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528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第527章 變化【求保底月票】分享-e4x8r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感觉自己已经隐约摸到了一点边,他还需要去剑脉那边再看看,在法脉这里他走的是暗,在剑脉那边他就想走明,因为上品纳晶的流出速度越来越快,他再磨蹭下去,十年后,不对,是八年后他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收集到足够的资源。
婆娑界虽小,但只要人类在的地方,勾心斗角就永无止境。
但他的计划却被突如其来的打断,因为蓝胡子带来的一个消息,
“大事不好!上界修士到了!我要出去游历一番,娄道友如何行止?还留在这里发财么?”
娄小乙就无语,所谓的游历,就是跑路,最起码先躲起来看看风声再定以后的行止!他们这大半年中可没少从剑脉那边弄上品纳晶,如果上界修士真追究起来,是吐还是不吐?如果没的吐,是不是就得拿命顶?
“是真是假?这十来年都没人来,怎么咱们这生意刚上道他就来了?是上界剑修么?你别是听了个假消息!”
蓝胡子扭头就走,“信不信随你,我尽到朋友之义就好!无论是法脉高层还是我在剑脉的朋友,都是这个消息,你好自为之……”
娄小乙眼瞅着蓝胡子消失在茫茫人海,他心里也在急速的盘算!
他可以确定这位上界剑修就一定是西贝货!真正的轩辕来客是他,在他生命完好,魂灯正常,十年时间才仅过去不到两年的情况下,千秀峰就根本不可能派出第二位剑修过来!
知道轩辕的纳晶来处,又能派出合适的剑修,基本就排除了其他界域修士的巧合,就只可能是来自五环!嵬剑山和苍穹剑门与轩辕同气连枝,不可能派人过来捣乱,那么,是谁干的也就不言而喻!
除了三清的云顶别院,不会有第二个来处!
那么,一切都清楚了?
他不这么认为!云顶剑修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仅仅因为来个人就能把婆娑星纳入三清的掌控下?这太幼稚!
在五环,各大势力都有自己在外的殖民星,从中获得比较特殊的资源供应!原则上,互不干扰,互不侵犯,你能毁了我的资源地,我当然就能掐断你的供货来源,这是相对的,尤其是对轩辕这样的道统下手意味着什么,没人比三清更清楚的了!
很矛盾的结论,让娄小乙也琢磨不透!
回剑脉去揭穿这个骗子?可能能做到,因为他有轩辕的剑符,但这么做的话,好像整个事件就偏离了自己本来的轨迹,杀戮混乱不可避免,就算是自己最后力压群雄,得到的也恐怕是个破烂的剑脉,还是离心离德的!
虽然有些仓促,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再优哉游哉下去,那么,就做个了断吧!
………………
白云山,是白云宗的山门所在地,也是婆娑星三个主要法脉道统之一,婆娑星不大,又是低等修真世界,也就供养得起不多的门派势力,这就是他们的全部。
这一日,清虚观,黄芽门,还有白云宗修士齐聚白云山上,正为一件大事商讨,这是事关婆娑未来的大事,没人能置身事外。
“诸位!我们一直在犹豫!近百年前就开始!
剑脉有上界修士在时,我们担心打不赢!最后非但捞不到好处还自取其辱!
上界修士不在时,我们担心会引起上界的误会!
如此犹豫不决了近百年!如果再这么犹豫下去,我觉的也没什么联盟的必要!大家就这么听之任之好了,关起门来做缩头乌龟!”
说话的是黄芽门的掌门巨峰道人,也是力主坚决把剑脉势力消灭的强硬人物,他就一直认为,打不打的赢要先打了再说,而且对上界他们也没有恶意,无非就是纳晶矿由他们来采,甚至还可以更多的提供纳晶货量!
清虚观的观点和他正好相反,掌门鱼公一贯以谨慎著称,从来不冒险,
“我意,还是再等等,总有变化可以借用,却不需要如此火烧火燎!
百年下来,上界修士已经有两人被杀!正是变化之始,为何就不能静观其变呢?数百年都等了,就差这几十年?”
巨峰道人不屑,“等到何时?我这辈子能看见么?”
黄芽门的祖地就在现在剑脉纳晶矿的位置,所以他比谁都着急,这是有没有脸下去见历代祖师的问题!
鱼公仍然轻言细语,“不足十年!上界必有仙筏降临,到时一切便见分晓!”
巨峰嗤道:“然后仙人会把自己亲创的剑脉毁掉?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我辈修士,当与天争,你这样一心等着掉馅饼,那万一掉下来个铁疙瘩呢?就这么仰着脖子被砸死?
为什么就不能主动参与进去?推动变化?无论结果如何,好歹我们也算是尽了力了!”
云中仙翁看着两个争执的道人,就叹了口气,上百年了,还是这么个结果,一个主战,一个主观,至于他嘛,当然就是那个两不相帮的角色,三足鼎立,这样的格局就是经典!
“莫吵莫吵,吵了上百年,你们就不累么?巨峰道友进取主动,是很有道理的;鱼公行事谨慎,也是我婆娑之福,那个……”
巨峰道人早就听腻了他这一套,不耐烦道:“仙翁你能不能給个准话?你这辈子能不能拿个主意?硬气一次?这么些年了,我看你不应该叫仙翁,叫不倒翁更合适些!”
鱼公这次也很不满,“仙翁你不偏不向,我知道最后还是个拖的结果,既然如此,为何不干脆说出来,两个对一个,也省得让这厮天天在我们耳边聒噪!”
云中仙翁摇摇头,“我中立不表态,虽然结果上是你清虚观的路子,但并不代表我就同意你的观点,这个,是一定要分清楚的!
我意,在上界仙筏到来之前,就必须拿出个应对;现在动手,操之过急,等仙筏来后,就无意义!
某夜观天象,有异星闪过,想来变化就在近前,两位何不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