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b4p熱門玄幻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愛下-第640章 胖了兩斤2鑒賞-jsyrx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喂,秀才啊,你看人家谈恋爱,都有个昵称,你说咱们两个该怎么叫?”
小郭碰了碰吕秀才的肩膀,开口问道。
“芙蓉妹妹!”
吕秀才毫不迟疑,满脸和熙笑容的温声开口。
“秀才哥哥!”
小郭也嗲嗲的应和着。
只不过说完之后,两人却都是齐齐的打了个冷颤,显然是自己被自己给恶心到了,异口同声的开口道:“噫……换一个!”
想了一下,秀才才开口低声道:“芙妹!”
一听吕秀才这么叫自己,小郭也再次嗲嗲的开口叫道:“才哥!”
“……”
吕秀才一阵无语,忍不住的挠了挠头,开口说道:“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要不你叫我名字试试。”
小郭则是一愣,有些尴尬的开口问道:“喔……你叫啥来着?”
吕秀才满脸黑线,不过还是低声开口道:“吕轻侯!”
小郭则是打了个响指,开口笑道:“知道啦……侯哥!”
“……”
秀才瞬间无语,不用说,也能够感觉到这个更加别扭。
只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莫小贝突然从旁边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听到两人的谈话,就慌慌张张的挤到两人中间,开口大声喊道:“我也要听,我也要听!”
莫小贝的话,让吕秀才和小郭都是一愣,疑惑的看了一眼兴奋的莫小贝,吕秀才开口问道:“你要听什么呀?”
莫小贝闻言一愣,看着小郭开口道:“西游记啊,你刚说到哪儿啦?”
这句话,也让小郭和吕秀才瞬间意识到刚才他们起的昵称哪里怪了。
吕秀才也嘟囔道:“难怪我觉得这名字这么奇怪!”
莫小贝眼前一亮,瞬间就响起了吕秀才的名字,嘿嘿贼笑了了几声,不怀好意的看着吕秀才。
这也让小郭有些不耐烦的推了推莫小贝,忍不住的嘟囔道:“去去去,见缝就钻,你属耗子的?”
莫小贝则是一扬小脑袋,朝着小郭皱了皱鼻子,开口笑道:“我属啥你别管,你属啥,我可知道!”
小郭一怔,而莫小贝则是捏着自己的鼻子,学了两声猪叫,又粗着嗓子模仿小郭的声音:“哼哼,猴哥,我饿……”
小郭脸色一变,一扬手,就要去揍莫小贝,口中更是怒道:“嘿,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前两天揍的太轻了,信不信我……”
只不过莫小贝又哪里会让她动手,刚刚说完,就马上转身就跑。
而小郭看着跑掉的莫小贝,则是气呼呼的开口吼道:“有本事别出来吃晚饭!”
这边的老白看到莫小贝跑出去,也是忍不住的看着小郭和秀才笑道:“哎呀,这名字起的,太有才了!还猴哥,你咋不大圣呢?”
听到老白的嘲讽,小郭只是扬了扬拳头,老白则是挑了挑眉毛,就到旁边去擦桌子去了,而小郭则是再次和秀才跑到了柜台里。
“别理他们,咱们接着来!”
小郭看向吕秀才,开口说到。
吕秀才却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低声道:“还是算了吧?我觉得原来的称呼挺好。”
两人这边再次窃窃私语,门口的林寒却眼前猛的一亮。
此刻在客栈外边,正有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老汉骑在一匹神骏无比的黑马上。
如果放在平时,这样的人骑在马上,恐怕多半都是马儿受不了,但是此刻那黑马的四肢却极为有力,踏踏声中,就已经到了客栈的门口。
更人林寒惊讶的,是这人的一身装束。
一件黄.色的袍子上面的貂绒还在随风微微摆动,就连内衬的衣物,也都是精细的布料,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人绝对是非富即贵。
心中一动,林寒就已经大致猜出来这人的身份了。
看了眼旁边的老白,林寒就嘿嘿贼笑了起来。
“小寒,过来擦桌子,傻笑啥呢?”
