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um2熱門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線上看-第559章 你也配姓李?推薦-py43a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在现在的西夏朝堂上,有勇气和李逵一战的人不是没有。西夏人暴躁,头铁,经常不知自己斤两。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来,比如说花刺礳,他就不知道李逵的厉害。贴切的说,他不觉得李逵有传说中的厉害。比经验,花刺礳觉得自己领兵三十年的经验,足够灭杀了李逵的所有威风。
真要是李秉乾被逼急了点将拜帅的时候,他就可能站出来。曾经黑水军的统帅,他也不是吹出来的来的名声。
花刺礳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那么李逵的名声就更不可能是吹出来的。
他不知道,他儿子难道也知道?
跟着李逵打了平定梁氏最关键的一战的花柯驷很清楚,他爹真要是头铁,上赶着和李逵打一场,不仅他爹得死,他们全家都可能被他爹的无知给害死。
党项人皇族权贵崇尚儒学,也都是学了点皮毛。
至于忠君爱国,忠孝之义,这些东西他们一盖不会去考虑。花刺礳要是硬要寻思栽在了李逵的手里,他家的爵位就可能被取消。他就继承不到黑水军统帅的官职和爵位。岂不是好好的家业,就要毁了?
这么想似乎大逆不道,可在西夏党项族人之间,这么想的人大有人在。
就像是李秉乾的爷爷景帝李元昊,亲娘死在他手里,老婆老丈人死在他手里,老话说虎毒不食子,可这位连亲儿子都杀。兄弟,手下,大臣他都没放过。就算是杀错了大臣,也不要紧,将错就错,将大臣的老婆抢过来,也不算是白忙活。创造了西夏文字的野利仁荣被错杀,他的兄弟野利旺荣就是这么被杀死的,而野利旺荣的老婆没藏氏却在不久之后,成了李元昊的皇后,没藏皇后。
可没藏家族也没落得什么好处,李谅祚继位后。他亲娘没藏皇后给儿子选了外甥女为后。可惜,李谅祚喜欢上了自己皇后的嫂子梁氏……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梁氏当了皇后,然后没藏家族凉了。
要说党项人研究儒学,喜欢儒学,学习儒学,但凡真将书读进去了一小半,也不至于学成这样。
李逵坚信,党项人学儒学,肯定是将《论语》、《大学》、《孟子》这些书当成了反面教材来学习,带着批判的眼光,潜心研究。要不然,绝对不会有如此成就。
花柯驷担心自家老爹头铁,上赶着想要在新君面前找存在感。
可李逵真不好对付。他眼睁睁的看着李逵带着一万骑兵,冲垮了梁永能的四万大军,这家伙简直无人能挡。
万一输了,他家的爵位,他家的封地,他家的部落,岂不是都要成了别人眼中的一块肥肉。
事实上,除了花刺礳之外,其他人都不愿意面对李逵。
或许他们在个人武力上不如李逵,但可以车轮战,群殴,来弥补其中的不足。但要是底下的士兵都不愿意和李逵为敌呢?
都是领兵打仗的,军心都散了,还能打得赢吗?
这不是没可能,而是可能性很大。李秉乾也明知道这才是大臣们忌惮的主要原因,可也是一筹莫展。他非常疑惑,在大宋的时候,自己被李逵擒住之后,发现李逵是个混蛋。到了西夏之后,李逵的所作所为也是东一榔头西一锤,看似毫无章法。可恰恰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却让李逵一下子找到了机会。他的帮助对李秉乾来说,不啻于再造之恩。
让他从一个闲散王爷,一下子成了西夏的国君。
但同时,政变也改变了西夏的格局。追随李逵的士兵们从穷的一无所有的苦哈哈,成为了有房有产还有老婆的幸福小伙。这些人有足足十来万,都是靠着李逵打家劫舍般的劫掠,等于是将西夏境内的财富重新分配了一遍。
这些人对李逵感激涕零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在战场上拿起武器对准李逵?
再说战场,李逵两万人横扫了梁氏后军十几万,这是个莽汉能做出来的事?
如何安排李逵,如何应付李逵,成了西夏朝堂上最大的困扰。
这也不行,那也不成。
这下子花刺礳怒了,他听说过西凉府的破城之战,如同旋风过境般的速度,在外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可是他却不以为然,这是兵贵神速而已,李逵能行,他也行!
面对李逵一筹莫展的君臣,花刺礳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晃动着手中的拳头怒道:“难道我们还能求着宋国的使臣不让李逵出现在西北不成?”
这话不过是气话,可李秉乾却眼前一亮,觉得花刺礳粗鲁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智慧的心。他突然从龙椅上走下台阶,在大殿之后走来走去。越想越觉得可行,对大臣们说了之前和李逵对西夏战略的谋划:“之前寡人问过李逵,西夏之后的路该如何走。”
“李逵怎么说?”
