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zy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會武功 ptt-第四百六十五章 捉姦?鑒賞-8aqa8

我不會武功
小說推薦我不會武功
项云感觉自己的运气从未像今天这样背过,特别是遇到了云归仙子后,更是霉运缠身。
先是在山洞内,自己好不容易靠近了钟裘,想要偷袭,却被云归仙子壮烈守节给生生打断。
随后与钟裘大战后,又被这女流氓好一番非礼,连衣服都给自己撕碎了。
本以为这已经足够倒霉,没想到,带着她离开坍塌的山洞后,误打误撞的,竟然和天道宗的这群强者们,来一个脸对脸相遇。
涪陵老祖,神玄道人以及其他三名老者,可都是云归仙子的师门长辈,换做其他时候遇到这几位,项云巴不得将云归仙子这个大包袱立刻甩给他们。
这样不但方便,而且还能够让天道宗欠自己一个大人情,何乐而不为?
然而,就以此刻自己二人的状态,项云是说什么也不敢露面呀。
此刻怀中的云归仙子披头散发,衣不蔽体,还身中淫毒,昏迷不醒,而自己又是一身衣袍破破烂烂,身上到处都是抓痕和牙印。
这要是现在蹦出去对几人说,是自己英雄救美救了他们的宗门传人,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做,他们会不会相信呢?
别说他们,就是项云自己都不可能相信,估计对方见到自己二人的模样,不等自己解释,当场就要提剑追杀自己。
所以,项云知道,自己此刻绝对不能现身,让天道宗这群人发现自己!
当下,项云便再度稳住心神,隐蔽好气息,暗暗观察这五人的动向,他也很好奇,这些人是怎么追查到这里的。
虚空中,三名天道宗太上长老,神念笼罩四面八方,以此地为中心发散,同时御空远遁,不断探寻着四周,似乎正在找寻这什么。
涪陵老祖和神玄道人停留在原地。
此刻涪陵老祖眉头紧皱,面露焦急之色,神玄道人则双目紧闭,手掐剑诀,周身释放出道道白色涟漪,凝神默念诀法,似乎在施展什么秘术!
片刻过后,神玄道人忽然剑诀一松,双目睁开。
“神玄,怎么样了?”
见到神玄道人停止念诵诀法,涪陵老祖立刻紧张的询问道。
神玄道人却是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师尊,先前我分明以宗主令牌感应到了,云归的本命之火气息就在此地,可是自刚才她的气息消失以后,我一再催动天师诀,也没有任何感应了,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闻听此言,涪陵老祖一张老脸顿时一沉,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型”。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这丫头感应到我们在追踪她,又溜走了不成?”
神玄道人却是摇了摇头道。
“以云归的遁速,还不可能逃过天师诀的感应速度,只怕是又什么别的原因,或许她是用了什么隐匿之术,就藏在这附近。”
神玄道人说着,双目泛起一抹慑人精光,眼中隐隐有符文流转,目光扫视下方大地!
下方藏匿在古树上的项云,心头一跳,干咽了一口唾沫,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此刻,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惊人的神念之力,笼罩了自己所在这片区域,这股神念之力不但强大,而且带着恐怖的穿透力,仿佛能够洞悉世间万物!
暗中惊叹这神玄道人不愧为天道宗宗主,果然是手段非凡,项云却是一动不敢动。
心中暗想,这血影披风加上自己的龟息功,隐蔽能力也是极其变态,对方就算神通再强,也应该发现不了自己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神玄道人的目光扫视这方大地,项云只觉得度秒如年。
终于等到神玄道人的目光,落到了项云所在这颗古树之上时,项云只感觉自己全身汗毛倒竖,连后背都在瞬间被冷汗浸湿了。
这要是真的被神玄道人发现了自己二人,项云就算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非得被这些牛鼻子老道疯狂追杀不可!
心中惊悚的同时,项云也是一肚子苦水无人倾诉,自己一个行侠仗义的大好青年,怎么就跟偷情被抓的奸夫似的,弄得如此狼狈!
好在,天可怜见,老天爷总算是没有将项云逼上绝路,神玄道人的双目神光闪动,却是并未在项云二人身上有所停留。
果然,龟息功和血影披风叠加的隐匿功效,还是挡住了对方的探查。
片刻过后,神玄道人收功,一脸无奈的看向涪陵老祖。
涪陵老祖知道神玄道人是没有什么发现,老脸顿时一板,怒斥道!
“哼,瞧瞧你这师尊是怎么当的,连自己徒弟偷偷溜进了九重天你都不知道,现在还把人给弄丢了。
此时若是传扬了出去,你这天道宗宗主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被涪陵老祖一通数落,神玄道人的表情可谓是极其精彩。
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位天道宗前任宗主,自己的授业恩师,愣了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
“那个……师尊,之前云归叫嚷着要进入九重天,我特意命人将她禁足在宗门,不让她跟来,不是您开口,说要带她来见见世面吗?”
涪陵老祖闻言,顿时把眼珠子一瞪,怒道!
“你这是什么混账话,老夫带小丫头来,只是看看这九重天入口长什么样,又没让她跟着进来。
哦……合着,你是想把这个锅甩给我这个老头子咯?这是你的徒弟,又不是我的徒弟,现在出了事,你还想推卸责任?我怎么会教出你这一个没有担当的弟子!”
