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skc火熱言情小說 《召喚之絕世帝王》-第1225章 虎豹騎,出戰!鑒賞-3uzo5

召喚之絕世帝王
小說推薦召喚之絕世帝王
洛尘直接让人将洛水依和洛水烟喊了过来!
“皇兄,找我们什么事啊!”
洛水依也是十分惊讶,要知道,自己皇兄这可是从来不轻易让自己来前面的。
“有件事想要交给你们去办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
“嗯?”
看着两人疑惑地面色,洛尘笑了笑:“炸鸡好吃吗?”
“好吃!”
洛水依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轻声道:“想不想天天吃?”
小丫头傲娇的撇撇嘴:“皇兄,有什么事情你直说,不需要利诱我!”
“哈哈哈哈!”
洛尘捧腹大笑,轻声道:“我看你最近在宫中闲来无事,便想让你自己去创业!”
“创业!?”
洛水依似乎也是来了兴趣,“说明白一点!”
“我要你们在长安城开一个炸鸡店,至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可愿?”
洛水依顿时眼前一亮,洛水烟也是十分惊讶的样子!
“皇兄,我愿意!”
“好!”
洛尘含笑点头:“既然如此……”
“可是皇兄!”
洛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洛水依给打断了:“母后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呵呵,母后那边就交给朕吧!”
“真的”
“真的!”
“太好了!”
洛水依也是十分激动的上前挽着洛尘的胳膊:“二哥,我真是爱死你了!”
洛水烟虽然不能向洛水依那般收放自如,眼中也是带着一丝喜色!
“好了,回头朕给你一千两银,开局十个厨子,至于能做到哪一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嗯嗯,知道了!”
“二哥你放心吧!若是不干出一番事业,本公主愿意立下军令状!”
“。。。。。。”
洛尘一脸的无语。
看着两人风风火火的走下去,洛尘的脸上尽是苦笑之色。
“龙影!”
“陛下!”
“从今日开始,暗中派人保护两个丫头的安全!”
“诺!”
……
西境战场。
夏军势如破竹,两军数量本就相差不大,如今夏军战意正是高昂。
“杀啊!”
“灭秦在今日!”
“我军必胜!”
陌刀军开道,大军势如破竹,兵败如山倒,纵然是重骑兵也不可能将让战马披上跟人类一样厚重的战甲,让他们变成铁皮罐头,能够硬抗陌刀的冲刷。
伤亡在所难免,但却不值一提。
伴着一个个大秦铁骑的倒下,胜利的号角,终于倒向了大夏军一侧。
“想走?”
李存孝一声暴喝,手中长槊朝着一个秦军将领砸了过去。
下一息,他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那一柄长槊横扫过来,砸的火花四溅,他单手持着的战刀更是险些脱落在地,让自己没了依仗。
他心道不好,慌忙当中将战刀挪到自己身前,双眸一凝,这才发现大夏悍将不知何时已经杀到自己跟前来了。
“不过尔尔。”李存孝交手之后大失所望,根本无需他动用第二个兵器,只要一个,便能将人杀的人仰马翻!
“哈哈哈哈,万人军中,能纵横驰骋,丝毫不伤者唯有陛下和李将军!”
一声大笑声传来,李存孝侧目看去,正是薛仁贵,当即面色大喜!
“哈哈哈,好啊!”
“没想到仁贵你来的竟然这么快,真是天助我也!”
一众飞虎军看着突然迎面杀过来的一队骑兵,也是面色微讶!
“是御龙军!”
“竟然是御龙军,哈哈哈哈!”
“有御龙军杀到,此战必胜!”
“万胜!”
一道道将士竭力欢呼,而秦军的大营之中,白敬臣毫不犹豫的请大军撤退!
“撤军!”
“大帅,此时撤军,我们的战损就白打了啊!”
白敬臣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目光冷然!
“诺!”
那将军虽然质疑,却是不敢忤逆,这两日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主帅的命令,着实有些犯了忌讳!
“呜呜哇哇——”
“呜呜哇哇——”
号角声响起,秦军竟然如潮水一般撤了回去!
