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rrb精品言情小說 御鬼者傳奇笔趣-第7883章 聚靈巖蝰(第三更)-n2i1n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对方这话一出口,关横点了点头,随即道:“那你的本体是土系巨蛇,还是别的东西?能告诉我吗?”
“呃……”巨蛇想了想,说道:“我不太擅长和陌生人交流,也从来没向别人透露过自己的事情,不过,你要是能再多给我一些刚才那种灵气,我必知无不言。”
“哈哈哈,原来这家伙是眼馋你的土玄灵气。”此时此刻,芫歆嗤嗤笑道:“关横,那你就再给它一些呗。”
“呵呵呵,小意思。”说着,关横摊开手掌,“呼!”一小团土玄灵气立刻浮现出来,巨蛇刚要吐出信子将其卷走,关横道:“且慢,先回答我的问题如何?待会灵气加倍给你。”
“好好。”
土系巨蛇盯着关横手里的玄灵气,眼中闪烁痴迷之色,而后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的本体原先是什么样子,只是现在这副形态是我随意变化出来的,过去我是一条数丈长的土系蛇类。”
“能给我瞧瞧你那副模样吗?”
“可以可以,请看。”
“呼呼呼!”原本身躯巨大的家伙立刻就地翻滚,蓦地缩小到三分之一左右的大小,大家此刻观瞧,不约而同说道:“这不是一条土褐色的蝰蛇吗?”
“嗯,确实是蝰蛇。”旁边的豪豨兽魂搭言道:“我记得上古年间有一种岩蝰和它的外貌很相似,关爷,不妨就用‘聚灵岩蝰’的名字称呼它好了。”
“这个名字不错。”关横笑着对那蝰蛇说道:“你也愿意接受我们这么叫你吗?”
“好啊,多少年来,我也不曾有过自己的名字,多谢诸位赐名。”
说这话的时候,聚灵岩蝰还盯着关横手里的灵气,他点了点头,倏忽间又释放出两三团土玄灵气,都给了岩蝰,让对方一口就吸进了嘴里。
“好吃好吃,这灵气真是太美味了。”聚灵岩蝰一边回味,一边说道:“我在这偏僻的古洞内,只能吸收到极少量的普通土灵气,多年来也不敢出去,所以一直都是吃不饱的状态。”
闻听此言,若桃出言撺掇它:“喂,要想吃土灵气,干脆就跟在我们身边好了,你看公子身边的土系灵兽有很多呢,个个都能吸收到大量土玄灵气。”
“喏喏,这个是石龟兽,还有土宫蟾、石晶卫以及墨石卫。”
说着,若桃指了指大家,而土宫蟾它们也是有意无意的释放出些许土玄灵气,让聚灵岩蝰看了十分眼馋,它问道:“跟在你们身边,真的这么多好处吗?”
“那当然了。”
“没错,跟着关爷和咱哥们,吃得好住得好,没事吸饱灵气,就可以在蟾鼎空间内睡大觉。”土宫蟾大笑道:“别提多滋润了。”
“真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和你们一起走也行啊。”看到聚灵岩蝰答应和大家同行,关横点了点头,随即问:“你确认自己本身就是土系灵宝?从外表可看不出来。”
“这个嘛……”岩蝰想了想,而后说:“其实关于‘灵宝’这两个字,从我拥有自己的意识以后就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久而久之,我就把自己当成土系灵宝的化身了。”
“哇,就这么简单?”卿凰笑着走到近前,摩挲对方岩石般的鳞甲说道:“确实像个大宝贝,不过要说你是什么宝物,我就不信了。”
“是啊,明明是个活物,勉强也算是‘活宝’吧。”安颜、若桃和古桑女都笑着这么说。
“唉,你们呐……”对于姑娘们对岩蝰的打趣,关横也只当没听见,他对聚灵岩蝰问道:“在你居住的这片区域内,还有什么特殊之物值得留意吗?”
“特殊之物?有啊……”聚灵岩蝰思索了一下,而后道:“在这古洞尽头有两条岔路,左边通往一口深潭,右面尽头有一个灵气泉眼。”
稍微顿了顿,它继续说:“深潭内总是溢满奇异的碧色潭水,具有散发灵气的作用,泉眼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涌出不少土灵气,全靠着这两样东西,我偶尔也能饱足的吸收一次灵气。”
“你要是跟我们一起走了,潭水和灵气之泉留在这里就可惜了。”朱心古獙说道:“关爷,您看能不能把那些东西也移到空灵蟾鼎内,带走算了。”
“可以,我也有这个打算。”听到此话,关横点头颔首,随即对岩蝰说:“带路吧,咱们去找那两样东西。”
“好啊,和它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要是分开,还真有些舍不得呢,诸位,请。”说着,聚灵岩蝰便朝着左边碧水深潭的方向爬去,大家紧随其后。
不多时,众人和岩蝰来到了那个地方,果然看见了一口深潭,潭水表面有一汪碧色,偶尔有微风吹过,霎时激起圈圈涟漪,倒也是赏心悦目。
“这潭水,很漂亮啊。”说着,卿凰走近几步,伸手掬起些许碧水,而后倾斜掌缘,任其缓缓流淌滴答回潭中。
“这潭水中包含灵气,难怪能够让岩蝰如此喜欢。”关横说道:“蛤蟆,你把空灵蟾鼎吐出来吧,我现在要试着将潭水暂时冰封凝固,而后移到鼎内。”
“好嘞。”闻听此言,土宫蟾答应一声,开始准备,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小绿球虫突然从安颜怀中蹦落在地,而后朝着深潭边缘爬去。
“小绿球,别乱跑啊。”安颜说着,已经快步追了过去,但在此时,这虫儿低鸣一声:“吱吱!”
“哦,难道是潭水里有什么古怪吗?”安颜脑海中泛起这个念头,而后抬眼定睛观瞧。“喂喂,大哥、姐妹们——”下一刻,安颜立刻尖叫起来,指着水潭说道:“这、这潭水里有东西在动啊。”
“不可能。”聚灵岩蝰凑上前开口:“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都没见到水里有活物,该不会是你看错了吧?”
“瞎说,本姑娘眼神好得很,姐妹们和我大哥都可以作证,还有……”安颜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普兴,继续道:“你也看见了吧?快给我作证!”
“呃,我……”普兴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言道:“你说我看见了,那、那我就算是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