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vey好看的都市小说 繼承兩萬億笔趣-第二千一百零九章 歡迎光臨看書-rhrec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借用里维扬的办公室,处理了一会儿事务,感觉也没过多久,有些累了,起身看了眼时间,就不由得吓一跳。
不知不觉间,现在居然已经到了十一点了。
中午他还要跟雅米、娜迦莎赴约饭局,现在得赶过去。
白小升收了自己的东西,打电话给罗勒,想着一道过去。
不过这电话,却迟迟没有打通。
白小升只得作罢,却并没有在意,以为是罗勒现在有事,不便接听。
反正时间、地点罗勒也是知道的,而且迫切想见雅米、娜迦莎是他的意思,他应该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眼下,林薇薇、雷迎也被派了出去,白小升便只身动身,赶往古巷餐厅赴约。
因为提前跟里维扬那里借了司机跟车,出行自然是全无问题。
就在白小升下楼出发之际,罗勒正看着自己手机,对着上面的未接电话,冷笑连连。
今天等待白小升的可不是美人美酒,而是灾祸!
“让你当初欺负我,这回连本带利给我还回来,你还要成为我飞黄腾达的踏脚石!”
罗勒喃喃自语,亢奋不已。
这会儿,他人不在酒店,而是在几条街外的一家大型瓷器紫砂店。
这也正是防着白小升出发的时候叫他一起,毕竟这场灾祸宴席他可不想参加。
罗勒在这里,一来,是躲白小升,二来,则是想给远在大洋另一边的佩罗斯先生选礼物。
这家店是华人开的,规模极大,在当地非常有名,据说还是连锁的。
一些大人物往来送礼,都喜欢在这里采买精美瓷器、紫砂壶具。
罗勒其实并不懂这些,不过无妨,在他看来,只要名声响并且贵的东西,那就没错了。
这家店的招牌是汉字,罗勒根本看不懂,更别提那篆体的“李泥”二字。
此刻,知晓白小升已经出发,断牙那边也准备就绪,罗勒心情悠然惬意。
看着一排排的货架以及上面精美的青瓷、白瓷、紫砂,罗勒就算有几分花了眼,也丝毫不急,慢慢选。
“你来,带我去你们店最贵的货架那里,给我好好介绍介绍。”
罗勒甚至挥手点了一个长得最俏丽的女店员,让她来给自己介绍。
那位店员眼见来了个财大气粗的主儿,也是暗暗兴奋,领着罗勒过去,逐一给他介绍起来。
一件一件皆非凡品,价格也贵的离谱。
罗勒正选的眼花之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人殷勤道,“白先生,您的东西刚到,刚想让人给您送去,还劳烦您亲自跑一趟,这真是不好意思。”
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无妨,我也是顺路经过,正要去赴约,取了东西刚好送给客人。”
罗勒一愣,眼珠子瞪大一圈,豁然回首。
来人也刚好看到了他,顿时奇道,“罗勒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白小升。
此刻的罗勒表情精彩非常,明明心中郁闷,还得笑脸以对,这脸上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白小升疑惑的看着神情有些扭曲的罗勒。
“好巧啊,小升先生。”罗勒灵机一动,“你也是给两位小姐来选礼物的吗?”
白小升意味深长看着罗勒,点头笑道,“我早就订好了礼物,现在来取。罗勒先生,你其实不需要准备礼物,初次见面,那两位小姐也未必会收。”
“说的是,说的是,我鲁莽了。”罗勒尴尬着呵呵笑道。
正在这时,有人匆匆走了进来,慌张跟罗勒道,“罗勒先生,你的车被人追了尾。”
这话让罗勒一愣,“车不是在停车场吗。”
也没停路边啊。
那人顿时苦笑道,“一位女士停车的时候踩了油门,咱们的车,车头都给怼爆了。”
罗勒气息一窒。
今儿不是该白小升倒霉的日子吗,难道说他霉运当头,走到哪里牵连到哪里?
“没关系,罗勒先生坐我的车吧。”白小升适时发声道。
罗勒本想拒绝,可看到白小升的目光,话不由得咽了下去。
要是拒绝,他势必起疑,自己怎么解释!
