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z5w精彩都市小說 諸天領主空間-2023章 妖族兩王橫空看書-unhmz

諸天領主空間
小說推薦諸天領主空間
“东荒姬家姬紫月求见太初教主,恳请教主接见!”
这日,一身穿染血白衣,面色苍白,形容枯槁,却难掩绝色姿容的女子来到太初山下,甫一来便跪伏在山脚第一道大阵前拜求夏跃接见。
“那是姬家的姬紫月?!难道她也被追杀了?”
“孔雀王还真是胆大包天啊,这是要跟姬家不死不休了啊!”
“看她的样子,伤的可不算轻!”
“这姬紫月倒是够聪明,知道来找太初教主前辈求救!”
“你怎么知道她是来求救的?”
“傻了吧,瞧她那副狼狈的样子,来了又不闯阵,直接跪拜求见,肯定是来求救的啊!瞧着吧,姬家的那位神体姬皓月怕是也被追杀的狠了!”
“不知道教主前辈会不会出手相救啊!”
瞧见姬紫月的模样,很多修士窃窃私语。
山脚下发生的事情全在夏跃掌控之中,姬紫月方一踏入太初山外,他便已经察觉来者重伤垂死的状态。此刻见到这位姬家的天骄如此做派,他心中幽幽一叹,挥手间便将其摄拿入大殿。
孔雀王追杀姬皓月,护道人几乎被斩杀殆尽,姬紫月也为了让哥哥突围,被打成了重伤。若非心心念念想着要来太初山求救,以她身上所受之伤,怕是早已香消玉殒,如今只是一口气提着,由着执念才能坚持到这里。
跪伏在地上,被摄拿入山,她脑袋伏地毫无察觉,直到发现泥土变成了玉石地面,方才反应过来换了地方。
抬眼一瞧高坐在云台上的道装年轻男子,姬紫月愣了一下方才后知后觉的认出夏跃的身份。
自己被太初教主召见了!?
意识到这一点,惊喜的笑容终于开始绽放,“求前辈救救我哥哥……”
笑颜尚未彻底绽放,话语尚未说完,一口气松掉,姬紫月便晕厥过去,身子软软倒地。
姬紫月伤势之重令人心惊,其脉搏已经极其微弱,心跳都快停止了,五脏六腑皆有裂痕,能够坚持跑来太初山堪称奇迹。
挥手将一团地乳精华打入其体内稳住伤势,夏跃环视左右。
那东荒姬家神体姬皓月还是要救的!
圣体、神体、道体、霸体,遮天世界的先天特殊体质还是蛮有意思的,若是能集齐四种体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搞出一种冠绝天下的体质出来,未来倒是有些用处!
只不过……
孔雀王乃是仙二巅峰的大能,白衣神王姜太虚倒是仙三巅峰的王者,若是出手定能轻易解决,可惜那厮尚未归来,听说是去寻他那位圣女红颜知己去了。
如今自己麾下,叶凡实力不足,黑皇……
抬眼瞧了大黑狗一眼,这货趴在云台下,模样慵懒至极,实力嘛,啧啧,说不上来,时隐时现的,极不稳定。
也罢,也罢!
看来,还是得自己亲自出马了。
夏跃抬手,从姬紫月身上摄取一丝黑发,接着掐指卜算,很快便推出姬皓月的位置。
“本座去去就回!”给叶凡嘱咐一句,夏跃挥手划出空间门,起身一步踏出,便消失当场。
……
姬皓月从未像如今这般狼狈过。
身为先天神体,又是四极秘境巅峰,随时可踏入化龙,在东荒年轻一辈天骄中,已经可算是出类拔萃了。
可惜,毕竟修行日短,面对孔雀王这等可与圣地圣主抗衡的仙台秘境第二层次大能,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下场。
孔雀王真的太强大了!