一旁的老白似乎感应到了林寒的目光,开口喊道。
林寒则是急忙转身,二话不说拿起抹布就开始擦,这也让旁边的老白有点疑惑,平日里可没见林寒这么勤快啊!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马嘶声,老白回过头去,就一眼看到了门口的那老汉。
“哟,这位客官,您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呐?”
老白也是眼力不凡,自然能够看出这人的身份不简单,连忙热情的迎了上去。
只不过那老汉却伸手把手里的包裹扔到了老白的怀里,随后才开口道:“专门来找你们掌柜的!”
老白一愣,急忙接住对方的包裹,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对方,这才开口道:“我们掌柜的不在!你有事跟我说!”
对方身份不明,老白自然是不会让对方胡乱就见到佟湘玉的。
只不过那老汉却开口指着外面道:“你赶紧出去,给我把马喂好!草料要细一点!”
老白看到对方语气不善,也不在多问,只是急忙应到:“好好好!”
说罢,就急忙走了出去。
不过那老汉却忽然停住脚步,仿佛是不相信老白的能力一样,又特意的嘱咐道:“粗的可是伤胃,额跟你说,额这可是纯种的大宛良马!”
言下之意,自然是自己的良马贵重无比。
说完之后,他也不顾老白的反应,就自顾自的转过身去。
倒是老白,有些无语的看了眼对方,忍不住的开口嘟囔道:“这老头谁啊,说话怎么这么横!”
不光是老白,连旁边的小郭和吕秀才也都觉得这人的气势不凡,只不过说话之中,却有着一股霸道之气扑面而来。
旁边的小郭看到这人如此嚣张,一进门就颐气指使的,也是有些不服气的低声嘟囔道:“一匹破马,就跟谁没骑过一样!”
说罢,还不满的甩了甩手中的抹布。
面对这样的人,吕秀才自然是不敢声张了,只是也同样是站在小郭身边,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人。
倒是林寒,到了此刻已经确定了这人就是佟掌柜的父亲佟伯达了。
只不过此刻的林寒,却并不准备把这些事情都告诉老白几人,只是假装在擦桌子,准备来个不闻不问。
心中打定主意,林寒也就不在声张,而也恰好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大嘴提着篮子准备出去买菜,看到李大嘴如此,林寒就急忙笑嘻嘻的跟上,临出门的时候,还朝着老白挤了挤眼,看的老白莫名其妙的……
而此刻在客栈里,就看见佟伯达取出两枚铁胆,放在手中随意的转动着,四处打量着客栈里的摆设,看了几眼,突然大声的对着不远处的小郭和吕秀才问道:“你们这个客栈开了多久了?”
此刻林寒和老白都已经出去,剩下的小郭面对这样的人,自然是没好气的开口回道:“你活了多久,这店就开了多久!”
听到小郭话语里的不善,佟伯达也是面色一变,眼睛一瞪,就上前几步,盯着小郭,口中更是冷笑道:“嘿!你个小女娃子……”
看到对方想要动手,小郭哪里会怕对方,要知道这里可就在京城,且不说被的,单单是柳若馨和林寒两人在这里,在加上她爹的身份,就注定了小郭不会怕任何人。
故而此刻,小郭一把推开旁边的吕秀才,就摆出架势,口中更是大喝道:“侯哥闪开!”
吕秀才闻言也是急忙躲在柜台后面,看着小郭脱口提醒道:“八戒小心!”
4.3不过在说完之后,身前的郭芙蓉就有些无语的回头看了吕秀才一眼。
而吕秀才也意识到自己喊错了,急急忙忙的又往外跑去,扔下一句“我出去叫老白”,就跑了出去。
这边的佟伯达看到小郭的架势,也是感到有些惊奇,忍不住的开口笑道:“咋?你还敢跟额动手?”
面对小郭,他这样走南闯北的人自然是不会有任何胆怯的,甚至于此刻的佟伯达还悠悠然的坐下,翘起二郎腿,就开口训斥道:“额看你是马不知道自己脸长!”
看到对方如此蛮不讲理,小郭也有些气闷的冷笑了一声开口回道:“我看你是牛不知道自己皮厚!”
