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yrk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絕世高手討論-第3598章重返推薦-k8f30

絕世高手
小說推薦絕世高手
渊龙顿生忌惮之心,暗道:“这小子眼下已经是破罐破摔了,若我擒他不住,祖龙宝藏一旦爆出来。审判院也未必会给裁决所这边,即便分了,最后到我手上也没多少。我想要的东西,多半是得不到。而且,这小子这几年的确是冒的太快了,看来还真是祖神宝藏的功劳。他身上必然还有一些不可知的杀招,我此番与他贸然动手,属实是冒险了一些。”左右思量之后,心下有了计较,便道:“好,就依你。命运牢笼我不要,但生命神殿第七重你必须助我打开,若是打不开,那咱们可就不好谈了。另外,你得给我足够的丹药和宝物。如此之后,今日你杀我手下之事,我会为你料平。另外,日后你与我之间也就存在了交情,咱们便是朋友!”
陈扬喜形于色,道:“大人真是爽快!”
渊龙道:“那你现在可以开始?”
陈扬道:“那还是不能的。”渊龙顿生怒意,道:“什么意思?”陈扬道:“首先,祖神宝藏我早藏起来了。命运牢笼我那敢带在身上呢?再则,我现在帮你把事儿做成了。你转手控告我杀了你的干将,那我怎么办?”
渊龙眼中闪过寒意,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陈扬道:“您也不要发怒,这生意想谈就谈,我还真不勉强。反正我也没什么亲人,大不了跟那里维斯一样从此远走。你们连里维斯都抓不住,未必就能抓得住我?”
渊龙心知这厮所说也未必是不可能的,里维斯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难寻到痕迹。这厮手上还有祖神宝藏的秘密手段,那就更难寻到。也罢,自己打开生命神殿第七重才是最紧要的,没必要冒险。念及此,便耐着性子道:“那你想如何来办?”
陈扬道:“你先去将柯青农死的事情解决掉,然后我去把命运牢笼拿回来,顺便也取些宝藏。之后,咱们约个地点见面,共同参详。”
渊龙道:“我若将这事摆平之后,你又不认账了怎么办?”
陈扬道:“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了,若不认账,只怕后患无穷吧。这事,肯定得我占些便宜才好。因为我输了是小命不保,你输了不过是损失了一个柯青农。”
渊龙道:“也罢,全答应你也无妨。但你得立个血契,订个日子。”
陈扬道:“这当然没有问题,因为我是怀着无比的诚意来谈的。”说完之后便拿出了一份新的血契立下誓言,按下血指印。血契内容就是,只要渊龙不毁约,他便会拿出命运牢笼,全力帮他打开第七重神殿之门。
渊龙收了陈扬的血契,然后说道:“那你现在可以释放那印远了吧?”
陈扬说道:“当然可以。”说罢之后便将那印远从储物葫芦里抓了出来,并掷给了渊龙。
渊龙随手轻轻一挥,便将那印远接住,并稳定在了他的身边。那印远见到渊龙,羞愧垂首,正欲开口说话,渊龙直接冷冷道:“进去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那印远道:“是!”说完之后,便进了那生命神殿里面。
渊龙想到一个问题,忽然说道:“我有一事不明。”
陈扬道:“大人请问。”
渊龙道:“你又如何肯定我来了?如果我没来,你杀了柯青农这件事,你打算怎么收场?如果我不肯跟你合作呢?你又打算如何?”
