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fbn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二十八章 中秋大禮上的詭異事件分享-qznyb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哈哈,各位都在呐。你们这道观,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嘿。”
王龙七慢慢悠悠走进来,自来熟的和每个人打了招呼。他虽然没见过万里飞沙,但是看面相,就觉得也是位很有干劲的小伙子。
两人对视一眼,惺惺相惜。
“王七少,久仰大名。”
“沙师弟,你好你好。”
一番寒暄过后,他才施施然落座。
就看道观里其余四人都斜睨着眼看自己,一脸的戒备。
他眨眨眼,打量了一下自身上下:“怎么了?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狐女微笑道:“王少爷出现在我们道观,还没有对劲过呢。”
老道士叹道:“我才刚许愿说希望天下太平,你小子就来了,这是诚心打我脸啊。”
王龙七一摆手,“这么说不就见外了,咱们就跟一家人一样,中秋夜我来拜访一下怎么了?”
说着,见众人还是满眼谨慎地盯着他。
小锦鲤额前的呆毛都竖了起来,像一根天线似的。
“好吧好吧。”他举起双手,坦然道:“我是和家里吵架,离家出走了,才想来你们这逛逛的。”
“嗨。”众人放松警惕,老道士笑道:“我还以为你又喜欢上哪个女妖精了呢。”
“这个倒是也有。”王龙七漫不经心地承认。
“嗯?”众人的警惕再次提起。
“不过这次没有那么严重,也算是一件奇闻,你听我给你们讲啊。”王龙七连忙道。
他将身子朝前探了探,“老道长知道近日这杭州城里,最火的是哪位姑娘们?”
“唉。”余七安摇头:“我早已封枪、久疏战阵,消息不灵咯。”
“嘿嘿。”王龙七一笑:“是桃谷楼的柳清怜、柳姑娘。”
“原本呐,近些年都被温柔里抢去了风头,出名的好姑娘都在那边。”他一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模样,仿佛是说书先生在讲三国演义,“寻香斋就是靠官面上的宴请苟延残喘,桃谷楼也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不想上个月,桃谷楼突然推出了一位小柳姑娘,年方十七岁,号称舞姿绝世。”
“慕名而去的文人雅士,看过之后,纷纷赞不绝口。”
“有诗赞曰,一舞南国花落尽,再舞北海凤朝凰。”
“仅靠这柳清怜一员大将,桃谷楼竟然就将杭州城的文人雅士全部吸引过去,几乎是一夜间,风头就盖过了满城所有的好姑娘,将其余两家打得是溃不成军。”
万里飞沙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这青楼妓院之间,竞争还这么激烈啊?”
“那你以为……”老道士哼了一声,道:“自古风月如战场,流血流汗拼刀枪。风云突变只在瞬息之间,比起天下大势可也丝毫都不含糊。”
“老道长,懂行。”王龙七竖起大拇指。
“你接着讲,这位小柳姑娘怎么就和妖精扯上关系了?”
“莫急啊,接下来就要讲到这中秋大礼了。”王龙七继续讲道。
中秋大礼,就是杭州府城年年举办的一次露天大典,从早间到傍晚,会有持续整整一天的演出。一直到夜幕初临,圆月当空,方才散场。
请到大礼上演出的,往往都是全城最好的艺人,无论杂耍卖艺、伶人歌妓,都是平时要花重金才能看到的。
每每大礼之期,都是万人空巷,满城百姓携家带口地看上一天演出,热热闹闹,到了晚上再回家聚餐赏月。
如此方才尽兴。
余杭镇这小地方,就没有这种热闹庆典了。小锦鲤之前去府城的时候听说过这件事,早上还说想要进城去看。
可是老道士考虑到狐女未完全化形,大礼上又聚集了全城百姓,带她去不方便。若是单单带小锦鲤去看,又怕狐女留在观里心里不舒服。
这才想个法子,叫她们做月饼玩了一天。
“中秋大礼上,最关键的就是这入夜之后、散场之前,最后的那一场大轴表演。”王龙七解释道:“每次都会选当年最受欢迎的好姑娘来演,将气氛烘到最高点再结束。”
“演出者被称之为‘月下花魁’,就代表啊,你是这一年里,全杭州府公认的花魁姑娘。”
老道士点点头,这规矩由来已久,他也是熟稔的。
“这月下花魁的位置,是几个月前就选定的,听说原定的是温柔里的萧明月、萧姑娘。”
“谁知这柳清怜横空出世、风头太劲,生生就将这月下花魁的位置夺走了。因为萧明月歌艺虽绝,但舞姿不行!”
