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t7x超棒的玄幻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 txt-第1259章 撤退戰(下)讀書-i9jbc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法师是很难缠的,尤其是一个等级不低,战斗经验丰富的家伙始终躲在暗处伺机偷袭的时候。
林天赐用蓝炎破炸海盗船,其中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把那个法师给引出来。
就算他不能对林天赐造成致命的威胁,总在暗处有一下没一下的骚扰也感觉很蛋疼。
不过对方出乎意料的沉得住气,哪怕蓝炎破直接报销了一艘海盗船,法师也没有跳出来趁机来上一下。
估计是看到蓝炎破的威力,心里十分明白正面作战的话自己怕是会被瞬间秒杀,所以选择在海面上布置魔法陷阱。
而林天赐驾剑去追,刚好就一脚踩在陷阱上。
十几条坚韧的水草从海面下激射而出,像个笼子似的把林天赐困在里面,并开始朝内部收缩合拢。
没时间跟这些玩意儿纠缠,林天赐屈指一弹,淡金色的剑锋从指尖弹出,刷刷两下就切碎了合拢过来的水草。
这时候,不知从哪传来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
“水扼术。”
刚摆脱水草纠缠的林天赐随即就看到自己脚下的海面顿时波涛汹涌起来,水流组成好几条细长的手臂,灵活的绕着林天赐试图抓住他。
“精灵魔法?难道动手的是海精灵法师?”
看到这个法术,赛丽有些纳闷。
水扼术士E级的精灵魔法,跟现在法师们改良出来的奥术是两码事。
在威力上,二者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现代的奥术比起精灵魔法来说更加的变化多端。
不过精灵魔法是只有精灵才能使用的法术,而且也不是每个精灵都能学得会,毕竟他们已经不是上古精灵了,这需要一定程度的天赋才行。
林天赐能用蓝炎破,主要是因为某间魔女的候选人这一身份,靠它驱使只认精灵的四元素臂环。
尽管在外人看来,通过物品释放的法术跟法师本人使用的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在懂行的,尤其是拥有奥术视觉的人看来,那完全是两回事。
通过物品使用的法术,法术模型较为呆板,而人为释放的法术,则法术模型多多少少有些不同,大致等用于手工艺品和流水线上下来的工业制成品的区别。
所以赛丽一下子就判断出了这肯定是人为释放的精灵魔法,而利莫里亚这个位面的精灵,就只有海精灵一种。
按理说海精灵应该不会参与到海盗行业当中,利莫里亚这个位面的海精灵在风俗方面跟多苏的海精灵有些不同,但性格方面还是差不多的。
对他们来说,自己跟陆地上的种族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唯一的交集就是贸易,突然有海精灵帮海盗……
赛丽那边的思路一下子就跑偏了,林天赐可没空去琢磨这些有的没的。
他控制青云拔高,试图摆脱水扼术的影响,但那玩意儿出乎意料的灵活,青云又不是以灵活著称的仙剑,一时半会儿还真无法摆脱。
论危险性,对林天赐来说等同于无,但就这么被缠住也很蛋疼。
于是他干脆收回苍穹剑指,从手腕上取下跟手镯差不多的源水之剑剑柄。
抬手刺向朝他脖子抓来的水之手臂,后者立刻僵直不动,哗啦一声散成大片的海水。一柄剑身由咆哮的水流组成的宝剑从散开的海水当中被抽了出来。
剩余的几条手臂依旧试图去抓林天赐,但有源水之剑在手,任何以水元素为依托的法术在这柄神剑的剑锋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只要轻轻一挥,射来的水之手臂就被通通斩断,再也无法凝聚成型。
用源水之剑上的‘劈波斩浪’特性去对付区区E级法术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但现在需要它的特性,也就没有浪费不浪费这回事了。
但事情显然还么完,林天赐这边刚摆平水扼术,紧接着又看到三只大型水元素从海面上直起身,旋转的海水混合着水草和贝壳一类的杂物在水元素的体内流转,它们结结实实的挡住林天赐的去路。
这简直没完没了!
对方也明白,想打赢林天赐几乎是不可能的,再说也不需要打赢,目的就是缠住他,不让他对海盗的舰队造成更大的破坏。
讲道理,如果放任不管,林天赐御剑飞过去对着海盗的舰队狂轰乱炸,那效果就跟早到武装直升机屠杀的坦克装甲洪流差不多,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那个疑似海精灵的法师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单纯的拖时间。
林天赐本人不懂剑法,但好在用源水之剑对付水元素也不需要用什么剑法,不外乎拿剑当菜刀耍。
不管水元素自己冲上来,还是控制水流造一堵水墙,亦或是掀起一阵小规模的海啸。对源水之剑来说,都是一剑就能破解。
但元素生物非常难缠,之前在失落之地林天赐就见识过这玩意儿的抗揍性能了。
不同的元素生物,在不同的环境中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差距也十分明显。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林天赐相当于站在人家水元素的主场上,哪怕源水之剑有劈波斩浪的特性,只要不破坏水元素的核心,它们就能靠无穷无尽的海水进行快速的自我再生。
何况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法师还时不时抽冷子来一发骚扰,这让林天赐倍感棘手。
不得不说,林天赐确实被缠住了,而且就被缠在了港口靠近码头一侧的海面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艘海盗船越开越远。
这让他有种强烈的,想要来一发伊奥凯拉发泄一下心情的想法。
话说回来,真要一发伊奥凯拉砸下来,海盗舰队确实会团灭,但这座港口小镇八成也无了,会被掀起的海水瞬间淹没。
这或许就是正道的悲哀,你在乎老百姓的死活,在乎自己的行动对周边环境影响,但人家不在乎。
不过虽然海盗船越开越远,但对林天赐来说,还真不是追不上距离。
毕竟海盗船的速度跟御剑飞行没得比,让他们先跑个几公里林天赐再追都不费劲儿,所以还远没有到真正紧急的时候。
“巨颚龙卷!”
