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2x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最強之軍火商人 江山輓歌-第569章:合作伙伴看書-x1fnv

最強之軍火商人
小說推薦最強之軍火商人
格罗佛是个极度独裁的人!
他确认的事情不希望听到别人说不,而且,他不打算将这件事公开,偷偷摸摸的来,只告诉以赛亚,至于运输人员,等任务开始当天再通知,并且控制他们的通讯工具,不允许他们接触任何外人。
格罗佛给以赛亚打电话让他再来一次总部时,后者是担惊受怕的,老大这骂人从来不带重复的,刚推门进来,格罗佛就过来把门给反锁了,跟他说了句,“我打算把尼古拉斯转移到波利尼西亚的哈姆林小岛上去!”
以赛亚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波利尼西亚是法属海外领地,联合国非自治领土,位于太平洋的东南部,西与库克群岛隔海相望,它由118个海岛组成,经济和通讯相对应的比较落后,找个地方把他给流放了,再在周边加大军舰巡逻力度,谁能飞过来把他给接走吗?
先找得到再说吧!
而哈姆林小岛更是内部的称呼,位置更偏僻。
以赛亚看了下老板高昂的情绪,面带犹豫,这表情刚好让格罗佛看到了,后者声音一顿,蹙着眉,语气冷淡的问,“你在想什么?”
“格罗佛先生,这需要军方的配合,我们没办法让军舰扩大巡逻力度,并且,军方恐怕并不会同意因为一个人而加大军费开支。”以赛亚尽可能的表示IDE委婉点,意思就是说,军方不可能配合的!
军费不要钱的呀,军舰浪一趟也要油费呀。
格罗佛拧着眉毛,但不愿意在下属面前丢脸,就敷衍似的回答,“这件事我会去解决。”
既然老大都这么说了,以赛亚也只得点点头。
“一切等我通知,不允许告诉其他人。”
“明白!”
等以赛亚走了后,格罗佛就迫不及待的给军方打电话了,希望他们能够同意这个策略,后者也很坦诚,“滚蛋!”
除非增长军费,可这又不是他说了算的!
堂堂的大巴黎区总监狱长被军方给怼的话都不敢多说,黑着脸就挂了电话。
人家可不惯着你!
能给你支援GIGN、法外两支特种部队已经够大方了,因为培养每个成员花费不菲,GIGN的平均费用是7万法郎左右,要是死一个,军方都足够心疼了,还打算动用军舰?想都别想!
格罗佛嘴里彪着足够打马赛克的乡下俚语脏话,但生完气,总要解决不是,他就想到了佐拉!鹰派的人应该愿意跟他合作的,让这个该死的亚裔早点流放到死!
可打了好几通电话,对方愣是关机了。

巴黎赫来兹医院!
这是贵族医院,医疗强大、病人单间。
此时的厄斯金病房内,佐拉叉着腰,看着老头子正被人伺候着喝水,看起来状态很差,最重要是连头部都带着纱布,可佐拉可不记得谁打过他的头,只是打个架,看样子是准备死了?
佐拉的脸色黑着,他更愿意认为对方这是在装。
“厄斯金先生,你的欢迎方式足够特别。”佐拉还是没忍住讥讽道,“我应该带着我的私人医生来。”
厄斯金鸟都没鸟他,倒是他的助理很义愤填膺的看着他,低声呵斥,“佐拉先生!你们把厄斯金先生打成这样,罪犯没有进监狱,却来这里炫耀吗?你不觉得这种是一种很耻辱的事情吗?”
佐拉一点都不觉得惭愧,反而抱着手,“躺在床上装懦夫才是可耻的!”
厄斯金挑开眼皮,只是轻轻看了他一眼,哼哼几声把头往旁边一扭,一副你继续说你的废话,老子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还别说,佐拉就持这一套,现在着急的是他们鹰派!
他刚才忍不住怼两句只是这长期来的习惯而已,他看了眼整怒视着自己的助理,用手敲了敲病床,“厄斯金先生,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个事情跟你说,关于尼古拉斯的最终决定。”
厄斯金把头又别了回来。
“一直拖着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我们得想办法把他的问题给解决掉,华尔街的魄力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大,现在我们正处于一种很危险的时间段,我是怀着善意来的。”佐拉这话说出来,特么的自己都不信!
厄斯金面部表情很痛苦,做出一副很挣扎的样子,出声,很嘶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佐拉看了下助理,后者一下子懂了,望着厄斯金,后者微微点头,助理就带着其他人走了,只是离开时,瞪了眼佐拉。
“你难道就这样躺着跟我说吗?”佐拉看着厄斯金问。
厄斯金抬了下打着石膏的手,潜意思就是我都断了,你让我咋办?
佐拉耸耸肩,“尼古拉斯必须坐牢!”
厄斯金翻了翻白眼,又把头给扭过去,“如果你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可以说的了,等我好了,我们继续在议会上谈论吧。”
“他犯罪了!”
“你没有证据。”厄斯金说。
“这是事实。”
“事实从来不都是从嘴巴里说出来的,佐拉先生,真理在大炮之内,而事实也不是你和我说了算的,玩家不是你和我,我们只是关卡,你没玩过游戏吗?我孙子都玩过,可以让他教你,他是个很好的老师。”
厄斯金这嘴巴还是很贱的,能活七十多岁还没被人打死,不得不说是个道德奇迹。
佐拉抿着嘴,面部很纠结,他和鸽派的理论就是,你同意的我绝对反对,你反对的我就同意,可现在要去寻找合作的机会,事事难预料。
“如果把他放出去了,我们的尊严就彻底倒下了。”佐拉还是希望厄斯金能明白事理。
可显然,老头子是倔强的,他就不听这些废话,他活这么久,就学会两个字:务实!
资本会教会你如何做人,事务的本身,也许唐刀是犯罪了,可就应该抓吗?有没有罪、后果如何不是单单某个人说了算了,现实从来丑陋,它在努力粉饰自己的干净,可所有人都明白,它的心黑了!
佐拉能挡住所谓的资本腐蚀,可他能挡住用资本造出来的子弹吗?
他的头盖骨有那么刚吗?
能够防弹的不是防弹背心,而是识趣。
“你要尊严,还是要命。”厄斯金回答的很干脆,“如果你要尊严,请你离开,如果你要命,我们继续。”
佐拉迟疑了、犹豫了,可他来医院其实就是妥协了。
他有家人有朋友有亲戚,还有生活!
“他不能就这么放出来。”佐拉开口道,“要个理由。”
厄斯金眉头一跳,看起来最正直的人,也终于弯下了他的膝盖。
“他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不是吗?我们只是抓错人了,对,抓错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