保护他和妹妹的几位族中名宿根本无法抵抗,在其面前犹如稻草人一般,不堪一击。
他们想打开域门,横渡虚空,结果孔雀王一指点出,虚空粉碎,将所有人都震了出来,当场便有人形神俱灭,他和妹妹姬紫月若不是身怀秘宝,根本无法活下来。若非关键时刻,姬家遣出的强者寻到他们,暂时拦下孔雀王,他俩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但是,纵然如此,也没有人可以真正拦下孔雀王,他所向披靡,无人可以阻挡他的步伐,一声大吼,当场让不少人粉碎,化成了血雾,称得上神威震世。
那批强者仅仅拖延了片刻钟,便被打的四分五裂,不过却为他与姬紫月赢得了时间,让他们远遁而去。
只要想想,姬皓月就忍不住一阵后怕。
也不知道妹妹赶没赶到太初山?
他俩是在前往太初山的途中被孔雀王袭击的,哪怕逃窜,他俩也是朝着太初山的方向奔逃,此地距离太初山没多远了,族中大能一时间赶不过来,倒是和妹妹分道扬镳后,她能及时赶到太初山求救的话,自己尚有一线生机。
突然,姬皓月面色一紧,脚步顿住,就在不远处的天空上,出现一道门户,十余名修士冲了出来,一言不发便朝他杀了过来。
哧!
一道可怖的闪电劈落下来,那些人非常果断,发现目标,立刻展出神通,向下轰杀。
姬皓月狼狈的翻身滚开,银色的闪电一下子将他方才站立之地击出一道大坑,乱石四射,崩飞向各处。
一击不中,这些人毫不收手。
轰!
天空中,一座古朴的塔快速放大,向他碾压过来。
姬皓月当场就变了颜色,使用塔、钟、鼎的人,一般都不是凡俗之辈,多半都强大无比。天空中,那座塔不过五层,但却像是大山一般沉重,压的人喘不过来,弥漫出让人心悸的气息。
这些修士并非妖族,而是纯正的人族。
哼!
姬皓月冷哼一声,虽然看不出这些修士的根底。但他知道,同某些人族大势力脱不开干系。有人不愿姬家有神休成长起来,这是有人想趁着孔雀王出手的机会下毒手,趁此次机会将他击杀,栽在妖族的头上。
这些人一路上已经多次朝他和妹妹出手,上来便是一言不发的沉默,只要他们脱离孔雀王的追杀,这帮人便会出现,即便杀不了他们,也会将孔雀王再次引来,疏为可恨!
想到这里,姬皓月极为担忧的朝太初山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妹妹躲过这些人的追杀没有。
但很快他便没心思去想这些了,这些人手段齐出,逼得他狼狈逃窜。
若是放在平日里,一对一,哪怕是一对多,他也丝毫无惧这群修士。但如今他被孔雀王追杀,身受重伤,还得时刻担心孔雀王再次追来,根本不敢同这些人厮斗。
拼着身上再次多处几道伤痕,姬皓月摆脱了这群人族修士,钻入深山老林中。
终于避开这些人后,姬皓月隐匿行迹,在山林中穿行了大半日。
第二天一早,他刚动身起行没多久,便看到前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见状,他脸色奇差无比。
这少年看起来身材有些单薄,显得有些柔弱,容貌很清秀,眼神清亮,如湖水一般澄净,乌发很柔软,很轻灵,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心生亲近之感。
但是,落在姬皓月眼中,却是最大的恐怖。
无他,这少年便是追杀他良久的妖族大能孔雀王。
“孔雀王,我是前往太初山要拜在太初教主座下的,你追杀我,难道就不怕太初教主发怒么!”姬皓月原本极其骄傲,根本不屑于以话术逼人,但此时此刻此境,他的骄傲早已被孔雀王击打的粉碎。
“怕!但你不是还没拜入太初教主门下么!”孔雀王平静的语气,却是一言指出关键。
话音方落,孔雀王便迈步走了过来,没有什么可怕的气势,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却给姬皓月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压力,犹如面对泰山压顶一般,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此刻的境况已经危险到了极致,前几次毕竟有护道者阻拦,其实他并未直面孔雀王。但饶是如此,他依然被余波击成了重伤,如今直面孔雀王,他方才知道仙台境大能的真正恐怖。