米擒光期待的半蹲着仰望自家妹夫,随着大宋使团距离兴庆府越来越近,西夏的君臣就如同不断被加热的热锅上的蚂蚁,越来越烦躁。
李秉乾惆苦道:“他说大宋和大夏的仇已经结下,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就算是割让土地,也做不到。当时我很惊怒,既然如此,那么大夏只能和宋国死战到底了。但是李逵说了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让大宋解除对西夏的怨恨。但是要付出代价……”
说到这里,他用视线扫了一眼周围的大臣。
没藏荣柏好不容易将家族带离了被皇族和梁氏联手镇压的困境之中,对于自保非常有心得,问:“大王,不知道是什么代价?”
“放弃河套之地,举族西迁。”
果然,当李秉乾说完之后,所有人眼珠子都红彤彤的布满了愤怒的血丝,叫嚷道:“宋人好无道理,我大夏的基业是大唐的汾阳王郭子仪给我们的,凭什么他赵氏的子孙想要拿回去,我们就得给?”
“就是,要收回去,也要大唐的人来收。”
“对,我们只认大唐的李氏,不认宋国的赵氏。”
这话就蛮不讲理了,大唐都亡了,哪里还有大唐的人来?只是相比群臣们的激愤,李秉乾却非常清醒,他问所有人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夏,还能抵挡宋国的战争吗?”
“这个,恐怕很难。”花刺礳不爽李逵功劳比他大,毕竟李秉乾起兵的军队,是以黑水军为骨。他身为黑水军的主帅,却拿不到首功,确实脸上无光。同时也不觉得李逵有多厉害。但是宋军就难说了。
北宋和西夏的战争打了几十年。
西夏大胜多,北宋小胜多。
但自从梁氏主政之后,尤其是小梁太后主政之后,西夏国内的国力几近干涸。这也是为什么连仁多保忠这样的大臣,部落首领都不想继续在西夏卖命,转而投靠大宋的原因。
穷得叮当响,连吃饭都成为题了,还想着和大宋死磕。
这也是梁氏是个女流之辈,不懂得收敛。要是老爷们当政,早就不敢如此肆意妄为了。万一国内暴乱,对于整个西夏的政权将是颠覆性的打击。这也是为什么李秉乾造反,会很容易打进兴庆府的原因。抵抗实在太弱了,士兵根本就没有作战的意志。
尤其是每次西夏作战是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可是大宋呢?
战争只是控制在大宋永兴军路北部而已,大宋只是打一场局部战争,根本就不需要西夏这样兴师动众。只要继续战争延绵下去,党项这艘破船,真的有沉没的危险。
尤其是如今的大宋已经从永乐城惨败之中缓和过来了。
章楶无疑是如今大宋最拿得出手的统帅,而且这个人对西夏的战绩近乎完美。
别以为章楶是章惇的族兄,就会和他兄弟一起支持变法派。章楶的身份很特殊,他是中间派。他的崛起,是范纯仁和吕大防两位保守派巨擘联名举荐之后才在西北统兵的。而他的出现,让西夏笼罩在了大宋强大的国力之下。
大宋用更少的士兵,却屡屡挫败西夏声势浩大的进攻。
而章楶接连对西夏的胜利,其实也是保守派认清西北局势的一个主要原因。
甚至之前的宣仁太皇太后,也已经默认了大宋在西北的作战。不要去怪她一个女人,为何处处忍让西夏的挑衅。主要是神宗皇帝在西夏栽的跟头实在太大了,明明是全线优势的情况下,最后却以惨败收场。大宋十分之一的主力折损在这场大败之中,让皇帝都为止痛哭。
她一个女人,神武不敢和武则天相比,英明不敢和刘娥媲美,自始至终只想着守住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还有祖宗的基业。
甚至她一直不让小皇帝赵煦亲政,也是因为做祖母的爱而已。神宗皇帝是他的儿子,她当初也没有想过要摄政。她难道会霸占着权柄,不让赵煦亲政?主要是她怕赵煦太年轻,无法处理如此繁琐的战争问题。
可惜,皇权太敏感了,她不明白赵煦到了亲政的年纪,却没有亲政的后果。
因为,皇帝无法亲政,被废黜的实在太常见。对于赵煦来说,一旦他被废黜,运气好一点圈禁残生,运气差一点就是一杯毒酒。他不得不抗争,这也是祖母和孙子两人之间最大的隔阂。
可宣仁太后在她执政后期,也认可了西军的作战。就是没有打算将规模扩大,像神宗时期那样,想要一口吞下西夏而已。
如今局势,大宋的重臣们看清楚了,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宋朝堂几乎一口同声的讨伐西夏。就连苏辙、范纯仁的态度都变了。
就是西夏如今成软柿子了,可以捏了。
但作为西夏的新君,李秉乾肯定要避免被大宋欺负的局面,不仅要避免,还指望在谈判之中,获得大宋更多的好处。当然,这也不过是想一想。之前他连西进的想法都不敢提出来,就怕臣子们反应太激烈,毕竟李氏在河套繁衍生息近两百多年,祖先的陵寝都在兴庆府城外,怎么敢轻易提出西进的国策?
