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g8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前方高能-第九百零九章 決擇分享-347i7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在听到‘日’贤者的那一番话后,‘月’贤者怔了片刻,他的脸上露出激烈的挣扎、犹豫之色,最终像是认了命一般,再次垂下了头,不再像先前一样剧烈的反抗了。
黑色的藤蔓重新悄悄的缠住了他好不容易挣脱的胳膊,密密实实的将他捆缚住。
他像是有所察觉,指尖动了动,但不知为何,却并没有再像先前一样的激烈反抗,如同陷入了自我的犹豫中。
“别听他的!”
宋青小的话传入他耳朵里的时候,这话像是在说给‘光明’派系的圣徒们听,但在‘月’贤者的心里,却又觉得她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颤颤巍巍的抬头,那双眼珠里再次出现了黑雾,盯着宋青小看,像是在等她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为什么不听?”
‘日’贤者恨声开口,“你想想我们当年创立神廷,你立下誓言,说要背负起使命的时候!”
‘日’贤者的话令得‘月’贤者的脸上挣扎之色更浓,黑色的藤萝顺着他垂落的胳膊,一圈一圈的绕了上去,将他的身体重新与‘巨树’相融合。
他的眼睛里的黑气更浓,将那清澈蔚蓝的色泽玷污,染为淡紫的颜色。
“你曾说要背负起所有人的黑暗面,令得大陆的人永生快乐。”‘日’贤者的上半身微微向前倾,他半眯起了眼睛:
“你都忘了么?”
“看看你的身下!”
‘月’贤者如同受到了蛊惑,随着‘日’贤者的话音一落,下意识的低头。
他的身下是丑陋而可怖的黑暗之力所生成的参天巨树,上面挂满了愤怒的亡灵与骷髅。
黑暗之力如同一个无尽的深渊,一直连接至地狱的尽头。
伴着‘月’贤者的低头,树底之下的黑暗生物兴奋的尖声厉喝,树底庞大的根须开始颤动。
“你背叛了你最初的誓言,想要扔掉这样的包袱。”‘日’贤者说道,“可是,它们应该由谁来接手?”
数百年的时间中,这些黑暗力量早就已经与‘月’贤者合二为一了。
若是他一旦放手,黑暗的力量势必蔓延至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会为大陆的人们带来无法估量的后果。
‘月’贤者好似想到了那种可能,他眼里的光亮一下暗淡下去了。
黑气肆无忌惮的爬满他整个眼珠,无数黑色的触手钻入他的颈脖,蹿进他的脸颊,将他的头颅重重的拉成一个弯折的弧度。
有了他的妥协态度,那些愤怒的亡灵似是得到了安抚。
复活的‘巨树’落定了下来,暴涌的黑暗之力开始变得缓和。
汹涌澎湃的黑色汪洋不再像先前一样狂暴,就连天空交织的藤条也缓缓回收。
路西法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他的手掌之中一个魔法阵成形,一条墨绿色的长尾从紫色的阵法之中蹿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月’贤者。
‘月’贤者好像陷入犹豫之中,一半意志还在想着反抗,但另一半意志却已经让他臣服于‘日’贤者的话语威胁之中。
眼见那长尾即将拍中他的身体的刹那,一道剑光闪过。
宋青小将诛天掷出,长剑半路化为一尾金龙,发出一声清吟,将那长尾卷中。
金光流转过处,那魔法阵中拍出的长尾被绞碎,凛冽的剑气直透魔法阵,瞬间将那阵法搅得稀碎。
残余的力量破开魔法阵的残余魔力,撞击路西法的身体,把他连同恶龙一并向下压落数十米之多。
“你……”
路西法大怒,双手一拍恶龙后背。
那红色的巨龙发出一声咆哮,扇动两侧羽翼再次飞身而起,转头冲着宋青小的方向吐出大股龙息。
它先前受到黑暗力量的玷污,这会儿喷吐出来的焰息之中一半是通红的火焰,一半夹杂着腥臭的黑雾。
这一下不需要宋青小再多开口,修士本能的动了动手指——
魔法书的书页被翻动,纯净的魔力直透天空,一只龙影从魔法阵中拍着翅膀闪现,冲着红色巨龙发出怒吼!
