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ows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ptt-第三百五十四章 入甕閲讀-bg4j0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请容许我想您介绍,巴尔先生,”旺多姆公爵笑吟吟地缩:“这位是威廉.佩恩先生,他的名字您也许在学校听说过,毕竟他的父亲,老威廉.佩恩现在已经是查理二世的海军上将了,或者,还是舰队的司令官呢。”
巴尔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国王的密探们收集的情报,也会在整理之后分发一部分到军事学院,一些人他们的老师和同学甚至和其相处、共事或是敌对过,老威廉.佩恩颇有才干,同时也是一个保皇党,问题是他唯一一次独立指挥舰队作战的时候,因为与陆军司令官发生内讧,而导致失败并且因此蒙羞,所以声名不显。
但他的名字一样被法兰西皇家军事学院的学生与老师们熟悉,因为在约克公爵被囚禁在伦敦塔后,他的党羽都受到了波及与猜忌,倒让老威廉凸显了出来,他原先就是约克公爵舰队中的舰长,也参加过之前对荷兰的战争,他接过约克公爵的权柄完全有可能。
可这位小威廉先生……
“但他们都说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十来年了。”巴尔说。
“嗯,我想他是隐名埋姓跑到护国公克伦威尔的军队里去做了一个士兵。”旺多姆公爵说,在这个军功一样可以令人显赫与攀升的年代,贵族家的孩子也有拒绝父母的安排,跑到军队里做一个普通士兵的事情发生,而且此时只要十四岁就可以成为一个士兵,这样算来,这位小威廉先生可能是在十六岁的时候来到敦刻尔克的,不过他大概没想到事情最后会演变成那个样子——护国公克伦威尔先是丧了命,而后是查理二世复辟,之后就是查理二世将敦刻尔克卖给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
“我听说有英国人来找过他。”巴尔分析道:“您原本应该可以和家人一起回伦敦,”老威廉应该不至于付不起这笔赎金:“但您拒绝了——就是为了今天,先生,您是一个奸细。”这个罪名可远胜过暴徒或是敌人,无论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他们抓到奸细就是把他们吊在树上风干。
杰克,不,应该说,小威廉先生也不由得神色微变,但很快地,他挺直腰背,露出了无所畏惧的神情:“我是一个英国人,”他说:“还有我的同伴——只要不是软骨头,你们的国王本应杀死我们,或是流放我们,而不是将我们继续留在敦刻尔克。”
“我并不奇怪,有些忘恩负义的人总是无法领会到他们曾经得到一份怎样的宽容,”旺多姆公爵说,作为曾经与路易十三与黎塞留主教作对的人,他对国王这种生物再了解不过了,要他说,路易十四也许不是一个好人,但真是一个好国王,只要你愿意向他效忠,甚至无需效忠,只需要愿意遵守他的法律与规矩,你就可以在太阳王的光辉下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那些不愿意参与暴动的英国人也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在护国公这里曾经得到的东西,太阳王也一样能给,“就像是你将圣水洒在天使的身上,他准会笑嘻嘻,但要是洒在魔鬼的身上,他就要痛得跳脚。”
“还是别说魔鬼什么的了,”小威廉·佩恩讥讽地说:“难道您不知道您们的国王,被称作第二个所罗门吗?”