陈扬道:“从来到北天星之后,我就开始隐隐觉得不对。而柯青农和那印远过来后,我心中的不安依然存在。我渐渐明白,这种不安不是他们给予的。我从他们的身份里判断,他们背后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这个人物即便不是大人您,也是一个有分量的人。你们既然是来对付我的,所为的不过就是祖神宝藏。所以我来以祖神宝藏谈判,总能取得一线生机。”
渊龙道:“你这一举一动看似狂放随意,实则是心思缜密,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陈扬道:“大人过奖了。”
如此之后,陈扬再与渊龙告别,便朝北天星而去。
渊龙则带了那印远离开。
陈扬返回路上将樱雪妃从储物戒指里请了出来,并带着樱雪妃飞行。
途中,陈扬向樱雪妃说道:“裁决所的人已经离开了,眼下咱们和樱天正等人已经撕破脸皮,此番回去,你尽可有仇报仇。”
樱雪妃对这一切的发生并不是一无所知,她在储物手环里时也一直在观察外面的情况。陈扬怀有祖神宝藏的事情,她已经知晓。但此刻她并不是想怪陈扬对这件事的隐瞒。因为陈扬说与不说,都没什么对不住她樱雪妃的。她心中更多的是感激与愧疚……因为她明白,如果陈扬不顾她的死活,裁决所一样拿他无可奈何。
“对不起,小寒,若不是我,你不用冒这么大的险。更不用将祖神宝藏分出去。”樱雪妃歉疚道。陈扬一笑,道:“这是什么话嘛,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才让这件事变的复杂。他们明里是对付你,实际上还是为了我的祖神宝藏。”说罢之后,顿了一顿,诚声道:“祖神宝藏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想告诉任何人。并不是说我贪心,不想跟你们分享。实则是此事牵连太大,稍有不慎便有杀身之祸。就算我如此小心,一个个最终还是怀疑到了我身上。说到底,还是我修为不够。当我足够强大的时候,怀有祖神宝藏将不会成为一种原罪。”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的,我明白!”樱雪妃说道。陈扬道:“其实我都给你,还有紫瑜她们留了法器。本想着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再给你们的。”
樱雪妃绝对相信陈扬的真诚。两人认识多年,若说从前还不算特别了解,但随着这件事的发生,在她最危难无助的时候,陈扬依然毫不犹豫,冒着生命危险与裁决所绝裂,她现在对陈扬再无任何保留和不信任。“我明白的,弟弟!”她认真的回答。
陈扬很久没听她喊弟弟了,此时听到这声弟弟,心中顿时感到暖烘烘的。也知道自己和她之间因为身份带来的隔阂总算是消除了。他在为人处世上,对待认识的朋友向来都讲一个诚字。并且也不会故作清高不解释,但若解释之后,对方还是不谅解,他则也会随遇而安。
樱雪妃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又道:“对了,这大神官的话到底可信吗?他真不会再找咱们麻烦了?”
陈扬道:“至少暂时是可信的,在我没有帮他打通第七重神殿之门时,他不会害我。相反,他会想方设法保全我。”
“若是打开那重门之后呢?”樱雪妃道。
陈扬道:“这事就还需要从长计议,不过姐你放心,我自有法子应付。”
樱雪妃想到陈扬这些年来的战绩,顿感释然。知道自己的这位弟弟素来就是智谋过人,从来都是他算计别人,何曾被别人算计过呢?就说这次,敌人布局这等精妙。而且大神官都出马了,他还是一点亏都没吃。宽下心后,转念却又想到自己家的事情,愤怒,仇火顿从心底生起。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陈扬问樱雪妃。
樱雪妃颇感沮丧,道:“他们摆明有鬼,可我们始终难有证据!”
陈扬一笑,道:“当年的证据是没有了,但是我倒有办法,不过需要你配合。”
樱雪妃一怔,道:“什么办法?”
陈扬便简单与樱雪妃说了。
樱雪妃听后眼睛顿时一亮。
过不多时,二人就重新回到了北天星的樱城里。
陈扬与樱雪妃直接降临城主府中。
那城主府的整天殿里,一众樱家亲戚都在。
樱天正萎靡在主位上,正悄然静养疗伤。其余人则都是敢怒不敢言。
头陀渊布下了大阵,在殿中央盘膝而坐,谁都不敢有什么异动。
陈扬与樱雪妃闯入阵中,樱家众人见陈扬去而复返,面色各异,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而樱天正,姬文秀以及他们的子女,乃至樱野见到陈扬和樱雪妃完好无损回来,他们顿时面如死灰。
“参见大人!”头陀渊立刻起身行礼。
陈扬道:“免了。”
那黑暗教廷的两个人见到陈扬,也是大惊失色。
陈扬傲然而立,目光扫视众人,接而目光落到樱天正身上。
樱天正并未起身相迎,初见到陈扬归来,他是震惊恐惧。但转念之间,却又释然,觉得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姬文秀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陈扬淡淡道:“怎么樱家人都不知道规矩了,见了本大人,下跪都不会了吗?”
那樱家众亲戚本是没有回过神,此番闻言,立刻噗通跪地,齐声叩首:“参见大人!”那樱野也立刻跪了下去。
樱天正,姬文秀,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则都未动。
“樱天正,你和你的家人都不跪吗?”陈扬淡淡问。
樱天正冷冷一笑,道:“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我樱天正若是皱下眉头,便算是狗养的。”
“真有骨气!”陈扬抚掌称赞。
樱天正不发一言。
姬文秀起身说道:“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也没有犯法,即便你是审判院的大人,也无权杀我们。”
陈扬哈哈大笑,接而眼中闪过森寒杀意,道:“我连裁决所的人都杀了,还会怕杀你们吗?老实与你们说吧,我如今杀了裁决所的人,已然是走投无路了。下一步,我打算和雪妃一起逃亡天涯。走之前,想想还没料理你们,所以才回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