爱德华举起的魔杖之上电流涌动,化为一个奇大无比的魔法阵,出现在路西法的上空。
密集的电流如同疾风骤雨向着巨龙疯狂击落,‘嗞嗞’的雷电声响下,黑气都在避躲。
圣女后背的翅膀一扇,身体高高飞了起来,双手一挽间,化为祝福往宋青小的方向罩落。
……
直到这会儿,‘光明’派系的圣徒在下意识之间,已经做出了选择。
三百多年的时间,‘日’贤者的失踪意味着信仰的失落。
他出现之后,其实早就已经有了预感,可在看到这群曾经坚贞的信徒们做出这样的选择之后,他的脸上依旧露出一丝被背叛之后的痛楚。
“为什么……”
‘日’贤者厉声大喝,暴怒之中无数黑气往他的身体聚拢。
黑气围聚在他的身侧,将他满头漆黑的长发托了起来,宛如万千长长的触手飘浮在他的身周。
“你们背叛了曾经的诺言,不可饶恕!”
随着‘日’贤者的话一说出口,几个圣徒的脸上或多或少露出心虚而内疚的神色。
“不要慌。”
宋青小沉声开口:
“正如路西法所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她的话令坐倒在巨龙后背上的路西法面色一变,正要阴沉着脸愤而开口反驳,但不等他说话,宋青小接着就道:
“信仰也可以改变,‘光’与‘暗’也不是永恒的。”
说完这话,她转头去看已经露出认命一般神色的‘月’贤者:
“心向光明没有错。”
尤其是常年行走于黑暗之中,总会有渴望光明的时候。
深渊领地之中的那一只漆黑的巨鹏,就是‘月’贤者内心深处渴望蜕变的化身了。
而那只汪洋之中死咬着巨鹏不变的大鱼,应该就是黑暗的负累了。
三百多年前,‘日’与‘月’驱逐了巨龙,建立了大陆联邦,成立了神廷,使得刚经历过恶龙统治的人们心灵有所依归。
两人在当时发誓,‘日’带给人光明、信仰与希望,传播爱与温暖;而‘月’则游走于黑暗之中,承担人们内心深处的绝望、痛苦。
一人承受,一人传播。
‘光’与‘暗’相合作,才有了神廷后来短暂的稳固。
在此之后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接纳了过多负面力量的‘月’贤者,超过了他所承受的负荷。
背负了过多的黑暗之力后的‘月’贤者,开始向往光明处。
常年身处黑暗中的人,对于光明、温暖的渴求,会比一般人更多。
所有人已经习惯了将他当成黑暗的信仰之主,却没有想到,这个曾经替所有人背负起黑暗能量的大圣贤,却也同样渴望得到救赎。
日积月累的黑暗力量与他融为一体,使他的身体化为丑陋而可怕的怪物。
当信仰的力量化为一种无穷的诅咒,当年曾经发下的誓约变成了如今摆脱不了的拖累的时候,‘月’贤者的心里恐怕是经历过艰难的决择的。
“是的——”
宋青小的话像是一下戳中了‘月’贤者内心深处的软肋,他略带崩溃的点头:
“我曾向‘日’求救。”
作为当年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两人曾经携手历经生死,此后各司其职,双方缺一不可。
所以发现自己的情况之后,‘月’贤者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的老友。
“可是,行走于黑暗中的人,却向往光明,这对于信仰来说,已经是一个背叛了。”
光明的布施者已经有了,这个世界不能拥有两个太阳,总要有一个人承受。
因此,在发现‘月’贤者的念头的刹那,‘日’贤者已经感应到他身上黑暗力量的可怕之处。
这些失控的黑暗能量甚至影响到了大贤者,一旦彻底暴发,可能会带来无法估量的后果。
经过两人商议之后,二人都决定将这些黑暗的力量消除。
可是这些黑暗力量的强大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期,长年累月的积攒,使得它们与‘月’贤者已经牢牢相结合,化为一个无法撼动的庞然大物。
甚至因为‘月’贤者的心脏不再愿意完全背负这些产物,使得这些负面的力量生出一股被抛弃后的愤怒。
力量彻底失控!
