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fg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 南希北慶-第八百二十三章 無所不用其極熱推-dvos2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虽然大臣们这一哭二闹三上吊,都没啥卵用,万历根本就不搭理,但千万不要低估明朝大臣们的倔强,想让他们就此屈服,那也是绝不可能的。
如这种事,怎么可能屈服。
这都已经快变成一个零和游戏了。
在歇斯底里过后,大臣们也都渐渐冷静下来,也察觉到这背后得意义,这可能就是万历的报复和任性。
行,既然你皇帝不肯听劝,要一意孤行,那我们也只能想尽办法,将你给逼回到朝廷制度上面来。
曾今的扛把子,变成了如今的BOSS,整个官僚集团是如临大敌。
他们开始想尽各种办法,围剿这对帝商组合。
东阁。
“我听说朝廷不少官员已经密信湖、贵、川、播四地的地方官员,表示朝廷并未通过由湖广出兵贵州平乱的决议。”
许国是一脸担忧道:“这显然是暗示那些地方官员阻扰陛下的计划,不但如此,他们再三恳请我们内阁不要为陛下拟旨。”
这圣旨当然是至高无上得,但是没有制度的圣旨,这个就有很多漏洞可以钻。
你万历一道圣旨,不可能将一场战争说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凡事还是得有规矩,更何况这是战争,你不按照流程走,那肯定会出问题的。
有本事你皇帝每命令一个官员,就下达一道圣旨。
那我们认怂。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大臣们这么做,就是跟万历刚正面。
我们就不相信你能够绕开我们整个官僚集团,你以为打仗是过家家啊。
申时行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他觉得皇帝也没有必要绕开内阁,你绕开内阁,那我不也成摆设了,道:“我看他们这一招估计不会太成功。
首先,我认为陛下绝不会让我们内阁拟旨,如果陛下需要内阁拟旨,就不会这么做。
其次,叶梦熊本就是贵州巡抚,如今又总督三地军务,他有权命令地方官员,就算当地官员不从,可是他手中还有湖广神机营,这谁敢不从啊。”
王家屏听罢,对此是甚感担忧,“倘若真用军队去威胁地方官员,那事情可能会失控啊!”
这皇帝跟大臣干起来,里面还夹杂着军队,这破坏力是可想而知的!
申时行沉思许久,摇头叹道:“陛下现在又不愿见我,这我也没有办法啊。”
……
一诺牙行!
“要命啊!要命啊!”
周丰几乎是趴在桌子上,朝着郭淡哭诉道:“郭顾问,这可真是要命啊!那些大人们威胁我,让我阻止牙行借钱给陛下,否则的话,就让我金玉楼彻底关门,可能还让我也跟着消失。”
“郭顾问,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这游戏,咱们可真是玩不起啊。”
曹达也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其余股东也皆是如此,个个吓得面色苍白,魂不附体。
他们活到如今还从来没有被几个四五品大臣同时威胁,这尿都快要吓出来。
你们来一个芝麻小官,就足以吓得我们睡不着觉,你们还要一块来。
真是要命啊!
但是这大臣们亲自跑去威胁商人,可见他们也真是急了,以至于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面子,什么尊严,先都放到一边,不管什么办法,一定要将这事给阻止下来。
郭淡对此表示非常同情,道:“要不你们去卫辉府躲躲?”
“这躲得了吗?”周丰激动道。
郭淡风轻云淡道:“那行吧,我去跟陛下说说,就说你们不肯借,将借据还给陛下。”
“你这是干什么呀?”曹达差点没有扑过去,这要跟皇帝说,那我们还有命吗?“是我们不肯借吗?”
郭淡真是哭笑不得:“那是谁不肯借呀!我可是答应借的,毕竟我比较怕死,是你们在这里哭啊!”
周丰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但是你别以我们的名义去借啊!”
“我没有以你们的名义借啊!”
郭淡笑道:“我是以一诺钱庄的名义借的,别说为什么不以我个人名义,我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在商言商,如果陛下是来要钱的,那我当然要对你们负责,给你们一个交代。但事实不是,陛下现在是借钱,而且给我们这么高得利息,每年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十万两的利息,我是真的没有理由拒绝。”
这时候都你还想着挣钱,是个狠人啊!
周丰纳闷道:“播州那穷乡僻壤的地方,每年能交出十万两税入吗?”
郭淡笑道:“那得看在谁手里,在我手里的话,区区十万两可不在话下。是,那边是比较穷,但那边有着丰富得资源,而卫辉府需求得不就是资源么?”
