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vgu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陸冠英的謀劃相伴-cn1ni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暗处的慕容复微微一怔,上什么当?莫非程迦瑶是被故意使去探听消息的?
程迦瑶方才惊慌过度,尤未回神,直到陆冠英问了第二遍,她才反应过来,摇摇头,“没有。”
“什么!”陆冠英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那慕容小贼就是一个色中饿鬼,他怎么可能不上当,你是不是没按照我说的去做?”
程迦瑶听到这也吃了一惊,略有有些不敢相信,“你什么意思?”
陆冠英似乎意识到失言,目光微一闪烁,展颜笑道,“瑶儿别多想,我是觉得你生得千娇百媚,别说慕容复那个贪花好色的小人,任何男人只瞧你一眼就该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
程迦瑶面皮很薄,被丈夫这一夸,马上就红了脸,娇声啐道,“你胡说什么哩,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一旁慕容复听了陆冠英的话,心中无甚波澜,天下骂他的人多了去了,他也计较不过来,不过他却有点好奇,这陆冠英又想搞什么幺蛾子,不会想派妻子去勾引自己吧?
只听陆冠英又说道,“你将事情与我说一遍,你回去后发生了什么?”
程迦瑶想起刚才的事,脸色微白,哪里敢说半个字,抿了抿嘴,“夫君,慕容家势力太大,如今又掌控着襄阳城,咱们还是少惹为妙?”
闻得此言,陆冠英勃然变了脸色,“你懂什么,慕容家横行霸道,欺压太湖群雄,这些年过去,归云庄已经完全喘不过气来,再这么下去,只有败落一途。”
“败落也好过被灭得一干二净强……”程迦瑶心中如此想着,但见丈夫的脸色,她又不敢将这话说出,只得委婉道,“或许咱们可以请黄老前辈出面,只要他说上一句话,慕容家多少会给些面子的。”
她这一说,陆冠英更怒了,“住嘴,我归云庄能够统率太湖群雄,从来都是靠自己,绝不是仰人鼻息,望人施舍,你明白吗?”
听他的意思,似乎对黄老邪也颇有怨气。
“哟,还挺有骨气,那你自己怎么不敢来跟我说这番话。”暗中慕容复忍不住笑了笑。
程迦瑶本想说自己也可以去请全真教帮忙,被丈夫一呵斥,只能将话咽了回去,可要她再去找慕容复,那也是万万不能的,遂小心翼翼的说道,“可即便……即便咱们害了那慕容复,于归云庄也无甚好处,万一被查出来,归云庄定是旦夕覆灭。”
“害我?”慕容复一愣,“莫非他派程迦瑶故意接近我,想给我下毒?”
陆冠英怒气消散了一些,沉吟片刻,“这个你不必担心,只要能在襄阳城除掉他,江南那边会一齐发力,围剿燕子坞。”
“什么,围剿?”程迦瑶一愣,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陆冠英点点头,“不错,慕容家这些年得罪的势力可不止咱们归云庄一家,几乎整个江南地界的势力都被他得罪了个遍,你还不知道吧,最近洞庭流域再一次遭到清洗,那些存活下来的势力均已汇聚到太湖附近,只等一个机会便群起而攻之。”
程迦瑶微微一惊,但马上又摇摇头,“凭那些乌合之众,怎么可能对付得了慕容家。”
陆冠英冷笑一声,“你可别小看那些亡命之徒,他们发起狠来,连皇帝都敢拉下马,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后援。”
“谁?”
陆冠英四下扫了一眼,压低声音道,“铁掌帮。”
“什么,铁掌帮不是被慕容家剿灭了吗?”程迦瑶惊道。
陆冠英摇摇头,“烂船还有三千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铁掌帮毕竟曾是江南第一大帮,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两百多年前,底蕴之深岂是等闲,别忘了,慕容家崛起也才不过七八年时间。”
躲在暗处的慕容复听到这,不禁微微错愕了一下,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早就知道这些跳梁小丑迟早会跳出来,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牵头的居然会是归云庄,这个背靠两大正道的桃花岛分支。
本来还存着现身将陆冠英修理一顿的心思,现在他已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倒要看看,慕容家隐伏在暗处的敌人,究竟有多少。
这时程迦瑶幽幽说道,“归云庄虽然是匪盗之首,但行的一向是侠义之事,怎可跟铁掌帮那样的邪门歪道同流合污。”
陆冠英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但见妻子那失望的神情,他又忍下这口气,淡淡道,“这次我正是要行那一箭双雕之计,除掉江南两大毒瘤,还武林一个清净。”
慕容复听到这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没想到啊没想到,慕容家居然有一天沦落到被称为“毒瘤”的地步。
程迦瑶却没陆冠英这么乐观,她直言道,“就算你的计策得逞,以归云庄现在的实力,恐怕也无力收拾残局,平白为他人作嫁衣裳。”
这话一出,陆冠英出奇的没有愤怒,目光闪烁一阵,“所以我才要你先接近他。”
程迦瑶不解。
陆冠英继续道,“我听说慕容小贼有一柄神剑,威力无匹,如果能在除掉他之前得到这柄神剑,归云庄实力大增,不说横扫天下,横扫江南绝不是问题。”
程迦瑶怔了一怔,“可他现在掌控着襄阳城,一呼百应,身边有无数高手,咱们怎么可能得手?”