“你是传说中的大能,前辈高手,对我这样的小辈、四极境小修士出手,你难道不觉得羞耻么!?你应该去找摇光圣主的麻烦,昔年你与他打成平手,毕竟还没有战败他。”姬皓月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
“你们姬家的半步大能对我妖族后辈颜如玉出手时都不觉得羞愧,我又羞愧个什么!?至于摇光圣主,呵,不然,我去找你们姬家之主的麻烦如何?!”孔雀王似乎很满意打击到了神体的道心,露出淡淡的笑意,与他十六七岁的样子有些不相符,给人很怪异的感觉。“你们姬家太过分了,杀我族人,追杀大帝的后裔,我自要给些颜色看看,杀了你的话,我想他们一定会后悔做了那些事情。”
“神体又如何?据说有人当年亲手毙过修至大成的东荒神王,我的寿元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只能杀一个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神体,了一了心愿。”孔雀王一面逼了过来,一面漫不经心的说道。
姬皓月心如死灰,瞳孔紧缩,知道今日难以幸免了。但毕竟是姬家不世出的天才,荒古世家的气势不能丢了,知道到了最后时刻,反倒是不再去试图以话术影响对方,直接提起全部精力,准备做最后一搏。
就在这时,孔雀王突然望向天际,开口说道:“南宫正,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天空中,花瓣飘舞,片片晶莹,一条由鲜花堆砌成的大道,笔直的自天际冲来,阵阵馨香沁人心脾。
光华绚烂,鲜花大道绽放瑞彩,快速到达眼前,在上面立有一个青衣男子,身材挺拔,眸若星辰,白发如雪,昂然而立,甚是英伟。
眼见此人到来,姬皓月顿时眼前一亮,心中升起对生的希望。
来者正是传说中的人族大能——南宫正,修炼长生诀,以草木为家,以鲜花充饥,身边从不离植物。
“一别八百年,孔雀王风采依旧,遥想当年,你大战南域诸雄,决战摇光圣主,英姿勃发,那些惊天动地的画面,似还在眼前。”南宫正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身材伟岸,相貌英俊,白发如雪,有着一股极其特别的气质。
“说这些作甚,南宫正你难道想插一手吗?”孔雀王负手而立。
“孔雀王,你这样超然的存在,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冲着后辈小子出手实在是有失身份,不若就此放下,我来为你和姬家说和,如何?”南宫正笑道。
“南宫正,你不必说这些,所谓身份什么的都是虚的,你是否想横插一手,阻我行事?”孔雀王沉声问道。
“姬家之主曾对我说,若是巧遇你,无论救下他们兄妹当中的何人,都会送予我为徒,传承我的衣钵。我寿元将尽,还未有传人,故此想了却一桩心愿。”南宫正周围,花朵片片绽放,令他看起来超尘脱俗。
“南宫正你真的欲出手?可要想个仔细!”孔雀王的眼眸一下子凌厉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气息,如火山喷涌,滚滚而上,直冲云霄。
“孔雀王,作为故人,我自相劝,你收手吧,不然你飞扬一世,可能要暗淡收场。”南宫正劝解道。
“好大的口气,莫非姬家圣主到了不远处,将与你共同压我?”孔雀王眼中神光迫人。
“他不知你在此地。”南宫正略微一顿,“不仅姬家圣主在寻你,摇光圣主也亲自出关了。”
“早有预科,看他们能奈我何。欺我族人,身为大能,我若不出头,愧对妖族。”孔雀王冷笑,“八百年前,我纵横南域,八百年后,他们一样压不了我。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底蕴深不可测,说不定真的会有人跳出来,亲手杀你……”
“除非挖开他们的祖坟,复活已故的神王!”孔雀王眼神犀利如电,气质大变样,“想要阻我,凭实力说话吧!”
“既然如此,得罪了!”