一挥手,咆哮的烈风环绕着林天赐组成坚韧的风之护壁,不仅挡住了不知从哪射来的攻击法术,也挡住了试图包围上来的水元素。
它们由海水组成的身体不怕受伤,一拳接一拳的砸向巨颚龙卷,嘶吼的强风几乎把水元素的身体吹散。
这也是元素生物的缺点之一,智商等于智伤。
它们能听得懂简单的命令,例如攻击某个目标,或是保护我之类的,但具体怎么做……
这就显得比较智障了。
林天赐则趁机摆脱纠缠,操控青云几乎垂直往上飞。
会被水元素缠住,主要是因为林天赐的高度不够,如果能飞到二三十米的空中,水元素再怎么难缠也根本够不着他。
而多耽误的这几秒,在遁法的高速性能优势上根本不算问题。
即便没有使用配套的神剑利空,以青云加持利空遁法的速度依旧是相当拔尖的存在。林天赐迅速提升了高度,跟火箭似的垂直上升,很快便爬到水元素无论如何也够不着的距离。
但这时候,意外出现了。
自己头顶正上方也就不到五米远的位置,一个人影突然从空气中浮现,那人披着厚重的,看不出男女的黑色天鹅绒长袍。
但跟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手里还多了一柄似乎用珊瑚制作的法杖。
那个法师居然一直躲在半空中,这一点确实有点出乎意料。
由于不管是法术陷阱,还是水扼术还是水元素,都在海面上展开,林天赐一直以为那孙子躲在水下。
毕竟很可能是个海精灵,人家下水就跟回家一样,所以躲在水下跟林天赐纠缠的可能性非常高。
这就是惯性思维的影响了,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反其道而行,没有躲在海精灵擅长的海水里,而是在半空。
既然那人一直在半空,林天赐的一举一动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当巨颚龙卷出现的时候,人家就知道林天赐在打什么主意,所以能更快也更充足的做好准备。
刚爬升到半路,就看到那个法师朝林天赐举起了法杖,一颗几乎看不见的,但应该是球体的东西从法杖上射出来。
“是超咆弹!”
赛丽赶紧发出提醒,但好像已经晚了。
它的速度非常快,且几乎无形无相,只有在略过飘过去的浓烟时会在空气中留下一个明显的空洞。
正好林天赐还在爬升,又完全没预料到人家在半空等着,等于是自己撞了上去。
那个瞬间,林天赐感觉一阵大力从胸口爆开,眼前金星乱冒,耳朵里满是嗡嗡的蜂鸣。
超咆弹属于C级法术,本来音波权杖上也有这个法术,但音波权杖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有些损坏,超咆弹无法使用。
青云忠诚的将林天赐送回地面,倒是不至于让林小哥儿直接砸在码头上。
但有点奇怪。
C级法术论杀伤力已经不弱了,霹雳归藏换算过来也就C级,何况音波伤害难以防御。
可林天赐只是晃了晃脑袋,并没有感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
简单的说,从声光效果上赛丽能认出是超咆弹,但打中林天赐造成的伤害实际上跟一发E级的音爆鸣差不多,在强悍内功的加持下除了耳鸣和一瞬间的身体麻痹外并没有什么问题。
看着挺猛,撞身上才发现原来是个样子货?
话说回来,看上去林天赐一直在挨打,但实际上,这个挨打是双向的。
此时天上已经没了那个法师的影子,只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法力手掌在那儿。
被超咆弹命中的瞬间,林天赐就激活了拨云掌,而且是毫不留手全力拍了下去。
以法师的小体格,这一掌绝对会让那人不死也半残,那种紧急的情况下肯定来不及使用强力的防御法术,而且林天赐有明确命中的手感。
林天赐从天上掉下来,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卫兵也看到了,有两个人赶紧跑来把林天赐扶起来。
此时他的耳鸣已经好了很多,模模糊糊的能听得到真切的声音,只听不远处有人喊道:
“是波涛卫士!是波涛卫士的船!”
远处的漆黑的海面上,似乎闪过几道明亮的闪光,能朦胧的看到一些造型和海盗船完全不同的船只出现,双方很快展开了战斗。
虽然在岸边看着并不算明显,但似乎打的还算热闹,因为能看见一支支点燃了的箭矢朝双方互射。
这也让林天赐很想吐槽。
果然警察都是等事情结束的时候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