“嘿嘿,”陆冠英忽然一阵冷笑,“这就要问他自己了,他在襄阳城横行无忌,胡乱杀人,得罪的武林同道数不胜数,那些人巴不得他早点死,有谁会帮他。”
“可他身边还有慕容家的众多高手。”
“那小贼贪花好色,只要你能迷住他,他定会想方设法与你独处,可谓作茧自缚。”
程迦瑶仍旧摇头,“据传闻他的武功之深已经超过武林第一人张三丰,远不是我等可以想象的,纵然成功给他下毒,恐怕也奈何不得他。”
陆冠英脸上闪过一丝得意,“我准备的毒药大有来历,必能让他载个大跟头。”
“什么毒药?”程迦瑶愣住。
陆冠英迟疑了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这是龙沙帮帮主给我送来的西域奇毒,金波旬花,中者无论内力有多深,哪怕神仙在世,也抵挡不了它的毒性,说是天下第一奇毒也不为过,等你成功接近慕容小贼后,只需将毒药抹在身上,便能令他中毒,神不知鬼不觉。”
说完又将小瓶珍而重之的收好,显然此药太过贵重,必须等时机成熟他才会将毒药交给程迦瑶。
“龙沙帮?金波旬花?”慕容复微微一怔,原来凌退思那老家伙也在暗处搞鬼。
程迦瑶望着丈夫眼中时不时闪过的疯狂狠辣之色,不知怎的,突然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这个丈夫似乎与自己当年认识那个温文儒雅的陆大哥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默然片刻,她叹了口气,“他现在镇守襄阳,严防死守蒙古大军入主中原,咱们若真害了他,只怕会成为千古罪人。”
“千古罪人?”陆冠英嗤笑一声,“就凭他也配?你不看看他那点自以为是的计谋,简直如同儿戏般幼稚可笑,再让他这么折腾下去,襄阳城只会破的更快,咱们若能除掉他,便等若挽救襄阳城于危难,该称为千古功臣才对。”
程迦瑶知道再劝下去也没用了,索性闭嘴不言。
陆冠英深深看了她一眼,脸上有些异样,“明天你再去找他,仍以赔罪为名,必要时……可以牺牲一些色相。”
程迦瑶听到最后一句,身子如若雷击,晃了两晃,“你……你让我……出卖色相?”
陆冠英脸色有些不自然,软言说道,“迦瑶,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我已得罪了他,他迟早会报复我,我只能先下手为强除掉他,这个谋划我已盘算了许久,绝无漏洞,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如何接近他,我只能靠你了。”
原来他几次出言顶撞慕容复也是故意而为的。
程迦瑶仍旧不能理解,“可……可我是你的妻子啊,我岂能……岂能做那种事?”
“正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只信你,而且也只有你的美貌才能担当此任,那些庸脂俗粉根本不可能吸引慕容小贼的注意,你放心,事后我一定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永远不会传出去,你仍旧是我冰清玉洁的好妻子,我也会加倍的疼你爱你。”
“我……我……”
“迦瑶,现在整个归云庄、整个太湖,甚至整个大宋的希望,都寄在你一个人身上,就当为夫求你了好吗?”
程迦瑶的视线已被泪水模糊,身子被摇晃得厉害,终是木然的点点头,“好吧。”
“迦瑶,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陆冠英大喜,“走,咱们先回去,再联络几个仁人志士,只要那小贼一倒,便立刻清剿他在襄阳城的残余势力,继而消灭江南燕子坞。”
……
二人走后,慕容复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出来,双手负在身后,脸色说不出的怪异,没想到有一天,他慕容复会变成一个“大反派”,各方“仁人志士”联合起来要扳倒他,没想到有一天,他慕容复已经成了武林公敌,别人都欲除他而后快,更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将自己的妻子送给他。
他真想大喊一句,“这种好事,再来一打!”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