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p1o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第623章 另一位受害者鑒賞-zqfx0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中午吃完饭,一行人便立即前往高铁站买票,趁着武清欢与孟思涵一齐离开的间隙,林落雪朝李恒宇低声偷偷问道。
“孟思涵胳膊上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清欢姐在把那疹子消除掉后,会出现那么难闻的味道?”
“还有,我一直想问,清欢姐用的雷电是什么东西?自带的吗?我听郭子衿意思,貌似只有用到那个的时候,清欢姐才算是认真起来。”
“你可以理解为邪气入侵吧。”李恒宇瞥了眼正翘首以盼武清欢回来的孟思容一眼,淡淡道。
“邪气入体,身体自发的出现排异反应,所以才会出现疹子。”
“又因为香水使用一直没有停歇,导致邪气越发旺盛,疹子也不断扩大,直至身体失去抵抗力的那一天,疹子就会变为溃烂,邪气流露于体表,再难以消除。”
“清欢姐使用的雷霆是她能力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你应该也知道,‘武帝’是强悍的身体强化能力,而当清欢姐身上出现雷芒时,就代表身体被二度强化,完全超越人类极限,媲美神话生物。”
“现实中不也有类似的例子吗?利用电强化锻炼肌肉之类的,只不过清欢姐的强化是无损伤的。”
“而雷在神话中向来与诛邪、刚正相关联,代表天地正气,清欢姐使用的雷电也有类似的效果。”
“她开始之所以说不能保证就是因为不能肯定出造成疹子的原因,如果并非邪气,而是另一种东西,她就无能为力了,她能救自己,但难以治愈他人。”
“为什么?”林落雪不太明白,医生能够看别人的病,自然也能给自己看啊!
“她对自身的治疗,比起游戏里面的治疗术,更接近正常的人体自愈!”
“只不过,跟你们几个偏精神系的能力不一样,她身体素质很强,所以自愈能力也远超常人。”
“一些致死类的病症,在她身上表现出来,或许就是小感冒的程度,轻轻松就能抗过去。”
“而激活雷芒后,本身的自愈能力更是会翻几十倍,虽然达不到滴血重生这种魔幻的事情,但是重新长出个手臂或器官什么的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再跟你举个例子,依照清欢姐的自愈能力,哪怕是各种核辐射之类的东西,她身处其中也能跟在正常环境中一样。”
“太强了吧?”林落雪羡慕道,一时间,她居然都觉得自己的能力不香了。
“侧重点不同罢了,用不得羡慕他人,”李恒宇说道,“走吧,清欢姐买票回来了。”
“你这全能型选手当然不羡慕了。”她叹口气,连忙跟上。
一个小时之后,在孟思涵的带领下,一行人顺利来到一座小区门口。
门口有保安,但警备并不是那么森严,几人很轻松便混了进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孟思涵根据自己之前的记忆与通过几位舍友打探的消息一并综合起来,来到某家挂着604的房间门口。
叮咚,叮咚。
她按响门铃。
几分钟过去了,一群人站在门外干瞪眼,没见房门有打开的迹象。
“不会是出门了吧?”姚可馨猜测。
“不应该啊,”孟思涵皱起眉毛,“她现在也不去学校,男友还在外面上班,这个时间她一个人能去干什么?”
“要不然,打个电话试试?”武清欢感受着屋内的气息提议道。
“也好,”孟思涵拿出手机,刚刚解锁,正准备打电话,武清欢却指了指她手机上的某个标志为企鹅的APP,示意她打开。
正准备询问,却见武清欢将一根手指竖在饱满红润的嘴唇旁,做出禁声的手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出于信任,她还是没有开口,而是遵从武清欢的指示,利用企鹅将语音电话拨了出去。
嗡!
一阵比较清楚的震动声从大门的另一侧响起,顿时,门外几人的表情立即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自己几人敲门敲半天没有人回应,本以为不在,结果看这样子,对方怕是在一门之隔的房间内偷听几人说话已经很久了。
嘎吱一声,大门被打开了,想必里面那位也再也没有脸面装作不在家。
“孟思涵,你怎么来了?”一位留着有些乱糟糟长发、穿着睡衣,带着口罩的女子打开房门,声音有些沉闷的说道,她上衣一侧的口袋内,手机还在嗡嗡的震个不停。
“不好意思,刚才还没起来,匆忙打理了下,正好碰上你打电话。”
“不知道你这次来是干什么?他们几人又是谁?”
这个理由不知道别人信不信,反正林落雪是不太相信的,可是,看着对方这不修边幅的外表,她竟然也有点犹豫开来。
(算了,管她呢,反正门已经打开了。)林落雪索性不想,而是用力摇摇头,试图让大脑清醒。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就觉得脑袋一沉,有些不舒服。
“没事,”孟思涵挂掉电话,巧妙避开这个话题。
“好久不见了,荆云秋,我跟你介绍下,这是我表妹孟思容,其余几人是思容的朋友,然后这个姐姐就是上一回买香水的人,这次过来,是特地看看你有没有存活,想要多准备一点。”
“因为她比较急,所以我们就直接来了,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荆云秋摇摇头,让开身子,“既然是买东西,就先进来说吧,最近比较忙,屋子好几天都没有打扫,你们进来也不用换鞋子。”
几人这才通过她侧开的身体看到屋子里,正如她所说,确实是不太整洁,不像是女生住的地方。
只见门口好几双鞋子胡乱摆放着,餐桌上,还有中午吃剩下的东西没有收拾,沙发上也还残留着一些零食袋子跟果皮。
“稍等下,我收拾一下。”荆云秋从屋里找出个袋子,走到沙发旁,准备将上面的垃圾装入袋子里,腾出个能坐人的地方。
趁着对方收拾的时间,武清欢隐晦地打量了下屋内的结构。
在这里,只能够看到客厅的东西,至于卧室、厨房以及厕所的门全部紧紧关着,看不到里面。
再结合一开始按门铃时屋内一下紧张起来的呼吸声以及打开门后熟悉的淡淡腥臭味,她心里当即便有了几分猜测。
“我也来帮忙吧。”孟思涵走上前说道,她弯下腰,从桌子上拿垃圾,却不小心跟荆云秋的手碰在一起,对方立即就像是受惊般立即将手缩回。
“怎么了?”
