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b5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獵諜 愛下-690、遲了,帶走!讀書-8rs9x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曲氏公司。
刘曲培是屁滚尿流的冲进办公室中。
“出什么事了,慌什么!”
曲元罗脸色一沉喝到。
后者是满脸惊恐地说道:“曲老板,大事不好了,您赶紧去救救少爷吧,他被人绑架了。”
“什么?你说什么?”曲元罗脸色大变。
“说清楚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
等到刘曲培说完后,曲元罗心中的惊恐之情就减轻不少。
这最起码说明这次的绑架是事出有因的,是因为何润喜才这样,而不是说是被别的别有用心的人策划的。
不过即便这样也是,何润喜,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绑架我儿子!
是,我儿子是绑架了你的老婆孩子,但你就是不能对他动手。你现在肯定是想要去营救你的老婆孩子吧?行,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带走他们。在这华亭市,敢对我儿子动手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我会统统丢进黄浦江喂鱼。
“老六!”曲元罗冷漠的喊道。
“老爷!”
“带着咱们的人,现在就去清风茶楼,你见机行事。”
曲元罗冷声道。
“是!”
老六是个身材魁梧,脸上有个刀疤的中年男人,答应下来这事后他便问道:“老爷,这事要不要和梁主官说声,毕竟要是一会儿动起手来,惊动了警备厅的人也是麻烦事。”
“麻烦事?”
曲元罗不置可否的一笑,“只要是咱们做的事,就没有说麻烦的,放心吧,不用去管的!走吧,我要好好的和这个何润喜算算账。”
“是!”
……
清风茶楼。
当曲元罗来到这里的时候,老六自然是最先下车的,他带着人将这里很快便包围住,确定外面被戒严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即便知道这事应该没什么蹊跷,可曲元罗还是会很谨慎。
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老爷,少爷的确被关押在上面的茶室中。”老六很快便出来。
“走!”
曲元罗心情急迫的带着人走进茶楼,只是刚到二楼的时候,身后那些随从便都被阻拦住,西门竹脸色冷漠的说道。
“我家主子说了,只让你上来,还有,钱呢?”
“放肆!”
既然知道曲仁东就被关押在这里,曲元罗还有什么好怕的,二话不说就直接摆摆手,“给我上,将他们都控制住!”
“是!”
老六带着人就开始要往上面冲!
但下一秒他便停止脚步,因为曲仁东露面了,他被捆绑住,嘴里塞着一个破布团,然后被人直接拿枪顶着脑袋。
“谁再敢动,我就立即毙了他!”
“住手!”
曲元罗看到这幕立刻喝止,“你们都留下来!”
反正这里都是自己的人,难道说还有什么好怕的吗?曲元罗便只带着老六走上二楼。
他好歹也是曲氏公司的老板,这点魄力是有的。
当然这也要归功于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事是其他势力所谓,一直都觉得是何润喜在报复。
真的要是清楚这事和楚牧峰有关系,打死他都不敢上楼。
茶室中。
楚牧峰竟然没有离开,在知道曲元罗会露面的情况下,竟然都没有走,这倒是很为难得的事。
何润喜也曾经想过楚牧峰会怎么做,但他却做梦都不会想到楚牧峰会亲自面对曲元罗。
两人面对面的坐下。
“你是谁?”曲元罗张嘴问道。
“凤雏!”楚牧峰平静的说道。
“凤雏?”
曲元罗挑起眉角,不悦的说道:“这位兄弟看着眼生的很,我想咱们以前应该是没有见过面的,你是何润喜请过来的帮手吗?是想要帮着他对付我曲家的吗?”
“我想你是不是被欺骗了,莫非不知道我曲家在这华亭市意味着什么?”
“哦,意味着什么?”
楚牧峰表情无动于衷,波澜不惊的说道:“我不管你们曲家是什么东西,何老板说了,只要我能将曲仁东绑架,你这个当爹的要多少钱都会拿出来。”
“三十万美金,我现在就要,你给我,我就将人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那我要是不给呢?”
曲元罗瞥视了一眼曲仁东,淡淡说道。
“撕票!”
楚牧峰冷声喝道,他无视掉曲元罗眼中的杀意,直接冲着西门竹点点头,后者立刻就将曲仁东的外套脱下来。
“你!”
曲元罗顺势看过去,当场便倒抽一口冷气。
老六也是眼神微变。
曲仁东身上竟然绑着很多炸药,这么多炸药爆炸的话,别说是杀死曲仁东,就连这座清风茶楼夷为平地都不在话下。
真要那样做,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逃掉的,都得死。
“呜呜!”
