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aql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相伴-wqj9z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天后娘娘请仙后落座,笑道:“本宫乃是天下女仙之首,被困在这里,岂能没有些眼线在外面活动?倒是妹妹你这么快便知道本宫脱困,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她并没有回答仙后的问题。
仙后的地位虽高,但比天后却要逊色一筹,因此天后直接点出自己是天下女仙之首,以此来压住她的气焰,免得被她掌握谈话的主动权。
“想来我的人之中,也有妹妹的人。”天后笑道,“这人是谁?”
仙后噗嗤笑道:“姐姐,你是女仙之首,本宫则母仪天下,对姐姐你效忠的人也须得效忠于本宫。小妹知道姐姐脱困,也是理所当然。”
天后笑容满面,轻声道:“自是理所当然。不过小蹄子你猜出本宫搭上了混沌大帝这条线,便立刻颠簸颠簸的跑过来献殷勤,倒让本宫警觉起来:你这万千年来未曾探望过本宫,脱困之后你便立刻跑来,莫非你也有劳什子混沌誓言禁锢了你?”
仙后咯咯笑了起来,举起酒杯,欠身道:“妹妹敬姐姐一杯,权作这些年来未能探望姐姐,向姐姐赔罪。”
天后举杯,二女以袖掩面,也不知是否饮酒,但场面十足。
苏云、白泽和莹莹原本正在提心吊胆,但浑然没有料到仙后根本没有机会追问,便被天后连消带打,掌控了主动权!
不过,二女争锋,倒也是另一场腥风血雨,让人心惊胆战。
“两位娘娘说话,比冥都战场还要凶险。”苏云坐立不安,悄悄起身来到殿外。
水萦回见状,也悄悄退出宴席,跟了上去,冷笑道:“苏圣皇神通广大,竟然连我师娘都勾搭上了。莫非真不知死字有几种写法?”
苏云转过身来,笑道:“水妹子,你是知道的,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水萦回啐了一口:“你不要含血喷人。跟你说正事,这些日子你消失了不见踪影,又有洞天合并了。”
苏云心中一惊,帝廷的天地元气的确浓郁了不少,他的雷劫的威力似乎也大了不少,这是洞天合并的结果!
“新合并的几座洞天,叫做天柱、大理、勾陈、文昌。”
水萦回跟上他,两人并肩缓步而行,水萦回道:“娘娘这次下界省亲,便是前往勾陈洞天,那里是娘娘的故乡。”
苏云神情微动,询问道:“娘娘并非是仙界的土著?”
“当然不是。”
水萦回道:“娘娘出身勾陈洞天,娘娘身份尊贵,她出身的种族也变成仙后仙族。勾陈洞天,便是仙后仙族的领地。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天柱、大理、勾陈和文昌,都有人前来,探查帝廷虚实。”
苏云侧头向她看去,道:“勾陈是仙后的种族,对帝廷抱有野心很正常,文昌、大理和天柱也对帝廷抱有贪念?”
水萦回淡淡道:“有何不敢?天市垣有什么能耐?除了你苏某人以及帝心和一帮子神魔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对抗其他洞天的强者?凭借元朔的那些凡夫俗子吗?苏圣皇,你们强者太少,而帝廷又太吸引人了。”
她来到池塘边,池塘中有几条黑龙游弋,一条黑龙顺着桥柱攀爬而上,匍匐在两人脚下。
水萦回道:“帝廷如此广袤,遍地福地,越是接近帝廷,福地的质量便越高。这里还连接北冥,海上交通便利。别说各大洞天的强者动心,就算是仙人又有几个能忍住?”
她声音渐渐高了起来,冷笑道:“仙界而今烦心事很多,腾不出手来,待到仙界腾出手来,你以为你能保得住帝廷?到那时,每一个福地都是仙人的,你们保不住任何东西!”
苏云沉默片刻,道:“倘若仙界一直就这样乱下去呢?”
水萦回娇躯微震,转过身靠在桥上,向他看去。
那黑龙闻言也连忙抬头看向苏云,却被水萦回悄悄用后脚跟踢回池塘中。
“仙界若是一直乱下去,不就没有机会大举入侵帝廷了吗?”苏云道。
水萦回声音嘶哑道:“你要造反?”
苏云摇头道:“我本是自由身,没有主子,不跪皇帝,谈何造反?”
水萦回定了定神,眼珠子乱转,突然道:“你前些日子消失无踪,怎么也找不到你,你去了何处?”
苏云微微一笑,悠然道:“帝倏复活了。我做的。”
水萦回身躯大震,失声道:“你这个疯子!你知道当年邪帝为了杀他,付出多大代价吗?你居然把他复活了!你……你真是个疯子!”
苏云满不在乎,笑道:“仙帝丰为了杀邪帝绝,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不过邪帝也还是被我复活了。有了邪帝绝和帝倏,仙界一定极为热闹,仙帝有能力腾出手来入侵这里吗?”
水萦回喉咙发干,心脏突突跳个不停,道:“你一定会失败,仙帝无法管住所有仙人,一定会有仙人觊觎帝廷的财富,下界来洗劫,这样的仙人绝对不在少数!”
苏云面色一沉,从他体内涌出的杀气仿佛凝固了空间,冰寒刺骨!
“谁给他们的胆子?”
那几只黑龙正要攀爬上桥,被这杀气一激,脑中一片空白,噗通噗通落水。
苏云森然道:“莫非水帝使以为,苏某杀不死仙人?”
水萦回心中凛然:“这人心性太野,简直无法无天,外表阳光英俊,但骨子里却是一头不可能被驯服的野兽!”
苏云展颜笑道:“再说,天府洞天与帝廷洞天守望相助,帝廷有难,水帝使也应该相帮,对不对?”