“没事,我去收拾那边。”荆云秋站起身,走到远离孟思涵的方向开始收拾。
她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刚起来一样,也没打理,就这么直直的披散着,再加上几乎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孟思涵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
随后,武清欢几人也加入收拾的行列,一群人一起动手,很快就将沙发附近收拾干净,武清欢还趁洗手的功夫去了趟厕所,在里面发现不少脱落的长头发。
“谢谢你们,”收拾完毕后,荆云秋给每个人倒上一杯水坐下。
“不客气,”孟思涵说道,“不过,你感冒了吗?怎么在家都带着口罩?”
听到她的话,荆云秋动作不自觉一僵,她有些含糊地说道:“嗯,是有点着凉了。”
“对了,你们不是要问香水的事情吗?我这边手头正好还有两瓶,你急的话,可以先给你。”
这事孟思涵并不能做主,所以她没有接过话头,而是将目光看向武清欢。
“可以先让我看看东西吗?没见到实物之前,总有些不放心。”
“没问题。”荆云秋爽快地答应,“你们等一下,我去取。”
她站起身,打开自己卧室的门,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全开,而是只打开一条足够自己进入的缝隙便到此为止。
当然,卧室在客厅的后面,以客厅内几人坐的位置来看,卧室处于他们绝大部分人的视觉死角。
没一分钟,荆云秋便重新出来,她将卧室门关好后,提着一个精致的袋子向几人走来,看情况,与之前孟思容带来给武清欢的香水袋子一模一样。
“给你,”她将手中袋子递给武清欢。
见到香水,武清欢先是眼睛一亮她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将香水取出仔细看了看,眉目之间却露出一抹犹豫。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荆云秋不解。
“东西是收到了,但我不清楚是不是和之前卖给我的一样神奇。”
“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我肯定不愿意出手。”
“你什么意思?”荆云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她却仍坚持想做完这笔交易。
“要不是孟思涵带你们来,我肯定不会卖给你们。”
“抱歉,毕竟这东西挺贵的,我听孟思涵说一瓶定价是8888,两瓶下来都快两万元,我跟你毕竟也是第一天见,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
荆云秋一想,也确实如此,语气不由放缓和了一些,“那你想怎么办?”
“我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未来也还想跟你保持良好联系,虽然孟思涵说你也是帮忙倒卖的,但既然手里能多余出来两瓶,想必你肯定也有自己的特殊渠道。”
“所以,只要让我试一下就行。之前‘绝世佳人’用了后,我周围每个人都能闻到各种不同的味道,我只要问问大家,就知道这是不是真品了。”
这个理由并无任何不适之处,就是在外面买香水,肯定也得先试一下看味道如何,随后才能决定购买。
但是,就这样简单的要求却让荆云秋无法接受,她的语气立即变得强硬起来。
“不行!这每一毫升都好几百块,你喷了不要,我岂不是亏大了?”
“没关系,用掉的部分我可以付钱。”
“这也不行!”在这一方面,荆云秋的态度坚决到令人吃惊。
“为什么不可以?在其他地方买香水基本都可以免费试用。”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你如果不要,我就收起来了。”说完,荆云秋便将手伸向武清欢,竟然是想直接从她手中将香水夺走。
可惜,她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也不可能清楚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
她伸过去的手很轻易就被武清欢握死在空中。
“快放开我!”荆云秋挣扎无果,便又将目标放在已经一声不吭看很久戏的孟思涵身上厉声道:“孟思涵!你不管管她?看看你带来的都是什么人?不买东西还想对我动粗吗?再这样纠缠不清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吗?”武清欢微微一笑,她放下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香水,猛地一把将荆云秋的袖子挽上去,露出一片触目惊心的溃烂肌肤。
她的身上受损的程度俨然要比孟思涵明显的多,从手腕下几厘米开始,肌肤已然全部溃烂,颜色呈暗红色,衣服上还沾染有流出的腥臭脓液,如此严重的情况显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造成的。
“啊!”还未等林落雪几人发出尖叫,作为当事人的荆云秋便惊恐绝望的发出一声大喊,隐藏许久的秘密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暴露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这一事实令她难以接受。
只见她身子奋力一扭,想要离开这,却还是未能从武清欢手中挣脱出来。
在她的感觉中,对方的手简直就像是钢铁般牢牢的将她握死在原地,一点挣扎的余地都不给,如此下去,她就是将胳膊拧断,恐怕也无济于事。
这时,她也已经意识到武清欢恐怕不是一般人,他们来的目的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香水,而是为了她!
或许是早就有所预料这一天的到来,想到这,荆云秋的情绪忽然冷静下来,她深吸一口气,目光紧紧地盯着武清欢,在她看来,这一群人里就武清欢的年龄最大,资历最老,刚才也一直都是她在跟自己说话,所以应该是主事人没错。
“你、你们到底是谁?来这里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