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qv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第二百五十一章 霸王相!【第二更!】展示-7yxyw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对面的左小多亦是迎面扑过来,再无赘言,手中剑光爆炸一般散射,剑光点点,星芒璀璨。
炎阳真经全力运行,有如烈阳焚天,映射得周遭尽是通明,整个人看起来,宛如是暗夜密林中的一颗小太阳,耀目刺眼!
灵猫剑疯狂出击!
啪啪两声轻响,两人手中长剑应声断裂。
脚下的剧痛刚刚传来,身子本能的一震,左小多的龙血飞刀脱手飞出,准确地插入了一个人胸口,另一只手的灵猫剑,亦颤巍巍的捅进最后一人的右胸,深深陷入。
明亮的剑尖,足足有十厘米在这人背后出现,一闪之间,已经被抽了回去。
瞬时,鲜血如泉!
左小多身子电闪,已经将龙血飞刀拔出,顺手撸下空间戒指,回手一剑将这人的脑袋剁了下来。
身子一旋,长剑再次压在了最后一人的脖子上,冰冷的剑刃,贴着脖颈,笑道:“我说你们有血光之灾,现在,信了没?为什么就不肯听我的良言相劝!现在对我的相法,可还有任何怀疑吗?”
最后幸存者的脚底板炸了个大洞,右胸更被灵猫剑裹挟着灼烧的能量贯穿,伤势沉重欲死,面容极尽扭曲,蒙面巾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了,露出一张遍布络腮胡子的狞恶面容。
他此刻的眼神中尽是至极的愤怒,看着左小多:“这就是你的相法神通?领教了!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呵呵,潜龙高武,居然能够调教出来你这样没有底线的学生……”
左小多微笑道:“我这个人嘴笨,和人骂战我总是骂不过的,我也懒得跟你讲道理,我只问你,我说你们有血光之灾,信了没?这算不算血光之灾?”
这人睚眦欲裂的看着左小多:“你已经胜了,要杀便杀,何苦这般的羞辱我们,徒逞口舌之利!”
左小多皱眉:“这怎么能是逞口舌之利?我们明明是在探讨相法这个高深的问题,你怎么这么不耐烦?我是在指点你啊!指点迷津懂不懂?明白不明白?”
“你直接给我个痛快吧,我谢谢你了!”这人闭上眼睛,真心的不想再跟某人继续交流了。
“你信不信?你说信了,我就给你个痛快。”
左小多道:“你的伤势尚不致命,我可以十倍一百倍的折磨审讯你的。但若是你说个信了,我便让你痛快上路,不再零碎的折磨你,如何?”
这人感觉自己的心态已经炸裂了!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老子竟然连个死,都要被人胁迫!?
“你可得仔细认真的想想了,你现在可是被我抓了活口,还露了面相,大刑之下,何事不能得……你就算铁打的汉子,却又能撑几天?既然最后的最后注定是要死的?为何非要受那个罪呢?”
左小多振振有词的道:“再说了,难道我说的有一点点的错谬么,你们的确是有血光之灾了,现在五个人已经死了四个了,岂不是应验如神,事实凝然眼前了,你什么还不信呢?!”
这人眼睛闭上,无力的说道:“算你狠!你相法如神,我相信你,我信得十足了。可以给个痛快吧!”
“怎么这么敷衍呢?”左小多不满道:“拜托你能再真诚一点么?”
这人直接崩溃了:“你快杀了我!”
“你信不信?”
“老子信了!你到底杀不杀我!!”
左小多这次再没有废话,径自提起龙血飞刀,一刀刺入丹田!
顿了一顿之后,再一剑刺入心脏!
顺手将空间戒指撸下来,站起身来,看着五具尸体,忍不住叹了口气,喃喃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哎,你说你们这五位,真是死得太惨了,尸骨不全,气散神消,埋尸荒野……”
“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都说你们有血光之灾了……”
一路呐呐自语,扬长而去。
至于收拾尸体什么的……
咳,此际危机四伏,左小多自觉还是逃命要紧,尸骨什么……那都是身外物,值当什么?
再说了,左小多都说他们埋尸荒野了,当然要言出必行!
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言出法随吧!
大约也就过了四五分钟的时间,一连串暗影闪烁,好几个方向都有人来,最终十几人聚集此地。
天色虽然昏暗,但是这些人都是高深修炼者,目力并不曾受影响限制。
“死的真惨。”
“几人尽都死在剑下,还有暗器。”
“资料真确,这小子的暗器果然高明,当真了得。”
“追!”
