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xdy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諸天私人夢遊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六章 武術會館(求票票)看書-izar9

諸天私人夢遊
小說推薦諸天私人夢遊
“刚才来的比较早,所以在店里面也转了转。”
“别说……好东西还真不少。”
“比起兴华,我倒是不怎么专业,也就是在玉器、瓷器上有些研究,这四件东西我比较喜欢,今天……还真没白来。”
五分钟之后。
矛兴武两个人和易初三走出里间,在外间走动着,最后在瓷器的区域停下。
此刻店里面,人不算太多,也就是一些有兴趣的散客,以及不远处的于静乔五个人,多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生。
迎着她们看过来的目光,易初三摆摆手,微微一笑。
五个人也是一笑,没有打扰。
“好眼光!”
“这四个东西虽然不甚很珍贵,可却是好物件。”
看着矛兴武单手在瓷器区域点动,随后,便是有两件一大一小的瓷器陈列在柜台上。
不远处,其助手也从玉器区域取来两件东西,倒是两个小物件,易初三扫了一眼,不由一笑,都是好东西。
也都是好物件,现在要是专门寻找的话,还真不好找。
两件瓷器的话,一件是清国雍正年间的梵红彩云龙纹杯,市场价值在五十万以上。
一件是道光年间的青花岁寒三友圆口碗,这个市场价值略高,百万左右,都是杂糅在瓷器群体内的。
想不到被矛兴武挑选了出来,眼力还是可以的。
玉器的话,略微简单一些。
一件白玉螭龙纹簪,这是妇人用的发簪,保存的很完好,就是价值一般般,不过几万块。
另一件略微珍贵些,是清中期的和合二仙白玉像,韵味很好,市场价值在五十万以上。
“不过……,这四件东西对于初三你来说,应该是一般般了,兴华所得的那几个好东西,我可也是很眼馋啊。”
“哈哈哈,接下来有时间的话,初三你可得让我开开眼界吧。”
矛兴武单手拿着那件岁寒三友圆口青花碗,很是喜欢的样子,这些东西自然是不错的,可对比从兴华所得的那些。
还是差了不少。
当然,兴华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哈哈,一起交流交流,还是可以的。”
易初三莞尔一笑。
看着佳涵二叔从里间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只银色的长方形手提箱,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看一看如何。”
易初三接过来,将其递给矛兴武。
“好。”
矛兴武很是期待,老的宣纸本就不多见,别说还是保存完好的贡宣,那等的宣纸,无论是质地,还是珍贵程度,都非同小可。
将手提箱落在柜台上,将其打开。
顿时半刀白皙如玉但泛着些许浅浅黄晕的宣纸呈现,矛兴武单手落在其上,细细抚摸,很是享受。
“韧而能润,光而不滑,洁白稠密,纹理纯净!”
“果然是极品的宣纸!”
“好!”
“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老爷子舍得下笔不,哈哈哈。”
“行,那我就不在店里打扰你了。”
矛兴武很是赞叹的评价道。
老宣纸是肯定的。
质地保存的相当好,对比自己家里珍藏的那些老宣纸,实在是不是一个层次的,老爷子想要用老宣纸作画。
如今,这么珍贵的老宣纸,不知道舍得不舍得。
这个东西,用一张,世界上可就少了一张,真的少了一张。
数息之后,将手提箱合上。
没有迟疑,对着身侧的那个青年男子看了一眼。
“叔,去吧。”
易初三亦是对着佳涵二叔看了一眼。
价格的话,叔心中都是有数的,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属于市场价。
“初三,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店铺之外,钱哥和那个矛兴武的副手将东西放在后备箱,易初三则是和矛兴武随意聊着什么,左右一些瓷器和玉器的妙处。
对于那些,易初三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聊天的。
看着那于刚归来,归于驾驶座,矛兴武也是进入车中,对着旁边的易初三微微一笑,摆摆手。
对于这个小伙子,自己也很有好感。
“行。”
易初三笑语而应,点点头,目视矛兴武的车子离开这条街道。
“叔,你对矛兴武了解吗?”
记得刚才在店里里间的时候,都是他和矛兴武聊天的,而且算起来……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应该了解一些。
易初三好奇,看向周恒光。
“这个……说起来,不算很了解。”
“武华集团真正开拓的人,算是矛兴武,但近年来却是由矛兴华改变战略,逐步壮大,业务都已经拓展整个江水三角,乃至于京都那里。”
“圈子里的话,矛兴华都活跃一二十年了,矛兴武的名声才不到十年,且他为人很是低调,一般不会出席什么活动的。”
“倒是有闻他比较喜欢练武,和他的名字一样,还在霸都市开设了一家武术会馆。”
周恒光摇摇头,迎着初三和小钱的目光。
对于矛兴武,自己了解的真不多。
对方很是低调的,但多年来,倒是见过几次面,可惜……彼此身份差距有点大,没有好好聊过天。
今天算是自己和对方第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了,心中……还是很紧张的。
不过看得出,他和初三倒是聊的挺开心。
于此,周恒光表示羡慕。
“喜欢练武?”
“这倒是一个好的兴趣。”
易初三哑然。
喜欢练武?
还真……好吧,从对方的身材体魄来看,还真有这个可能性,明显看上去就是一个相当强壮的人。
“时间过的倒是挺快,一眨眼,一上午都过去了。”
矛兴武的车子消失在眼眸深处,易初三对着钱哥两个人微微一笑,自己八点半左右来到这里,现在都快十一点半了。
就画了一幅画?
说着,便是转身向着店里走去。
于静乔她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初三,那几个小姑娘是……卖画的?”
之前初三吩咐自己的事情,是自己亲自安顿那五个小姑娘的,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幅画,莫不是卖画的?
周恒光狐疑道。
但以那五个小姑娘的年龄,都不大,画技想来一般般。
“算是吧。”
“叔,她们交给我就行了。”
易初三点点头,语落,便是踏步店内的地板上,对着直接看过来的于静乔五个人点点头,单手指了指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