罗勒只得强笑着,从齿缝里挤出三字来,“那,好吧。”
最终,罗勒乖乖跟着白小升乘一辆车,赶赴宴会地点。
这半路上,罗勒赶紧给断牙那边的人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们务必不要伤及跟白小升在一起的其他人。
发了消息之后,罗勒这才心安几分。
不过,他并不知道玛修那边的“工作流程”——那就是行动之前,一切讯息屏蔽,成功之后再重启联络。
显然,这消息玛修等人根本看不到。
此时此刻,在哥哈摩尔的古巷区,一处相对僻静的巷角,有一栋古香古色的百年小楼。
这里就是一家没有招牌的餐厅,厨师据说曾服务于欧洲宫廷。
这里只接受预定,不接受点餐,只能提忌口,不能要求口味。
而且要价极高,高的吓人。
不过也正是因为稀奇古怪的要求跟限制,这里在有钱人圈子里非常知名。
今天,这家餐厅被人包场了,所以没有客人,店里除了老板兼职的主厨,二厨、面点师在内一共五人。
而今,这些人都被捆进了阁楼里,有人看护。
“断牙”玛修坐在老板面前,翘着二郎腿,一边看着账本,一边啧啧有声。
随后,他才放下账本,一副宽厚相跟一脸惊恐的老板道,“你别紧张,我们只是佣兵,不像你,干的是抢匪。咱们行业也算是相近了,只要你们老实点,我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
老板眼神恐惧,看着旁边黑衣人手里的长短枪械,拼命点头。
玛修见他上道,微笑着帮他解开绳子,亲自带他下楼。
不过下楼梯的时候,玛修回过头看了眼同伴,面无表情的扬起手在脖颈处虚空一划。
那些手下,无声点头。
下了楼,扮作服务员的人已经就位,玛修带来的同伴也是有男有女,装扮不难。
只是老板兼主厨还是得本地主人才完美。
玛修则走进一处隐蔽角落,安静等候鱼儿上钩。
时候不大,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
随后,一些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雅米跟娜迦莎。她们刚巧碰到,有说有笑,一道前来。
跟在她们身后的是几个目光敏锐的男女,都是负责保卫两个女人安全的保镖,腰间鼓鼓的,明显带着武器。
这间店的老板,主动跑过来接待两位女士,陪着笑脸把她们迎接进了包间。
那些跟来的保镖们如常分出两人,守在包间的门外,其余的则让店员带去了另外的房间。
娜迦莎的保镖队长哈克,雅米的近卫昂多,俩人恰好都认识,都曾服役于特种部队,也是有说有笑。
只不过,转过一个拐角后,哈克无意间注意到领路的是两个服务员时,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
他总感觉这俩人有点怪。
可能是基于先天的敏感,又或者是看那两人步履轻健,还缺乏热情。
敏锐的安全直觉,让哈克没有把这当做小事,而是有些小题大做一般,用眼神给昂多示意。
后者起初没领悟,后来却回过神来,不过却没哈克那般警惕,还给了个嘲笑的眼神。
要知道,常年出行都会遇到点小情况,但真发生危险的时候很低,毕竟这可是哥哈摩尔,安全的城市。
在进入休息房间的时候,哈克刻意落后一些,手垂在腰间。
当身后房门关闭的一刻,走在前面两个店员突然转身,手中装着消音器的手枪连点,一瞬间就撂倒了几乎所有人。
就连昂多也倒了下去,口中喷出红色液体。
哈克刚才就刻意落后,借着昂多等人的躯体掩护,免于第一波危险,但他放弃了拔枪,直接踹飞了一个枪手,扑过去按住另一个枪手的手腕,采取近身搏击。
对此,他非常自信。
但厮打开始,哈克才惊骇的发现,对方一个普通匪徒,其格斗术跟力量竟然在他之上。
“这不是寻常匪徒!”
另一个枪手见此一幕,居然收了武器,饶有兴趣的站在旁边抱臂观看,似乎对同伴有着绝对的信心。
哈克在惊骇之下爆发潜能,拼尽全力才把跟自己扭打的人推出去,猛然转身抓住房门把手,打开门要逃出去。
开门的那一刻,哈克眼眸中迸发出一丝生机。
可门开之后,外面一道身影直接撞进他怀里,一拳快若闪电,正中他的喉咙。
喉骨被击碎的哈克,面带恐惧,在窒息与拼命呼吸之间,在那三个人冷冷的注视下,最终软了下去。
玛修三个寻常手下,默不做声把门一关,开始处理现场……
一切发生的突然,却又戛然而止。
不管是在另一个包间里的雅米、娜迦莎,还是在门口的两名保镖,竟都浑然不觉。
很快,白小升他们的车也到了。
带着礼物的白小升与心怀鬼胎的罗勒一道走进店来。
“欢迎光临!”