可现在,他似乎从朝廷重臣们面对李逵的为难之中看到了希望,西进的希望。
对他来说,和大宋决战,每次都是赌命,但是西进却不需要。他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将李逵给他说的添油加醋说了一通:“训练两年,派遣一支不超过五万人的大军西进,之前可以派遣商队收集回鹘、于阗国等情报,只要机会对我西夏有利,即可出兵攻打。只要打下了这片天下,我大夏就能拓疆万里。还能躲开宋国和辽国这两个大国。”
“诸位也清楚,我大夏为何要和宋国连年真正的真正原因。因为我们的王城距离宋国太近了,随时随地都有被灭国的可能。如果我们拥有了西域,即便让出了部分在河套的城池,我党项八族也能在若干年后扩张。”
“你们想一想,回鹘和于阗国都无法和大宋和辽国相提并论。却拥有不小于我大夏的疆域。加上武器兵力更是难以和宋国和辽国相提并论,大夏只要决心足够,打下这两个国是完全有可能的。几年之后,我党项勇士既可饮马金岭之下。”李秉乾情绪激昂的说着,金岭其实就是回鹘人对天山的称呼。
“大王,可谈判怎么办呢?”
李秉乾之前挥之方遒的气势,被这句话立刻滋灭了,恼火的看了一眼自家的铁杆奴才费听多罗:“诸位怎么看?”
“我军如今军械不整,粮草不足。想要收复大宋霸占的洪州、龙州、银州、韦州、颇为不易。而银州被破,横山防线已经失去了任何作用。不如退守,天都。但是这些城池不能白白给宋国,需要宋国拿东西来换。”
米擒光一副精明会算计的模样,说完却遭遇了一群白眼。顿时着急道:“我说的是事实,你们真要是觉得能收复,当然可以试着带兵去攻打。可我丑话放在前头,李逵之前可是延安府的通判,这要是回去了,很可能他就在洪州和龙州对面的延安府等着你们。”
群臣沉默了,良久,一直没开口的花刺礳嘟哝了一句:“都怪李逵!”
伫立瞳也跟着附和:“都怪李逵!”
就连费听多罗也觉得如今自家大王的囧境也都是拜李逵所赐,如今西夏能够作战的兵力只有二十多万。至少一半人还是梁氏被击败之后投靠李秉乾的溃军。这样的局面,别说进攻了,面对大宋和辽国自保都难。
好在西夏和辽国的关系很微妙。
虽说西夏和辽国是属国的地位,但西夏拥有完全独立的政权。但是在西夏虚弱的时候,却能够附在辽国身上吸血。
至于辽国如今的心思,西夏人觉得很奇怪,因为疆域太大,党项皇帝巡视辽国境内的五座京城,就要跑一年。辽国已经没有继续扩大疆域的渴求了。只要辽国站在西夏一边,李秉乾就认为自己还有放手一搏的机会。
当天夜里。
李逵在静州城内拜见了安焘。
之前李逵没有说自己的在西夏的所作所为,是怕安焘和他不是一路。
通过观察,他发现自己的利益和安焘还是可以达成一致。
干脆将他在西夏的地位,之前帮助李秉乾造反的动机都悉数说了一遍,在恍惚的灯光之中,两人开始了一种异样的交谈。安焘吃惊道:“人杰,你是说老夫向西夏要什么,他们都会给?”
“不是会给,而是不得不给。”
“平西府呢?”
“老大人,贪得无厌会谈崩的。”李逵觉得安焘这老头想的有点美,开始泼冷水。
不过安焘也不气馁,沉吟了一阵,对李逵道:“人杰,你没有和李秉乾义结金兰是明智之举,要不然回到大宋,御史也轻饶不了你。”
什么大将在外和国君结拜,这都是胡说八道。因为皇帝根本就无法忍受大将竟然敢里通外国。西夏的国相梁乙逋为什么会被小梁太后给除掉?
他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青塘吐蕃大王的儿子,和青塘吐蕃成了亲家。
这已经触动了皇权的威胁,不得不除掉。
李逵要是和李秉乾结拜,他除了在西夏,别无他路可走。他还没傻到家,真要是和李秉乾兄弟相称,赵煦恐怕这辈子都不敢用他。安焘点出李逵的聪明之处,却没后好奇李逵用什么办法拒绝了李秉乾。只是安焘提出了一个要求,一个在他来西夏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要求:“大宋需要宥州。”
“宥州还没有拿下?”李逵诧异道。在他看来,这个城池打下来不用太费功夫。
安焘无奈苦笑起来:“绥德军攻打宥州的时候受了埋伏,损失虽然不大,但是军心不已经不足以攻下宥州了。”他迟疑了一下,随即道:“说来也奇怪,宥州自从有了金佛之后,城内百姓异常团结,仿佛将城池当成了圣地。”
说起金佛,好吧,李逵额头冷汗连连,他觉得有必要支持一下安焘的任务,点头道:“我尽力而为。”
按道理,李秉乾这个新任国君的要求很难拒绝的。
当然,就算是问李逵也不会说。
就连当事人之一的李秉乾也不会说。
当然,李秉乾会将李逵拒绝他的话记住一辈子,因为当时李逵用一句话,刺痛他的心,这伤口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愈合。
那句话就是——你也配姓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