要别人说这话,周丰他们肯定会嗤之以鼻,但这话从郭淡嘴里说出来,至少得信七分,卫辉府以前也穷得差点揭竿而起。
郭淡又趁热打铁道:“只要打赢了,那么我们牙行就能够获得金钱,原料,人力,市场,你们找个理由让拒绝这一笔买卖吧。”
商人天性逐利,考虑到这能挣钱,大家的脸色稍稍缓和一些。
曹达讪讪道:“我们当然知道你不会做这亏本的买卖,是那些大人们……!”
郭淡笑道:“你们可以拿出我们一诺牙行的股份契约给他们看,我是有权力全权做主的,就算是比股份,你们加在一起也比不过我,你们凭什么阻止我。”
曹达眼眸一转,道:“光凭这还不够,你就骂骂我们吧。”
“啊?”
郭淡错愕地看着曹达,这种要求,他很少遇到过。
曹达啧了一声:“你将我们骂出去,那我们也好跟那边交代啊!”
郭淡为难道:“我好歹也是一个童生,读圣贤书长大的,不太会骂人啊!”
周丰嗨呀一声,“行行行,你不会骂,我们骂你也是一样。”
“啊?”
一炷香后。
“郭淡,你不听老人言,小心你吃大亏,我要退股,我要退股。”
“郭淡,你忘恩负义,我们恁地支持你,你却在这时候翻脸不认人。”
“你这卑鄙小人,我们被你害死了。”
……
只见周丰等一干股东,骂咧咧得出的大门。
郭淡站在门前拱手,很是敷衍道:“各位,事已至此,不可能挽回,如果他们想要退股,悉听尊便,但我并没有骗你们,契约上白纸黑字写得非常清楚,我有权做主。”
…….
武清候府!
“不妙!不妙啊!”
李高在屋中来回踱步,是垂首顿足,口沫横飞。
陈胤兆愁眉紧锁道:“是挺不妙的,若是让他们成功,那今后还有咱们什么事。”
李高啧了一声:“都已经是这般时候,你怎还顾着一己私利,真是岂有此理。”
陈胤兆懵逼,你什么变得这般正气凛然,问道:“不说侯爷指的是何事不妙?”
“当然西南局势,依我看来,此战必败。”
“此话怎讲?”
陈胤兆、莫若友等人不禁看着李高。
李高叹道:“古人有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陛下这回不经朝廷决议,就贸然出兵,这如何能够打胜仗,更别说,这里面定有人会从中作梗,我看江南、湖广地区的粮价马上就会上涨。”
陈胤兆眼中一亮,这头回打仗国家不拨粮食,那郭淡就得拿钱去买,不禁面色一喜:“对呀!这粮价…….!”
一旁的莫若友赶紧拉了下陈胤兆。
陈胤兆瞧了他一眼,突然反应过来,神色一变,焦虑道:“说得是,说得是,这肯定会有人借机炒高粮价,让郭淡买不到粮食。”
“我觉得这倒是不用担心,毕竟郭淡成立一诺保险的时候,收了许多粮食,如今他在各个州府都有粮仓。”莫若友道。
“你想得太简单了。”
李高摆摆手,道:“一诺保险的前身可是预备仓,这关系到无数百姓,郭淡若从各地的一诺保险调粮食过去,各地的地方官府能放行吗?”
“是呀!”
莫如友点点头,道:“他想调粮食走,官府可以拦着他。”
“官府去拦其实还没有什么,当地百姓更会拦住他的,若将粮食调走,将来发生天灾,那可如何是好。”李高哼道。
大家齐齐点头。
官府拦不住,还能怂恿百姓去拦,若是如此,这粮食是都走不了。
“其实这都是小问题,老夫最担心得是…….。”
“什么?”
大家激动地看着李高。
李高叹道:“老夫担心会有人去跟杨应龙通风报信,倘若我军内部到处都是内奸,这仗还怎么打啊。”
陈胤兆等人同时吸得一口冷气,你丫还真够狠啊!
其实李高哪里是在为皇帝担忧,他是在告诉大家,该怎么给郭淡添堵。
只不过这回情况有变,不需要他们去冒头,朝中有得是人愿意这么干。
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这一仗失败。
要让万历明白,你绕开朝廷,一意孤行,那是必败无疑的。
这说着说着,陈胤兆还真的有些担忧了,道:“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吧,这万一真败了,会不会……!”
这种弄巧成拙,那可是很恐怖的。
李高哼道:“这笔账,他们比咱们算得清楚,打个西南,就是败了又如何,他杨应龙未必还能够打到中原来,毕竟国家也没有损失什么,钱粮都不是国库拨得,那湖广神机营更是原本就不存在的,杨应龙若敢出来,决计让他回不去。”
陈胤兆等人是无话可说。
你这理由找得着实有些过分啊。
不过他们心里却是激动,脑海里面已经浮现出,到时打败了,万历该怎么面对大家,说不定这龙椅都不一定坐得稳啊!
可惜潞王前去就藩了。
不然的话,还能够去巴结巴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