依旧是店老板,强笑着迎了上去。
站在白小升身边的罗勒暗暗向四下里张望,感觉店里一切如常,丝毫没什么异样。
他那些高价雇来的佣兵呢,不说已经来这边准备好了吗,人呢。
还有,一会儿,那些人要怎么“行动”呢。
是直接闯进包间里绑人吗,自己提前跟他们打过了招呼,应该不会受到波及,不过也得做样子被捆起来吧……
那他会不会吃苦头呢?
那些人手底下应该有分寸吧,毕竟,他们是专业的嘛。
与全然看不出异样的罗勒不同,白小升一踏入这家店,一瞬间,就敏锐地有种警惕感油然而生。
那基于是完全没有任何根由的第六感。
随后,白小升见到了老板“热情”而“真切”的笑容,他那长期磨砺出来的眼力瞬间看出异样。
与此同时,白小升察觉到了,擦桌子的两个店员已经悄然到了门口那边。
“这里不对劲!”
白小升汗毛瞬间炸起,心中瞬间警惕起来,第一反应就是先退出去,想着凭借自己怎么都可以冲出去。
只是身边有一个拖累。
白小升看了眼罗勒,想要示意他危险,结果却意外发现罗勒在东张西望,眼神里似乎还隐隐期待。
白小升这心里顿时一动。
这家伙从瓷器店里遇到就不正常,结合眼下一幕,白小升忽然明白了。
莫不是跟加南德那边如出一辙,罗勒买凶要对付自己吧。
可他人还在自己身边……
白小升霍然明白了,为何自己是在瓷器店“无意间”遇到的罗勒了。
好家伙,他都在想什么啊,这里可有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两个关键人物,这场合他都敢动手吗?
无暇去想罗勒企图,白小升不动声色把手臂搭在了罗勒肩膀上。
“白先生,你这是?”罗勒吓一跳,不解道。
“这显得咱们关系近,一会儿好于两位小姐做介绍。”白小升笑道。
人质在手,一切就好说了。
“我看,就不必了吧。”罗勒强笑道,下意识是想挣脱的。
可是他哪里是常年健身的白小升的对手,白小升那条看似不壮的手臂,如钢铁一般让他挣脱不得。
到最后,罗勒只得强笑顺从。
就在这时,雅米跟娜迦莎恰好从包间里出来,似乎是要去洗手间。
远远瞥见了白小升,俩女人顿时挥手。
白小升却是站在那里没有过去,而是笑着扬手示意手里的东西,“两位小姐,你们过来,我给你们看点好东西。”
雅米、娜迦莎见状目光一奇,迈步走过去。
原本在门口的两个保镖见状,也跟了上去。
远处角落里,玛修正看着一切,眼眸微缩,通过耳机果断道,“目标已警觉,现在就行动!”
实际上,玛修也第一时间被白小升所吸引,感觉这个看似寻常的华夏男人,如同一柄未出鞘的匕首一样,带着锋利。
在白小升观察店员之际,他就知道对方已经有所察觉。
虽然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玛修的嘴角第一时间勾起一抹兴奋笑意。
就如同狩猎者碰上了狡猾的猎物。
门口的两个店员走过去,直接把门给关了。
而雅米、娜迦莎身后的两名保镖后方,多了两道影子。
“小心!”白小升眼眸微缩,第一时间发出厉喝示警。
迟了!
雅米、娜迦莎让白小升一声大喝吓一跳,旋即听到身后有动静,等她俩回头之际,却只看到自己带的人,被两个店员模样的人给扭断了脖子,推翻在地。
俩女人直接傻了眼,随即都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掩口惊恐。
那两个店员不慌不忙逼近她们。
“快过来!”白小升一声断喝之下,雅米、娜迦莎才回过神来,仓皇跑向他。
门口处,两个关门的店员一样走向他们。
这些人面带冷漠笑容,不慌不忙,不急于动手,似乎要把猎物赶到一处。
事实上,他们此前也真的得到过有交代,不能对两个女人动粗。
一会儿,玛修会当着她们的面宣告是白小升招惹的麻烦,说明白两个女人是被他牵连。
跟白小升、罗勒在一起的店老板瑟瑟发抖,忽然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可没跑几步,他却被带人赶来的玛修碰上。
玛修直接扼住对方喉咙,一路拖过来。
那店老板不住扑腾,直到毫无反应。
玛修方才松开手,任由店老板绵软下去,方才微笑着看向白小升,“欢迎光临,我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