李存孝和薛仁贵也是面色一怔:“没想到大秦竟然此时撤军了!”
“万万没想到啊!”
一道道惊诧的声音响起,薛仁贵沉声开口:“看来,大秦的情况当真是危机存亡!”
“越是如此,越是不能让他们撤出去!”
李存孝紧紧地窜紧手中的禹王槊和毕燕挝!
“将士们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让将士们撤军!”
薛仁贵当即下令!
“撤军?”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也要撤军?”
李存孝眼中尽是质疑之色,薛仁贵淡笑道:“不错,大军主力撤军修养,先让御龙军铁骑和青龙军的军团冲锋一次!”
“待他们打得差不多我们在上去收尾,我准备让他出手!”
“他?”
李存孝眼中闪过一丝惊疑,随后似乎是猛地想到了什么,眼中尽是震惊。
“现在就动用他们?”
“此战实在是太重要了!”
薛仁贵的眼中毫无半点迟疑之色。
“如此……也好!”
……
“传我帅令,让秦良善将军率虎豹骑,出战!”
“诺!”
一声令下,城门大开,大地缓缓的震动起来,只见一道道身骑黑马的裹面骑士从城门之中跑了出来!
他们手持长枪长戈,胯下披甲战马,目光冷冽,寒意四射!
“嘶!”
“你们快看啊!”
“那是什么!”
“竟然是他们!”
“他们?”
“虎豹骑!”
三个字从一个老兵的嘴中突出,守城的将士皆是面色一怔,就连白起的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惊诧之色!
“没想到现在就动用了重骑兵!”
“此时不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听到廉颇的话,白起并不否认,而是轻声道:“着实是好机会,能大胜,却是不能全歼!”
“若我为统帅,此时定然会继续打消耗战,待秦军士气殆尽,御龙军携虎豹骑一举冲锋,届时秦军定然溃败!”
“而今,秦军虽然士气低落,但是确有死战之力,此时冲锋能建功,却不能全胜!”
廉颇听到白起的话,苦笑摇头,这就是两人的差距了,他更加偏向薛仁贵的打法!
秦良善面色冷峻,心中也是热血澎湃,沉声道:“将士们,记住了本将平日里交给你们的技巧!”
“我等重骑兵,一但发起冲锋,唯有杀穿敌营,或者是战死于马上,绝对没有中途停下一说,明白吗?”
“明白!”
“停下冲势的重骑兵,唯有死路一条,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落马!”
“骑兵落马,无异于坠落悬崖,同样是取死之道!”
“诺!”
“杀!”
一声低喝,一万铁骑缓缓提速,卷起一道道黄沙,前方的将士不自觉的为这支钢铁洪流让出一条道路来,眼中尽数惊诧之色。
“我大夏有如此铁骑,何愁天下不定?”
不只是一众大夏将士惊呆了,就连不远处的一道道秦军也是呆呆地愣在了原地!
“这是北苍的苍龙骑?”
“怎么可能?”
“我的天,北苍的苍龙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蠢货!”
一个老兵破口大骂,“这个是屁的苍龙骑,明明就是大夏自己的重骑兵,没有看到前方的战旗吗?”
“那是大夏天子龙旗和将旗!”
“不可能!”
话音一落,旁边的一个老秦军道:“绝对不可能,我大秦时至今日几十年时间都没有训练处一支重骑兵,北苍用数十年时间,倾尽全国之力才让北苍铁骑名震天下!”
“大夏这才用了多久时间?”
“三年之前,他们还危机存亡呢!”
“老琴头说的有道理!”
“对,我不信,就算真的是大夏训练出来的重骑兵我们也毫不畏惧!”
“对!”
“不过是一两年时间,就算拉起一支重骑兵,又有什么用?”
“就是!”
一道道秦军尽是鄙夷的嘲讽一声。
“杀!”
有冲锋在后面的秦军主动调转马头想要为大军的撤退断后!
但是,面对一万钢铁巨兽的全速冲锋,他们的力量就显得太过渺小了,宛如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噗嗤!”
数百近千人主动断后,不但没有对大夏钢铁洪流产生丝毫的阻碍作用,反而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
“啊!”
