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5q8人氣連載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八六章 入駐武德 查找毒源熱推-1wfh7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啪…!”
“啊…!”
“啪…!”
“啊…!”
廷杖就是在朝廷上行杖打人,是对朝中的官吏实行的一种惩罚,最早始于东汉明帝…唐朝的廷杖一般是由栗木制成,击人的一端削成槌状,且包有铁皮,铁皮上还有倒勾,一棒击下去,行刑人再顺势一扯,尖利的倒勾就会把受刑人身上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来。
如果行刑人不手下留情,不用说六十下,就是三十下,受刑人的皮肉连击连抓,就会被撕得一片稀烂。
不少受刑官员,就死在廷杖之下。即便不死,十之八九的人,也会落下终身残废。
廷杖最高的数目是一百,但这已无实际意义,打到七八十下,人已死了。廷杖一百的人,极少有存活的记录。廷杖八十,意味着双脚已迈进了阎王爷的门槛。
李泰的这三十下打下来,这个大胖子估计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这里也可以知道,李世民这次是极度的生气了,因为李泰这个混蛋侮辱了李世民心中两位份量最重的人。
三十下廷杖还是李世民克制的原因,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子,要是别的人向自己说出这样畜生的事情,那最少就是诛九族了。
就比如那位胡太监,就在李泰被宣布廷杖三十的时候,李世民已经暗示弄死那位胡太监了,这样的人必须死。
三十廷杖打完之后,李泰的屁股已经稀巴烂了,不过,气还是有一口,李君羡前来问后续如何处理,李世民一摆手让抬回去。
不但如此,李世民再次宣布,削去李泰的文学馆,所有李泰引召的学士,充入太子东宫,终于,史载宠冠诸王的李世民四子青雀,开始被自己的亲爹厌恶了。
只是,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很快,长孙皇后知道了自己四子被打的事情,这次因为被打的太严重了,所以长孙皇后还是亲自来问李世民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不想让长孙皇后知道的李世民,看到妻子那十分的坚决的想要知道的表情,最后还是将真是的情况说了出来。
这一说,长孙皇后差点没晕了过去,因为长孙皇后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如此想自己,自己可是他的母亲呀,他怎么能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长孙皇后那伤心欲绝的表情,让李世民慌张了起来,很快,李世民就告诉长孙皇后,李泰其实并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母亲,李泰这样做很可能是为了故意的打击李战,跟着顺势打击李承乾。
李世民是老油条了,他太清楚李泰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了。
可是这样一说不但没有让长孙皇后好过一点,反而是让长孙皇后彻底的气晕了过去,等长孙皇后醒来之后,肚子忽然疼了起来,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
一下子,李世民都快要疯了,他立即下旨让孙思邈进宫,跟着也给李战带去了消息。
凌晨的时候,李战和太子李承乾一起进了宫。
“父皇…母后怎么样了?”李战和李承乾匆匆赶来,看到李世民之后,上前求问。
看了一眼李战和李承乾,李世民有些苦涩的道:“还不知道,孙神医刚刚来了,还在里面诊治,你们还是在外面呆一会吧…!”
说着,李世民叹息了一声。
李战和李承乾看到自己父皇那心累的样子,也就不忍心再去责问了,而是坐到了一边慢慢的等待着…这一等大概等一盏茶的时候。
跟着孙思邈走了出来,等孙思邈一走了出来,父子三人就第一时间围了上去。
李世民赶忙的问道:“孙神医…朕的皇后她没事吧?”
“哦…!”孙思邈看着李世民躬身行礼道:“陛下,皇后的身体经过了老道的治疗之后,已经没有问题了,不过…!”
“不过什么…?”李战看着孙思邈道:“请孙先生据实道来,不管说的是什么,我李战保证孙先生的安全。”
“放心吧…!”李世民出声道:“朕也会保证神医安全的…!”
终于,孙思邈才出言道:“皇后娘娘突然绞痛,一是心神失宁,其次才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皇后娘娘中毒了…!”
“中毒了…?”孙思邈的话,让李世民父子三人集体一个惊骇。
“怎么会中毒?”李世民第一个难以相信的道:“观音婢的伙食都是自己宫中人打理的,那些人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李战这个时候看了一下身边的李承乾道:“我的要求你做到了没有,我不是说过,不能让母后吃任何别人送来的东西?”