“我们将此看做一种荣耀,”旺多姆公爵说:“不过太阳王的名号最终也会如那位伟大的国王那样闪耀在史书中。”
“可惜的是您们的国王似乎并未能如所罗门王那样睿智,”小威廉流露出一丝快意:“我们毁掉了敦刻尔克的仓库、船坞,码头和道路,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座孤城了。”
旺多姆公爵笑了,“好吧。”他对巴尔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很多行为抱有疑惑,年轻人,我很高兴你能保持对国王的忠诚与一个军人应有的警惕,你也显示了你的才干,另外,时间也到了,至少差不多了,现在,”他拍了拍椅子的扶手,慢慢地站了起来,“让我们到塔上去。”
旺多姆公爵说的是国王在敦刻尔克继大船坞之后营造的第二个巨大的建筑物,兼具灯塔、堡垒与瞭望所之用的敦刻尔克灰塔,原先人们有意用国王的名字为它命名,或是叫做国王塔,但路易十四说,现在已经有了不少譬如“国王面包”,“国王大道”,“国王发型”,“国王内衣”……之类稀奇古怪的称谓,这座塔就老老实实地以地点为名吧,于是它就被叫做敦刻尔克塔,因为主体建构是水泥砖砌筑而成的,人们也叫他灰塔。
它高三百尺,这样的高度几乎等同于现在的三十层楼,如旺多姆公爵这样年纪的人,要靠着双腿爬上去几乎不可能,小威廉先生心中满是猜疑,他们的人没办法接近这座灯塔,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座宏伟建筑的内部——灯塔底层也就像是一个中古时期的堡垒,除了常规的旋转扶梯之外,差不多就没别的了……等等,他被带到一个小房间的门前,他之前以为它是预留给守塔人的,结果旺多姆公爵先走了进去,接着是小威廉与监视他的两名军官,最后是巴尔。
这时候小房间里几乎已经没法自如转身了,巴尔伸出手,抓住小门的门环,把门拉上,闩紧。
旺多姆公爵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抓住一角垂下的绳索,拉了拉,从外面传来了一阵铃声。然后,让小威廉先生大惊失色的事情发生了,这间小屋子竟然晃动了起来,然后,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依然可以感觉到……
“它是在上升吗!?”他喊道。
“挺敏锐的,”旺多姆公爵顿了顿自己的手杖,“一个小器械罢了,不必太在意。”完全看不出他第一次乘坐的时候将脊背紧绷到差点扭伤的地步。
这座最简单的升降梯如南特船厂的许多设备那样,是用蒸汽驱动的,蒸汽房就在灯塔一侧,但很少会有人注意,毕竟灯塔边通常都有这样的储藏室。它可以让人们迅速地上下这座灯塔,以及为如旺多姆公爵这样的老人,或是身体孱弱的学者提供服务。
小威廉先生就像是许多第一次乘坐升降梯的人那样紧紧将身体贴在墙壁上,他就像是被装在笼子里的动物那样,毛发蓬乱,面色灰白,之前的气定神闲荡然无存,幸而升降梯的速度不算很慢,几分钟后,随着一阵可怕的晃动,它停止了,巴尔打开了门。
他们在踏入升降梯前身处于密封空间,只有高处的窗户投下光亮,但在这里,巴尔一打开门,明亮的光线就刺痛了小威廉先生毫无防备的眼睛,他的泪水无法控制地流出,他抬起手,遮住面孔,感觉到一股狂猛的风就像是一只隐形的公牛那样冲向自己,差点把他推回小屋。
一只手臂及时地抓住了他,他说了一声谢谢,放下了手臂。
他看到了一片浅淡的碧蓝色,它下方是一片浓郁的靛青色,这就是英吉利海峡,法国人把它称作拉芒什海峡。
从这里到英国本土,约有六十海里,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一条雪白色的海岸线,因为从多佛尔到普利茅斯,海岸边遍布白垩石,也就是让小威廉先生以及其他英国人魂牵梦萦的白色海岸。
看到这一景象——在以往的十几年,有意不让自己想起故国亲友的小威廉.佩恩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
巴尔也随之走到了墙垛前,海风激烈,但带来了冰凉和新鲜的空气,他不由得做了一个深呼吸,这个年轻人同样被眼前的景色撼动,但他的着眼点可与小威廉先生不同——他本能地看向了对岸的港口——用人类的眼睛当然是看不清的,但他却突然变了脸色:“那是什么?!”他喊道。
作为一个海盗的后裔,巴尔对舰船可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无论它是大是小,是经过还是仍留在他的视野里,他一眼就看到了——旺多姆公爵在他焦急地看过来时,就抽出身边的望远镜交给他,他立刻把望远镜放在脸上,而站在他身侧的小威廉先生则宽慰与期待地微笑着。