听到涪陵老祖这一通理直气壮的呵斥,神玄道人那是满脸的苦涩呀,心说,当初要不是你宠着这丫头,非得将她带出宗门,哪里会出这档子事,现在出了事,您倒是立马把责任撇的干干净净。
不过神玄道人,显然已经习惯了为自己师尊背锅,此刻只得是苦笑不语。
然而,突然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开口问道。
“对了,师尊,之前为了防止这丫头,从别处换取进入九重天的名额,我已经将她的储物戒和一些贵重之物暂时收走,按理说,别人是不可能带她进来的呀。”
说到这里神玄道人似乎已经琢磨出了什么,他忽然抬头,一双眼睛紧盯着自己师尊。
眼见神玄道人意味深长的朝着自己看来,刚才还气焰嚣张,甩锅甩得理直气壮的涪陵老祖,顿时气焰大减,心虚的避开了自己神玄道人的目光。
看到自己师尊明显是心虚的表现,神玄道人便更加断定了心中的猜想,当下追问道。
“师尊,该不会您老又背着我,偷偷塞给了那丫头什么宝物,让她拿去换得了名额吧……?”
“咳咳……!”
涪陵老祖连忙干咳几声打断道!
“你……你现在追究这些干什么,有用吗?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这丫头才行,快问问你师弟师妹们,有没有发现那丫头的踪迹。”
见到自己师尊立刻转移了话题,神玄道人便知道,自己一定没有猜错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神玄道人以传音之术,将三名天道宗太上长老召回。
三人一返回到近前,都是面露苦色,显然是没有任何收获,倒是三人中一名老道姑开口道。
“师尊,师兄,我虽然没有发现云归踪影,不过却是在数千里外的一座崩塌的山谷,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那里似乎有云归出手的痕迹,不过战场已经被人处理过,没有任何其他有用的信息。”
此言一出,众人的脸色都是变得难看起来。
云归仙子乃是神玄道人的亲传弟子,天道宗确立的宗主继承人,宗门内,以涪陵老祖等人老辈强者为首,对其最是宠爱有加,完全当成了天道宗的掌上明珠看待。
如今她却在九重天内失踪,而且似乎与人发生过争斗,这自然让众人对她的安危,无比担心起来。
眼看气氛变得无比沉郁,神玄道人开口道。
“师尊,云归这丫头虽然胡闹要强了些,但实力总归是不差,她知道我们身在九重天,若是真的遇到了危险,总不可能不向我们求救的。
会不会是她根本没事,且知道我们在寻找她,又偷溜到第二重天了?”
闻听此言,众人都是眼前一亮,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九重天内每一重天都相当于一方世界,一旦跨入不同的天地,神通术法以及传讯符箓,都难以起到效用。
涪陵老祖闻言,脸色也总算是缓和了一分,同时也忍不住自语道。
“哎……也怪老夫平时太宠溺这小丫头了,先前就怎么信了她的鬼话,将那柄七宝天罗伞……呃……”
说到这里,涪陵老祖见四名弟子面色古怪,顿时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了漏了嘴,连忙打住,旋即恶狠狠的骂道!
“哼,不管怎样,要是让老道知道,谁敢欺负了那丫头,老道便是豁出这条老命,也要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一名老道也是附和道:“师尊所言不错,谁敢欺负我天道宗的传人,我们就跟他不死不休!”
那女道姑似乎比他师兄更为狠辣,怒道。
“对,别以为道门中人就好欺负,谁若敢伤害云归丫头,女的就将她剥皮抽筋,男的就让他断子绝孙!”
“不错,干就完事了!”
众人都是态度坚决,杀气逼人!
神玄道人见到被自己这位师尊,严重带偏的几位师弟师妹,无奈摇头道。
“好了,我们还是赶紧前往第二重天吧,可不能让那丫头在这九重天内胡来。”
说罢,一行五位天道宗强者,驾起遁光,远遁而去!
目送着五位天道宗强者远去的背影,古树之上,项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万分感叹道。
“现在的道门中人,江湖气息都这么重了吗?跟黑社会似的,靠,幸好没有被他们发现呀!”
心中正庆幸自己度过一劫,一口气还没有喘匀的项云,忽然感觉到怀中的佳人忽然扭动了一下。
旋即黑暗中,一双炙热的美眸轻轻眨动,红唇似火,带着火热的情欲,朝这自己就凑了过来,那如同梦中呓语般的嘤咛之声,已经即将脱口而出。
项云几乎是瞬间瞪圆了双眼,万万没想到,云归仙子竟然在此刻幽幽醒来!
与此同时,刚刚遁出千里之外的一行人,神玄道人似有所感,突然停下身形,回首便向着项云这个方向望来!
千钧一发之际,项云果断出手!
轻轻一指,无声无息的点在云归仙子后颈,对方再度晕厥了过去。
神玄道人回头望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想,难道刚才的感觉只是错觉?
摇了摇头,便带着众人便再度匆忙远遁了。
良久,古树之上才传来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
(ps:祝大家国庆节快乐,同时轻浮在这里和大家解释一下,轻浮在国庆节举办婚礼,按照女方的规矩,一号要在女方老家摆酒席,然后四号回成都举办婚礼,所以这几天都会很忙,可能每天只有一更,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同时国庆节期间,大家出去游玩,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勤戴口罩,少去人多拥挤的地方,希望大家都能够有一个安全快乐的国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