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wv7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氪金飛仙》-第九百五十五章 帝俊殺妖王相伴-7zemu

氪金飛仙
小說推薦氪金飛仙
此言一出,帝俊妖帝顿时心头火起。
他忍不住,重重一拍案几,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
帝俊妖帝居高临下,愤怒地目光,盯着那个公爵妖王。
“你,昏了头了吗?”
妖帝的气势,犹如实质般,爆发开来。
那公爵妖王,只感觉处在了风暴中央,四周都是惊涛骇浪,汹涌澎湃,随时可能将他撕碎吞没。
他吓得魂不附体,赶忙跪了下来,磕头求饶。
“妖帝饶命,妖帝饶命!”
砰砰砰!
磕头声,沉闷地响起。
帝俊妖帝听到这种声音,更感觉心烦意乱,心中火气直冒。
他眼中,爆射出冰冷的杀机,缓缓地开口道。
“我怎么命令你们的?封锁整片星域,无论是谁,只要敢闯进来,杀无赦!”
感受到帝俊妖帝的冰冷杀机,那公爵妖王吓得浑身颤抖,磕头如捣蒜。
他颤抖地道,“是是是,妖帝饶命,妖帝饶命,您说过,无论是谁闯进了,杀无赦!但是……”
还有但是……
帝俊妖帝心中烦躁不已,看到这公爵妖王,竟敢还企图狡辩,顿时急火攻心,浑身的杀意,再也抑制不住了。
杀!
他一步上前,动作快到了极限,直接出现在了,那个公爵妖王的身前。
一只白皙的手掌探出,抓住了那个公爵妖王的脑袋。
手掌白皙细腻,保养得极好,乃是所有女性梦寐以求的,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样。
但是此刻,这只手掌,却没有半点艺术气息,相反地,它自散发着浓烈的煞气,杀气纵横。
那公爵妖王,吓得几乎瘫软在地,求饶道。
“妖帝陛下,饶命,饶命啊,您说过的……”
还狡辩!
帝俊妖帝的双目之中,杀机喷薄而出,他重重地冷哼一声,手指骤然发力。
“砰”地一声,血光四溅。
那可怜的公爵妖王,整颗头颅,被帝俊妖帝,生生地捏爆了。
一具无头尸体,重重地倒在地上。
此时,帝俊妖帝才意识到不对劲。
他看着地上的尸体,怔怔地发愣。
死掉的这个公爵妖王,乃是他最器重的一个手下,跟着他征战沙场无数岁月,自己对他信任有加,他也从未辜负过自己的信任。
可就是这样的一位得力臂助,刚才帝俊妖帝竟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暴虐杀意,将他灭杀了。
这、这……
帝俊妖帝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怎么会,如此失态?
他自己的性格,一向沉稳,擅长谋定而后动,平时喜怒不形于色。他绝不会因为,一两句话的缘故,就杀掉自己麾下的得力爱将。
可是刚才,帝俊妖帝就仿佛昏了头般,心中盘踞着一股凶戾之气,让他丧失了理智,行凶杀人!
刚才的种种行为,仿佛都不受帝俊妖帝自己的控制。
恍然间,他仿佛变了个人以般。
怎么会这样?
帝俊妖帝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
恍然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那道意念曾经说过,妖族若是灭亡在即,受到冥冥之中的运势影响,妖族的妖帝们,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蠢事,加速妖族的崩溃和灭亡。
想通了这些,帝俊妖帝背后,顿时被冷汗打湿了。
妖族灭亡在即……妖族灭亡在即!
怎么会这样?
明明是他们妖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人族祖庭眼看着就要被炼化了,人族是不可能再翻盘的。
就在此时,帝俊的脑海中,再次闪过一道灵光。
刚才,那个死去的公爵妖王,他似乎还有话要说,他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此时,外面几个公爵妖王,正期期艾艾地,想要进来禀告情况,可是看到前面那位妖王的凄惨下场,一时间又犹豫了,不敢过来。
看到他们这种怯弱的表现,帝俊妖帝心中的邪火,再次窜了上来。
他刚想要发作,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这种状态不对劲。
帝俊妖帝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妖异之色,深深地呼吸了两口气,将心头的邪火,强行地压制了下去。
过了一阵,帝俊妖帝才冷冷地道,“什么事情?”
几个公爵妖王,此刻正犹豫着,听到帝俊妖帝主动开口询问了,当下不敢怠慢,立刻把所有的情况,一五一十汇报了上来。
原来,帝俊妖帝曾下令,但凡是硬闯这片星域者,杀无赦!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例外。
人族炼气士!
若是人族炼气士来了,妖王们必须要禀报帝俊妖帝,由帝俊妖帝亲自出面,接待人族炼气士。
当时,帝俊妖帝想的是,人族炼气士这等人物,能够以一己之力,颠覆整个妖族,将人族生生地推到万界之主的宝座上,何其大才!
所以,帝俊妖帝想要亲眼见识一番,这个所谓的人族炼气士。
等这些妖王禀报完,帝俊妖帝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悔意。
他看着地上无头的妖王尸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到了此时,他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位死去的公爵妖帝,死的多么冤枉!
可惜啊,当时的帝俊妖帝,昏了头,被心中凶戾的杀意控制,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莫名其妙地就杀掉了这个公爵妖王。
要说,这公爵妖王,也是死得够憋屈的!
他没有犯任何错误,只是忠心的执行,帝俊妖帝的每一道命令。
结果倒好,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帝俊妖帝给杀了。
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帝俊妖帝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双目之中,爆射出妖异的光芒,哪还有半点愧疚之意。
他乃是妖族大帝,雄才大略之辈,肩负着整个妖族的未来。
虽然,杀掉那个公爵妖王,的确是帝俊妖帝的错,不过他只是愧疚了一小下下,就恢复如常。
现在,他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和人族炼气士交锋了。
“人族炼气士,现在何处?”
一个公爵妖王躬身上前,开口答道:“回禀妖帝陛下,人族炼气士,如今就在外间!”
“好,我去见他!”
说着,帝俊妖帝抬脚便走,离开了此处。
一众公爵妖王,也都跟在他的身后,鱼贯而出。
很快地,四周的安静了下来,就剩下那个可怜的公爵妖王的尸首,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没有人,为他的死而愧疚,为他的死而悲伤。
妖族生性凉薄,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