“你我早该有这样一战!”孔雀王虽然外表看起来如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但此刻却像如绝世利剑出鞘,气势迫人,让人肌肤生疼,战意凌云霄。
孔雀王突然睁开了天目,额头中央射出一道神霞,一下子冲入姬皓月的体内。
姬皓月毫无防备的中招,顿时面色惨然。
“他不过是留下了印记而已,日后好去寻你,现在你快快离去吧。”南宫正对姬皓月传音道。
“多谢南宫前辈相救!”姬皓月朝他一拱手,不敢耽搁,冲天而去,两位大能要在此对决,必将天崩地裂。
姬皓月飞出去很远,依然感觉到了身后那澎湃的波动,像是有汪洋在汹涌。
他其实很想回头去看看两位大能的比斗,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他怕有命看没命悟
就在这时,一个麻衣男子冲起,手中托着一座五层银塔,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同一时间,四面皆有人影升空,出现在八方,拦住了他的去路。
正是不久前,跨过域门追杀他的人,他们的容颜有雾气绔绕,看不清真容。
依然是不出声,麻衣男子一挥手,其他人沉默的齐身冲了过来,非常的果断,要在此除掉他。强大的波动顿时从四面八方冲来,那些人祭出了武器,还有人展出了秘术,击杀向他。
姬皓月根本不同他们对敌,心知家主将至,他也顾不得其他,使出压箱底的大虚空术,窜入虚空,几个闪现便出现在数十里外,朝太初山的方向疯狂逃窜。
“追。”麻衣男子发出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犹如傀儡一般,而其他人并未吱声,闻听命令纷纷跟着他朝姬皓月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逐这么久,虽然中间有些折返,但大体姬皓月是在朝原始废墟的方向靠近,这一点早已被孔雀王以及这伙神秘的修士猜到了。
另一头,南宫正别看上来便全力以赴对敌孔雀王,但当他感应到姬皓月的气息消失无踪后,便开始磨洋工了,一招一式虽说威力十足,可毫无杀气。
“南宫正,你目的已经达到了,还不退去么?”孔雀王眉头皱着,略有些不满的哼道。
“呵呵,今日多有得罪,孔雀王多多包涵!”南宫正闻言也不遮掩了,当即停手,朝着他拱了拱手。
冷哼一声,孔雀王不想理会他,正打算离开时,突然一道匹练席卷而来,妖气滚滚,见状,孔雀王脸上终于露出笑意,接着冷冷瞥了南宫正一眼。
后者刚一感受到来者气息,脸色骤变,惭笑着说道:“青蛟王也来了,我可不是你们的对手,先告辞啦!”
说完,人族大能南宫正头也不回的脚底抹油,竟是逃了。
孔雀王也没理他,似乎知道这货不会玩儿命,也不打算跟他多纠缠。反正姬家圣主、摇光圣主都要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妖气收敛,显出一道人影。孔雀王的这位故友来头非常大,竟是北域的一位妖族强者,尊为青蛟王,他接到好友出关硬撼姬家的消息后,直接横渡虚空而来。
“老孔雀,你这是要么不出来,一出来就闹出天大的事情来啊!”青蛟王上前几步,望了一眼南宫正消失的方向,接着便笑着朝孔雀王调侃起来。
“别看了,是南宫正那厮,跟我打了几招,做做样子的。”孔雀王没好气的笑道。
“那厮寿元将尽,这时候跑出来,也不怕早早的耗尽生气。”青蛟王也很熟悉南宫正,闻言也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态度,“老孔雀,要打便打人族圣主,你跟个后辈置什么气?!”
“哼,老长虫,姬家的半步大能既然敢对如玉出手,就别怪我们朝他们的后辈下手,他们做的了初一,就别怪我们做十五!”孔雀王哼哼了一声。
“嗯,也是,总得让他们肉疼,人族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才不敢小觑我妖族!”青蛟王了然的点点头,接着问道:“人呢?可留下追踪印记?”