佟伯达闻言则是冷笑了两声,轻蔑的看着小郭,这才再次开口道:“牛皮不行,麂皮硝好了才叫厚呢!”
说到这里,他就拿起手中的两个铁胆,给小郭看了一眼,然后“砰”的一声砸在桌子上,开口大吼道:“知不知道额这两粒铁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听到动静的老白急匆匆的到了门口,一看这老头准备动手,手,连忙双指伸出用出“葵花点穴手”,接着整个人也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瞬息而至。
只见,老白在来到了佟伯达身后的同时,手指也瞬间在这老汉的背后连点数下。
接着,就看到那满脸凶神恶煞的老汉,瞬间就被点在了原地,保持着准备抬手扔出铁胆的姿势,动也不能动了。
而小郭见状则是哈哈一笑,和门口的吕秀才都是凑了过来。
这边看到老汉被自己制住,老白也是12冷笑了一声,上前两步,看着老汉手里的两枚铁蛋,开口冷哼道:“铁胆算啥?蛇胆我都吃过!”
说到这里,老白还把这老汉手里的两枚铁胆扣了出来,掂量了几下,然后有些惊讶的开口道:“哎呀,我的天呐,这老家伙手劲不小啊?这老沉呢……”
“真的假的?”
小郭闻言也好奇的接了一个,放在手里转了一下感受了一下分量后,也是感到有些惊奇。
而就在这边三人正围着老汉看个稀奇的时候,楼上却忽然传来一声充满了喜意的惊呼。
“啊呀,爹……”
一声尖叫呐喊,把老白和小郭几人都是吓了一跳。
而楼上的佟湘玉在喊了一声之后,就“噔噔噔”的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满脸笑容的冲了过来,看到老汉保持着抬手的姿势,就上前跟对方击了一下掌,口中更是絮絮叨叨的问道:“你咋来了?咋不事先跟额说一声呢?”
说到这里,佟湘玉还一把提起了桌子上佟伯达的行礼,然后拉着对方继续问道:“额娘身体还好吧?额弟呢?他现在长多高了?武功练得咋样,还敢不敢偷懒了……”
这一连串的问题,也是让周围的老白小郭和吕秀才都是一愣,此刻三人都还是有点发懵。
他们谁能想到刚才点上的这个霸道老汉,竟然是佟湘玉的爹?
这一瞬间,三人都是齐齐变色,尤其是老白,他原本就和佟湘玉有情有义,虽然没有说透,但是两人也都是明白对方是喜欢自己的。
甚至于老白心底也明白,有朝一日,他必然能够娶上佟湘玉,到了那个时候,这老汉可就是他的岳父大人了。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这边两人的事情还八字没有一撇,现在这佟老汉就已经被老白给点上了。
而这边的佟湘玉,在说了一大堆话后,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一连问了一大串的问题,可是佟老汉却始终没有其他的动作,依旧是保持着抬起手段那个姿势。
“爹?”
佟湘玉有些疑惑拿手在佟老汉的眼前晃了晃,这才发现佟老汉的眼睛还能动,只不过身体却完全没办法动了。
到了此时此刻,佟湘玉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爹是被老白的葵花点穴手给点上了,当即就是急忙瞪着老白,忍不住的开口问道:“白展堂,是不是你干的?”
老白一个哆嗦,满脸苦逼的急忙摇头,指着吕秀才开口道:“不是我,是秀才!”
佟湘玉丝毫不动,而旁边的吕秀才也是急忙摆手道:“我又不会葵花点穴手!”
老白闻言瞪了眼秀才,继续开口解释道:“不信你问小郭,真的是秀才让我干的!”
此刻他已经完全没办法面对佟湘玉和佟老汉了,看到佟湘玉还想来揪住他,老白就急忙急忙把手里的铁胆扔在桌子上,扭头就往外面跑去。
佟湘玉则是急的直跳脚,追向老白口中更是高喊道:“啊呀,你站住,你快点把他的穴道解开啊!不要跑!”
