
被发好人卡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今日发生的一切,让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只是此刻,他憋住了,这些事,真的不能去深想,越想,你会越恐惧!
时光师和文王,遭遇了强敌,一直在战斗,甚至战斗了十万年……
不敢想象!
而15年前,在不知何地的地方,他们战斗,可能失败了,时光师也许已经死了,时光册飞回,带着她的一滴泪,希望回家。
或者,最后一刻,带着一些希望,希望找到一个人,来救他们!
可是……开玩笑啊!
天!
时光师和文王多强?
掌握的大道都不知道多少,一个传承了四条大道,一个杀戮诸天炼制了时光册要再开诸天!
这样的情况下,你让我去救援?
别闹!
如今,掌握一条大道,足以横扫诸天万界了,上界都未必有大道境的强者。
苏宇深吸一口气,再吸气,将天地砚收入手中,下一刻,天地砚进入脑海。
他脑袋中,宝物是越来越多了。
笔墨纸砚……他有笔,有砚,有纸张猎天榜的碎片,除了墨,剩下的他都有。
还有时光师的时光册,人主的圣主令,外加自己炼制的文明志……
现在打死了苏宇,这些收获,可能连规则之主都要惊喜。
而苏宇,只是个日月。
苏宇再次看向小白狗,“那此刻,前辈愿意出去吗?也许……”
小白狗摇头:“不能的!我不能出去!我要看家……这地方,我不能走的,我走了,超过三天没回来,那家就没了!”
“花死了其实也没什么……”
苏宇其实还是想劝劝,之前他倒是没想着非要劝说小白狗出去,可既然时光师他们出事了,也许……
小白狗再次摇头:“真的不行的,家里离不开我,不止是花死了,我要是走了,主人和小主子离开,其实这家已经有些荡漾了,我一走,三天没回来,这家就要被冲走了,冲到时光长河深处,再也找不到了……”
说罢,它又看向苏宇:“你要是真有麻烦,我可以出去……可是,我三天内一定要回来的!”
苏宇了然!
原来如此!
不单单是因为花朵的原因,这地方,处于时光长河之中,无法搬走,一旦小白狗离开,无人镇压,这地方可能会被冲刷的消失。
那文王故居就没了!
小白狗此刻显然也作出了一些退步,关键时刻,它可以出去,但是一定要在三天内回来。
之前,它是不准备走的。
苏宇的这个梦,也让小白狗有些焦躁了。
苏宇点点头,下一刻,小白狗有些急躁道:“那个……苏宇,你出去吧!”
“啊?”
苏宇还准备再听听读书声呢,小白狗再次道:“你在这听书,喝茶,也许可以用一百年,就跨入了规则之主的境界,可是……可是好慢……你不是说,你要去找功法吗?你去吧!再去找找主人的墨传承!苏宇,你快出去吧!”
在这之前,小白狗不急不躁,苏宇待多久都行。
而这一刻,它急了。
你赶快出去吧!
不打架,不找宝,不急切,你怎么能提升的快呢?
下一刻,小白狗又道:“书灵和茶树,一点不认真修炼,这次我不给它们出去了,我要监督它们去修炼!等它们更厉害了,你要是来找它们,我就让它们出去帮你!”
说着,又回头看向院子中的那棵大树,“大木头也要成灵了,它要是成灵了,我也可以让它出去!书灵这些天,就给大木头读书了!”
不读给你听了!
读给你听,你好久才能变厉害,小白狗着急了。
苏宇心中无奈,之前还说让我在这随便待呢,果然,小主子还是比我重要的多啊……
好吧,也正常。
又不是我养的狗狗!
这是催促我,赶快打通天门,战技化神文,迅速晋级啊。
其实,苏宇也没准备待太久,但是之前还是准备在这留几天,多听听书灵读书的,现在嘛,算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收获也很大。
也许,是该再去一趟星宇府邸了!
这一刻,苏宇也是心中震荡,有太多事情,是自己不了解的。
上古如何覆灭的,也许就和时光师说的战斗有关。
他们在战斗!
是只有这两位,还是说,有很多人?
人皇呢?
武王呢?
都死了吗?
还是说,还活着,但是也在战斗?
十万年了,什么样的大战,能持续十万年,苏宇这样的级别,越强战斗其实越快,除非,双方势均力敌,战斗不止。
十万年……这打的岂不是天崩地裂?
哪怕在上界,大概都把上界打平了吧?
“一滴泪、一个天地砚……”
苏宇心中想着,这是今日两个意外的收获。
小白狗急躁,苏宇也不多说什么了,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出去了!”
小白狗这次没挽留,点点头:“嗯嗯,你出去吧!”
苏宇无奈,想了想最后问道:“问一个问题,人境有压制力吗?可以开启吗?”
