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lvs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線上看-第581章 虛無的亞特蘭蒂斯熱推-mldn3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比起岁月短暂的人类,鱼星人早在两千万年前便拥有了基本智慧。
那时候统治银河系的还不是复眼者,而是上一个世代的迷族。
作为一枚奇异的全液态星球,鱼星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孕育生命的摇篮。
其物种多样性的进程甚至要快于地球。
早在地球尚且只有单细胞生物时,鱼星上已经形成了由大量的水生光合菌落与同样种类繁多,各具特色的异养型菌落。
当地球终于开始产生具备光合作用的叶绿体时,鱼星上却已经开始出现体型庞大的水生植物与原始动物。
初代的鱼星人诞生于星球表面,正是光合作用最活跃,生物多样性最复杂的区域。
由于鱼星人从一开始就靠鳃呼吸,属于鱼类,随着个人习性的差异化显现,以及由于不同种群之间的资源争夺,又或是需要探索新区域以满足发掘更多物资的需求,鱼星人开始往下潜,同时种群分化也开始显现。
历经一千八百万年的发展,在鱼星人被复眼者找到时,鱼星人已经拥有了多达数千亿的庞大人口。
当居住环境开始显得拥堵后,鱼星人的兴趣脱离大海,往天空发展,并且已经走得很远。
鱼不能离开水,但这对掌握了现代科技的高等智慧种族而言,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他们的舰船里的空气本来就是液体。
由于其文明极富特色,鱼星人受到了相对友善的迷族的重视。
刚好地球上也有很多水,大约在一千五百万年前,迷族还曾邀请过已经达到1.3级文明的鱼星人来到地球,协同进行科研考察,摸索地球上神奇的物种多样性诞生的源头。
鱼星人经过层层选拔,派遣出了与地球上当时智力最高,最有可能进化成智慧物种的古猿形态上有部分相似,发音结构和审美观等多方面也有共通之处的类猿形态鱼星人前往地球,并在地球上建立了水下城市。
在当年迷族与复眼者旷日持久的战争中,鱼星人作为迷族的深度合作者,并且科技水平也突破了一级瓶颈,也属于复眼者的眼中钉之一,最终遭到了灭顶之灾。
生活在地球上的这一脉也在千万年前惨遭剿灭,城市被摧毁,平民被屠戮。
他们曾在地球上生活过的痕迹遭到了彻头彻尾的清除。
他们曾经存在过的印记,只残留在海生动物与当时曾与之打过交道的古猿的表观遗传信息记录中。
哺乳动物的甲基化会有擦除现象,所以古猿与随后进化生成的人类本不会记得鱼星人的存在。
但地球上鱼类的始祖却将这些信息传递了下来。
当人类食用鱼类时,双方发生物质交换,部分残留的量子信息便进入了人类的大脑。
这些信息极其渺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就连最底层的幻觉意识都算不上。
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可能会被人在潜意识里察觉到。
比如这人刚好是个哲学家,刚好极其喜欢想象,又刚刚好在某些区域里位高权重一言九鼎。
这名哲学家的名字叫柏拉图。
他根据自己的“臆想”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文明,名为亚特兰蒂斯。
他将其写在《克里特阿斯》和《提迈奥斯》这两本书里。
此后,关于这失落文明的传闻流传了几年前而经久不衰。
在二十一世纪时,以人类当时掌握的地质勘探科技,如果水下真有个庞大的古代城市遗址,那肯定早就挖出来了。
但为什么明明没发现就证明不存在,很多人心中依然对其有幻想,并且看似神话的传言依然没有被完全证伪?
或者说就算证伪了,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依然愿意在心中相信其存在的真实性?
原因很简单,鱼类传递给人类的甲基化堆叠记忆依然在影响着人类,并形成了十分广泛的关于这件事的“曼德拉效应”。
当陈锋和其他科研人员读到这一段历史时,不由得纷纷感慨。
谁也不曾想到,人们眼前的生死之敌在千多万年前竟曾与人类的祖先和睦共处。
甚至人类祖先在漫长且缓慢的进化过程中得到了不少次鱼星人的帮助,如若不然,当初人类部落首批产生智慧的古猿未必能从一次又一次可怕的天灾中坚持下来,并繁衍至今。
这个发现让陈锋与学者们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尤其在看着旅行者星系里一刻也不曾停歇的剧烈战争时,这种复杂的心态便更加难以言喻。
借用一句半人马座科学院里的青年研究员的惊叹来讲,便是“我们竟在于亚特兰蒂斯文明交战!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对方的历史还在继续。
在迷族战败,鱼星人死伤殆尽后,他们终究又因为堆叠式语言和水生动物的特异之处,被复眼者认为有一定的研究价值,进而幸运的获得了成为奴隶的资格。
随后复眼者为鱼星人在银心附近重建了替代母星,将其囚禁在此。
在这千万年里,复眼者将生物科技用无限穷举法持续推高,鱼星人的堆叠式语言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不知不觉千万年时间过去,转眼便到了五百年前。
当时复眼者的棱舰大军已经开拨有一百来年,但行到半路时,太阳系和地球上恐怖的科技推进速度将复眼者吓得不轻。
复眼者决定启用更多武器,其中较为核心的一种,便是改造鱼星人,制造出这只形态诡异的大军。
制造过程正如陈锋所猜想的那样,复眼者将改造菌种大面积的使用到了鱼星人的身上。
所有的鱼星人都经历了痛苦的折磨,最终活下来的,便成了如今摆在旅行者星系面前的百亿鱼群大军。
这就是最后的全部鱼星人了。
人们不禁为鱼星人的遭遇而感到悲哀。
起初人类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支复眼者制造的生物战械军队,谁曾想竟是一个曾经与人类有着不解之缘的种族。
在陈锋提供的信息里,对方在奴星上的总人口应该高达数千亿,细分种类多达数万,如今却变成了只剩下百亿且思维单一,身不由己的杀戮工具。
摸清情况后,新的问题出现在陈锋与学者们的面前。
该如何使用堆叠式语言与对方进行谈判?
只与一个人谈判能否取得想要的结果?
这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将所有聪明人都给难住了。
这时候,倒是陈锋在与繁星的交流中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今天如果战败,只是损失一个星系。但鱼星人如果战败,则是彻底灭亡消失。他们比我们更输不起。所以对方的战斗意志一定是很强烈的。那么,我们必须向对方提供新的可能。”
“对方的语言信息量的确庞大,但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也在繁星你的模拟计算能力范围内。我们完全可以在对方的历史后面再加上一段新的假设的历史。我们应该邀请他们与我们一起来书写新的,属于我们自己的,而不是被复眼者奴役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