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rqz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討論-第一百四十三章 剖明敵策 陰陽兩契熱推-gp8p2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又等候了片刻,原本无所名相的孔洞骤然一凝,化作一方冰晶。
归无咎转头一望,却见是前四十八位的名次,已定下了。
然后雾气显隐,那神通手段散去,剩下百余位功行略差火候的宾客,皆被一道轻飘飘的力道卷起,返回至后方浮亭之中。
龙方云淡然一笑,言道:“恭喜四十八位道友,加入此会斗阵之正选。未入选的诸位道友亦不必烦恼。若是此时离去,悉听尊便;若作为备选一同走上一遭,纵未出场,我尘海宗亦有薄礼备下。”
亭中诸修,连道不敢推辞。
金志和冲龙方云、归无咎、乐思源等人抱拳一礼,然后翩然下席。
立时便有两名眼明心亮的侍女上前,极迅速的单独立下一桌小席,位居八座四十八席的正中位置。
金志和亲自招揽宾客,举杯相劝。
列位宾客中,十有八九面露受宠若惊之色,连忙扶杯盏回敬。
武道之中,行事虽然直接,但并非鲁莽而少谋略。正相反,只需你修行的火候到了,谋算处断、人情练达的功夫,自然能够水到渠成。
乐思源对归无咎的挑战,固然是兴之所至,意欲一探归无咎之深浅。但是也不着痕迹的达成了另一个目标,那就是在列位宾客面前一展手段,彰显尘海宗作为上宗的底蕴。两相契合,仿佛水之就下,没有一丝窒涩。
今日出席之人皆是名门大豪,且尘海宗掌门又并非日曜武君修为。众客云集,尤其是其中功行较为出色的,不过是略畏惧大宗之底蕴罢了,落实到个体,其实心中隐隐以平辈视之,自忖未必不能分庭抗礼。在其等看来,与龙方云、归无咎同席饮宴,亦是理所当然。
可是待乐思源、归无咎展露手段,较其等望见差距,无形无迹之间,果然规矩恭谨了许多。
金志和下场作陪,便足以将其等打发了,不虞其上来叨扰。
归无咎手执“将符”,玩味再三,终于言道:“归某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龙方云、乐思源二人对视一眼。
龙方云微微欠身道:“归道友有何见教,但说无妨。”
归无咎难以言喻的一笑,终于言道:“归某思之再三,这双方各二百人规模的车轮战,总觉得其十分古怪,暗藏三分不谐。”
“故而冒昧一问。未知两家上回相斗,是如何斗法?”
龙方云微微低首,思索了一阵。旋即自袖间取出一枚金珠。
归无咎如今已深明此界中异物秉性,略作鉴别,便知这是类似于仙道中“照影石”一类的宝物。
果然,金珠光华一起,好似又一滴露水从金珠之中被逼了出来,然后极迅捷的滚成一个气泡。当中图形显化,栩栩如生。
不过,这图像仅仅是二三尺大小,仅三人席间可见,远不若照影石那般弥漫于数丈,数十丈。
归无咎凝神观望。
两方对峙。
尘海宗一方,乃是以尺寸极大的五方云舟为阵脚,护住左、中、右、后翼。其攻守之均衡无隙,几乎不亚于山门大阵。百里之后,又渐次布下小传送阵的手段以为接应,可谓万无一失。对面九重山一方,亦是如此布置,大差不差。
然后双方对垒的枢纽位置,以三十六件异宝围成一图,双方各遣八人入阵相斗。
大约斗了两个时辰。尘海宗一方四人战殁,两人受伤,不得不败阵而归。九重山一方虽也有二人殒命,一人断去一臂,但终究胜负之势已明。
龙方云长叹道:“百里开济道行甚深,牢牢把握主动。”
“其实若我三家倾力出击,以三敌一,未必没有胜机。只是迫于其威,最终除却两位上境者自论高下外,其却遣出二十四人,与我三家各八人放对。兼其谋算已久,早有精妙布置。是以我三家输了一阵。”
言语之中,颇有耿耿于怀之意。
归无咎心中了然。
上一回以三敌一,最终胜负之法为百里开济所掣肘,并未发挥出规模上的优势。所以这一回两家合斗双极殿,不但本门倾巢而出,甚至还纠结了治下数十道、数百名门中的功行卓著之辈。
归无咎言道:“未知这车轮战法,是哪一方立下的规矩?”