钢铁洪流过后,留下一道道残肢断臂!
虎豹骑两大主将冲锋在最前方!
“杀!”
对于重骑兵来说,没有花里胡哨的战阵,也没有太多的口令命令!
他们的命令只有两个!
冲锋!
撤退!
他们不需要战阵,只要找准敌人,发起冲锋,就这么简单!
“弓箭手,放箭!”
看着那铁骑洪流正在逐步接近,秦军前军将领也是慌了神,自己的将士宛如绞肉机一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
“嗖!”
“嗖!”
一道道箭矢射击在战马上,骑士上,甚至有的直接射在了气势的脸上,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碰!”
“碰!”
冲锋的骑士们根本就没有抵挡的意识,只是长枪对准秦军秦将,猛刺继续冲锋!
那些如雨般的箭矢射在他们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怎么可能?”
“他们的战甲竟然射不透!”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一道道惊诧的声音响起,一众秦军仓皇后退,眼中带着些许惊惧!
“这怎么可能!”
“箭不能穿甲,刀不能留痕,怎么会如此?”
那秦将也是面色大变,沉声喝道:“传我将令!”
“三军后撤,设下绊马索!”
一声令下,一道道手持绊马索的步卒冲上前来,但那骑兵的冲势却是丝毫不减!
“给我杀啊!”
大秦一众悍卒悍不畏死的朝着虎豹骑杀了过去!
“不知死活!”
秦良善的眼中尽是冷芒,手中的长枪直直的对准了前方的军阵,战马依旧是在加速,那绊马索在他眼中如视无物!
“噗嗤!”
“啊!”
一道道惨叫声响起,似乎并没有起什么波澜,一道道人影直接倒入血泊之中。
薛仁贵率领御龙军跟在其后,一脸的感慨之色:“虎豹骑一出,天下再无大秦悍卒!”
“只是不知道和那被苍龙骑比之如何??!”
“北苍龙骑,威慑天下四十余载,靠的不只是武器装备,最重要的是军魂!”
“虎豹骑成立不过三年,怕是军魂尚未凝聚吧?”
听了李存孝的话,薛仁贵面色深沉的摇了摇头,看向一侧的陈庆之,轻声问道:“庆之,你怎么看?”
陈庆之稍作沉吟:“虎豹骑俨然已有军魂!”
“如今面对数十万秦军,发起反向冲锋,悍然无畏,此为胆魄!”
“初出茅庐,却敢和天下名军叫板,此为志气!”
“为将者,一马当先,全然不惧,悍不畏死,此为将魂!”
“纵使如今的虎豹骑尚未凝聚军魂,怕是也可以和御龙军叫叫板了!”
听到陈庆之此言,李存孝也是默然颔首,薛仁贵倒是轻声道:“只是不知道陌刀军对上虎豹骑如何!”
这话一出口,薛仁贵也感觉有些不妥,赵云笑吟吟的道:“虎豹骑永远不会和御龙军交手!”
“传令三军,紧随虎豹骑的步伐,发起冲锋!”
“一定要尽可能的削弱虎豹骑的有生力量!”
“诺!”
一声令下,御龙军,青龙军团,大周禁军,悍然向秦军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此一战,当定乾坤!
……
秦军大营,白敬臣捧着手中的酒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账内的一众将军,皆是大气不敢喘!
要知道,白敬臣向来治军严谨,在军中从不饮酒,没想到今日竟然主动破例!
“前方战事如何?”
“大夏一万铁骑冲锋,来势无阻,弓箭不能伤其身,刀枪不能破其甲,我们的将士已经开始出现溃散了!”
白敬臣惨然一笑:“大夏如龙啊!”
“三年时间,从一个弱国发展至此,他们凭借的究竟是什么?”
“为何大夏的名臣战将层出不穷,我大秦却宛如迟暮之年的老人!”
白敬臣颇为气愤,他为大秦奉献了一生,如今看着自己的儿郎不断战死却是不能退,不敢打,心中也是憋着一股子囊气!
“传令三军,后撤!”
“我大秦今日,暂避锋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