李承乾连忙的道:“大哥…我做到了,一点都没有让母后吃其他人送来的东西,而且不但是这样,我还将别人送来的东西都留了下来。
韦贵妃亲自熬的安胎药,我都没有让母后喝。”
“什么…韦妃给比母后熬了安胎药?为什么…?”李世民看着李承乾诧异的问道。
“好像是感谢母后替李一要了封号。”李承乾连忙回答。
李世民想了想道:“这个还是可以解释过去的!”说完,李世民对李承乾道:“那个安胎药在哪里,拿出来让孙神医看一看?”
“哦…好的…!”说着,李承乾就跑出去了,其实这个安胎药一直被保存在立政殿,所以李承乾跑出去后一会,就带着一碗安胎药回来了。
药和别的东西不一样,看药其实看不出有没有下毒,因为现在这个大唐又没有显微镜,所以根本就分析不出来,在古代分析药是否有毒那是要看药渣的。
所以即使安胎药端来了,此时的安胎药,孙思邈也搞不清楚里面到底有没有下药了。
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李世民父子三人都开始有些皱眉了,很快,立政殿被戒严了,李战亲自审理立政殿中所有的奴婢。
不是从第二天开始审,也不是准备后开始审,就是现在开始审。
魏敞被紧急调入宫中,和李战一起开始审讯立政殿中所有的奴婢,李世民亲赐佩剑,可以先斩后奏。
李战当天夜里入驻武德殿…要知道武德殿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入驻的,武德殿是极为靠近东宫的宫室,魏征曾说过“今武德殿近储后焉““在东宫之西“,其地理位置之重可以见一斑。
更何况当年的李元吉就是住在武德殿与李建成互通有无的,后唐玄宗即位之初便是在武德殿听政的,可见武德殿是一个多么重要敏感之地。
李战入驻武德殿之后,开始一一的盘查立政殿中所有可疑的人员。
只是一夜过去了…在魏敞的帮助下,李战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立政殿中的人,都没有下毒的机会,这算是一件好事,也算是一件坏事。
好事就是立政殿中的人都洗清了嫌疑,但是坏事就是,还是闹不清楚长孙皇后是如何中毒的。
跟着孙思邈所说,长孙皇后所中之毒很轻微,不过,是一种慢慢加重的毒药,好在这次可以提前发现,要是等毒药加重之后再发现就麻烦了。
所以这次发病也算是一件好事情。
可是李战没有找到毒药的出处,那就说明毒药一直都还在,只要一直都在的话,即使是现在治疗好了,那还是有中毒的危险呀。
“殿下…全部都排查完了,可惜没有找到任何毒药,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下毒的可疑人,除了这个余宝…几乎都是立政殿自己的人。”魏敞看着一夜没有睡,脸色有些惨白的李战躬身道。
李战这个时候,从椅子上起身道:“这就怪了…这个毒到底是怎么中到我母后身上的,要是查不出来,我看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魏敞问道。
“那就是将我母后转移到敦化坊去,然后换一批伺候的人,宫女,内侍…就让最亲近的人伺候…这样的话,我想应该就不会有事吧。”
李战说完,忽然,魏敞看着李战道:“殿下…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李战看向了魏敞。
跟着就听魏敞道:“我们好像忽略了皇后娘娘最亲近的人…!”
“你什么意思?”李战有些皱眉的看着魏敞。
魏敞仔细的想了一会道:“请殿下不要见怪,下臣的意思是…我们检查了所有立政殿中的人,但是我们却没有检查皇后娘娘身边那些最亲近的人,李治殿下,太子殿下,兕子殿下…!
殿下我是这么想的,也许殿下们并不知道自己带了毒药,或者是被人被动的变成了下毒的人…!”
魏敞的话,让李战忽然眼前一亮,因为这也是一个突破点,跟着就见李战道:“那你快点查一查,最近母后都和谁亲密的接触过。
记住…一个人都不能放过,孤要最全的记录。”
“遵命…!”魏敞掉头就出去了,看着魏敞离去的身影,李战也是慢慢的叹了一口气,此时的李战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将害自己母后中毒的人给揪出来。
李战相信,自己的亲人谁也不允许加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