只不过老白会轻功,这跑起来自然是迅速无比了,只是眨眼之间,就已经看不到了人影……
而在客栈之中,小郭则是尴尬无比,又是看向桌上的两颗铁胆,讪笑着重新塞到了佟老汉的手中。
这可怜的佟老汉,则是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动也不能动,有心想要开口叫住佟湘玉,可是终究是只能苦逼的继续保持着姿势。
另一边,佟湘玉看到追不上老白,又急忙回头看向小郭,开口喊道:“小郭,快去叫小寒给额爹解开……”
“……”
小郭一个愣神,随后便是一脸无奈的道:“掌柜的,小寒跟大嘴出去买菜了……”
“……”
佟湘玉欲哭无泪。
一直等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林寒和李大嘴才悠然573返回。
看到客栈里的佟老汉被点上,林寒也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佟老汉还真是被点了这么久。
看到林寒回来了,佟湘玉也急忙上前开口说道:“小寒,快来快来,快用你的葵花解穴手给额爹解开!”
林寒闻言点了点头,把扛回来的菜顺手放到一边,就急忙给佟老汉点开了穴道。
而林寒刚刚点开穴道,佟老汉就是身子一软,差一点摔到板凳下面去,也幸亏有林寒在旁边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才没能跌到。
而佟湘玉见状,也急忙把佟老汉扶到旁边自己的位置上,给对方捏肩捶背的,生怕累着对方。
“哎呀,刚才那个人是……”
佟老汉苦笑了一声,似乎也感到有些丢脸。
他这些年可是走南闯北,虽然没有说闯出来多大的名头,可终究也算是一方人物,在加上这些年在家里养尊处优的,什么时候这样被人对待过。
一听到佟老汉提起老白,佟湘玉就有些紧张的急忙开口道:“额们店里的伙计!”
佟老汉听见这话,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小子功夫不错啊!哪一派地?”
佟湘玉闻言一愣,想起老白盗圣的身份,急忙搪塞道:“额也不太清楚!”
听到佟湘玉的回答,佟老汉没有说话,反而又看向林寒开口问道:“你这年轻人也不错啊,你跟他用的都是一样的点穴功夫,你总知道吧!”
林寒闻言也急忙摇头道:“我这还是白大哥教我的,我哪里知道!”
看到林寒也不知道,佟老汉又将目光看向了秀才和小郭,还有刚刚得到消息兴冲冲赶过来的李大嘴,再次问道:“你们知道吗?”
秀才和小郭可都是知道老白刚刚得罪了这佟老汉,在加上也都知道老白的身份不能说出来,都是连忙摇头。
倒是李大嘴,一想到佟老汉的身份,就急忙开口笑道:“我知道啊!”
刚一开口,李大嘴就感受到周围四道目光狠狠的盯了过来,小郭更是隐晦的打了李大嘴一下。
偏偏李大嘴还不自知,梗着脖子不服气道:“我真知道啊!”
看到李大嘴如此,林寒急忙凑了过去开口低声提醒道:“大嘴哥,你这是要害死白大哥啊!”
李大嘴一愣,这才急忙讪讪笑道:“不知道,不知道!”
看到李大嘴改口,佟老汉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重新看向佟湘玉,有些责怪的开口说道:“连个底细都不知道,你还敢把他招来,万一以后尥蹶子了怎么办?”
此刻听到佟老汉的责备,佟湘玉也不满的低声开口回应道:“咋撂挑子嘛,他又不是马!”
微微一顿,佟湘玉就急忙转移着话题开口问道:“对了爹,你来干啥嘛?”
佟老汉悠然的喝了一口茶,靠在客栈内主位的那从七侠镇带来的太师椅上,大大咧咧的开口说道:“衡山派的那三个人,是你介绍来的吧!”
听到佟老汉提起衡山派,林寒几人也都猛的想起了当初的祝小芸、周墩儒和陆一鸣三人。
一想起这三人的脾气秉性,佟湘玉也急忙开口问道:“对啊,他们干的咋样?”
“还算不错!”
佟老汉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也让佟湘玉几人都是放下心来。
而佟老汉说完这户,则是再次开口问道:“不过额可是听他们说了,你这里过的苦滴很啊!”
众人都是一愣,他们现在好歹也是在京城,虽然这里并不是最为繁华的地方,但是每天的这小日子也算是有滋有味,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客栈里的众人可都是胖了几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