水萦回也有着自己的野心和抱负,闻言笑道:“理当如此。不过,你在天府开设官学,让各大世阀颇有微词。”
两人走下小桥,苏云问道:“水妹子去过元朔吗?”
水萦回想了想,道:“就是帝廷旁边插着的那颗小星球?”
苏云点头。
“不曾去过。”水萦回摇头。
“你最好去元朔看一看。”
苏云道:“到了元朔,你会看到一种与天府母文明不同的元朔子文明。元朔的文明是脱胎自天府洞天,但这些年吸收新学,变革旧学,蒸蒸日上。”
水萦回对他所说的新学旧学并不了解,细细询问,苏云讲解新学的学以致用,对道的钻研和运用,水萦回不解道:“这不就是对神魔的研究吗?仙界有仙道符文,就是这方面的成果,但这些只是仙界最基础的知识。”
“不一样。”
苏云笑道:“学以致用,与仙界的仙道符文还是不同,它是将学识运用到一切你所能想到的地方去,也是不断的开拓新的学识,开创新的领域,而不是固守着三千六百仙道符文一直吃老本。元朔的新学,就是在开拓这些东西,把老的东西老的学问发扬,变成新的学问。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变革!”
他越说眼睛便越是明亮,言语中有一种打动人心的激情,笑道:“真正的变革在于教育!元朔改变了世阀的私学教育,也改变了门派传承教育。我在天府推行的官学教育,其实也只是元朔已经淘汰掉的东西!水萦回,去元朔看一看!”
他的目光让水萦回觉得有些炽热,有些吃不消。
“去那里看一看元朔的新旧学变革,看一看元朔的教育!
“元朔从前,世阀林立,推举皇帝为共主,天下财富,世阀占据其九,存下一成让天下人分配。从前元朔寒门难以出贵子,贫民的儿子子孙后代只能是贫民,想要出人头地只有读书。
“西土列国,虽有新学,但掌握于世阀之手,于是世阀推行神学,以此麻醉世人,也不长久。但西人也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帝座洞天,柴家家天下,所谓教育,只是家族内部传承,教育固化几近凝固。在帝座洞天,根本没有民这个概念,只有奴隶。帝座洞天的普通人,再无出人头地的机会。
“天府洞天,世阀完全割据,自成王国,所谓圣皇也是傀儡,比从前的元朔还有所不如。至于教育,有世阀私学,也有门派私学,完全掌握教育,让普通人再无出头机会,便是个大号的帝座洞天。”
苏云笑道:“他们都不如而今的元朔。而今的元朔,让普通人家的孩子也可以上学读书,也可以勤工俭学,也可以修炼成为灵士,也可以出人头地。各行各业,无不兴盛繁荣,往来贸易,无不获利。”
水萦回默默点头,心道:“我一定会去元朔看一看。”
这时,仙后与天后的笑声传来,莹莹飞了过来,道:“士子,仙后叫你们过去。”
仙后正在与天后惜别,见到苏云和水萦回赶来,连忙笑道:“苏士子和萦回到我车上来。苏士子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苏云称谢,又向天后谢过款待之恩。
天后笑道:“你我邻居,不用谢来谢去的。我问你,跟着你的那个大头少年哪里去了?”
苏云心知她是询问帝倏的下落,又不方便在仙后面前明说,道:“那个朋友肉身痊愈,不知所踪。”
天后目光闪动,笑道:“好了,你先回去吧。还有,帝廷主人须得当心,不要做了勾陈女婿。”
苏云纳闷。
仙后已经到了华辇上,让人给苏云和水萦回留门,苏云等人上车,这辆华辇缓缓驶出后廷。
华辇上,仙后手托香腮,斜倚在窗边,看着残破不堪的帝廷,目光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水萦回有心事,一言不发。
莹莹欲言又止,担心自己说错话。
白泽则在车辕上,向那车夫少女说着该怎么前往仙云居。
过了不久,白泽精神一振,向车中喊道:“阁主,仙云居到了!”
仙后这才懒洋洋的直起腰身,笑道:“我还以为苏君是住在帝廷之中,没想到是住在外面。”
苏云谦谦道:“帝廷乃是帝家所居之地,学生一介草民,不敢入住其中。”
“已经荒废了的地方,你竟还避嫌。”
仙后娘娘不禁感慨道:“这世道像苏君这等忠臣义士,已经很难找了。”
水萦回眼观鼻鼻观心,还是一言不发。
仙后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天后没有说错,本宫之所以要绕道,专门跑到帝廷去看她,的确是为了她所掌握的那个连接混沌大帝的线。本宫有一混沌誓言,纠缠至今,迫使本宫不敢违背。此乃顽疾,如针芒在背,总是刺挠得慌。”
苏云看向窗外,那里正是自己的仙云居,心境不由有些紧张。
帝心镇守仙云居!
而帝心的面目,便是邪帝绝的面目!
倘若帝心此时从仙云居中走出,那么自己这个幕后黑手便暴露无余!
“你与天后走的很近,本宫看得出来,她很欣赏你。”
仙后拍了拍手,一个宫女捧着一个玉盘上前,道:“这是仙廷后宫的腰牌,持此腰牌,你可以自由出入仙廷,无人胆敢过问。另一件东西是本宫掌管的仙位,持此仙位,飞升仙界,也是轻而易举,自然会有人为你安排仙位,名录仙籍。”
她目光落在苏云的脸上,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水萦回立下不知多少功劳,也未能得到仙位,但本宫舍得给你。拿下这些东西,你便是本宫的人,为本宫探出混沌大帝这条线!”
莹莹眨眨眼睛,心道:“士子,不要接啊!接下来就是脚踩六条船了,说翻就翻……”
————双倍月票期间,求月票吖~~