曲仁东嘴里塞着破布,也不敢拼命挣扎,只能是哼哼的喊叫着。
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也是!
要不是心狠手辣,怎么敢前来找我曲元罗的麻烦,我就不相信你动手之前没有打听过我是谁,打听过却还敢这样做,你就是有大野心。
“兄弟,三十万美金的话,你这是在狮子大张口,没有这个可能的!我又不是银行,怎么能一下拿出来那么多钱。”
“这样,我给你一万美金,你现在就让我带走曲仁东,怎么样?”曲元罗说道。
“一万美金?”
楚牧峰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听你的意思,你的儿子就值一万美金是吧?行啊,要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直接撕票就是,你守着你的一万美金活吧!”
“撕票?你敢!”
老六一直都在等待机会,听到这样的话,知道楚牧峰是没有可能松口,就二话不说,一个纵身飞扑过去,同时扬起手枪就要冲着西门竹开枪射击。
但可惜还是迟了!
一直在盯视着的老六的西门竹,就在他刚有所动作的瞬间,手腕便翻动,一枪射出,命中老六的眉心,当场杀死。
茶楼外面戒备的人听到动静后,全都沸腾了,一个个的吆喝着就要冲上前来。
然而早就蓄势以待的楚牧峰怎么可能说给他们这个机会!
隐藏在暗处的特工们便开始开枪,不到一会功夫,这些人便全都被杀死。
曲元罗懵了。
他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演变,自己这边明明是占据着上风,怎么可能说一下就被对方压制住。
而且听外面的动静,这分明是早就有所埋伏。
“你……你到底是谁?”
察觉到不对劲的曲元罗颤声问道。
“我是谁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带他们离开!”
楚牧峰扬手说道。
“是!”
西门竹摆手间就有人走上前来,很利索的手刀砍下去,两人当场昏迷过去。
然后这对父子就被带出了清风茶楼,楚牧峰他们也消失在胡同中。
十分钟后。
这里吹响了刺耳的警哨,警备厅的巡逻警察过来,他们将清风茶楼围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表现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来。
没办法!
谁让如今的华亭市是不太平的,他们虽然说吃的是警备厅的粮食,但想到军统锄奸队的存在,便连睡觉都不踏实。
“外面死了六个,里面死了两个,死的人是曲元罗的心腹老六。”
“这也就是说来人是对曲元罗动手了!”
“在这华亭市中,还有人敢这样做吗?”
“嘘,小点声,没看到特高课的人过来了!”
的确!
特高课的九条东岛出现了,跟随在他身边的是宪兵队的副队长矢野浩四,两人会联袂而至,是因为出事的是曲元罗。
这要是换做别人,他们才不会露面解决。
“根据我这边掌握的消息,说的是曲元罗会过来,是因为儿子曲仁东被绑架了,绑架的人就是服装厂的老板何润喜。”
“但现场的情况说明,这个绑架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圈套,那个何润喜要么是被人利用,要么就是绑架人的同伙。”矢野浩四沉声说道。
“那么是谁在绑架曲元罗?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那?求财?”九条东岛问道。
“这个还要调查。”
“那就调查吧!矢野队长,我希望你能赶紧将曲元罗找到,毕竟他对帝国的事业是有帮助的,他是绝对不能出事的!”九条东岛吩咐道。
“我会抓紧时间调查!”
……
外面围观着一群看热闹的人,他们在知道出事的是曲元罗后,心里都是暗暗叫好。
他们都知道曲元罗是一个大汉奸卖国贼,靠着出卖国家利益讨好日军军部。这样的人渣败类,或者就是一种威胁,越早死掉越好。
“你们说是谁做的这种好事?”
“我猜想肯定是咱们国民政府做的,像是曲元罗这样的汉奸就该杀。”
“汉奸是杀不完的,但只要遇见就杀,总能威慑住一群人。”
……
这里发生的事情是没有谁遮掩的,也没有办法遮掩的住,很快就传遍开来,而在知道这里的事情后,最紧张和最害怕的莫过于梁程。
梁程在办公室中如坐针毡,面色惊慌失措。
阴谋!
就曲元罗刚刚经历的事情,明显是有着浓烈的阴谋气息,谁看都能看出来这里面是不对劲的。可问题是曲元罗作为当事人,即便是有所防备,最后还是中招。
那自己怎么办?
真的是要是军统锄奸队动的手,我可怎么办?
对方能够设下这么精妙的圈套,我要是说碰到的话,会不会也像是曲元罗那样中招?
梁程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