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nq3精品言情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一十五章 背對-pwjig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补天国师叹口气,失败了,一年,绝径也只延缓了一年的时间,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答应永恒族共同对付人类,何来的今天。
这巨兽星域,要换主人了。
树之星空死战,陆隐面对过狱蛟,面对过夏神机,怎么可能容许一个小小的巨兽星域游离在自己掌控之外,他要整合第五大陆,应对接下来的四方天平。
绝径外,妖帝依然昏厥,陆隐看着他,身后是痕心与绝一。
他等着妖帝苏醒,这巨兽星域,归他了。
狱蛟极速赶来,陆隐背着双手,掌控绝径,巨兽星域没什么可以威胁他的。
而在他身后,绝一目光幽然,忽然出手,一把抓向陆隐后脖颈,另一只手掌控死气化作镰刀横斩。
绝一是半祖,天上宗时代十二天门门主之一,拥有绝顶战力,不是陆隐在树之星空对付的夏子恒几人可比,他的突然出手自认绝对可以杀死陆隐,他瞬间爆发了半祖绝顶战力,没有任何留手。
更是在出手之后内世界爆发,死门大开,满目皆为死地。
别说陆隐,就算是痕心面对绝一这么近,突如其来的杀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一刹那很快,却又好像很慢,绝一清晰看到了痕心从惊讶到惊骇的表情转变,清晰看到了陆隐依然盯着妖帝,那得意的目光,这一刹那,他出手毫不犹豫,脑中想的都是死神传承,死神左臂,他要得到这些,而这些,也是补天国师答应与他合作的条件。
他其实没想现在出手,而是在与补天国师商议怎么把陆隐引出人类星域,让他无法借助辰祖力量,那样,就可以任凭他们出手,他相信那时候痕心不会帮他,只要陆隐来了巨兽星域,他足以将此子抓住,哪怕他还带了半祖过来。
但事态变化就是这么快,陆隐突然控制绝径,导致巨兽星域没有任何威胁他的方法,而那头祖境生物即将到来,到时候整个巨兽星域都在此子掌控下,包括补天国师。
他没把握补天国师不出卖他,一旦说出他们的计划,他就完了。
只能拼一拼。
没有比现在更完美的时机了,只要杀了陆隐,只要人死了,他就不信祖境生物会报仇,那可是祖境生物,怎么可能甘心成为坐骑,说不定还会感激他。
陆隐凭手段掌握绝径,打晕妖帝,沉浸在即将掌控巨兽星域的喜悦中,祖境生物又没有到来,绝一自认离他那么近,现在不出手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出手,一击必杀。
这一击在他认知中肯定可以成功,不会有意外,除非陆隐真达到了祖境。
陆隐确实没达到祖境,尽管他可以对战四位半祖,但那四个半祖都远远无法与绝一相比,不过,实力不足,外物凑,他有的是外物,别说绝一,就连夏神机都没能破掉,那就是那具尸体。
当绝一出手,陆隐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将这两人仍在巨兽星域本就代表了不信任,既然不信任,怎么可能让他们离自己这么近,还背对着他们,他敢背对着他们就代表有把握自保。
绝一出手的刹那,陆隐心脏处力量爆发,诸天星辰闪耀,绝一出手速度极快,即便寻常半祖也反应不过来,但在陆隐心脏处那股力量下分毫毕现。
那一刹那,陆隐取出了尸体挡在后方,绝一的手于半途被尸体挡住,而他左手死气化作的镰刀也斩在尸体身上,没有留下丝毫印记。
绝一瞳孔陡缩,前方,陆隐转身,肩膀处不知何时多了个小人,正是烛神。
“终于出手了”,陆隐淡淡说了一句,烛神释放恐怖符文道数,媲美半祖,将绝一横推而出,绝一脸色狰狞,偷袭不成功,他唯有强行出手,想着,内世界延绵而出,笼罩陆隐,“死界之内,你无路可逃”。
绝一将身为天门门主的绝顶半祖战力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死界无边蔓延,囊括周边地域,死界之内,寸草不生,充满了死寂与压抑,任何人一旦踏足死界都会被吞噬,连枯骨都不会留下。
这是属于绝一的领域。
被死界笼罩,即便痕心都忌惮,急忙后退,顾不上陆隐,或许在他心中,也未必需要顾及陆隐。
陆隐神色一凛,他与夏子恒四位半祖对战,无一人带给他真正的难以呼吸的绝望感,不管是夏子恒几人善于攻伐的内世界还是柴半祖那种笼罩一方地域的内世界,都不可能带给陆隐真正的绝望。
而这种感受,绝一带给他了。
当死界完全笼罩,陆隐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即便心脏处的力量可以破开死界,但消耗的会非常快,远比破开柴半祖内世界快。
但,为什么要破开?