小白狗迅速回忆着,很快道:“压制力……就是限制外来人实力的吗?”
“对。”
“好多年前是有的,后来没有了!主人他们赢了之后,就没了!因为好多人有坐骑,有朋友来做客,来了压制人家,那不好!还要万族朝圣,来了,压制人家也不好……所以主人他们后来把压制力解除了!”
小白狗很快道:“压制力,其实是一条大道规则……具体是哪条,我也不知道。一开始应该是无主的,后来不知道是人皇陛下掌握了,还是主人掌握了,我也没问!反正不是主人就是人皇陛下掌握的,你想开启的话,恐怕要跨入规则之主的境界,才有希望开启了!”
“……”
好吧!
其实当知道神文是规则的时候,苏宇就猜到了。
人皇或者文王,大概是没料到,人族会有今天吧。
昔年,因为坐骑多了,朋友多了,万族来朝圣,为了显示人族的磅礴大气,这几位把压制力给接除了。
这下好了,人族麻烦来了吧!
“那我明白了!”
苏宇抓住了还在哭的小毛球,古怪的很,你哭到现在干嘛?
真是的,小白狗都不哭了。
废物的家伙!
“诸位前辈,那我就先出去了……”
说罢,苏宇就要离开了,而小毛球,忽然哭泣道:“我知道了,我一定掌握的是哭道,我哭的好伤心!”
“……”
什么玩意?
你就哭道了?
小白狗也古怪地看着它,“肯定不是呀,你哭了,都没大道震荡,怎么会呢!”
“那我哭的停不下来了……”
“哦哦哦……”
小白狗眼神带着歉意道:“你太弱了,还没苏宇厉害,苏宇抵消了,你还受影响,再哭两三天就好了。”
“……”
还得两三天?
这一刻,小毛秋真要哭了,为何如此对我?
我很弱吗?
好吧,挺弱的。
原来我不是哭道!
苏宇都有些想笑,算了,不笑了,人家小狗都快伤心死了,再笑,人家发怒了怎么办。
“那告辞了!”
苏宇也不多说,神清气爽,踏步离去。
这一次进入,睡了一会,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至于时光师……遗忘这些!
跟我无关,起码现在无关!
什么就去救援,开玩笑,我连合道都打不过,你们大道级的强者,就别提了。
片刻后,苏宇消失在时光瀑布中。
而小白狗,期盼地看了一会,很快,扭头,龇牙,看向书灵和茶树,气冲冲道:“读书,快点读书!书灵,茶树,再不读书,再不变厉害,我就要把你们喂给大木头吃了!你们太笨了!”
“……”
书灵无语,你说茶树可以,别说我,我智慧很高的。
算了,肥球这是真急了,生气了,读书吧!
片刻后,读书声响彻天地。
书灵开始读书了,茶树也乖乖地听课了,连洗澡都不去了,肥球生气了。
……
而苏宇,一步跨出了时光瀑布。
恍如隔世!
里面和外面,好像不是一个时空一般,也就待了一天,收获可不小。
一出来,空中下着蒙蒙细雨。
整个人境都在欢呼。
细雨落在苏宇身上,苏宇微微挑眉,元气雨?
这么小?
真够小气的!
大周王搞什么,我让你下雨,你居然不下大暴雨,而是这蒙蒙细雨,玩意境呢?
苏宇瞬间消失,下一刻,浮现在虚空中。
空中,大周王正带着几位无敌干活呢。
有气无力的!
密布人境的元气雨,就问你怕不怕!
他也感应到了苏宇的到来,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意思很明确,你看,我听你的,下起了元气雨,这操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而苏宇,冷着脸,看向大周王:“这就是元气雨?这么小?”
“……”
我去你的!
大周王笑容稍显僵硬,“不是,这是遍布人境的元气雨,太大,会把人境元气抽空的!人境虽然死了不少永恒,可是元气也没到浓郁到化雨的地步。”
苏宇想了想,算了,不和你计较。
老家伙还是很强大的!
真惹急了,跟我拼命怎么办?
“那算了!”
苏宇不多说,迅速道:“大周王,你说,大秦王转修融兵道如何?”
大周王笑容消失,微微凝眉:“转修融兵道?”
他皱眉道:“老秦肉身受损是不错,可他修的就是战者道!此刻转修……那得从头开始……”
说罢又道:“而且,万界现在不支持三身道之外的道!”
苏宇皱眉:“我知道,可是魔皇为何可以踏入合道?他修炼的也是三身法!”
“不一样的!”
大周王解释道:“同为三身道,他们走的不是人族的道,我们走的是人族的道,种族不同,修炼的道不同,他们的大道,我们难融……”
苏宇没说什么,很快道:“那融兵法的话,大秦王可以修炼,对吗?他有经验,而且擅长枪法,踏入枪法之道,我想,应该进步很快吧?”