龙方云道:“是双极殿一方提出。只是本门诸位长老商议之下,以为此法与我而言,并无不满。”
乐思源微一拂袖,补充道:“归道友有所不知。一来是双极殿于阵斗一道,甚是精擅;二来双极殿御下之情,与我尘海宗不同。据说彼辈同样招揽了许多下宗名门修士助拳。但双极殿从来御下甚严,不但各道执掌皆由其亲自任命,每隔三年五载,治下修为精湛之辈便同聚一堂,研法较技。若论如臂使指,实是对方胜了一筹。”
归无咎微微颔首。
似这般一对一的搏斗,便能抵消对方配合上的优势。
沉吟半晌,归无咎又道:“一宗精锐尽出……若有不测之变,龙掌门可有后手?”
乐思源自信言道:“以此五方大阵为犄角,纵是百里开济亲临,亦不敢说将我方一举成擒。”
归无咎摇头道:“归某有一虑。若是寻常阵斗、乱战,纵然形势一边倒,只消及时撤退,真正损失至多不过是十分之二三罢了,远远称不上伤筋动骨。而这轮流上阵、搏至最后一人的车轮战……却是人人都无法避过。或许对手深意,便在于此。”
龙方云哈哈一笑,道:“若见势不妙,我方同样可以选择撤退。”
归无咎微笑道:“若败局已定,自然是走为上。双方呈旗鼓相当之势,交替领先,龙掌门难道会选择断臂抽身吗?只怕贵宗的列位长老,也不会同意。到时候,依旧逃不过彻底消耗之结局。”
龙方云、乐思源对视一眼,面色微变。
归无咎依旧好整以暇,此言已经算是额外馈赠,能否拿出解决方案,就是尘海宗自家的事了。
这不单单是因为归无咎道缘更加高妙的缘故。因为早已望穿此界虚实,归无咎心知豪杰并起,十二巨擘汇通为一,乃是此界不可避免的趋向。如今六宗入局,分明是征兆已显。故凡事往大处想,总能看得更远一步。
这规模惊人的车轮擂战,分明是诱敌入彀后教人愈陷愈深,难得“断尾求生”的手段。
一阵不长不短的沉默之后,邻席上身量枯瘦的柳长老,忽然考上前来,在龙方云耳边低语几句。
龙方云面色阴晴一转,犹疑道:“此策可行否?”
柳长老道:“若是强项压服,只怕难能。任其自选,多半当有所得。”
又道:“此事甚易。不过是将先前约定契书稍作更改,片刻可成。”
龙方云又思量一阵,终于缓缓点头。
柳长老得令,转身下去吩咐。
又过了一刻钟,酒宴正到酣处,忽地数十位美貌婢女手托一案,案中藏有一道黄卷,分别来到席上众宾客之前。
龙方云起身,温和言道:“诸位既愿效力,龙某甚是欣慰。只是若无规矩,不成方圆。今次兴师,乃是事关本宗及列位名门、宗族兴衰的关键一战。不得不立下法契,通明心曲。想来诸位也能够理解的。”
堂下众修闻言,犹疑之间,各自从身畔侍女处取出图卷。
当头一个精悍健硕的黑面修士,性子最急。信手一甩,张开契书,竟是高声念了出来。
“取两胜,得三十功……”
“取三胜,得百五十功……”
“连胜十场,三倍长老爵禄,得三千功……”
“不得避战……不得怯战……不得遁走……”
惊诧议论之声,熙熙攘攘之声,随之而起。
梁化成原本一直恹恹不乐,独自饮酒。此时亦张开图卷细望一眼,狐疑道:“贵宗这是何意?莫非是书写文书之人,大意出错了?”
很明显,契书之上所约奖励,较方才说定之数,平白涨了三倍。
龙方云微笑摇头,道:“诸位再看。”
梁化成等众修低头再看那契书,却见其上文字已无形中一变。
“取两胜,得十功……”
“取三胜,得五十功……”
正是符合了先前所约之数。
眼尖的已然发现,后文条款之中,“不得避战”四字已然不见了。
龙方云面容一肃,拿出一派执掌之威严,高声道:“契分阴阳。若是签下阳契,赏赐之数增加为三倍。但尔何时出阵,若有所命,不得推诿。若是签下阴契,所得自是少了一些,但尔可以自行决定何时出阵。如何抉择,尽在诸位自己。”
殿下登时一阵纷乱。
没想到临阵之前,尘海宗还有这一变化。
归无咎心知肚明,这是听闻了自己建议之后,柳长老等人临时筹谋的救急之策。若战况微妙,可先将这些外门修士作为炮灰抬出,试一试虚实。
众宾客商议一阵后,忽有一人发问道:“那‘退战’的规矩,可还在否?”
龙方云淡淡一笑,道:“只消出阵之后取得一场连胜。若感力有不逮,便可退下。本门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此言一出,诸宾客心中大定,依次完契。
其所立契约,除却十二三个心性审慎之辈立下“阴契”外,立“阳契”者,占四分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