“你也要看看嘛?小威廉先生?”出乎他意料的,旺多姆公爵说,于是他身边的军官就抽出了一只望远镜交给小威廉。
小威廉一拿到手,就知道这种望远镜不是能够在民间流通的那种,它大概有一尺半到两尺,镜片直径约有两寸,筒身应该是黄铜镀银,用丝绒保护着,他拿到手里调试的时候,估计出它里面镶嵌着镜片至少有五片,他将它对准眼睛的时候,有一瞬间的不适,因为它一刹那间就将景物直接拉到了眼前,他眯着眼睛小心地调整着。
从小威廉与巴尔的望远镜里看出去,能够看到正在穿过英吉利海峡的舰队,巴尔迅速地数了数,不论吨位,它们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两只手的手指,虽然它们的桅杆上都悬挂着三色旗——橙色,白色与蓝色,也就是所谓的奥兰治亲王旗帜。但巴尔立刻在心中呸了一口,谁都知道荷兰人的舰队是失去了它们最后的统帅后,就四分五裂,不成气候了,它们不是被商人们乘机攫取到手里,就是沦落成了私掠船,又或是被荷兰流亡政府收缴,但后者可能也只有四五艘吧,毕竟蠢人不是很多。
总计十二艘舰船,荷兰人,或是奥兰治家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拿得出来,只能说,就如路易十四预估的那样,他们的老敌人,暂时的盟友,那些该死的英国人,终于撕下了假面具,与法国再一次开战了!
小威廉一点也不曾掩饰自己骄傲的笑容,他当初拒绝离开敦刻尔克,就是为了能够看到这一天,虽然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刻来得这样晚,他在看了一会那几艘漂亮的三甲板战舰后,就开始移动望远镜,旺多姆公爵的态度让他不安,他想要看看——事情会不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变化呢?
他在右手侧看到了一点茶褐色的小点,哦,他看到了,那个方向可能是加来,看来法国人也不是愚钝到没有一丝警觉的,他们说是将舰船驶向加来,实际上却玩了一个小手段——在巫师们的渡鸦已经快要在军队中普及的时候,小威廉先生倒不奇怪他们是如何知道的,但要他说,不,已经完了,他们的海军指挥官完全不懂得如何在海上作战,现在的风向有利于英国海军,而不是法国海军,他们没有办法抢占到T字头位,他们的失败已经显露征兆。
巴尔也察觉到了,如果让他来指挥,为了跳出现在的不利局面,他也许会命令舰队绕行,看看能不能绕到后面去踢英国人的屁股,但这样就要将敦刻尔克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下,还有的就是英国人可以派出另外一支舰队,与先前的舰队前后夹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来自于加来方向的舰船中竟然还有体型臃肿的加来船。
这让他顿时愁眉苦脸起来,他记得……这些加来船应该也来自于英国,无耻的查理二世因为拿不出亨利埃塔公主(奥尔良公爵夫人)的嫁妆,就厚颜将差不多已经淘汰的三十艘加来船作为嫁妆的大部分送到了法国,之后这三十艘巨大的舰船就像是落入海中的石头,彻底地悄寂无声了,他也听叔伯们嘲笑过年轻的国王——当然,他们不否认他还算是个好国王,但他对大海与舰船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或是有着错误的认知,反正这些船已经差不多可以算是淘汰船了,除非国王把它们送到殖民地去做商船。
那时候巴尔也猜想路易十四是这么做的,但现在,他在法国舰队里看到了至少五艘加来船——它们的体型特征太明显了!他一边沮丧,一边又不断地往后,希望能够看到一些奇迹。
但巴尔很快就发现不对了,因为那些加来船竟然正在越过那些应该在航速上远远超过它们的战列舰!
他将一声兴奋的呼喊压制在喉咙里,将望远镜拼命地压在自己的眼眶上,压到眉骨与颧骨发疼也不松手,连旺多姆公爵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一起举着望远镜观望也不知道。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它们都在竭尽全力地驰骋,争夺最重要的那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