“最终萧明月给柳清怜做了压轴,由小柳姑娘献上最后一舞。”
“那一舞,真美啊。看过的人,谁会不爱上小柳姑娘呢?”王龙七仰望夜空,慨叹了一声。
“你去看了?”
“自然,我每年都是去城里看完才回家赏月的。”王龙七点头道:“只是没想到,今年会发生这么劲爆的事情。”
“那柳清怜,一舞终了之际,突然倒在地上,然后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了一只妖精!”
“啊?”
德云观里几人惊讶。
“你们听着都这么惊讶,对吧,可想而知,现场看到这一幕的人得有多震撼!”王龙七道,“刚才还是翩翩绝色的月下美人,突然间长出一身鳞片,长出一条蛇尾巴来!”
“那岂不是……”
余七安目光深邃,与王龙七对视一眼,一老一少异口同声。
“更妙了?!”
“咳!”
狐女没好气地重重咳了下嗓子,打断两人突如其来的、不可名状的兴奋。
“嘿嘿,我就知道老道长您得这么说。”王龙七讪讪一笑,“不过啊,还是有不少人受了惊吓。当即就有朝天阙的修者上前,将她制住,押进了大牢。”
“若这小柳姑娘真是妖精,就太可惜咯,今后怕是再难回归了。”王龙七叹息一声。
李楚突然问道:“她突然变成妖精……和你来这儿有什么关系吗?”
他还以为王龙七来是要找他驱邪的呢,整场听下来,好像没有什么需要出手的地方。
“额。”王龙七顿了顿,“可以说是有点关系吧。”
“这一舞,我在杭州府此前从未见过,不想就此成了绝唱。”王龙七落寞地说道:“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遗憾的事呢?”
“可是……在神洛城里,像小柳姑娘这样的花魁至少还有十几个。尤其每年的花都大会,要比这中秋大礼精彩百倍!我就想,人这辈子总得去神洛城住上一段时间,见识一次花都大会才行。”
“我就跟我爹说,我想去神洛城做生意。”
“他说……”
王龙七学着自己老爹刻薄的腔调。
“你那是奔着做生意去的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吵了两句,他就把我赶出来了。”
众人:“……”
“他还说我就是个只会花家里钱的废物,呸。”王龙七抓起块月饼,吃了几口,吐出片鱼鳞来,眉头一皱。
小锦鲤脸一红,额头的呆毛再次竖起。
“新馅种。”李楚解释道。
“噢。”王龙七这才继续吃,喝口茶水,忿忿地道:“你们说,当一个废物有什么不好?”
“这个暂且不提。”余七安沉吟一会儿,面色有些凝重,道:“听你说来,我感觉……那小柳姑娘不一定就是妖精。”
“嗯?”王龙七一愣。
余七安想了想,道:“徒儿,你即刻出发,奔赴府城大牢,去看一看那位小柳姑娘,问她几句话。”
李楚有些错愕,想不到这件事还真能扯到自己身上。
倒是王龙七,满眼放光:“小柳姑娘真的有救?”
“不一定,要问过以后才知道。”余七安道:“若她真是妖物,谁也救不了她。可若她不是……”
王龙七攥紧拳头,两人再次异口同声:“绝不能让美女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