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1u8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平庸笔趣-706相親(一)看書-0ffxj

重生之平庸
小說推薦重生之平庸
赵彬丞真没想到自己这个情况下还回去相亲,而且是全家出动,赵彬丞已经劝了好几次,可是父母执意也要去,说是他三姨说的,女方家也全家都来了。
赵彬丞苦笑,作为一个成年人感觉这样很丢人。
不过见父母很开心的样子,赵彬丞还是跟着去了。
咖啡厅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小县城的人还没有习惯喝咖啡,赵彬丞一家是先到的,人多,所以赵彬丞要了一个最大的包厢,能做十来个人,还有个麻将机,显的不伦不类。
结果点单的时候,赵彬丞乐了,说是咖啡厅结果和茶餐厅差不多,反倒是咖啡没有几种,好多是速溶的。
赵彬丞点了几杯饮料与小吃,果盘也点了几个。
“少点一点,等会人家姑娘来了,让人家再点一些!”母亲见赵彬丞点了很多,说道。
不一会三姨先到了,直夸赵彬丞帅,姑娘肯定看的上。
赵彬丞就像一个展览品一样,接受三姨的品头论足。
“六子,我听他们说你发财了,三庄乡的那个酒厂就是你的?”三姨笑道,“等会我与姑娘说,你家是大富之家,肯定能成!”
“三姨,这些就别说了,酒厂我只是有一点股份,这几年虽然挣了点钱,但是也上不了台面的!”赵彬丞笑道,小县城信息闭塞,赵彬丞的情况很多人不知道,一些亲戚只知道赵彬丞这几年发财了,给姐姐买了门市,开了超市,给父母在县城买了别墅,只知道七井酒厂是他的,别的并不知道多少。
“那酒厂不是你的么?”三姨一愣,赵彬丞老家这边人都是知道的,怎么现在不是他的了?难道传言是真的?说赵彬丞也是替别人打工,他只是明面上的人,真实的老板隐藏在背后。
无风不起浪浪啊,赵彬丞的说法让三姨深信传言是真的,不过就是这样赵彬丞也算是有钱的,给姐姐开超市,给父母买别墅,怎么的也有上千万吧!
前几天自己因为儿子买房子,还从赵彬丞父母那里借了十万,人家一点也没有拿捏,直接给了,还说不急着还,看情况应该算是有钱人了。
“酒厂我占了一点股份,没有多少的!”赵彬丞笑道。
酒厂现在的确在他名下没有一点股份了,父母头上的股份也被转到别人头上了,赵彬丞可不想以后还发生那样的事情。
低调,低调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
张韵枝很郁闷,非常郁闷,气鼓鼓。
她是南艺毕业的,毕业后有一次机会演了一个四配,表演的还行,有些小名气,微博也有三十几万粉丝,一个月前,她签约的公司,让她去陪酒,她拒绝了,结果就回家呆着了。
张韵枝回家后,父母已经给她介绍第四次相亲了,今天是第五次,她很累,父母却乐于此事。
因为是家中的独女,张韵枝今年才二十三岁,父母已经急不可耐的把她嫁出去,想要抱外孙。
张韵枝的父亲张弛本来是一家国企的中层领导,十几年前国企改制了,他父亲也顺利下岗了,不过这两年因为家里老房子比较多,拆迁了,富裕了,老张也算是县城有钱人了,生活非常不错。
张韵枝的母亲刘兰,虽然四十几岁,可是保养很好,很有气质,她是事业单位的员工,一辈子轻轻松松的。
“妈,不想去!”张韵枝鼓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不去不行,你已经二十三了,过了年就二十四了,二十四的时候,你妈我已经生下你了!”刘兰说道。
“韵枝,听你妈妈的,我们去看看,相中了就和爸爸说!”张弛今天穿的很正式,头发向上,只是很稀少。
张韵枝很无奈,只能跟着父母出门。
父亲开车小车,直奔约好的地方。
………
三姨没有在包厢里等,而是到了嚓啡厅的门口,赵彬丞总不能失礼,无奈陪着三姨一起在门口等。
三姨还在一个劲的夸赵彬丞的相亲对象,如何如何漂亮,如何如何董事…听的赵彬丞头皮发麻。
“来了!”三姨指着一辆已经停下来的小车,拉了拉赵彬丞,一起笑着脸迎了上去。
“阿姨好,叔叔好!”赵彬丞先打了招呼。
“刘兰,这就是赵彬丞,我姨侄儿,怎么样很帅气吧!”三姨夸赞道。
“很不错,高高大大的!”刘兰似乎很满意,打量了赵彬丞一番,张弛也跟着点头。
“这孩子,怎么还不下车!”刘兰看完赵彬丞之后,发现闺女还没下车,拉开车门,说道。
张韵枝很不情愿的下了车,根本没有看赵彬丞一眼,也没有说话。
“枝枝,这就是阿姨给你介绍的对象!”三姨见气氛很尴尬,笑着说了一句。
张韵枝点点头,叫了一声阿姨。
赵彬丞只看了张韵枝一眼,内心酥酥麻麻的,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液。
张韵枝很漂亮,微微有些胖的脸蛋,虽然是瓜子脸,但是有些肉,皮肤很白皙,身材很修长,前凸后翘的很有料,加上一头秀发,很漂亮。
“怎么回事?一见钟情?”赵彬丞对于自己的反应很不满,似乎一眼就相中了眼前这个女孩,冷冷的,距离感十足。
赵彬丞也没有主动打招呼,他看出来了,女孩也是被加里逼迫出来相亲的,赵彬丞驱赶走了脑海中自动补充的知识,告诉自己冷静,只是走走过场,很快就结束。
上了楼,两家第一次见面,很尴尬,如果不是三姨存在,可能气愤更加尴尬。
“要不我们现走?给孩子们留一些空间!”三姨建议道。
张弛与刘兰似乎对赵彬丞印象不错,夸了赵彬丞几句,与赵彬丞父母交流的也很不错。
“那我们先走,韵枝,晚上你与小赵一起吃个饭,吃完再回去!我们先走!”刘兰站起来,拉了拉没有什么反应的张弛。
双方家里人都走了,三姨也走了,只剩下赵彬丞与张韵枝,两人没有什么交流,只是静静的呆着,赵彬丞忽然很喜欢这种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