“跑不掉!”孔雀王微微颔首。
言罢,二人并肩而行,青蛟王开始给他讲述外界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太初教出世,太初教主大开山门广收弟子的事情。
闻言,孔雀王心中一动,“既然那位并未明言只招人族,或许我们可以把本族的弟子也送入太初山。”
“你想送如玉去太初山?”青蛟王毕竟是他故友,一言出,便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嗯,如玉得了青帝陛下的妖帝之心,若是再有太初教主指点,想来我妖族很快便能多出一位圣人来。”孔雀王性子直,直接道出自己的想法。
“妖帝之心事关重大,你就不怕那位觊觎?”青蛟王疑惑的问道。
“若真是传说中的那位,想来也瞧不上我们视若重宝的妖帝之心,也不会做抢夺弟子机缘的事情来。”孔雀王笃定。
听到这里,青蛟王想了想关于太初教主的传闻,虽说心中不安,但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认同孔雀王的意见。
二人犹如闲庭信步,但实际上脚速极快,几乎没用多久,便越过了麻衣人一行,迅速朝着姬皓月靠近。
“这些傀儡不像是我妖族大能的手笔!”青蛟王瞥了眼藏到一旁躲开他俩的麻衣人一行。
“哼,人族可比我们复杂多了,有些人想借我的手除掉姬皓月,不想看到姬家的神体成长起来。”孔雀王冷哼一声,似乎很看不上人族下暗手的幕后人。
“妖族如今同人族也差不多,很多都忘记当初青帝大人的恩惠了。要不然,如玉也不会求告无门,找到你闭关的地方去。”青蛟王唏嘘道。
“哼,待我收拾了姬家,再一一找他们算账!忘恩负义之辈,我容不得他们,妖族也容不得他们!”孔雀王想起颜如玉说过有些妖族高手试图对她下手的事情,顿时怒气勃发。
“嗯,是该清理清理,让他们知道,哪怕青帝大人不在了,妖族也是有公道的!”青蛟王点头,他也十分不满妖族修士对颜如玉下手的事情。
“对了,有件事情我忘了跟你说。”突然,青蛟王似乎想起一件事情来,“最近,北域也很不平静,就在上个月,有族中小辈见到太初古矿上空,月华如水,汇聚成河,流向古矿内。而且信誓旦旦的说看到了不祥的生物,长相狰狞,在太初古矿附近出没,呼风唤雨,遮天蔽日。我听到这个消息也亲自去看过,虽然没瞧见什么不祥的东西,但亲耳听到了歌声,太初古矿所在的生命禁区内传出来的令人沉醉的歌声。你知道的,太初古矿干系甚大,我没敢进去!”
“你没进去是对的,那地方邪门的狠,稍有不慎,别说是你我这样的仙二境界,怕是王者、圣人进去,都会身死道消!”闻言,孔雀王沉默良久后方才幽幽叹道。
太初古矿到底有什么,已过去多年,没有人能够说清,也许只有姜家、瑶池圣地等传承久远的超级大势力还有一些典籍可以查询。
“嗯,姜家那位神王姜太虚被太初教主从太初古矿中的紫山救了出来,他是仙三巅峰的王者,被困在紫山四千多年,我们若是进去,怕也是凶多吉少!”青蛟王赞同的点头,接着话锋一转,“荒古禁地出现九龙拉棺,接着荒古圣体出现,传说的荒也脱困而出。太初古矿生命禁区又发生剧变,白衣神王被人救了出来,里面发生这么多异变,最关键的是太初教出世,那位突然要大开山门广收弟子,我越想越觉着天下怕是要大变了!”
孔雀王听到这里也是连连叹息,妖族如今衰落,他们这样的仙二大能都成了顶尖力量,根本揣测不到天地大势往哪里变化,说来心中就发堵。
“其实,我听说你出关对姬家动手,是不赞同的。如今的形势,我们有些看不清了,这时贸然大动干戈,似乎有些不妥。不过,既然是姬家先朝如玉动手,我们也不能坐视,总不能让人看低妖族吧!”青蛟王接着说出自己一路以来的想法。
“嗯,如今说这些都晚了,既然已经出手了,就得打疼人族。天地大势将变,我们若是示弱,人家就该得寸进尺,真不把我妖族当回事儿了。此间事了,先把如玉她们送到太初山,然后我就随你一起去北域,大势将变,我们得抱团取暖了。”孔雀王苦笑连连,他也是对姬家出手之后方才知道天下发生的异变,想了想倒也不后悔,有时候势弱的情况下,态度必须更加强硬一些才安全。
“好!”青蛟王说这么多就是怕这位好友一根筋,如今见他观念转变,顿时心中大喜。确实,他们只有抱团,才能扛过形势变化。
二人说笑着便已经看到了姬皓月,他正在前面亡命奔逃。
青蛟王谐谑的一笑,接着望向孔雀王,后者微微颔首,他便点头,接着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姬皓月前方,拦住了这位面色惨白、身形狼狈的姬家神体。
“不好,小心!”没等青蛟王戏弄姬皓月,正准备看戏的孔雀王突然面色剧变,接着怒吼提醒好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