在这一段时期,‘日’、‘月’不再肩负曾经的职责,不止是信徒失去了信仰的依托,就连亡灵也没有了自己的寄托之主。
黑暗的力量席卷大陆,也就是修士曾说过的,亡灵复苏,黑暗席卷大地。
本该安息的亡灵开始游走于大陆之上,为人们带来恐惧与灾厄。
在发现问题无法解决之后,‘日’贤者的心中开始生出了愤怒。
他视‘月’为神廷的背叛者,认为他不该有的妄念,为大陆带来了阴影。
两位曾经亲密的战友生出嫌隙之心,‘日’贤者带着十三圣徒,决定将‘月’连同黑暗的力量一起消灭。
“我们到达了深渊领地。”
传言之中,这里是大陆的尽头。
它位于迷雾森林的极端,与迷雾森林相隔着一条长长的暗河。
这里曾经是魔王的安息地,如果‘月’贤者死在这里,兴许黑暗的力量会一并被埋葬在深渊之中,不会流往大陆。
“这是最初的时候,我们的打算。”
说到曾经自己的生死,‘月’贤者的语气平和,不见一丝波动。
他的表现,令得宋青小更加肯定自己内心的猜测。
三百多年前的他一定是一心求死的,所以在‘日’贤者与十三圣徒联手追击之后,并没有心生反抗——
这也就解释了路西法为什么满脸的自信,在见到‘巨树’显露出真面目的那一瞬间,所表现出来的震撼之色。
正因为当年的路西法并没有见识过真正的黑暗之力,因此他才以为自己吸纳了‘日’、‘月’一部分的力量后,足以辗压这两位曾经号称半神的贤者。
“可是你是不能死的。”宋青小接了一句他的话。
可能是‘月’贤者所表现出来的顺服,使得‘巨树’停止了之前的疯狂行为。
树上依附的亡灵及黑暗的力量暂时因为与他相结合,表现出顺服。
大家难得获得片刻的喘息时间,并没有谁因此而贸然出手,留给了两人谈话的功夫。
修士等人三百多年来,是第一次得知这样的内幕。
当年‘月’贤者背叛的真相,在多年之后被揭开在他们面前,对于已经将封印‘月’贤者的信念深处骨髓深处的‘光明’派系六圣徒来说,无异于一场巨大的冲击风暴了。
大家都在各自消化着内心的情绪,路西法的眼中却有光晕在转动。
“是的。”‘月’贤者点了点头,“我是不能死的。”
‘月’贤者说话的同时,他身上的亡灵出现,大量亡灵挤压、交叠,形成参天‘巨树’。
无数黑色的黏液顺着树身往下滴落,恶臭的味道随之飘逸开来,令人既害怕又厌恶。
他是黑暗力量的寄托者,身上承载了全大陆人历经巨龙肆虐时期的各种负面能量,后神廷成立之后的二十多年时间内,又再度承担了许多。
这些力量汇聚为这个世间最为可怕的魔物,如果他一死,便势必会失控。
“可是,如果我活着,我的心已经不再受我控制了。”
他本该安于黑暗的心,已经心向光明。
一半的理智告诉他,应该维持现状,让这些黑暗的力量有所依托。
可是另一半的心却已经受够了这种负累,尖叫着想要摆脱。
虽然同样作为神廷的创始人,也曾为大陆立下大功,可是人们在看向两位圣贤的时候,目光永远都是不同的。
大家看‘日’贤者时,带着敬仰与崇拜,狂热的追随他,想要得到他的关注。
而‘月’贤者出现的地方,则代表着黑暗的气息,这令人感到厌恶而恐怖。
人心都向往美好,‘月’贤者也不例外,所以他的心脏一分为二,一半向往光明,一半则留在了黑暗之中。
不能死,也无法活。
最终两人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将‘月’贤者埋葬在了深渊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