这里是死界,绝一修炼的是死神的力量,是死气,而他,才是真正的死神传人,可以掌控死气,不管绝一修为多高,只要没成祖,都不可能成为死气真正的掌控者,自己不同。
死界之内,同境少有人能与绝一对战,即便同为天门门主,痕心也不得不避退。
绝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灭掉陆隐,代替陆隐执掌死气的力量。
陆隐抬眼,周身无形的黑白色之风化作龙卷扫荡,一瞬间,他化为了死神变形态,巨大的勾廉握在手中,原本对他压制的死界发生震动,紧接着,死气不断上扬,进而汇聚到他体内,死神变形态出现的刹那,绝一的力量不仅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反而成了他的力量。
陆隐周身黑白色气流闪耀,他在强制吸收死界的力量,“我才是死神传人,用我的力量对付我?可笑”。
绝一瞳孔陡缩,都没有观想死神,手中勾廉斩落–斩天,这一式并未动用死气的力量,陆隐反过来妄图控制死界让他不敢随便动用死气。
陆隐转头看向痕心,没有任何抵挡的意思。
痕心见陆隐盯着他,迟疑了一下,看见绝一斩天一击落下,咬牙,抬手,虚空横向切割,将斩天消泯。
绝一望向痕心,眼中充满了愤怒。
痕心皱眉,他的心思比绝一深多了,陆隐的态度让他捉摸不定,刚刚那一眼明显是在逼他表态,如果他不出手,万一陆隐安然回去,他就完了。
“你我联手,他回不去,痕心,你真想臣服在这个小子手下?”,绝一怒斥。
痕心也不知道,刚刚的出手真是下意识的,如今想来,到底应不应该出手?
陆隐嘴角弯起,也没有说话,仿佛看戏一样。
他也没心思跟绝一打,不论死气,他不是绝一的对手,但绝一大部分力量源自死气,想杀他也不可能,他倒想看看绝一究竟有什么手段。
绝一不再理会痕心,盯向陆隐,死界忽然消失,一脚跨出,身影出现在陆隐侧方,抬掌下压,看起来是一道掌印,却充斥着奇异的呢喃声,这是与死气截然不同的力量。
绝一身为十二天门门主之一,被称为绝顶半祖高手,就算不用死气,他也是绝顶的。
陆隐诧异,瞳孔盯着绝一一掌落下,这一掌蕴含的符文道数庞大,不在他动用死气力量之下,一掌便可超越夏子恒那几人,不愧是天门门主。
然而这一掌再强也与自己无关了。
身后,痕心走出,抬掌拍去,紫黑色物质凝聚,与绝一一掌对撞,虚空炸裂,余波扫向陆隐,却被痕心硬生生挡在前面,令陆隐连衣角都没动一下。
绝一被一掌打退,手臂都粉碎,震撼望向痕心,“你”。
拼掌力,绝一怎么可能是痕心的对手,痕心有三绝,战气修炼到绝颠,绝一唯一能与他对战的只有死气,除此之外没有手段可以与痕心对战。
“有我在,不可能让你伤到道子一根汗毛”,痕心厉喝。
绝一不解,“为什么?”。
痕心大喝,“天上宗建立,道子代天行走,这是你我公认的,你却联合这帮畜生对道子出手,根本就是背叛人类”。
绝一刚要说话,神色忽然一滞,缓缓转身,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狱蛟张牙舞爪盯着他,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也没有祖境之力泄露,但就这么盯着,却让绝一打心底里发寒,这是祖境生物。
痕心眼皮直跳,他就是因为察觉狱蛟的出现才果断出手,以这头生物祖境的力量,不可能让绝一伤到陆隐,所以陆隐才有恃无恐,幸亏他将场域修炼到空神之境,对于空间有着感应,察觉狱蛟到来,否则未必这么果断做出决定。
这些心思在痕心脑中闪过,他退开数步,让出陆隐,“道子,如何处置绝一?”。
陆隐淡笑看着他,“痕心门主,有心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死了”。
痕心认真道,“以道子的实力岂是绝一可以对付的,道子言重了”。
陆隐深深看了眼痕心,随后目光扫向绝一,“机会给你了,可你没把握住”。
听到陆隐的话,痕心目光一颤,机会?对,此子故意背对他们就是给机会,看他们会怎么做,还特意选在巨兽星域,这是陷阱,太狠了,以自己为诱饵,是自信还是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