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408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 txt-一百四十五.稍晚些時候看書-bzi5m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莉莉娅·托亚拉贡。
几十年间始终自称无姓者的莉莉娅开始这么称呼自己。
不过她仍只是个穿着平民老旧衣服,岁月留在脸庞上的普通老人而已。
她感激陆离带来的消息,也由此像是佣人般服侍陆离。陆离不得不跟她说安娜会照顾好自己,才打消这名老人唯一能做的报答想法。
莉莉娅似乎看出陆离对罗兰公主的过往很感兴趣,于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并隐晦地询问罗兰公主现在的情况。
尽管知道这位祖先成为了“神灵”,但除了血脉,其他都只是平民的莉莉娅对一些隐秘毫无所知。
陆离告诉她知道怪异所付出的代价后,莉莉娅哂然回答自己已年华老去,没什么好留恋的,包括这条性命。
于是陆离将怪异体系告诉莉莉娅,并将沼泽之母的来历和随后影子镇新旧邪神分裂事件简略说给莉莉娅。
期间陆离和安娜感到冥冥中一道微弱注视感在周围降临,沼泽之母察觉到他们提起自己的名讳。
邪神大都拥有这种能力,越强大的存在的感应越强,如果是远古便一直存在的邪神,只是提起它的名讳就会瞬间被混乱与邪恶剥夺去意识。
而被迫分裂的沼泽之母虽然接受了旧母的遗产,但分裂和对抗的消耗让它的力量只剩下不到一半。对于谈论自身的存在它甚至难以察觉。
这次会被感应还是因为陆离身上拥有它的印记。
冥冥之中的意识絮绕着陆离,分散出两道无形丝线牵向安娜和莉莉娅。
牵向安娜的意识还没接近就被她的气场绞碎,牵向莉莉娅的意识萦绕,又回到陆离身上,在他心底留下一道残缺地微弱声音,无声散去。
【熟悉的……】
陆离将沼泽之母刚刚来过的消息告诉莉莉娅,后者激动得眼中浮现血丝:“如果我没能到沼泽路,告诉罗兰公主,她的后辈从未忘记祖先的荣光。”
“我会的。”
陆离答应莉莉娅遗愿般的请求,目送这位激动得颤抖的老人离开房间。
之后的整个下午,陆离没再外出,始终留在房间里。
安娜不能理解其意。如果不外出只是为了了解议会内容,他们在崖顶同样可以通过商人知道这些,没必要冒着危险来到内陆王城。
毕竟怎么想大部分驱魔人凑到一起,那些拥有智慧的怪异和异教徒不可能无动于衷。
“原本计划是会出去,不过主眷大陆对怪异的敌意超出我的预计。”陆离答道。
傍晚到来,街道上的路灯陆续亮起,驱散笼罩而来的昏暗。
“因为……我么……”安娜黯然,又想起其他事:“那我们现在就回去?我总有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
“所以我们住在这里。”陆离说道。他有同样的不安,所以这条街道的尽头就是城门。而一道城墙还挡不住安娜。
晚饭后,夜幕彻底降临,而后越发衬托不夜城的繁华。
安娜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忽然提议去外面逛一逛,不会走很远——
陆离答应安娜的请求,回到楼上和莉莉娅打过招呼,带上油灯和“灯塔”离开旅馆。
夜晚华灯初上,午后的细雨让一切变得潮湿,青石板路泛着朦胧水光,隐约倒映路灯与行人的轮廓。
潮湿与微凉钻进鼻腔,艾伦王城和贝尔法斯特的味道截然不同——更厚重,更有底蕴。
这里的特产有许多,一种填充黑棉花和碎布料的纽扣人偶意外地受欢迎。商贩们把玩偶系在一根绳上,撑起木棍吊起它们。这个典故源于许久以前开垦新土地的人们,他们在家门口挂上人偶,代表这间屋子已有主人。
安娜提议可以买一个挂在避难点外,于是陆离花5先令买了一个棕色麻花辫小女孩玩偶。
粗糙的亚麻布料作为皮肤和纽扣眼睛无法赐予人偶任何诡异感,它只是个普通的小物件。
收起纽扣人偶,已经走到十字路口的陆离和安娜准备回去。
这个时候,前方街道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
叩叩叩——
“乔纳坦太太?”
一对中年夫妻站在门前,轻轻敲响房门。
“也许他们不在家。”秃头的丈夫说,因为窗户里没有光亮。
妻子奇怪地道:“可我早上造访时和乔纳坦太太说了……”
“说不定是有急事,我们明天再来吧。”
“嗯。”妻子放下手掌,下意识推了推木门。
吱呀——
房门显露一道缝隙,油灯光亮探入缝隙里。
“门没锁?”妻子惊异问道:“乔纳坦一家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丈夫的笑容消失,四处扭头,看到不远处的警员,连忙拉着妻子走过去道:“警员先生!我太太的一位朋友家里没有灯光,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家里,你可以替我们去看看吗?”
警员看向秃头男人指向的黑暗窗户,点了点头。
“五个王城小孩,惧怕浓雾去烤火;火焰缠身直到死,五个只剩四。四个王城小孩,结伙出门遭大难;怪吞一个血斑斑,四个只剩三。三个王城小孩,房屋里头遭祸殃;死尸突然从天降,三个只剩两——”
一群孩童喊着什么追逐跑过。
警员望了眼钻入人群的孩子们,有些不舒服。今天他已经听到许多次了……好像所有小孩都突然学会这首让大人们不安的童谣。
摇了摇头,提着油灯走到屋门前,轻轻用脚顶开房门。
吱——呀——
缓慢拉长的声响中,一只提着油灯的手臂探进房屋,随后是小心走进来的警员和跟在后面的夫妻。
呼——
无形的风拂过,惊扰房间里盛开的蒲公英田,它们离开农田,漫无目的地升起,随处飘荡。
警员手腕上的理智值计数器没有响,这让他没那么不安。
悄然走进几步,油灯光芒的边缘忽然浮现一道干瘪,像是拖布一样的奇怪的黑色物体。上面长满像是绒毛一样的蓬松存在。
那里的空气也像是起了一层薄雾,朦胧看不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