这些人,明显不是一伙的。
十几个人,起码分成了五六伙,不同方向拉开距离,展开地毯式搜索了过去。
左小多一路疾驰,左手始终扣着龙血飞刀,一边狂奔,一边源源不断的汲取力量,确保自身功力始终处于巅峰状态。
始终在高强度的输出之中的左小多,汲取力量的速度也是飞快。
“就这,还婴变高手!”
左小多心中很是有些不满:“足足杀了五人,还处于半满状态的龙血飞刀居然都没吃吐……仍旧是水货!”
“以后指导修炼的师者,能不能更尽职一点,让大家更注意一下自身质量,不要只顾着等级盲目提升。这让我的龙血飞刀很失落啊……”
正在往前极速狂奔的左小多,两滴气运点蓦然从天而降。
左小多登时感到通体一阵舒爽,经脉丹田的躁动也随之稳固了起来,更又一次的清晰的感觉到,其中的三分之一进入了那块残缺玉佩,消失无踪。
“果然,这样看霸王相,也是有好处的。”
“按道理来说,婴变修者的因果,应该是一人给一滴的层次,怎地现在五个人才给两滴……这小气,没治了!”
虽有不菲的收获,左小多心下仍旧是有点不满的。
但想到刚刚抢来的五枚空间戒指,心里才稍稍好受了一些。
总算是有收获,就是不知道,这最终收获会有多少。
就这样的亡命徒,通常都是所有家当都带在自己身上的。
真是让我很是期待啊。
我喜欢这样的亡命徒!
怎么不多来几个这样的杀手,再来十个八个,那也是不嫌多的啊!
左小多美滋滋的想着。
不知是心想事成还是天从人愿,左小多的身子闪电般从丛林边飞过的瞬时,猛然停步一顿;一道闪亮的剑光已然从面前急疾冲过!
若是左小多不停的话,这一道剑光,将正好从他胸腹穿过,左小多就算不死,也要重创!
这人打的主意很妙:选择目标正处于急速奔行之中,一剑锁局,重创对方,然后再剑斩首,冲势未停,自己已经提着人头远扬千里!
端的是如意算盘打得响亮,设计精妙!
但这番筹谋,却是落空了。
左小多想也不想,直接就将龙血飞刀当做了真正的飞刀,呼的一下子甩了出去。
这一击,融合了唐千手的飞刀本意,速度之快,直接超越了流光!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早已从这人的大腿位置穿了过去!
那人一击落空,预算尽失,完全没想到左小多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冲出三米,竭力回转之瞬,却觉右腿一痛,身子本能下落,意图以一个旋转稳住身形。
然而……
啪的一声,整条右腿居然从飞刀穿过的地方,好似一块朽木般的掉落下来。
那人心中大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便在此刻,左小多的灵猫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
身子一去又回,迅速收回龙血飞刀,一刀插入那人丹田。
“这次没功夫看相了,浪费……”
左小多龙血飞刀停留一秒钟,拔出,仍不忘记顺手撸下戒指,一脚将残败尸体踢入密林,正有一个人正自冲出来,迎面看到一具尸体迎面而来,张牙舞爪!
那人本能的将尸体往外拨了一下。
但就在这一刻,只感觉持剑的右手一麻,右肩一冷,已觉有暗器从右肩穿透飞过。
那人登时大吃一惊。
到底是什么暗器,何以能够一瞬间穿透我的化云初阶修为的护身灵气?
正要催运灵气疗伤,却感觉整条右手,直至右肩肩头,全无知觉;心胆俱裂之下,眼前风声飒然,细雨蒙蒙,意境美得如同做梦一般。
实则却是剑光闪烁,杀机森然。
他心下骇然之下,强提元气,负隅顽抗,却发现灵气就是提不起来,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杀剑临头,脸上现出绝望之色。
如仙如梦,若真若患,一口长剑贯胸而入,那人只感觉到一只手从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右手上撸了一下;魁梧的身体,晃了晃,扬天跌倒,心下唯余惨然,兀自痴迷……
我……是怎么死的?
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人影一晃,左小多捡了龙血飞刀回来,一把拉下这人的蒙面巾,这人剧烈的喘息着,两眼空洞的看着上方。
“你面相不好,将有生死之劫临头,你可信么?”
左小多目光很是温煦,还夹杂几许同情之色,似乎很是悲天悯人。
这人感觉着生命力迅速远离自己而去,脸上露出惨笑:“到了这时……还能……不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