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gbg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牧龍師 ptt-第460章 偷自家的祕境-djjpk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要不是听赵尹阁说出那些,我都不敢完全相信。”祝霍有些出神的说道。
他们之后又拷问了一些,赵尹阁或许确实不知道那个内应是谁,但他了解到许多只有祝门最高层才知道的事情。
关于地脉之痕,关于火液,基本上只有去过的人才可以描述的那么详细。
赵尹阁却也可以说出有关祝门秘境的事情,这已经可以完全肯定,有人将祝门秘境的情况卖给了族门之外的人。
八个人。
到底是谁?
可不管是谁,祝霍都觉得细思极恐!
“秘境的具体位置,只掌握在望行叔和四位长者的手上?”祝明朗询问祝霍道。
“是的,不过四位长者其实只知道一部分。”祝霍说道。
“什么意思?”
“更细节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但可以理解为如果有一张地图的话,那么四位长者个持着四分之一,也就是说除非四名长者同时叛变了,不然是不可能找寻到秘境处的。”祝霍说道。
“那么完整的方位,就只有望行叔一人掌握着?”祝明朗说道。
“是,毕竟关系到祝门的命脉,三门主一直都很小心的守护着。”祝霍点了点头。
“那外人从那名内应口中了解到秘境的位置,并偷偷的闯入是不太可能了。”祝明朗说道。
那地方祝明朗自己也去过。
一些秘密组织若是要带人去什么禁地,多半都还得蒙上人的眼睛,故意绕几个圈子,这才放心将人带到秘境之中……
祝门的那秘境,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地脉之痕更深藏在没有一点点阳光的海底,人在空中,在海面上根本不可能洞察得到。
完全不需要蒙眼睛和混淆视听,就是再带祝明朗走个百遍千遍,也不可能在那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海洋上找到地脉之痕的具体位置。
所以祝望行他们应是掌握着什么特殊的奇门定位之法。
既然这样,赵誉、安青锋他们想要打地脉之火的主意,就一定得尾随着他们,否则根本无法进入到地脉之痕。
可祝望行与四位长者又不是摆设,在那么辽阔的海域,有没有人尾随太容易侦查了,除非那个内应有什么办法在那无垠的广阔大海中留下特殊的记号。
“取火仪式,可以延后吗?”祝明朗询问祝霍道。
祝霍却摇了摇头道:“您去过那里,也知道地脉火液只有在宁静时可以取出,一旦过了这个时分,再去地脉之痕中,有可能看到的就是火焰无垠深渊,别说是取火了,连靠近都难。而且,听三门主说,今年应该是地脉火液最稳定,同时又是温度最合适铸造的一年,错过了的话,要取到这样完美的炼火,估计要二三十年之后……”
“也就是说,在我们拿不出绝对的证据前,望行叔不太可能取消这次取火仪式,我们告知他的意义也不大。”祝明朗头疼了起来。
“是的,而且地脉火液太过特殊了,前往那里是不可能增派人手的,万一里面混了不够忠诚的人,他搅动了地脉火液,那宁静之火就会化为吞噬一切的熔火神魔……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们还是尽早告知三门主,让三门主做最后的定夺,实在不行就只能够忍痛舍弃这一年的完美地脉之火。”祝霍认真的说道。
“还有些天,不急,你先继续从王骁、苗盛那边的线索查一查,我再多留意一下安青锋与赵誉的动向,尽可能的查出他们如何施行计划。”祝明朗对祝霍说道。
“啊?不告知三门主吗,这么大的事情!”祝霍有些意外道。
“得多收集一些信息,万一安青锋、赵誉他们只是知道一些地脉之火的皮毛,故意虚张声势,让我们错过这次取火仪式,我们岂不是白白损失。”祝明朗说道。
“还是公子考虑的周全。我会尽快查出王骁与苗盛后面的人,公子这些日子也小心与他们周旋。”祝霍点了点头道。
这一次取火仪式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小内庭,整个祝门都会因为这一次取火而发生改变,若铸艺再得到一次质的提升,祝门的统治力会更强,族门之首的地位也将更牢固。
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人跟祝明朗说过,但身为祝门的一分子,祝明朗自然很清楚。
取火仪式若是取消,那安王与赵誉也等于达到了打压祝门发展的目的。
还是得揪出那个内应,同时提前洞悉安青锋与赵誉的动作,那样才好在取火仪式中做应对。
……
……
清早,祝明朗如往常一样喂食后开始驯龙。
祝容容在知道祝明朗如今也是牧龙师后,更喜欢黏着自己堂哥,一边听祝明朗说一些游历上发生的有趣事情,一边学习祝明朗的驯龙之法。
“容容,你和我一样,也是第一次去地脉之痕吗?”祝明朗问道。
“是啊,以前爹都不让我去,说怕我不懂规矩,惹恼了我们的火神。”祝容容说道。
祝明朗看着祝容容,犹豫了片刻,对祝容容道:“我得和你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但你要答应我,不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爹。”
“啊??”祝容容看着祝明朗,有些小脸露出了几分紧张的样子。
“你要不想知道也可以,毕竟有点难为你。”祝明朗认真道。
“是关系到什么的?”
“祝门兴衰。”
“那我义不容辞,哥哥可别小看我,我可是这小内庭未来的接班人,我的铸艺很快就会超越我爹!”祝容容说道。
“那这事要从我被刺杀开始说起。”祝明朗对祝容容说道。
从那晚刺杀,再到祝霍的调查,最后到赵尹阁吐露的那些有关地脉之火的信息,祝明朗明确的告诉祝容容,他们一行八人之中必有赵誉、安青锋的内应。
祝容容一开始和祝霍一样,根本不敢相信……
过了很久,祝容容内心才平静了许多。
“那……那哥哥要我做什么?”祝容容问道。
“我需要你从你爹那里偷出秘境的方位。”祝明朗对祝容容说道。
“可哥哥以你的身份,直接问爹,爹也会告诉你的呀。”祝容容万分不解道。
祝明朗是祝门唯一公子,即便不涉及任何祝门的事情,地位也在祝望行之上。
祝门有主内庭、大内庭,琴城的只是小内庭,祝望行虽然被称作三门主、小门主,可地位也就相当于主内庭中的那些长老……
祝明朗摇了摇头。
他得用他的办法来保护地脉火液。
而这个办法,多半祝望行是不会认可的。
眼下,祝明朗觉得嫌疑最小的人就是跟自己一样,第一次前往地脉之痕的祝容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