大周王点头:“主要是规则惩罚,他现在修融兵法,一定会遭遇强大的规则惩罚!”
苏宇刚想说话,大周王又道:“别说你来顶,你顶不住,而且……你也没办法顶,你不是修炼者……”
苏宇摇头:“不,若是融兵法,由我传授给大秦王,那我就是因果关系者……”
说着,苏宇微微挑眉道:“算了,融兵法,我还得找天灭他们传承,他们传承给我也许也有麻烦!不用了,再等等吧!”
等?
大周王看着他,等什么?
苏宇不说什么,等我融道!
我融道了,动用时光册,应该可以带人进入无规则之地,也就是文王故居!
对!
苏宇瞬间有了想法,就是这样!
现在,他不能带人进去的,除非他能开启时光册的防御,书灵和茶树不一样的,这俩本就是其中的灵,毛球也不同。
“人族这边,也许都可以带到无规则之地,避开惩罚!”
苏宇心中有了打算!
所以,大秦王他们的事,倒是可以暂时拖一拖,关键是,自己得早点踏入融道的地步才行。
还是神文好,神文就是规则,一开始就是规则大道,所以当年不许用他道踏入永恒,不过神文大概是禁止不了的,规则禁止不了规则!
带着这心思,苏宇转身便走。
“你去哪?”
大周王问了一句,苏宇这家伙,现在神神秘秘的,大周王都觉得,自己在他跟前,都没这家伙深沉。
跟我装深沉呢?
“去踏入融道境!”
苏宇头也不回道:“大周王多多照顾人境,这些琐事,没必要让我来管!我走了!顺便拜访一下各族强者!”
“你……”
大周王无语,你这就跑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人境?”
“不知道。”
“那若是……”
“没有其他,大周王,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少问几句!”
“……”
话落,苏宇已经消失。
很快,大周王身边,小周王走来,笑道:“吃瘪了?”
自己这大哥,很少吃瘪。
结果遇到了苏宇这奇葩!
他只顾他说的,说完了就走,压根不想听大周王废话,大周王纵有千般能耐,遇到这样的主,也没办法应对。
大周王没说什么,看向苏宇离开的方向,轻轻吐气,“这家伙,第三块碎片他没拿走呢!”
他还寻思着,苏宇应该准备用这个钓一下监天侯,结果没有。
这家伙怎么想的?
他目光投向星落山方向,带着一些疑惑,苏宇这么快就出来了,有收获吗?
才待了一天,气息倒是稳固了一些。
可是,也没见强大多少。
“融道……”
大周王心中呢喃一声,你找到了你的融道路了?
……
苏宇不管这些,踏空而行,很快,进入双圣府。
此刻,很多人在建设新圣地。
苏宇不废话,迅速找到了差点打架的朱天道和夏侯爷,这俩,在这当监工呢,连大府都不管了!
苏宇一到,朱天道就传音道:“夏小二克扣资源,暗中贴补大夏府……”
这边,夏侯爷传音道:“朱家老二想贪污,学他大哥,盗取承载物!”
“……”
你俩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苏宇也是醉了!
懒得多说,迅速道:“之前我要的东西呢,我要出去一趟。”
夏侯爷看向朱天道,朱天道看向夏侯爷,对视一眼,一人取出一个储物戒!
苏宇拿到手中一看……好家伙,还真是均匀!
什么东西都是对半分的!
这俩……算了,你们继续闹腾。
苏宇踏空就走,夏侯爷急忙道:“那个……”
“我有事,回头再说!”
苏宇瞬间消失!
他跑的飞快,他一走,夏侯爷冷哼一声,“朱老二,你刚刚告状了吧?”
“彼此彼此!”
朱天道嗤笑一声,“夏小二,你拿什么跟我争?拿头争?这人族一统,我想了想,我呢,当个文王的位置还是可以的,你呢,给我打个下手就行了!我杀过无敌,你杀过吗?”
无言以对!
夏侯爷无奈,大爷的,老子没杀过怎么了?
杀无敌了不起吗?
懒得搭理你!
朱天道嘿嘿直笑,夏家小二,还想跟他斗,嫩了点!
“我大侄子杀了无敌,就当孝敬我的了!”
一旁,夏侯爷叹息一声,萧瑟道:“天赋不行啊,我只能靠我大侄子了!我大侄子还是厉害!大侄子踏入永恒九段,指日可待啊!我大侄子现在掌控军方了!我大侄子……”
朱天道瞥了他一眼,幽幽道:“你被你大侄子打过!”
“我大侄子……”
“你被你大侄子打过!”
“……”
夏侯爷脸色铁青,朱天道嗤笑一声,斗什么斗,你再废话,我重复一万遍给你听听!
夏侯爷咬牙切齿,完败!
艹!
这混蛋,迟早让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